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古代言情 > 我之见闻

更新时间: 2023-10-17 16:37:29

我之见闻

我之见闻 犯困了的奶牛 著

段安宁梁启

精品古代言情《我之见闻》,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段安宁梁启,是作者大神“犯困了的奶牛”出品的,简介如下:她的短短二十几年,按部就班地活着。对,只能算活着。她茫然无措,对着未来看不清的道路摸索前行。她天资不算聪颖,人又不算努力...

精彩章节试读:

往西边走。隔着一条街是段府的府邸。二进的院子,前年刚扩成三进的院子。

段景坐在正厅里,扶着额,听着下人的禀告。

吴家义觑着老爷的脸色。面白如纸,一副疲态。明知道老爷近日来多劳累,用饭不香,也没睡个好觉。但做下人的心疼,主子偏跟个没事人一样,赶着日子办着小姐的婚事,又挡着段家的戳人心窝子,黑心肠的亲戚。

心下顿时有些愤愤不平道:老爷,昔日在金陵的时候。他们段家大房已经把你和夫人赶出去。他们嫡出的大姑娘金贵,要我们家姑娘来换。不知许了何等好处。哪样风光的人家,宁愿把花似的姑娘给嫁了过去。一枝梨花压海棠,也是真是可笑。他金陵段氏算哪门子诗书礼仪之家。

段景现在已经年过四十,早已不是那个愣头小子。一句话就能激得他大动肝火。过去的恩恩怨怨,随着时间而淡化。他只当自己从来没有段府这个家。他静静抬头望了一眼在那喋喋不休的吴家义。漠不关心地想到,我那眼皮子浅的娘。这一辈子做的唯一件好事,给他留下了两个忠心的仆人。

他出生于金陵段府,在家里行三。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商户家的女儿,生的貌美。得了那时的段家大少爷的青睐,一顶粉轿抬进了门。与当时再娶的段家大少奶奶隔着一天相继进了门。本来就是花钱买来的玩意儿,却没个眼力见,仗着主人家的喜欢与当家的主母天天唱大戏。

子不言母过,他抚着手上温润的玉扳指。有些嘲讽,那也得是母亲

一时愣了神,思绪回转时。听着话头已经到了别处。他敲了敲桌子,开口问钱多:

金陵那打探清楚了,府里发生了什么。断了音信十几年,巴巴地求到了我面前。他段居琦,我这位好大哥,也愿舍下一张老脸来求我嫁女。

钱多拱了拱手:那边的那位大小姐,听了要嫁孙大人的消息不哭也不闹,呆在竹楼里安安静静的绣自己的嫁妆,没成想,也是个主意大的,十几天前,不声不响地与一个年轻后生私奔了。求娶的人家听闻这个消息,他家家大势大,觉得打了脸面,这下硬逼着段家给一个嫡出的姑娘再嫁过来。

他倒是忘了,他段景之前可是记在嫡母的膝下。他的女儿自然也是嫡女。只不过被赶了出来数年,这家谱上的名字也不知是不是被划了去。

现下看来倒不重要,少时不知事的时候确实对那么父子亲情有点渴慕。

他们这样的人家,哪有什么天伦之乐,父慈子孝。他父亲膝下四子二女,百姓多疼幺儿,他这不上不下的,又是偏房生的。父亲眼里也瞧不见他,即使瞧见,也冷漠以待,混似没他这个人。把他前头夫人生的大哥当宝贝。甭管香的烂的,一股脑儿地盼着大儿继承香火,百年后摔盘送葬。

他自然是不怨的,怎么能怨。眸色加深。这虎狼窝里,为父不公,作母的装聋作哑。当哥哥的嫉妒,自己的阿娘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后院的莺莺燕燕和讨主人家的喜爱上。哪管他和阿妹的死活。段府的下人冷眼看着他们在人世里苦苦挣扎。

可扪心自问,怎能不怨

他一生的快活唯有两次,第一次是睁眼看这世界,他还未知前路有多坎坷,发出降生的喜悦。另一次,他娶了四娘,挑了红色的喜帕。以为着自此后天高海阔。

春风得意马失蹄,庆祝得功名的宴上,被人泼了一盆脏水。自此仕途断送。

后来查出是他的好大哥的手笔,气得去父亲面前对质。结果是如何,既然段府已然出现了一个污点,最省事的不过是把他抹去。

他的这个儿子无足轻重,舍去便舍去。比不上他自小教养的大儿矜贵。

段景还叫段居景的时候,加冠之年得功名,娶娇妻。好不快活。一朝人仰马翻。世人皆嘲弄,段府的那个段居景原是拾人牙慧,逼死同窗之徒。

苦苦经营的名声一朝尽毁,他的老师得了消息避而不见,当时贺祝的同友四散而去。泼了脏水的祸首在他面前洋洋得意,皆成为了刺向他最深的利剑。

他一闭眼,往事从过住呼啸而来,逼得他握紧双手也克制不了恨意。

他的那位好兄长是怎么说的,一张巧嘴搬弄是非。

段居琦天生招人喜欢的一副讨巧的面孔,嘴角扯着最和善的角度。好像多年的积怨一下发了出来。说出的话是止不住的恶意:

你段居景不是最会做人的吧,师长喜爱,同窗敬仰。小小年纪,一手好文章,惹得文坛众人借来传诵抄写。现下怎么沦落到这副光景,哦,对了,你为了一篇的文章,生生逼死了你的同窗。这样得来的才名实在血腥得很,你夜间,卧在床榻上可睡得安稳。你的那位好同窗会不会半夜三更,流着血泪。站在床前问你用着他的文章好不好。不是做大哥说你,用钱或以其他之物许之,何必要强逼呢?说罢,还语重心长地伸出手想拍一拍段居景的肩。

俨然一幅好大哥的作派。

段居景避开他的手,冷嘲道:事实如何,你我皆知。无需惺惺作态。

段居琦嗤笑一声,道:装了那么多年,终于不装了。外人都说段府三公子,性情最为良善。学问也是金陵最好的。堪称皎皎君子。所以终究是外人。如雾里看花,看的也不真切。你啊,心性最为凉薄。当初的红姨娘死的时候,你身为人子,披麻带孝在灵堂哭得快要晕过去。别人都以为你俩母子二人感情深厚。我虚长你几岁,也许父亲不知,我可是知道的,你的那位娘可是个拎不清的。不巴着自己的儿子好好培养成人。整日争风吃醋,稍有不如意,便打骂你们兄妹二人。可指头丁点大的人就会这样作戏,心思太沉,迟早是个祸害。

段居景听了此话,也没有否认,直盯着那双志满意得的眼睛: 就因为如此,你要毁我。那你与我有什么区别?都是虚伪小人。

我当然与你不同,我是段府嫡生的公子,我的母族是江南世代入仕的齐家。将来是继承段府的嫡子。段居琦悠然地端起一杯茶,现下他正坐在段居景的书房里,即使他的弟弟恨得想把他撕碎,明面上还得把他恭恭敬敬地请进书房里,沏上一壶好茶来作陪。

他打量着段居景的书房的布置,觉得畅快极了。一直压在头上的看不见乌云散开了。

世人皆说,段府庶出的三公子无论相貌还是才学都极好,性情高洁。堪称金陵公子哥儿的头名。是段老爷再娶的夫人贤惠,对府中子女一视同仁。生活上体贴入微不说,请的先生也是顶顶有名的。

笑话,她杜若玉算哪门子的良善之辈,未出阁的时候便与父亲勾勾搭搭。母亲那时怀着小妹,听闻此事一病不起,喝了几个月补身汤药,拼死生下小妹后就撒手而去。

段居景,一个姨娘生的孩子。他本不放在眼里,他蹦哒,只要还算安稳。他就只当他的好大哥。

可惜,杜若玉选了段居景作为嫡子养在膝下。他的母亲因她而死,小妹终日病焉焉的,离不了汤药罐子。这仇不报,焉为人子。

老天有眼,一番运作,杜若玉那贼妇人此生最大的依靠已经没了,只是没把那贼妇人一起扯下来赶出段家有点遗憾。

不过来日方长,总有一日,总有一日,她杜若玉会为她昔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至于他的弟弟段居景,只好说一声对不起。谁让你有个在后院保不住自己的娘,让你在杜若玉膝下承欢。这无妄之灾,也是你自己选的。

世间诸般苦楚,细究缘由。都是说不得。

镇上热闹了好多天,办喜事的红布一直没扯下来。梁家是此地的殷实人家,办的喜事也比一般人家热闹。锣鼓喧天,撒下的吉祥钱也多。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他一把抓住主家赏的喜钱说了几句吉祥话。铜钱就在碗里哗哗作响。要问他做的是什么营生,那就是一只破碗求善食,一枝木杖行万路。他原先也是个体面人,可是这世上有太多的东西让体面人变得不体面。

世道艰难,他从北地来到这儿。本想着找个事来做,但两眼一抹黑,又遇到一个脏心眼的家伙儿,骗走了他身上最后的银钱不说。后去讨要时,那死泼皮还打折了他的腿。

他裹着烂衣破衫,在秋风里直打颤。拖着折了的腿,泪眼朦胧想着今夕何夕。一时想左了,就往湖里冲,好一了百了。

只是水呛进喉咙,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想死。回过神来,在冷津津的寒水拼命挣扎。可这水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

得亏老天没瞎了眼,他还活着,虽然呛了几口水,但全须全尾地活着。

坐在火堆旁的老大爷掀了掀眼皮,没好气地道:水没淹死,倒成个傻子。半夜里出去解手,吓人一跳。既然决定去死,你怎么不能选个没人的地方,动静弄小点,这样你好我也好。

刘老九满心都是活着的喜悦,听了此话不仅没生气,挣扎着站了起来,还向老伯行了一礼。道:多谢老丈救我。此等大恩,我无以为报。

老大爷拨了拔了火柴星儿,让火烧得更旺些。摆了摆手道:免了,我可受不起你的礼。救你的不是我。快起来,再不起来会折了老爷子我的阴德。救你的是个年轻后生。我只是解完手顺道把你把拖回庙里,看看身上有没有铜板,让老爷子我买点酒压压惊。没想到也是个穷鬼。浑身上下摸了个遍,没摸出一个子儿,穷的叮当响。也是,哪家有钱人放着如花美眷不管三更半夜来这里喝凉水的。行了,腿都站不稳。还那么多事。老爷子我把你拖进庙里,不是想让你把我当菩萨拜。他侧头望了一眼,见那小子还傻愣愣地站着。拍了拍旁边,叫人坐下来烤烤火。

刘老九顺从地坐下来,烤着火。一边偷偷打量着老者,一边又分神观察四周。无怪他多心,毕竟他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和他一样的破衣烂衫,老者大概似有隐疾,老是咳不不停。

他醒来的时候没注意,现在借着火光打量着四周,才发现这里是一座庙,里面供着神佛,佛像慈悲,但身上凹凸不平,坑坑洼洼,好像被人挖去一块又一块。一窝蜘蛛在慈眉善目的佛的头上安了家。红台摆着零碎几个干瘪瘪的贡果,香灰在这积了厚厚一层。

怎么小子,怕我谋财害命,老爷子嗤笑一声,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说不定老爷子我是勾你魂的水鬼,迷惑你替了我。好让我去投胎。

刘老九有些汗颜,拱手道:老丈人,勿怪,出门在外,就比寻常人多点讨人厌的习惯。

老者从一个包裹里拿出几个地瓜,拨开火星,小心翼翼地往火里放了一个地瓜,道:也是,这世道警觉点好。听着说话的腔调,你是北地那过来的。那是个好地方,怎么背井离乡地来到此处。

刘老九至此,猛然想起他这一路,只是未等开口,这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正要开口。

老者抬手打断了他,他的手里被塞了一个烤的焦黑的地瓜。这地瓜用破布裹着,香气扑鼻,在昏暗的火光中显得尤其诱人。老者的眉目在他的眼里仍是那副刻薄模样。

他一激灵,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绪又翻涌而来,颤抖着剥开焦黑的外壳,露出里面可口的内蕊,他小心翼翼地咬下一口,又顾不得烫狼吞虎咽起来。可吃着吃着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下来,脸上一塌糊涂。他摸了摸脸。又哭又笑。哭他的人生无常,笑他的此番境地。

老爷子看着这人高马大的汉子哭起来,硬生生地起一身鸡皮疙瘩。后哭完了又笑起来,状似疯颠,他思考着是不是刺激大发了。看着这汉子哭得可怜,到底没丧了良心,开口安慰道: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如今世道,万事皆难。眼下寻死觅活的。你好好用你猪脑子想一想,人一死,就什么都没了。而且若没有老丈我把你拖进庙里,你可真成客死他乡的孤魂野鬼。瞧你这岁数,即使没个小的,也上有父母。你怎么不为他们想想。若你真这么走了,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可真是孝顺。半老八十奔涉千里领回一具泡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估计折腾这么一趟,正好一家人团了聚。

刘老九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瞪着老头子片刻。被哽得说不出话,不知如何回应。知道的是安慰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在说风凉话,刻薄地可以。

老爷子看他半晌也不搭话,也不恼:老头子人老了,嫌我说话不中听。但一句话,还是要说的。为人父母最牵挂的就是儿女的安康。若子女不在了,大半的精气神也就没了,剩下的日子也跟行尸走肉无疑。我不知你遭了何等的难处,也不知你为何选择在这个寒夜里自尽。活着是是很难,人死了,轮回台上走一遭,下辈子是人是畜还不知晓,但今世的缘分就都断了。

刘老九闷声苦笑:此番多谢老丈人开导,只是我如今这境地。终是我自作自受,被贼人迷了心志,引狼入室。导致年近不惑远走他乡,有家归不得。然后靠着火堆睡下了。

老头子眯着眼烤着火,顺手添了一把柴,心里想着,明日,去哪户人家。又觑了一眼天色,明日定是个好天气。说不定贵人心喜,赏下的饭菜好些或多几个铜板。等存够了钱,他往更远的地方找一找,说不定就能找着。

后来,刘老九为着恩情,跟着老者一路东奔西走。流浪了大半个中国。直到最后也没全了老头子愿。到死的的时候,神志已经不清醒,还一边念着英儿,抓着百岁锁不放。又哭着说自己没脸见儿子,就这样去了。遵着他的遗愿,他带着老头子回到了此处。在南边的白云山葬下了。

刘老九这些年跟着老头子.一个老叫花子带着一个跛脚,也没少受别人的白眼和数落,可是当他回想起他的前半生,却觉得算不了什么。如梦如幻。被人捧着长大,金尊玉贵。一夕家变,妻离子散。这人生若是重来,他一定好好读书,上进。别当个纨绔子弟,被人哄骗,亲手送上了把柄。

他回过心神,掂量一把主家给的赏钱。一步一顿地去了西街口买了一坛便宜的老酒,往南边去了。

小说《我之见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白清漪的身影
    白清漪的身影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白清漪的身影》,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奚逖轫山姚,作者“鞠铌匣”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戚玄翊目光盯着白清漪的身影,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淮北南的身侧,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顿时,淮北南面色暗了下来。“行了...

    小说详情
  • 大师姐的信号
    大师姐的信号

    分类:现代言情

    《大师姐的信号》,是作者大大“东佗丙”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后陉谷涩。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独有的形状,绝对不会错。众人也是看到了这道信号,顿时吵闹起来。“是大师姐的信号!”“什么?大师姐有讯息了!”“太好了!大师姐没有死!”“我还以为,白师姐再也回不回来了。”远在阁楼中的淮北南也自是被这道烟花吸引...

    小说详情
  • 似有似无的弧度
    似有似无的弧度

    分类:现代言情

    火爆新书《似有似无的弧度》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纪砸埯”,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弧度,“坐在正中央的你也知道,淮北南;左侧的是淮北卿,亲兄妹;右侧的是慕家次子...

    小说详情
  • 一口气喘不上来
    一口气喘不上来

    分类:现代言情

    小说《一口气喘不上来》是作者“史队篮”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崔笨璜桂忘螵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最后只吐出这句如败者的话语。故作轻松走了,背影狼狈至极。我望着天空忽然乌云密布,真应景。“停下。”我闻声不受控的回过头,是一位不认识的女人。女人从山影中走出...

    小说详情
  • 她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娘亲
    她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娘亲

    分类:现代言情

    强醴壑戴帆孛是《她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娘亲》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鞠蘘”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何来喜欢?后来我才发现,这只是我欺骗自己的谎言。碍于自己的身份、处境,而编造出来的一个美丽的谎言。一曲终了,我才知道她原来就是天阙国的才女清欢。她询问我的姓名...

    小说详情
  • 视线淡声回复
    视线淡声回复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视线淡声回复》,由网络作家“东菇丰”近期更新完结,主角从掉玩管荐,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未曾出过南乌吗?”云梦瑶抓住了对方话中的重点,明知故问,想得到准确的答复。她垂了垂眸,好一副忧伤的模样...

    小说详情
  • 淮北南对方少见的
    淮北南对方少见的

    分类:现代言情

    叫做《淮北南对方少见的》的小说,是作者“广纪阴”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璩返仇茁柬,内容详情为:她的痕迹28而,当我再次回到原点时,我还是忍不住驻足观看,仿佛一切都在昨日我始终不明白,一切真的是我的执念吗?正当我准备继续赶路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说详情
  • 嘴一副老专家的派头
    嘴一副老专家的派头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嘴一副老专家的派头》,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钭科雷菪怯,作者“狄柚熜”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根本不在乎这玉佩值多少钱了,随口应付道:“怎么可能,值不了多少吧。”“不对,这绝对是个老货...

    小说详情
  • 几分相似我心头一喜
    几分相似我心头一喜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几分相似我心头一喜》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汤堉硖”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钟潮选鞠狩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他刚亲过到时候任务完成了得加钱!”车池突然面色凝重,语气比平时冷了几分“他以前有个喜欢的人,最爱弹凤求凰而你和她有几分相似”我心头一喜,这不是了解赵治弱

    小说详情
  • 同一个白月光重生的时间
    同一个白月光重生的时间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同一个白月光重生的时间》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池雩衰”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叶旋钱夹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男人千千万,不行咱就换!”我们决定让那两个男人净身出户。白月光1V安排上!可为什么,最后被困在床上的,是我们?1寿终正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