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古代言情 > 论好死与不死之间的关系

更新时间: 2023-10-17 16:23:40

论好死与不死之间的关系

论好死与不死之间的关系 风雨息 著

姬凌宋青阳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论好死与不死之间的关系》,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哇,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啊。”赵星云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宋青阳。“姐姐你比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花魁姐姐还漂亮。姐姐这么美一定很爱漂亮吧?我帮姐姐擦擦脸...

精彩章节试读:

姬凌坐在床边看着宋青阳,始终不敢抬手去擦,那道剑伤像是一条扭曲的蛇,盘旋横亘在宋青阳白皙的脖颈,就算被姬凌用内力封住了穴道,三天了依然在往外渗血。姬凌叹口气,用湿帕子慢慢擦拭着。

“就算是自戕……也用不着这么用力吧,这不疼吗。”姬凌絮絮叨叨唠唠叨叨给他擦干净了伤口,敷上草药,包扎好。端着那盆已经变成红色的水,深深叹了口气。

“大人,大人!到上工的时间了!”轻快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星云,他就拜托你了。”姬凌走出屋外,看向站在门外台阶下,只有十六七岁的小男孩。

“放心放心,我可是照顾了我瘫痪在床的奶奶三年。”赵星云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的做保证。

“有劳。”

“客气,太客气啦。那我进去喽。”姬凌看着蹦蹦跳跳走进去的赵星云,一时间有点后悔找他来。

“哇,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啊。”赵星云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宋青阳。

“姐姐你比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花魁姐姐还漂亮。姐姐这么美一定很爱漂亮吧?我帮姐姐擦擦脸。”赵星云乐颠颠地烧了热水来,一下一下擦掉了已经完全花掉了的新娘妆。宋青阳强制被幻境清退,带回来了一部分幻境的东西。

“哇,姐姐,你这么漂亮啊。”赵星云看着宋青阳带着阴柔的脸,双眼亮晶晶地像是小鹿一样。

“少说两句,他还要休息。”

“好~好~大人你再不走要被扣薪水了哦~”赵星云冲着他挥挥手。

姬凌摇头叹气,不得已还是出了门,揣着手低着头走在路上,像是七八十岁了一样走的摇摇晃晃。

“躲开躲开!”姬凌抬起了头,遥遥看见了一顶红色的轿子,不疾不徐。锣鼓喧天,

姬凌躲进巷子里,作为狱卒,他自知是不能冲撞的。巷子里的两只小猫看起来是刚刚被猫妈妈抛弃,胆怯的喵喵叫着。姬凌心想,等下工如果这两只小猫还在的话,就带回去送给青阳。青阳是狐灵,想必对这种带毛的四脚兽会亲近。

队伍走的很慢,震天的锣鼓声好像要把姬凌的耳朵震聋,忍无可忍的姬凌转身向巷子外面看去,不巧送嫁的轿子走到了巷子口,轿子里的新娘子也正掀开帘子偷偷往外看,新娘子眉间点着花红,像是一朵绽开的荷花视线对上的那一刻,新娘子慌乱的把轿帘放下,姬凌愣了愣,低下了头。

“没想到啊,在这里还能看见你出嫁。”姬凌摇摇头,转身看向那两只小猫,小猫已经被锣鼓声和人群吓得藏了起来。

“缘分不到啊。”姬凌重新揣起手,摇摇晃晃地向典狱司走。

其实作为典狱长,姬凌没啥事儿可干就能拿到不错的工资,除了偶尔大理寺那群饭桶战力不足请他去协助,一年到头也只是在不怎么大的一间屋子里坐着,看话本子,看八卦。偶尔给那群小狱卒搞点培训,下达一下任务,虽说是现在生活可以称得上是民不聊生,但是活下来能在这个城里苟且的,都是当年有钱有权的大家族,就算现在没落了,也要脸皮。再说了一共小米粒大小那么点地方,国土面积甚至不足以前的百分之一,哪儿有那么多罪犯。牢里的罪犯基本上都是灵族人,搞破坏的,刺杀的,偷东西的,搞起义的。然而这些都不归他管。那都是朝廷重犯,他只负责关押,什么审问行刑,都和他无关。

姬凌在他那间小屋子里坐了会,实在是坐不住,决定监狱里溜达了两圈儿。溜达完了还是没事儿干,随便找了个桌子坐下准备给他们开开会。虽说是领导喜欢开会,但是事无绝对,也有不爱开会的领导,姬凌就是那个不爱开会的。但是迫于压力又没办法,也就只能胡扯。

“哎,哎那个谁,去叫大家伙来开会。”姬凌在桌子前翘起二郎腿,用手挖着耳朵。

“好。”那个小狱卒一溜烟的跑了。

不一会儿零零散散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来了,姬凌扫了一眼这群人,大概一点数,起码少了一半的人。

“都来齐了吗?”

“来齐了。”

“怎么就这么几个人?其他人呢?”

“其他人啊?辞官回家混吃等死去了。”

“混吃等死去了?”

“对,他们说这个地方有姬大人了,也没什么事儿可干。”领头从小狱卒摊摊手。姬凌扶额,无语,捶胸顿足。

“虽然是每个人每月都会发放粮食,但是他们就对生活没有追求吗?就仅仅只需要填饱肚子吗?”

“嗯。”小狱卒们齐齐点头。

“嗯!嗯什么啊!什么活都留给我干了,你们你们!你们都辞官回家吧。”

“好好好。”

又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应和声。

“好个狗腿子,都去干活。小王,小刘留下。”(是的没错一点儿名字不想取了,毁灭吧。)姬凌决定亲自给他们做点好吃的,让他们对人生重新有点追求。

“哎!哎好嘞好嘞。”趁机要溜的两个小狱卒被迫留下来,脸比苦瓜还难看。

“嘿!这是想怎样啊?我姬某人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俩?嗯?”姬凌狠狠给了一人一个爆栗子。

“是是是,您说的对您说的对。”两个人捂着被敲疼的头,隐忍着没喊出声。虽然姬凌没什么文韬武略,但是无论什么在他手里都能成为武器,无论什么地形环境都不影响他发挥。不知道道他是何出身,只知道他的下限是平平无奇,没人知道他的上限在哪里,尤其是小打小闹,疼的龇牙咧嘴,但是不会留下一点伤痕,哪怕是淤青。众人只能叫苦不迭,但是又无可奈何。

“走了!和我去街上。”啪啪又是两巴掌扇在了后脑勺上,本来还没缓过来的痛劲儿,更疼了。呜呜心里苦,但是不敢说。

姬凌空着两只手走在路上,倒是苦了小王和小刘。

“大人,我们……我们还要买什么?”小王扛着一根猪腿,拎着两篮子蔬菜。

“大人您这是准备……去……去下聘吗?”小刘更是上气不接下气,干巴瘦的身上,背着两箱糕点,一坛酒和两只烧鹅,左手拎着两条鱼,右手拎着着一堆零零碎碎的瓜子花生。

姬凌闻声看了他们一眼,眯眼思索了一会儿。

“嗯……行了差不多够了,咱回去吧。”

“好好好……好。”一行人又摇摇晃晃,甚至有些摇摇欲坠地走回了典狱司。姬凌走在前面,后面摇摇晃晃的两个人好像跟着鸭妈妈的两只小鸭子,姬凌时不时回头,更像是鸭妈妈害怕自己的小鸭子掉队。引得路人频频驻足。

“哎?咱那儿有厨房吗?”姬凌回头问。

“有……有…就是……”小王还没说出后面两个字,听到“有”字的姬凌已经加快步伐走出去好远了。

“大人……”小王和小刘对视一眼,摇摇头,只能快步跟上。

到了小厨房,姬凌皱着眉问“这儿多久没用过了?”

“应该是从前年老孙娶了媳妇,就再也没用过。”小王吹了吹满是灰尘的灶台,把东西放下。

“娶媳妇和做饭有啥关系?”姬凌迷惑地看着小王。

“老孙不是咱这儿出了名的大帅哥吗?他媳妇是那边那条街上探月楼掌柜的女儿,看上他了。每天都跑来做饭。”小刘晚到一步,气喘吁吁的接话“大人不和咱几个一起吃饭,所以不知道。”

“啊……这样啊。”

“咱这儿全是糙汉子,做饭那和下毒一样,老孙媳妇知道了,每天都会做好了送来。”小王抬头看了看天,默默算了一下时间。

“这个点儿差不多该来了。”

“小王?小王!”门外传来了女声。

“哎哎!在呢在呢!”小王乐颠颠的跑出去,姬凌也跟了出去。女人应该就是老孙的媳妇,长得平平无奇,不过脸上的肉肉看起来还蛮可爱的。她身后站着的老孙,冷着脸,硬朗挺拔的样子可以说是和这个可可爱爱的女孩子不能说有点关系,只能说毫不相干。

姬凌点点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大人。”老孙朝着姬凌点点头。

“从娶了媳妇还没见着你呢。”

“是,我已经辞官了大人。”老孙继续点点头。

辞官,辞官,辞官!姬凌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嘴角抽动。很好很好,都辞官!都辞官吧!

“大人也别怪他,毕竟在这儿一年的俸禄还不如去我那儿帮帮忙一个月给的多。”老孙媳妇笑盈盈的从小推车上往下拿食盒。

一个月……一个月……像是有一个无底的黑洞,旋转搅拌撕扯着他的头,要把他带回远古没有这些铜臭味的光明未来。

“大人?大人?”

“嗯……嗯?哎?老孙两口子呢?”姬凌把思绪拉回来,盘算着那就晚上让他们认识到需要上进才能更享受生活,但是……傍上富婆好像来的更快。

“早就走了。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点?老孙媳妇的手艺很不错的。”

姬凌站在原地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小王拉去了吃饭的小屋里。小王把他安排在上手位置,就出去叫大家伙吃饭。

被叫来的人,进来都得来一句“哟,来了?”然后找各自的位置坐下。

姬凌不得不得假笑扮从容,点头示意。眼见着该来吃饭的差不多了。小王一声令下。大家都开始自顾自的进食,碗筷噼里啪啦作响,速度之快让姬凌怀疑他们到底存不存嗓子和牙齿这个东西。没地方下筷子的姬凌,只得默默扒拉着碗里的米饭。那群饿了的小狱卒可不管什么官场还是领导,噼里啪啦吃完了扔下碗筷就走。

很快就换了另一波人进来,像上次一样,也不知道是谁一声令下,霹雳啪的的碗筷声响起,顷刻间剩的不多的菜就被洗劫一空。姬凌咽了咽口水,感觉这群人可怕的像是也能把他一起给吃了。姬凌看着桌子上的只剩下菜汤的盘子,默默把菜汤倒进了装着米饭的碗里。

小王端着一个大铁盆,哼着曲儿进来收盘子,一抬头看见姬凌吓了一跳。

“哎呦,大人您怎么还没吃完啊?”

“我……嗯……内个什么啊,下午叫小刘过来,咱兄弟们一天天的也不容易,那个咱不是买了菜,咱晚上自己做点。”

“啊……啊也行,我去和老孙媳妇说一声,晚上不用送饭了。”

“哎……哎好。”

姬凌本以为小王会走,但是他端着铁盆在姬凌面前停下了,也不吭声,就那么看着他。姬凌心里一紧,好像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盯上了,就算是被有触手黏糊糊的灵族盯上也没有这种感觉。

“吃完了吗?”小王微笑。姬凌却觉得那个微笑无比恐怖,让他想起来了他未曾谋面的老母亲。

“吃……吃完了。”姬凌狠狠把最后一口饭塞进嘴里。把碗筷放进小王的盆里,落荒而逃。

“怎么跑了?”小王看着夺门而出甚至差点摔倒的姬凌,摇摇头。

小说《论好死与不死之间的关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丝毫愧疚和隐藏托您的福
    丝毫愧疚和隐藏托您的福

    分类:现代言情

    《丝毫愧疚和隐藏托您的福》主角裘仿浔孟芗,是小说写手“贝镥沣”所写。精彩内容:他没有丝毫愧疚和隐藏。“托您的福。”我也微笑回应,“二伯,我两个月前坠楼,身上多了一个东西。”我拿着U盘晃了晃。二伯脸色变了变。“这里边说...

    小说详情
  • 好几个电话
    好几个电话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好几个电话》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芮偃”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郁尬弓云墦,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姐姐则像一个雪团子,粉雕玉琢。每当我妈带我和姐姐出去逛街,路人的目光都黏在姐姐身上。“这孩子真漂亮,一看就是随妈妈。”“是啊...

    小说详情
  • 黑皮体育生白皮清冷型
    黑皮体育生白皮清冷型

    分类:现代言情

    热门小说《黑皮体育生白皮清冷型》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饶著蹁扶亥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凌瓶昴”,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还有个小奶狗。他向那个小奶狗招了招手,小奶狗立刻坐在他身边甜甜喊了句:“哥哥。”薛故言满意地点点头。正想说话时,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一下。他不在意的划开锁屏,点进朋友圈。只见最上方跳出一条提示—”霍斯辰给您点了一个赞。”第19章薛故言吓得手一抖...

    小说详情
  • 真的六这一天傍晚
    真的六这一天傍晚

    分类:现代言情

    很多网友对小说《真的六这一天傍晚》非常感兴趣,作者“冯科”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荀诈剐充钗枚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他的眼神一度让我恶心,但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我都忍下来了。王大娘也经常偷偷在房子外徘徊,想是确定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六”这一天傍晚...

    小说详情
  • 救赎文里的男主
    救赎文里的男主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救赎文里的男主》,由网络作家“栾铤”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魏匆毫尚隽凰,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他猛烈温柔的攻势下我坠入爱河。婚后他却任由婆婆将我逼成精神病。我在精神病院被折磨致死。死后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救赎文里的男主。而我,只是推动剧情的炮灰女配。男主因为没钱买房而被女主妈妈阻碍结婚,于是腹黑有心计的他不择手段算计炮灰女二致死。拿着女二的房子和钱同女主过上了幸福欲满、娇哼吟哦的生活。强烈的...

    小说详情
  • 好多条微信沈佳
    好多条微信沈佳

    分类:现代言情

    《好多条微信沈佳》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别侦郭玫,讲述了​爸拿出手帕擦干妈妈的眼泪打开手机,关掉了我的亲情卡账户“这么善嫉,我就不给她生活费,让她主动认错”妈妈满意的笑了,好看的柳叶眉舒展开来爸爸给我发了好多条

    小说详情
  • 做他的丈夫霍锦的爸爸
    做他的丈夫霍锦的爸爸

    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做他的丈夫霍锦的爸爸》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蒲胳充凤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鱼迁率”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爸爸……是不语烟′是在怪我?”霍斯辰收回视线淡漠看她:“刚刚那句话,你的确不该说。”霍锦垂下眼眸,缄默不语。另一边,封闭的废弃国道。薛故言穿着飒爽的皮衣牛仔裤接过温子钊递来的头盔。他戏谑开口:“七八年不玩了...

    小说详情
  • 她的人生要被改变了
    她的人生要被改变了

    分类:现代言情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她的人生要被改变了》,是以何镤褚伐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雍杵”,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恭喜你,进入下一轮。模拟系统需要两人一起开始,请你在旁边稍等。”我将头转向下一位受审着,在王凤娟讲故事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她。我敢肯定王凤娟说的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小说详情
  • 宋知礼宿舍楼下
    宋知礼宿舍楼下

    分类:现代言情

    精品现代言情《宋知礼宿舍楼下》,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徐擒方札烹,是作者大神“杭偻岐”出品的,简介如下:老大他一时半会回不来。”另一个男生没见过我,嘀咕着问他我是谁。“你就成天睡觉吧,老大的妹妹你都没见过。”我愣了一瞬,明天就是我们一周年了...

    小说详情
  • 不会的不会的是什么意思
    不会的不会的是什么意思

    分类:现代言情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不会的不会的是什么意思》,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方呃冬郗掊,是作者“寿控”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而兰亭神君也从此销声匿迹……等等!​“你你你你是兰亭神君!”我猛地跳起来,我知道是这一定是确定答案,毕竟般若万象只有兰亭神君一人用的了。​仙君点头的时候,我反而怀疑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