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我之见闻(段安宁梁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之见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段安宁梁启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之见闻)

时间:2023-10-17 16:37:29

我之见闻

推荐指数: 10分

《我之见闻》在线阅读

《我之见闻》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我之见闻》,讲述主角段安宁梁启的爱恨纠葛,作者“犯困了的奶牛”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一个小女子在异世的生活,如何制服二哈丈夫,学习如何在古代生活的故事。女子是女子,端庄贤惠是女子,守贞自肃是女子,才华横溢是女子,文武双全也是女子。...

我之见闻我之见闻第三章 旧日恩怨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试读

像所有故事的开头,一个平庸的人拥有一个可以称为奇迹的机会。她会怎么做?

记于晨昏时分

段安宁在不是段安宁的时候,是个很平庸的人。她的短短二十几年,按部就班地活着。对,只能算活着。她茫然无措,对着未来看不清的道路摸索前行。她天资不算聪颖,人又不算努力。

喜欢的事物都要放在心里。偶然冒出的话被当作异类。

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

年长的长辈总是端着苦口婆心的态度,高高在上地教训着。摆出她们的道理。就是因为这样的长辈,所以不想成为这样的人。

即使平庸如她,也想活出自己来。作为一个人,一个独立的个体。

命运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她刚踩着荆棘,顶住暴风雨,实现她人生的小目标。刹那间一切化为泡影。

她成为了段安宁,一个封建王朝的传统乡绅家的大儿媳。不仅结了婚,目前来看,距离成为下堂妻,也不需多少时日。

段安宁醒来好一阵,骨头都躺酥了。身边见不着人,也不敢打草惊蛇。又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仔细听了一下。是一个老婆子和几个小丫头在谈闲。也亏的婆子和丫头嘴碎,谈着谈着说起了主家。倒让她探听不少消息。

她的公公秀才出身,考了几次榜上无名,弃了念头,一门心思扑在走南闯北的生意经上。做起倒卖的活来。后积累了一些钱财去了上京与人谈生意。被余杭娇养的闺阁小姐瞧上了眼。成就了一对美好姻缘。

做活的老婆子牛嬷嬷,坐在外间的小矮几上晒太阳,也不拘着小丫头们叽叽喳喳,问着有些没得,她的孙儿辈和这些丫头差不多年纪。和她共事的秦妈是个和善性子,也有能力,就是嘴碎些,没个把门的。瞧着,现下正磕着瓜子和小丫头闲聊。她瞧着日头,估摸着躺着的那位的的大丫头,这时候该这时候回来伺候主子喝药。

她松一松筋骨,站了起来,一把老骨头干着伺候人的活计,着实不容易。她和秦妈本是颐养天年的年纪,该享儿孙福。却担心刚进门的小丫头手脚不利索,伺候主子连个章程都没有。她这个小姐从小看着长大,大家出身,在闺阁里,哪家夫人和小姐不说得一声好。就是性子倔强些。

屋里躺着那位少奶奶,也是个天可怜见的。牛嬷嬷想着有些没得,有条不紊地使唤小丫头忙活起来。到底是经了事的老人。先把地上的瓜子壳收拾干净。又吩咐下面人打来一捧热水和花脂。

秦妈早就吩咐小厨房并着上好的牛乳和软糯的蜜饯点心。一齐端了进去,放在桌上。对着她笑道:老姐姐,少奶奶这厢刚起,肯定肚饿。洗漱完,又喝那黄连熬的苦汁。嘴里有点蜜糖的东西会好受些。牛嬷嬷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看了看东西是否齐备周全,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心里估摸着大概。便掀了帘子,引着小丫头端着洗漱的东西进了里屋。

段安宁浑浑噩噩间,把前尘往事回想了一遍。既来之则安之。瞧见的一番动静,感叹富贵人家的媳妇儿的排场真大,一个领头的老嬷嬷还有加四个年纪轻,俏生生的小丫头。细观服侍人的几个小丫头,年纪不大,穿着的也不电视剧里那样花哨。一水儿月白色,额上笼着一圈细毛,端着东西安静静的待在厢房的一角。

牛嬷嬷抬手轻轻地拉开珠帘并用玉扣束了起来,又把屋里点安神的熏香给收了起来。她吩咐一个叫翠珊的小丫头,去把缕花窗打开,这会子日头不晒,又暖和。时节也正合适。通通风,心里也亮堂一些。大少奶奶这次生病,全是不省心的启哥儿惹的祸。好好的一个姑娘家,欢欢喜喜地嫁进来。这桩婚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一向伶俐的人偏在这喜日子里犯冲,触了霉头。

她快手快脚的把这些忙活完。小丫头已经伺候主子开始午起。

一个圆脸儿,月牙眼的小姑娘,递给段安宁一副牙具,是柳叶枝,这会儿瞧见了实物,段安宁期待着牙粉又是什么样的?

树花毕恭毕敬地把牙具递到了大少奶奶的手上来了,她是府里的家生子,天生一副笑模样,面上一团孩子气,旁的姑娘十五六岁抽条的长,像春天的柳枝轻盈妩媚。可她还是小小的,她递东西的间隙,瞧了大少奶奶一眼。心道,真好看。

大少奶奶面如春花,形如秋月。比她见过的坊里美人名声最盛的柳家姑娘还好看。她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又接过细腻的牙粉,洒在这骨制的牙具上,往前送了送。

一双玉白的手伸了过来,不着痕迹地在树花腰上一掐,树花顿时收起四散的心思。陪着青雀伺候主子盥洗。

段安宁舒舒服服地被人伺候一顿,正惬意着呢。她净过面,漱过口后。

牛嬷嬷看收拾停当后,扶着段安宁去妆台。拍拍了手,立刻有个丫头替了她的位置。给大少奶奶梳头。

梳头的丫头手巧,先用桥西边那家私房香膏铺制的花水,沾着黄梨桃木做的梳子梳了一遍又一遍。好了后,静置了一小会儿。再用发油梳的发髻。到底是新婚,选了一枝云凤纹金簪,配着绢制的富贵牡丹花。耳边坠着两颗饱满的宝珠。又搭了一身掐丝鸾凤素纹袄裙。

牛嬷嬷拿起鸭蛋粉,细细在段安宁的面上扫了一层。再用螺子黛描了一双柳叶眉笼在秋水瞳上。胭脂拂过两颊,淡淡的红云。点上朱唇,分与花红色。大功告成,低首行了一礼:老奴是太太房里的,夫家姓牛。大奶奶可称呼老奴为牛嬷嬷。明个是大奶奶回门的日子。先前大奶奶病着,太太过来瞧了后,觉得大奶奶身边伺候的人少,特意叫老奴带来一些人。站着那边做什么,木头桩子似的,还不过来。细细跟大少奶奶说说,你们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多大年纪,会些什么

一直注意着的芙蓉面,柳叶眉的丫头,弯着一张菱花唇开口道:大少奶奶,日安。我原是太太房里的二等丫头青雀,得太太的信任被拨来伺候大少奶奶。与奴婢一同来的,有树花,千萤两个小丫头。大少奶奶做姑娘的时候,奴婢跟在太太身后见过几面。知道姑娘是个贤惠的,温婉的。大奶奶嫁到婆家,和做姑娘作客是不一样。我读过一些书,也会算一些帐。若大少奶奶有什么事不清楚或者需要奴婢做事,尽管吩咐。

她说完,就退在一旁。那个圆脸儿的小丫头也行了一礼继续说道:主子日安,奴婢是树花。再过一年就是十四岁,和青雀姐姐一样是府里的家生子。之前在太太房里做事,擅长绣花和药膳。奴婢因父亲帮老爷管理药材铺子的缘故,粗通一些药理。她弯着月牙眼,圆鼓鼓的笑脸,着实可爱地紧。

千萤见着轮到了她,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道:奴婢千萤,不比两位姐姐多才多艺。是南方逃难来的。会一些武艺。得太太怜惜收入府中,奴定能护好大少奶奶的院子。

段安宁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牛嬷嬷想着人也带来了,该回去了向主母交差。道:大奶奶,老奴带来的这三个丫头,都是能干的,会做事的。是主母精心挑选的。说一句不该说的,大少爷糊涂,不懂事。可太太和老爷都是向着你的。望大少奶奶多多体谅。现在时辰不早了,留着她们伺候,老奴就先走了。

段安宁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嬷嬷慢走。又起身把人送到门口。

细雨是个葫芦性子。先前到太太房里,也就是她家小姐的婆婆那里听训。好不容易放回来。却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和安斋。她小姐成亲后,搬来这个住处已有两日。昨日姑爷赶回来,瞧见姑娘这么个大活人住到他的院子,就和小姐说了几句。气得小姐立时晕了过去。醒来好似丢了魂。就连最疼爱她的徐叔来看她,也是木木的。她与和风面上不说,到底是对这个新姑爷生了怨的。就算婚事没跟梁少爷商量就定下来,但她们家姑娘也是被逼急的。迫不得已这么快地嫁了人。动静弄大了以后,这不今早,太太那里传话过来,让院里去个人。和风要盯着煎药。她便去了。去之前,和风贴着她的耳朵小声嘱咐了几句。若太太开始问责或说教,就静默不言,点头称是。一句话也不要多。如今是多事之秋。段家借梁家的势挡住那些狼子野心之徒。不可多生事端。她一句话也没多说,是回来了,可带来了一大帮人。太太拨给小姐几个丫头。细雨领着她们进了院子。她偷眼往里间一瞧,能说会道的和风,已经去给小姐煎药。她是嘴笨的,服侍着小姐起了身,再替着小姐梳了头,就悄悄地站在一边。

牛嬷嬷走了后,带来的几个丫头,伶俐地很。问过好姐姐,便找活做了起来。青雀伺候小姐用起了点心,檀口一张,妙语连珠地陪着说笑。树花在房里收拾起细软。而那寡言的千萤在院子里浇起花来。

她性子闷,但姑娘在闺阁的时候,最喜欢与和风合伙儿,一起捉弄她。她比和风要小两岁。比小姐大四岁。她.小姐还有和风都是一起长大的。

她给小姐喜欢的君子兰修剪花枝后,将晨间收集来的无根水放到一个琉璃碗里。查看一下先时摘取并入甑的花瓣,有没有成汁状。她望了一下,觉得还没到时候,又封了起来,存在黄花梨柜子里。

细雨搬着一张小几,坐在门口绣手帕。打的样式是蝶恋花。她说不上几句漂亮话,但她手巧,没一会儿,帕子上大概的轮廓已经有了。那个圆脸儿月牙眼的叫树花的丫头,凑了过来。

树花拉着细雨的手笑嘻嘻地说:姐姐,你手真巧。我也会女红,但貌似和姐姐的绣法不同。姐姐绣的比我生动许多。我跟阿娘学的时候,阿娘总说我不用心,绣的东西匠气十足。姐姐,你能教教我吗?

细雨红着脸,素白的小脸染上两道红晕。手轻轻地抽开。道:可以是可以。多年来,你一直用着这个针法。如今学另外一个。会有些吃力。只要你不半途而废就好。

树花听了这话,皱起秀气的鼻头,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

段安宁起身洗漱装扮后,用了一些点心。便与青雀闲话家常。她到底是经历职场的人。,通过一些不着痕迹的提问,得到了她想要的信息。

她身边原先伺候的就是和风和细雨两个大丫头,然后还有一些小丫头被安在内院里。坐在绣花的那位就是他的陪嫁丫头,叫细雨。而另一位大丫头和风正在盯着厨上的人煎药。

段安宁思量着,按着小说和电视剧的情况。原主的婆婆赐下的三个丫头。她是不是要去主院里谢恩。

她正不知如何开口,外间传来了动静。一个高挑个子,粉面含春的姑娘挑了帘子,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药,一看色泽就知是极苦。她连忙避开。段安宁实在不怎么喜爱喝药,以前因为身体上的小毛病,喝过一段时间中药。那味道极其酸爽,直冲天灵盖。

和风一瞧见她家的小姐的神情,便知晓,她家小姐怕是不愿喝药。但良药苦口,劝着哄着也要叫她家姑娘喝下去。她一双含情目扫了一圈,果然多了几个人。

段府不比梁府富贵,府里的下人加主子只有十来个。老爷教书,没有梁家老爷会经营。赚下泼天的财富。于是小姐房里只有她和细雨,还有一个打杂的小丫头。

和风是段府带来陪嫁的大丫头,原先她和细雨一个主内,一个主外管着小姐的院子。现在段府里的正经主子就是段家老爷段景和小主子段安宁。人口简单,规矩也没那么多。

她爹娘俱是府里的老人,她又从小陪着小主子长大。过往的旧事,多少也知道点。她头上有两个哥哥,都在金陵安了家。因着年纪小,爹娘实在放心不下。带着她来到此处地界。

而那时,段夫人正怀着孕。虽然孕中受了苦,再加上路途奔波。气色不怎么好。但在她的印象中,仍是一个十足十的美人。

段夫人肚子已经五个月大,再过一段时间就瓜熟蒂落。本来应该呆在金陵好好养胎,不知为何突然北行。

段老爷疼惜夫人怀孕辛苦,在租的马车铺了一层厚厚的鸭绒,防止颠簸。她年纪小,被安排给夫人打扇,时值夏日,外头晒得要命。但在马车呆着也并不好受,又闷又热。

六岁的和风坐在小矮几上,一下一下替段夫人打着扇。打着打着头也不自觉低下去,眼中冒出金花花。若不是段夫人眼尖,瞧出她的不对劲。扶了她一下。和风可就破了相,她倒下的地方离那尖锐的地方不足一寸。

段夫人把她捞起来坐好,连忙撩开帘子叫人把马车避到林荫处。

到了有树荫的地方,唤人取来清水,亲自用手帕擦试她的脸庞和手脚,她爹娘在旁几次想要上来,替了夫人。

段夫人睁着一双美目嗔道:吴家的,这么小的一个人儿,替我打扇。如今犯了晕病,我照顾一下,又不会怎么样。我虽然怀孕了,但又不是残废。照顾个孩子还是可以的。

她晕得迷糊迷糊 ,隐约瞧见爹还想说什么,娘掐了一下爹的腰上前行了一礼:主母仁慈,此番多谢照顾小女。只是主母现下身子重,应多注意些。

段夫人连声道,知道了,知道了。我有点嘴里没味道。你替我匣子里拿些蜜饯。吴二当家的,别跟呆头鹅似的站着,去向后面赶车的人要水壶。他们靠着替人护送过活。多半有盐水。

前头探路的段老爷,见自家娘子的车架远远地缀在他的身后。也立刻回了头。恐怕生变。

他来到夫人身边,瞧见吴家的那个小丫头焉巴巴缩在树荫下,便知晓是中了暑热。心下思绪万千。

和风这时候好了一些,瞧着老爷的神情,低着头沉默不语。她六七岁的丫头,被父母耳提面命,尊卑之分。一方面畏惧着,另一方面怕成了负累,被丢下。

她正胡思乱想,手心被塞了一物。是桂花渍的酸梅子。抬头,正是段夫人递来的。芙蓉面上,正是满满的笑意。软乎乎的,就像桂花香糕一样。

只可惜美人多薄命,上天尤其不公,这样好的人,死在生产这一道鬼门关上。

一盆盆血水,从临时搭建的产房端出来,夫人的气息奄奄,越来越没有精力。

而孩子还在她的肚子里,她扶着产婆,身下的血色越来越重,面皮惨白。

和风那时不过六七岁,家中实在没有女眷,她一个小丫头片子也在一旁陪护。眼睁睁地看着夫人没了气息。那么好的一个人,留下了个女儿。就撒手人寰。

如今小小一团已然长成好女,却惹来了虎狼之辈的觊觎。

小说《我之见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我之见闻

我之见闻

作者:犯困了的奶牛 类型:资讯

精品古代言情《我之见闻》,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段安宁梁启,是作者大神“犯困了的奶牛”出品的,简介如下:她的短短二十几年,按部就班地活着。对,只能算活着。她茫然无措,对着未来看不清的道路摸索前行。她天资不算聪颖,人又不算努力...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