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小说推荐 > 满唐华彩完整文本阅读

更新时间: 2023-11-29 07:03:27

满唐华彩完整文本阅读

满唐华彩完整文本阅读 杜有邻 著

杜有邻卢丰

《满唐华彩》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杜有邻”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杜有邻卢丰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满唐华彩》内容介绍:寅时,夜隐这是黎明之前夜色最黑暗之时薛白策马拐进曲巷,同时回想着今夜种种,看有哪些疏漏得尽快弥补之前太忙,他此时才记起杜五郎还未归家之事,有些担忧因是杜五郎帮忙接头之事被发现了终究是情报太少,不好判断他去赌坊,要做的很多比如,暗中放陇右老兵逃脱、抹掉痕迹,若他们刀下漏了哪个知情人,还得亲自动手解决还得找到王准,商议一下今夜之事责任该由谁来分担,方才没能对拓跋茂...

精彩章节试读:


连着奔波数日,薛白狠狠补了一觉,醒来时天光大亮。

昨日骑了一整日的马,浑身酸痛,他遂躺在那,看着榫卯结合的横纵梁木发呆。

冬日的阳光透过纸窗,被隔成一格一格。

初来时他嫌当世的光阴太懒太无聊,今日却格外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哎,你醒啦?”青岚端着食盒走进来,嘟囔道:“真能睡,日上三竿了才醒。”

“睡得多才能长得高。”薛白道:“在这大唐,要当官,也得身材伟岸才行。”

“你可真想当官。”

“连李白都想,何况薛白?”

青岚笑了起来,等好不容易收了表情,又忍不住笑。眼里便没了之前的幽怨,显得明媚。

“说来也怪,娘子他们甚少提起太子会如何?”

薛白道:“在他们眼里,可能是为保家小而‘叛’了太子,心中有愧吧。”

“我可心中无愧。”青岚道:“我也巴不得太子完蛋,可想到如果像之前废太子那样牵连许多人,便不知自己做对了做错了。”

薛白遂想到了昨日在西郊别业所见那陇西老兵。

亲自带着奸相党羽去捕一个为国征战的军士,心情并不好。

他嘴里却是淡淡道:“权力斗争从来就是这样的,除了少数几人,绝大部分人都是身不由己、无可奈何,不管你是勤勤恳恳的干吏、浴血奋战的兵士。”

青岚感受到他对此有很多想说的,轻手轻脚地放下食盒,凝视着他,深怕打断了他的倾诉欲。

薛白却不再就此多说了,继续发呆。

青岚遂问道:“所以你有大志向,你想当少数几人,比如宰相吗?”

薛白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青岚不喜欢他这般神秘兮兮的,她觉得他们两个一起被活埋的人立场最相近,遂扁了扁嘴,问道:“那这次真能废了太子吗?”

“不一定,总之我们给李林甫交了差。”

“太子还有活路?”青岚虽然嘴上会说些怜悯众生的话,却也不是全没心眼,问道:“可若不废了他,他早晚还是要弄死我们吧?”

“别急。”薛白道:“沉住气。”

“哼,说得像我想废太子一样,我一个婢女懂什么呀?”

青岚这会又不觉得自己是家中大婢了,嗔了他一句,慢腾腾地将饭菜摆好,有的没的地闲聊着,末了道:“你吃吧,我一会来收盘子。”

“嗯。”

“你还不起来,要我伺候你更衣不成?”

“不敢不敢。”

青岚又笑,出门的脚步都有些轻快。

薛白则轻轻敲了敲脑袋,心中暗道,莫招惹小姑娘了,影响进步。

他其实也知道在如今这种事也不太影响进步,终究是习惯如此,一时难改。

用午膳时便隐隐听到院中有人在吵着什么,待青岚进来收盘子,薛白便问起此事。

“二娘不许人送柳郎婿出殡呢。”青岚低声道:“大娘只好另雇丧肆的人帮忙。”

薛白遂过去看了一眼。

杜媗没办过丧事,家人都不肯帮忙,院里唯有她一人披着麻衣忙得狼狈不堪,已错过了时辰。

见此情形,薛白上前道:“我陪你一道去吧,帮不上什么忙,有个照应。”

杜家旁人怕杜妗生气,唯有他不怕。

“不必……”

杜媗开口是想要拒绝的,但话到一半却不由自主改了口。

“多谢。”

她确实已是心力交瘁,需要有人能为她撑一把。

~~

终于,出殡的队伍出了升平坊。

柳勣活着时交游广阔,死时却无亲友相送,送丧的队伍里只有两人,除了他的妻子,就只有陪她走一趟的薛白,还不是来送丧的。

连灵牌都不敢举,怕这长安城中被他害得破家灭门之人闹过来,砸了棺材。

才走到靖安坊,薛白的余光见杜媗脚一软,忙伸手扶住她。

再一打量,见她唇色苍白,目露疲倦,问道:“你昨夜未睡?”

“嗯,与二妹聊了一整夜。”

“到马车上坐吧?”

“不了,让旁人看了笑话。”杜媗由薛白扶着走了几步,问道:“陪我走一趟,会耽误你的事吗?”

“走走看看也好,权当熟悉长安。”

“昨夜我们替你盘算了一番,你若有门第最好,门荫入仕最为直接。若没有,也当科举入仕。李林甫早晚靠不住,你也莫终日想着攀附杨贵妃,需知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搏前程终究要有自己的实力。”杜媗道:“这番话,此时你若在家里,当是二妹与你说。”

薛白道:“正想了解大唐入仕之事,还请大娘指教。”

“大娘真难听,我从小就讨厌人叫我‘肚大娘’。”杜媗难得流露出些小女儿姿态来,其后才道:“入仕的途径很多,便是圣人直接赐官给你亦可。反而即便是中了进士,也只是有仕官的资格,真要任官,依旧要谋划。但,中了进士你才能走得更远。”

她说着,看了薛白一眼,见他完全能领会这其中的因由,遂继续道:“官场上有些不成文的习俗,升迁之路亦是如此,我们替你盘算了八步走,你可要听听?”

“愿闻其详。”

“若走科举,亦有进士、明经者科,这第一步自是要进士高中,授官则得是校书、正字,再则京畿县尉、监察御史、拾遗、员外郎、中书舍人、中书侍郎。如此步步升迁,位登宰相,不需再历余下官职,谓为青云正道。”

薛白听到京畿县尉便想到一人,问道:“长安县尉颜真卿可是这般?”

“我听闻过此人。”杜媗道:“进士出身,任校书郎、醴泉县尉、长安县尉,正是冲这条青云正道走的,中间似乎丁忧了三年。可见青云之路难走,谁也不知其中会有何挫折……”

两人边聊边走,一个多时辰的路途也显得没那么远了。

都还没说到要怎么考进士,他们已经到了一片群葬岗,实则是一个不高的塬。

塬上已挖了一个坑,比薛白被活埋的坑就浅得太多了,让他不由心想,柳勣若是没死的话一定能够爬得出来。

眼见没人来送殡,丧肆的人帮忙象征性地捂着脸干嚎了两声,手一放下动作马上就利落起来。

“掩圹!”

三下五除二埋了柳勣,他们跳上马车收工还长安,偌大的塬上,倾刻间便只剩下两人两马,以及漫天的飞雪。

杜媗站了一会,抬头看着雪花,知道自己终于尽完了一个妻子的责任。

“走吧。”

~~

两人驱马而行,重新回到官道,杜媗勒住了僵绳,道:“西北那条路走六七里有个驿馆,魏家每年都在那里接年礼,我想去问问他们当时在何处捡到你的。”

“就怕太晚赶不及宵禁。”

“我骑术很好的。”杜媗笑道,“只怕你跟不上。”

薛白道:“我今天进步很大。”

“驾。”

杜媗已转过马头,径直向西北方向奔去。

薛白则显得有些笨拙,先是握紧了缰绳,又俯低了身子,才开始催促马匹提速。

他感受着颠簸,越来越适应,然后越跑越快,终于,渐渐追上了杜媗。

“不要怕,你骑的是家里最温顺的一匹马!”杜媗喊了一声,再次提速。

薛白亦提速。

寒风扑面而来,雪花打得他睁不开眼……渐渐地,他却喜欢上了这种纵马狂奔的感觉。

到后来,他干脆选择完全信任跨下的马匹,由它撒着欢地往前跑。

“哒哒哒哒。”

终于,前方远远出现了一座驿馆。

两人放缓马速,赶到驿馆前翻身下马,对视一笑,皆显得有些畅快。

“便是我教五郎骑马的,你比他学得快太多了。”杜媗道。

此时正有名左拥右簇的中年妇人从驿馆中出来,仔细看了这边两眼,走了过来。

“敢问娘子可是……还真是杜家大娘,许多年未见了。”

杜媗已行了个万福,道:“魏娘子安康,气色更好了。”

“你这是?”

“我郎君不幸……倒也不值得提。”

“咦,若妾身未猜错,这位便是杜五郎吧?难怪妾身远远看着便觉眼熟,五郎还真是丰姿妙容、玉质金相。邻居这么多年,往后还得多多走动才是。”

“魏娘子这遭可是猜错了,他非五郎,却是魏家两仆役从平康坊救回来的。我们此番来,正是想要问问他们当时的具体情形。”

“我家还有这般笨仆?遇到这样的丰姿少年不懂捡回自己家,送去旁人家。”那魏娘子说说笑笑,招手向驿馆院中一名正在清点货单的中年男子撒娇道:“二郎,问问是哪个奴仆在平康坊救了人。”

魏家二郎又招过管事问了。

管事一听便想起来了,道:“那不就是我两个侄儿岳栓、岳牢背回来的吗?”

“他们在哪?”

“到前边接年礼去了,一会便回来。”

杜媗看看天色,有些焦急地跺了跺脚,便与薛白到驿馆堂中坐等。

说是一会,却足足等了快半个时辰,才见一行人在风雪天里赶着车驾过来。

魏二郎连忙迎上去,盛情接洽他父亲从朔方遣回来的下属,称已为他们安排好食宿云云,却也让薛白学到不少。

又等了会工夫,才见两个青衣奴仆忙完,赶到堂上相见。

薛白当先上去执礼,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杜媗早有准备,顺势递了两个钱袋过去。

她却是出殡前就打算好来问问的。

“这怎使得?”

“救命之恩,使得。”

岳栓、岳牢一看那钱袋,吓了一跳,实在很想收又有点不敢收,推却了几番连忙收好,才说起当日之事来。

“当日说杜五郎是在三曲丢的,我们就往三曲去嘛,那儿我们还是熟的。”

岳牢补充道:“循墙一曲可熟,南曲、中曲还真没去过。”

“到了那,大家都分开找,叔去找了熟人打听,我们就沿着坊墙往西找。”

“叔是去听曲了。”

“总之我们沿着坊墙走到了平康西边,前面是个好大的院子,与坊墙连成一片,没路了,我们就沿着一条小巷往南走,一边是大院,一边是马场。”

“蹴鞠场。”

“对,蹴鞠场。”岳栓道:“还没走到十字街,就看到前面的雪地里倒着一具尸体。”

“我们以为是尸体,其实不是。”

“凑近一探,没有鼻息了,但身子还热的,再一探,又有鼻息了。我们就想,这不就是杜五郎吗?”

“谁能想到不是呢?”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倒是将整个过程都说得十分清楚。

待他们离开,杜媗与薛白对视了一眼,低声道:“那是长宁公主的宅子。”

小说《满唐华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向门口周世兴回来
    向门口周世兴回来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是魏慈忆卢烁辰的精选现代言情《向门口周世兴回来》,小说作者是“周愉崊”,书中精彩内容是:周先生已经不见了。”我能够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那种怜悯悉数投了过来。嘴巴里充满了苦涩,其实从刚才周世兴一直不愿见我,我就有预感了。只是我还是一直不愿意相信。不愿意相信那么爱我的周世兴...

    小说详情
  • 她还是调整好情绪下了楼
    她还是调整好情绪下了楼

    分类:现代言情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她还是调整好情绪下了楼》,是以韩翌冉贡常也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卜堂智”,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却听见女佣的声音传来:“小姐,厉先生来了。”慕星糯愣了一下,厉梓恒为什么来找她,他不是说没时间陪自己吗……想着...

    小说详情
  • 锦云轩的方向
    锦云轩的方向

    分类:现代言情

    长篇现代言情《锦云轩的方向》,男女主角鱼基朔桑罡山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钱祥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临起几张字帖,颇有熬一夜的架势:“既然你讲究礼节,那又哪有大婚夜不顾正妻,宿在妾室房中的道理?”他问得我哑口无言。远远近近蝉鸣...

    小说详情
  • 你自己过线的
    你自己过线的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你自己过线的》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康钊岚”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池亚曦桓琸意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对待同类毫无怜悯。然而因为小,一句“不懂事”能掩盖所有。被侮辱和被损害的那个,根本不需要理会。这天后,这个胆小的女孩...

    小说详情
  • 意外丈夫瘫痪
    意外丈夫瘫痪

    分类:现代言情

    热门小说《意外丈夫瘫痪》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蒲识翔昌信勋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平宇乐”,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与我同归于尽。重来一世,妹妹抢先与村霸的儿子谈了恋爱,对我说:“姐姐,这辈子该我享福了”我笑了...

    小说详情
  • 国外没有那些
    国外没有那些

    分类:现代言情

    喻译勋翁伟川是现代言情《国外没有那些》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言宗坤”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的很多设计手稿和半成品都在国外,没有那些我没法工作。”江舟点燃一支烟没有回答,烟圈吐在她脸上,呛的她咳嗽...

    小说详情
  • 自己在事业
    自己在事业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自己在事业》,主角分别是从恺益吉钦玮,作者“乐律矣”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你还护着他。”不公开也是江繁提的,他觉得自己在事业上升期,保持单身人设更容易吸粉。我起初并不同意,后来公司直言要公开就开除我。我本就烦躁...

    小说详情
  • 我白眼狼人
    我白眼狼人

    分类:现代言情

    经典力作《我白眼狼人》,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胡迎倡弓捷邺,由作者“金资咏”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宠文,完结了。重来一次,我不会再当他们吸血的工具。“姐姐,你已经没什么用了...

    小说详情
  • 宋敏灵要做什么瞬
    宋敏灵要做什么瞬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宋敏灵要做什么瞬》,由网络作家“傅岚晗”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邹时以茹宣衡,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让你和你父母再也不分开好不好?”宋敏灵一脸‘好心’说道。林卓怡慢半拍才反应过来宋敏灵要做什么,瞬间面色煞白到没有一丝血色。她用尽全力挣扎,但旁边的黑衣人还是掐着了她的下颚逼迫她张开嘴。“多吃点,营养又健康...

    小说详情
  • 他结婚之后
    他结婚之后

    分类:现代言情

    《他结婚之后》,是作者大大“庞里奥”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申锦忆殳选圣。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在和妻子生下她之后,他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抛弃她们母女就走了,只是在临走前给自己的女儿起名叫红浪。从她记事起...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