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古代言情 > 小帝女她只想过摆烂生活

更新时间: 2023-10-17 15:39:07

小帝女她只想过摆烂生活

小帝女她只想过摆烂生活 柒月行川 著

凤静沧凤静沧

古代言情《小帝女她只想过摆烂生活》,现已上架,主角是凤静沧凤静沧,作者“柒月行川”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宫殿星罗棋布地矗立在云端,不知源头的瀑布自四面八方汇集出一潭碧波,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芒,一众仙子匆忙的身影倒影在水中,水边人声鼎沸,张灯结彩,晴朗的天幕上,时不时有神兽飞掠而过,一道流光划破了平和的水面,向高台而去,众神仙被流光吸引,停下手中的事,向高台看去高台上,一个少年骑着白泽正从一团祥瑞的光中踏出,无视了高台上的窃窃私语,下了白泽,抬手摸了摸温顺的坐骑,迈步走向高台上的最高位,将苏家的...

精彩章节试读:

侍从的话让神鹿族族长心神一震,脸色瞬间苍白,眼神慌忙无措。大殿中的所有客人都看着脸色忽变的族长,有些许疑惑,凤静沧轻轻的端起了玉盏,用杯盖拨开了茶末,小品了一口,再缓缓的放下,玉石与木桌相击声,让众宾客的注意力转向了她,这种不慌不忙的动作再一次引起了老一辈的神仙的不满,好在,凤静沧此人,也不太在意这些无趣的污点。

“这…诸位出了一些事,可能婚礼无法如期进行了,实属抱歉,只好请诸位先行离去了,抱歉抱歉”神鹿族族长好歹也是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在不小惊吓中迅速恢复如常

“敢问族长,到底何事发生?好让我等上神及时汇报天帝,如若有什么意外,还可以请刑君出面调查,还个清白…”凤静沧在神鹿族族长准备息事宁人时,开口,今日整个大殿中,参宴的众神中,地位最高的当属两位一人之下的上神,上神言语一出,众神怎敢违抗?但今时不同往日,大多数的老神仙打心眼里看不起新神们,处处要压他们一头,和他们针锋相对,但毕竟新神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一不小心,就能整出个擂台战,打个你死我活,这种打法,并不利于老神,最终到今日,老神们都养成了一种习惯,只在打架的边缘像个蚊子一样哼哼唧唧,但绝对不跨过线,倒是让人又心烦,又打不得…

“这…就不必了,到时候老朽会上报的”神鹿族族长听后面色一变,笑容僵硬的回复着

“呵,你说,怎么回事?”凤静沧露在面具外的嘴角一端上扬,勾出一抹冷笑,指着族长身边鹌鹑一样站在一边的侍从

“不…不知道…我…我…真不知道”凤静沧听后,默默地摇了摇头,笑出了声

“倒是有趣,既然谁也不说,那本尊就自己去找,不劳烦你们了。”凤静沧说完便向门口走去,玄凉酌看了一眼族长和那位侍从,不再多言,跟随着她,离开了大殿

“我们去哪里?”玄凉酌跟上了凤静沧,开口询问道

“女子出嫁前是不是要打扮?一般在哪里打扮?”凤静沧一边走一边问

“这…你怎么问我,你不知道吗?”玄凉酌不明白为什么凤静沧作为一个女神仙,竟然不知道这种事情

“不知道。”

“…”玄凉酌默默地看着凤静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良久才在脑子里搜索到大概的答案“是不是在自己的闺房?”

“闺房?那你知道今天新娘的闺房在哪里吗?”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这问题他怎么回答?

“啊!”一声尖叫响彻云霄,吸引了寻找的两个人,两个人迅速的找到了叫声的方向,穿过林子,看到了一个挂了“喜”字的屋子,屋门敞开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跌坐在门槛上,惊恐的看向屋内,仿佛屋中有索命的鬼魂。

凤静沧看了看屋子,这间屋子格外偏僻,实在不像送族长之女出嫁的屋子,又看了看女子,女子见到了有神仙到来,抓着玄凉酌的衣袖不放惊恐的开口

“有…有…人,救救我,是…有人…有人…小姐......小姐死了…怎么办怎么办啊,他们......啊——。”划破天际的惨叫炸的玄凉酌一阵头皮发麻,伴随着耳鸣,凤静沧顺着女子的眼光看向远处,看到屋子的拐角处恍惚间闪过一个身影,让凤静沧怀疑自己被那尖叫声吵得有些眼花,凤静沧皱了皱眉,不再管那位女子,右手一挥,打出了一道风刃,将玄凉酌的袖子解救出来,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那女子的第三次尖叫出来之前,将其打晕了过去,然后,不再管她,缓缓的踏进了屋中。

华美而隆重的红色丝质罗幔本该为屋中添几分喜庆,但此刻却无端给人一股沉沉的死气,屋中精致的陈设彰显着主人非同寻常的身份,梳妆台上放着还未收拾的胭脂,胭脂一边放着一座尚未燃尽的红烛,微弱的灯火在烛泪中跳跃,像极了在用生命给自己同伴换来自由的笼中雀…,叮当声唤回了凤静沧的神思,凤静沧停了下来,借着屋外的光,看到了刚刚一不小心被自己踢到的东西,一顶上好的凤冠,顺着凤冠的方向,看到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倒在一地血泊中,青丝已经散乱,好些沾上血,胸口插着一支精致的峨眉刺,身上的凤袍已经被鲜血染成暗红色,血腥味充斥在寂静的空间里,凤静沧面无表情的观察着屋子,眼神直直的看向倒在血泊中的女子,缓缓的蹲下,未曾顾及自己一身白袍沾染了血迹,凤静沧看着精致的峨眉刺,一时想不起来,这支武器的主人是谁,凤静沧继续查看了其他地方,觉得蹲的有些累了,正准备起身,似乎又想起来什么,一把将峨眉刺抽出,动作干净利落,但伤在心脏,鲜血还是喷涌而出,此情此景让凤静沧有些发愣,手不受控的向她伤口处摸去,但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样做,相关的人员已经被玄凉酌带了过来,凤静沧强迫自己稳住心神,不再去回想以前的事情。

屋外,神界的刑君尘绝已经奉了帝命前来,凤静沧踏出门时,见到正在询问事情的尘绝顿了顿脚步,没有说话,独自一人在旁边研究起手中的凶器,峨眉刺小巧便携,很多神仙二界的女孩都会将其作为武器,唯一可以分辨主人的,是峨眉刺上刻的字,这把峨眉刺…,凤静沧正在仔细的观察着上面的铭文,却被一只苍白的手抢了过去,凤静沧疑惑的抬头,不知是哪位神仙敢当着一群人的面抢她的东西!

“凤钰,这把凶器怎么在你手里?”刑君尘绝刚刚从屋子里走出来,没有找到凶器,一出来就看到凤静沧手中拿着一柄沾了血的凶器,皱着眉走向凤静沧。

“尘绝?呵,好久不见?你又想用什么方法将我打入神族的天牢?故伎重演?”凤静沧嘴角勾笑,漫不经心的看向尘绝手中的凶器

“那也是你父亲罪名做实,怪不得我莫须有。”尘绝听到凤静沧的话,眉头微展,眉毛一挑。

“行吧,刑君,本尊就暂且不和你抢了,这事情是我叫你来的,好好了解一下情况,过几天还会再见面的。”我父亲的事情我也一定会证明是你错了的!凤静沧在看到玄凉酌出来后,便放弃了和尘绝的较量,向玄凉酌走去,玄凉酌看向凤静沧,敏锐地发现了凤静沧衣袍底下的几滴浅浅的血迹,有些许惊讶,他依稀记得眼前这个人,在战场上,白色的长袍大袖,也不沾丝毫血迹。

“凉酌,走吧。”凤静沧不理睬玄凉酌的惊讶,说完话就径直向前走去,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去哪里?”玄凉酌一边留神自己脚下的风,一边看向凤静沧

“哪里可以允许我继续寻找答案,我就去哪里。”凤静沧看了一眼玄凉酌有些虚浮的御风技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分了些神加持在他脚下,防止他一不留神就掉下去,玄凉酌在感受到了自己脚下的法力逐渐醇厚时,看了一眼身边云淡风轻的同龄少女,心中有些许无奈,玄凉酌知道她一直在给自己寻找一个答案,从来没有想过那个最终的答案也许并不如她所想那样…,眼前的少女对儿时事情的固执成了一种执念,曾经在满天神佛面前许下的诺言,早已刻在了她的骨子里…。

神界的最高殿,祥云环绕,金光映照天日,厚重的殿门被推开,发出吱呀的声音,提示着主人,客人的到来,上好的昆仑玉石铺陈整个大殿,正对着大门的两根玉石柱上雕龙刻凤,精致非凡,从殿门外斜射进的光在玉石之间反射,连成了一条光线,似乎是触碰到了什么奇异的机关,门口的凤静沧一动不动的看着大殿,

“帝君,凤凰一脉凤静沧求见。”

“玄武一脉玄凉酌求见”随着两人的话语声落下,大殿中的柱子响了几声,依靠柱子想连的光线消失了,当今天帝暮潭空,痴迷于奇门遁甲之术,极其喜欢在大殿里布置机关,两人也深知其性,甚至不幸亲身体验过,才谨慎为之,除了要事共商,常常可见主殿两幅光景,一幅是像今日两人一样有过先例,在门口大声汇报自己的来历,另外一幅就是不知轻重的直接向里面闯去,常常被整了个半死,就因为此,天帝的宫殿就算没有侍从守着,也相当安全。

半晌,一席紫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

“怎么了?静沧,是因为何事前来?”男子的声音温和,听起来没有丝毫攻击力,一身华贵的气质倒也不是一般人可堪比的。

“想来,叔父,也知道今日雪狼和神鹿的事情?”凤静沧语速平稳,不慌不张。

“知道,静沧想说什么?”

“那静沧恳请叔父准许静沧与玄武一脉大公子玄凉酌协助刑君尘绝处理此案。”凤静沧恭敬地向天帝作了一揖。

“唉…”思绪良久,暮潭空缓缓点了点头,准许了她的请求,传音告诉了刑君,眼神恍惚间看到了凤静沧腰间的那枚刻着凤字的玉牌,愣了一下,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收了回去,只是挥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那个玉牌是他的义兄毕生的心血,不知道为何最终没有将玉牌传给儿子,而是传给了自小不被看好的女儿,实在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小说《小帝女她只想过摆烂生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对作为女主的妹妹
    对作为女主的妹妹

    分类:现代言情

    《对作为女主的妹妹》是作者“万融励”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劳天崊湛奥将,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我兴奋地如猴般大叫,边叫边撕掉曾经让我做题做得抓心挠肝的卷子。⌈呀吼!啊!⌋我像猴一样大叫。我在澡堂洗澡,观察我如花的长相。我发狂,模仿热带的吗喽吃芒果。我浑身裹满沐浴露...

    小说详情
  • 元帅恢复记忆后赶赴战场
    元帅恢复记忆后赶赴战场

    分类:现代言情

    热门小说《元帅恢复记忆后赶赴战场》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詹炜堂皮旺禄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逄量玮”,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决心放手还元帅自由。只是没想到,元帅恢复记忆后赶赴战场,直接杀疯,“是谁...

    小说详情
  • 这都过了一个月了
    这都过了一个月了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这都过了一个月了》是作者““席睿阳”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郑煜奥管刚屹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就知道我会听他的安排。我把顾长亭约在了一个很偏僻的院子里,正好可以方便我教训人。他来的时候还是眼里带笑,可一会儿他就笑不出来了。我直接一个手刀把顾长亭打晕,然后把他捆在椅子上。把一壶水直接泼在他的脸上...

    小说详情
  • 区区过敏算什么
    区区过敏算什么

    分类:现代言情

    经典力作《区区过敏算什么》,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蓝钧意水禹晔,由作者“缑要良”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明知道我羊肉过敏,男友还是安排了全羊宴过生日我一边吃着抗敏药,一边陪他和朋友谈笑风生结完账回来,我却听到他和朋友戏谑道:“信不信我一句话,林琳吃屎也愿意!区

    小说详情
  • 眼小明星明显的科技脸
    眼小明星明显的科技脸

    分类:现代言情

    最具潜力佳作《眼小明星明显的科技脸》,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谯翱坤谈炯佚,也是实力作者“边誉腾”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随后瞪大了眼睛,钟总是想……我靠在椅背上眼神淡漠,女主不是愿意做小三吗?那我就把她钉死在小三这根耻辱柱上,我要后续谁在提起女主...

    小说详情
  • 他担忧的模样
    他担忧的模样

    分类:现代言情

    叫做《他担忧的模样》的小说,是作者“富予将”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薛钦誉能彰恩,内容详情为:只是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卫鹤栖还有事情瞒着自己!“我不会再骗你。”卫鹤栖的承诺响在耳边,邱念渔没有松了口气,反而觉得满身疲惫。“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同传箱进不了...

    小说详情
  • 我最后一根仙骨
    我最后一根仙骨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是蓬镕与别亚励的精选现代言情《我最后一根仙骨》,小说作者是“史川圣”,书中精彩内容是:犹豫了很久后开口对我道:“清凰,玄朔毕竟和你有婚约,你怎么想?”所有人的眼睛都望向了我。玄朔搂紧了于卿卿的身体,眉头微皱。而于卿卿已经是泪眼婆娑...

    小说详情
  • 一笔很好看的行书
    一笔很好看的行书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一笔很好看的行书》是由作者“封昀弟”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乌晗也戈然敖,其中内容简介:他从未放弃过想刺杀我。还好谢府守卫森严,他不曾得逞。可是跳久了的蚂蚱也很烦,我吩咐我的暗卫去把他给刺杀了。他爹自从得知他以后不能再传承香火,对他也不怎么上心。况且他还有好几个的儿子。暗卫回来对我说得手了...

    小说详情
  • 那根手指还有着我的血气
    那根手指还有着我的血气

    分类:现代言情

    小说《那根手指还有着我的血气》,是作者“陈晗玉”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单晟珺毕尉庭,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涌着血的手指抹在羲照的唇上。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面色从苍白逐渐恢复如常。他不再吸吮我的手,而是茫然地看着我:“你是谁?”“我叫清凰,天界凤凰族后裔...

    小说详情
  • 个现实的人
    个现实的人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个现实的人》是作者“从伦伟”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明雍章堵升呓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问了几句。对我的工作经验很满意,但明显避忌我跟过塌房明星的事情。“你和塌房那位睡过吗?”我一愣:“没有。”“为什么?”经纪人眼眸一挑,“不好意思,觉得冒犯可以不回答。”之前被问过很多次了。塌房哥爱乱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