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考是一种禁闭式的惩罚

在百度百科里,有两个意思,一是闭关、闭锁;一是一种处罚,把受罚者关押在屋子里,不准自由行动。

作为处罚的手段,禁闭是劳动改造机关或者劳教所对严重违犯监规纪律的被改造人员或劳教人员所实施的惩罚措施;曾经在一段时间里,禁闭也是军队管理的手段,1957年8月颁布的共同条令,根据叶剑英元帅的调研和建议取消了禁闭处分,体现了我军以说服教育为主,注重培养自觉纪律的精神。

那么,禁闭对被禁闭人的处罚机理是什么呢?

禁闭剥夺掉他们有意义的人类联系,心身健康的囚徒回来之后恐怕也要精神错乱了。(在禁闭期间),他们体验强烈的焦虑、妄想、抑郁、失忆、幻觉以及其他认知扭曲。

精神病学家将这一组病症称为SHU综合症,病名取自许多超级监狱内禁闭间(Security Housing Units)这一名称的首字母。然而,对于囚犯们来说,他们对自己的体验的表述更为直接,称之为“活死人”,“灰箱”,或者是“生活在黑洞中”。

监考虽然不是禁闭,它却有着禁闭的一些特征:封闭在一个空间里,不能随意走动(或站在某个位置,或坐在某个位置),不能与别人交流,你所能做的事只有妄想,而且在监考的时候,还伴随着焦虑,这种焦虑的体验来自于“禁锢在教室里”、随时盯着你的监控,还有随时可能出现的考生问题与家长的举报,总之是监考后可能出现的惩罚。

在教室里监考一直是下等人干的活儿

监考是一种煎熬,没人喜欢干。我们有谁听说过为了抢“进教室监考”而争得你死我活的,“你死我活”的景象,好像只有在评优、职称、发奖金的时候出现过。对于监考,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选拔”监考员的,或者出现因某某监考有功而获得什么奖励,监考从一开始就被打上了“下等人干的活”这么一个标签。这是监考工作对人的歧视,就如同禁闭是犯错的罪人。

监考的过程是一种煎熬,长时间的、多场次的监考结束后,一般会出现精神恍惚的症状,遗憾的是,没有人做过监考老师在监考前中后期心理变化的研究。

对监考的恐惧

在开考务会的时候,每一条每一款都多数是监考老师的责任,不出错是应该的,出错必定受到处罚。考试的每一场中间,还要宣读一下那些被通报的监考员。自进入考场的那一刻起,神经一下就崩紧了,怕出错,怕考生出现问题,更怕考试后家长的投诉。头顶上还有一个监控在监视着考场内的监考老师,这些都是产生心理焦虑的诱因。

监考是一项让人身心疲惫的工作,也是能让人崩溃的工作。

我把监考称之为禁闭式的惩罚并不为过,监考有着与禁闭类似的功能。

这一学年,监考已经影响了我们正常的教学秩序与生活了。为了提供考场,学生要在考试前搬离教师,考试结束后再搬回来;连续的重大考试,学生还要放假回家。老师们要连轴转,特别是那些连续监考的老师,考试期间不能休息,考试结束后还是不能休息;有的考试用的是周末的时间,这就将两个周的时间连在了一起。

高中是各种考试的重灾区,似乎有将所有考试安排在高中的趋势:公务员考试、成人高考、研究生考试、教师资格证考试、高考、中考、初中会考、每年两次的高中会考,高中的老师,在一年当中,差不多有一个月在忙活考试。问题是,在安排这些考试的时候,谁考虑过老师的感受。

监考,对老师来说,不是工作,是受刑!

                       
上一篇 2018年6月16日 am6:09
下一篇 2018年6月17日 pm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