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省城来学健身气功

全省优秀体育传统项目学校健身气功师资培训班在省城济南开班,有幸参加了这个班。

学习内容有理论讲解与五禽戏、八段锦。

来的当天下午,省健身协会的相关领导给我们讲了健身气功的发展历程,其中就讲到“气功”叫法的问题。说起来,气功一词的确很容易让人误解,即使是在写这篇的文章的时候,气功让我想到的是街头打把式卖艺的,例如胸口碎大石。这就是一个事物在发展中,给人留下的直观的印象。现在,我们了解到,气功是传统导引术、新创编导引术的合称。但想要把气功的那个灰色的印象扭转过来,需要大量的时间与实践。

临沂大学的王言群教授介绍,五禽戏是上海体育学院创编的,它没有可用的资料,靠的是历史只言片语的介绍,不像八段锦,像历史传承的教材那样,一直在流通、推广、学习,它是很成熟的教材。

据我所知,在社区,五禽戏与八段锦推广的很好,家里有老人就在学习,有的时候还在家里演练。

昨天是正式学习五禽戏的第一天,由王言群执教教授。一上来,王教授教了两个动作,我们照着去做,没想到,简单的两个定做,拉得浑身生痛,在学习的现场,听到不少大呼小叫的声音。

在来济南之前,我觉得五禽戏、八段锦应该很简单,学起来才知道,还真不简单。招式好学,神、形难学。这一天学下来,像把身体扯散了架,躺在床上,哪里也不想去。这还是健身吗?

来的时候在想,学着健身气功,没有繁琐的事,应该是很惬意的学习,没想到,这学习过程饱满的有点往外溢。

以前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内容与项目,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体会健身气功,算是又进入另一个领域。

学校的体育教学,现在发现一个问题,对于内容,它完全是开放的,在学校的上面,没有审核部门与机制。很多部门的内容都可以通过一定的渠道进入到学校,出现的问题是,在学校教育时间、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很多内容在学校里打架了。就拿这次培训的健身气功来说,作为协会,他们希望通过体育教师将五禽戏、八段锦拿到学校里去推广,学校里的课程却不是空白,有相应的教学内容,硬生生的将健身气功拿回去,肯定要与现在的课程起冲突。

在学校教学中,我们不能为体育课留白,这是要求。

学校体育教学要建立自己的体系,这个体系相对的要全面一些,如果资源丰富,就可以做成具有包容性的结构,随时应对这“突如其来”的课程内容。

学校受很多部门的指导与监管,而这些部门的工作都要通过学校这个点体现出来。各种问题在学校里交织、融合、碰撞、冲突,就显得的不那么纯粹。李镇西也多次在文章里强调,现在很多学校里的教学外事务太多。我想,问题就是出现在这里。

所以,在学校里,不能只研究教育,管理学才是必修的课程。现状是,学校里,领导、老师都在研究教育,对管理疏于研习。我所说的管理是基础的管理学,而不是形式上的管理。

什么是形式上的管理?一些学校的军事化就是管理的形式,是建立在管理学基础上的管理表现形式。

教育上喜欢学方法,比如杜郎口模式,那是教育的表现形式,很多学校拿过来后发现不好用,那是因为没有教育的根基。有了教育根基,形式不是问题,你可以随时的改变教育的外在表现形式。学校管理也是这样。教育不能代替管理,管理是所有行业的根基,教育却不能走出自己的圈子进入别的行业。管理是存在于所有行业的。

2018.5.23于济南

                       
上一篇 2018年5月21日 am6:34
下一篇 2018年5月23日 pm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