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顾清怀素(尘缘全本小说阅读)全章节在线阅读_(尘缘全本小说阅读)完结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3-11-29 07:11:19

《尘缘全本小说阅读》小说简介

“烟雨江南”的《尘缘》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那一天,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在山路匍匐,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次次的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尘缘全本小说阅读章三 道途 下免费试读

又是一个狂风怒吼,黄沙飞扬的清晨。

凶猛的烈风肆无忌惮地在天地间横冲直撞。

晨光惨淡,狂风肆虐,天地间一片凄凉,充塞着一股肃杀之气。

愁云惨雾中偶见得一轮灰白日影正从黄沙中努力攀爬。

罡风中,龙门客栈的招客旗裂裂作响,上下飞舞,似是拼尽全力也要脱离羁绊而去。

那根长长的旗杆看起木质上佳,被那招客旗拖得在风中弯出一个明显的弧形,可它就是不断,相较之下,比那破烂狭小、大有倾塌之势的龙门客栈强得实在太多了。

如此清晨如此风,哪个不恋栈被窝的温暖与舒适?

然则贫穷困苦之人,命贱如蝼蚁,管你何等天气,断然没有歇工的道理。

眼见得那跑堂的少年手执铁锨,现身于这如刀似剑的飞沙走石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跑堂的少年手执一把铁锨,正自奋力向面前的大坑里填着土。

如此风势,土尚未填入坑中,泰半已随烈风卷入空中。

这少年偏就有那本事,分毫不差地将泥土倒入坑中,丝毫不受罡风影响。

看他娴熟的姿势,想来这类挖坑填土的事儿,怕是做过上百回都不止呢。

看他额角密密麻麻的细汗,想必出来也不是一会子的功夫了。

怕是晨光尚未全亮,他就已在这挖坑填土了。

少年终于填好了最后一锨土,末了,还重重踏上几脚,将土包踏平。

此处霜风极重,过不了多久,地面的挖掘痕迹即会被风沙磨去,纵是朝中的铁捕神判在此,一时之间也难以从这若大的荒原上搜寻到这些挖掘之所的蛛丝马迹。

风吼沙啸,眨眼间,新土即遭黄沙覆盖。

望着已恢复原貌的地面,少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呆立半晌,不觉轻轻叹息一声。

他探手入怀,摸出一块小小青石。

青石入手滑腻,圆润可爱。

少年仔细端详,他越是细看,就越觉得这方青石温润晶莹,宝光流转,隐隐有些透明,在石中似是另有一方天地。

就在此时,扑面而来的寒风捎来一个杀猪般的叫喊:“小杂种!

你死哪儿去了,埋点东西也花得了那么久?

老娘的包子都蒸了好几屉啦!

你再不给我死回来,下一笼包子就用你的肉作馅!
!”

这一记喊声非同寻常,浑厚中透着凌厉,如刀如凿,破风而至,清清楚楚地传入少年的耳中。

也不知掌柜夫人如何修得这等好嗓功,一吼之威足达百丈之外。

无论如何,这都非常人所能企及。

少年听得掌柜夫人发怒,脸色当即大变,他再也不敢耽搁,将青石挂回颈中,扛起铁锨,一路飞奔回了龙门客栈。

他刚刚冲进店门,一只大手忽然探出,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颈。

这一抓也是大有学问,有若天外飞来,来无影,去无踪,无中生有,完全无法躲闪。

此等抓功,造诣精深,已臻化境,几年来从没失过手。

少年已不知被抓了多少回,如何应对自然是熟极。

他立刻乖觉地放松身体,任由那只大手提着,只是赔笑道:“夫人英明神武,我每次都逃不过您的手心。”

大手的主人满意地哼了一声,手上微微一转,就将那少年转了过来,与自己打了个照面。

声如其人。

能有如此嗓功,这掌柜夫人果然生得英明神武,非同常人。

那少年年纪虽只有十四,但生得高大,望上去同十七八的少年相似。

偏这掌柜夫人身长七尺,腰大十围,只手将少年轻轻拎起,有如拎半片猪肉,分毫不显吃力。

瞧她浓眉大眼,鼻挺嘴阔,倒也相貌堂堂,颇有英侠之气。

只可惜脸上时时透着杀气,怎都掩饰不住。

这掌柜夫人虽总是自称老娘,但偏喜这少年称她夫人。

此刻她凤眼圆睁,怒喝道:“店里生意清淡,这半个月好容易才抓到一头肥羊。

碎肉作馅,骨头熬汤,还得擀包子皮!

一清早多少事情,哪有你这小杂种偷懒耍滑的份儿!

说来奇怪,这肥羊身上竟然一分银子都没有……”说着,掌柜娘子狐疑地盯着少年,目光更见凌厉,直直逼视过去,“老实交待,是不是你这小杂种下手时偷偷给私藏了?”

掌柜娘子目光如炬,不肯放过少年脸上一丝表情。

少年心下大惊,恐惧霎时蔓延四肢百骸。

他稳稳心神,急急辩道:“夫人英明!

小的哪敢!

小的若敢藏私,不早让夫人您给搜出来了。

那还不立刻被您给煮了肉汤?

再说这方圆几十里地,就没几户人家,我就是私藏了银子,也没处花啊!”

“不敢就好。

想骗老娘可没那么容易。”

掌柜夫人对少年的话显得颇为受用,她哼了一声,大手一松,将少年扔了下地,正欲转身离去,一丝红光跃入瞳中。

她望了少年一眼,一双卧蚕眉忽然竖起,从他衣领中拎出一道红线,红线的一端正挂着那方小小青石。

掌柜夫人盯着青石,皱眉道:“这块东西打哪弄来的?”

少年脸色略显苍白,心头乱跳一气,然则脸上不动声色,略显茫然地道:“小的早上挖土,见这石头比较好看,就捡了回来戴上。”

青石晶莹润泽,宝光隐隐,石内时时会有仙风祥云闪现,非是凡品,一望可知。

那少年在拖曳洛风时无意中发现了这方青石,本来再给他十个胆也不敢私动肥羊身上的物事,可是这一天他不知为何,竟如鬼迷了心窍一般,鬼使神差地就将这方青石私收入了怀中。

此刻被掌柜夫人给搜了出来,虽说龙门客栈只他一个打杂扫地的小厮,还不至于真被煮成肉汤,但一顿毒打是绝逃不掉的。

他说那是一块普通的捡来石头,不过是临死强辩罢了。

没想到掌柜夫人盯着青石看了半天,竟然丢还给他,骂道:“没出息的小杂种,这些遍地都是的破石头都能当块宝。

新蒸的包子快好了,还不快去照看着点?

蒸大了火瞧我不扒了你的皮!

你没爹没娘,老娘大发善心把你捡了回来,养了你六七年,可不是光让你吃闲饭的!”

少年如蒙大赦,赔笑应了,立刻举步奔向后厨。

他大难不死,虽然北地清晨寒冷,可是衣内已被冷汗浸透。

此刻他只求能离掌柜夫人远上一些。

只是夫人嗓功无双,前后隔着一堵墙壁,那充满杀伐的狮吼始终在他耳边回荡不绝。

别看掌柜夫人周身透着金戈铁马之威,唠叨起来和寻常村妇其实也相去无几,说的无非就是小杂种忘恩负义、总爱偷懒耍滑之类的话。

少年在后厨呆不一会,就拎着毛巾清水,走向前厅打扫。

此时天方蒙蒙初明,风沙隐隐,稍远些的景物就看不大真切。

这龙门客栈地处荒野,贫苦之极,方圆数十里内没有大点的村镇存在,剑壶关外又是蛮荒之地,马匪肆虐,因此出关入关的客人都是极少。

纵有旅人到来,也往往是黄昏时分。

只是这少年其实十分勤勉,每日清晨即起,将店内打扫得干干净净,几年来日日如此。

他又聪明伶俐,样貌也讨人欢喜,因此稍稍长大,整个客栈招呼客人、辨识肥羊的大任就落在了他的肩上。

少年刚走入前堂,忽觉眼前一花,原本空空荡荡的前堂不知何时出现了三个人。

他们围坐在一张八仙桌旁,好似已在那久坐数刻一样。

少年揉了揉眼睛,再定神望去,终于确认自己并非眼花,眼前实实在在的坐着三个人。

可他分明记得,就在走进前堂的一刹,这里明明是一个人都没有的啊!

难道这三人是妖邪鬼物?

一念及此,少年心中立刻泛起一阵寒意。

龙门客栈立在这官道旁已有多年,人肉包子骨头汤已不知道卖出去了多少,若说惹得神怒鬼憎,那是绰绰有余。

这三人身材中等,面无表情,一身打扮十分奇特,不似左近人物。

少年一步入前堂,三人同时抬头,六只深黄色的眼睛一齐盯在了少年身上。

少年大吃一惊,只觉得三人的目光如有实质,就似六把利刃从他身体中穿过,一时间胸口烦闷,只觉得说不出的难过。

他全身乏力,手一松,咣当一声,水桶就掉落在地,水花四溅,直冲靠里之人奔去。

在少年惊骇欲绝的目光中,那一片水花忽然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屏障,随后蒸腾成道道浅蓝色的烟气,显得说不出的诡异。

另一个高瘦汉子眉头一皱,伸左手捏个了个诀,道道蓝烟顷刻间消失无踪。

他略显不悦地道:“咱们只是来寻人,不要多生事端!

你这断魂烟一发,旁人立刻就会知晓我们来过此地。

这也还罢了,万一毁了先生要寻的人,你怎么担待得起?”

先前那人不以为然地哼道:“我早用神识搜过,除这客栈中的三人外,附近再无人烟。

可见先生所找之人必在这里无疑。

可是这客栈中的三人,两个老的肯定不是,惟有这个小子有些可能。

但你看他周身上下半点仙气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是先生要找之人?

不试试他们,万一带错了人,那大功可就变成了大错了。”

高瘦汉子沉吟道:“也有道理,这小子的确和先生要找之人相去太远,难道他藏了起来?

如果我们再将附近搜一遍的话,费时必定不少,万一别派的家伙也来趟这趟浑水,那可就不妙了。”

先前那人冷笑道:“这消息隐秘之极,我们又都在关外修行,离这里不远,这才能及时赶来。

别派之人就算有通天手段能够知道这个消息,千山万水的,想赶也赶不过来。

就算及时赶到,一时半会的哪会来什么厉害人物,咱们难道还对付不了吗?

退一步讲,即使真有些难缠人物,既然是我们先到,想来他们也得卖先生一个面子,我们又怕什么……” 他话才说到一半,门外忽然飘进来一个柔柔媚媚的声音:“漱石先生当然好大的面子,可是三位英侠是何许人物,小女子怎么从没见过?”

这一句带着江南语音,即嗲且糯,虽不响亮,但似乎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

那少年听了,只觉得这声音直侵入他的骨髓,让他浑身上下又酸又软,如此也就罢了,尾音偏还要隐隐约约地颤上一颤,登时让这少年升起一道热流,直冲脑门。

少年头中一晕,刹那间,天地之间只有这个声音在回荡,他身不由己,抬步就向声音的来处走去。

刚刚迈出一步,胸口忽然透入一道细微的寒流,将那柔媚声音都逐了出去。

少年登时清醒过来,浑身汗如雨下,绵软之极,几乎要站立不稳。

他一个踉跄,扶住了身旁的桌子,只是大口喘气,浑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咦?

臭小子不赖嘛!

居然没事,真是难得!”

说话间,从门外走进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子。

众人抬眼望去,惊觉眼前一亮,一团火红撞入眼中。

但见那女子鬓发高挽,额描花钿,眉如春山远黛,眼若临水秋波,眸光流转间,媚态毕生,勾魂夺魄。

她下穿大红滚边曳地长裙,一抹湖痕绿的锦缎兜衣,酥胸半坦,外披一件红色薄纱的袍子,一举手,一投足,婉转嫣然,风情万种。

狐媚之态,犹胜昔日妖媚祸国的妲己几分。

小说《尘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尘缘全本小说阅读

尘缘全本小说阅读

作者:烟雨江南 类型:资讯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尘缘》,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顾清怀素,故事精彩剧情为:看他额角密密麻麻的细汗,想必出来也不是一会子的功夫了。怕是晨光尚未全亮,他就已在这挖坑填土了。少年终于填好了最后一锨土,末了,还重重踏上几脚,将土包踏平。此处霜风极重,过不了多久,地面的挖掘痕迹即会被风沙磨去,纵是朝中的铁捕神判在此,一时之间也难以从这若大的荒原上搜寻到这些挖掘之所的蛛丝马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