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随笔:课后辅导的报复

By | 2017年6月19日

一位老师在上午上完课的时候,正要收拾东西去接放学的孩子的时候,一个学生过来问老师问题,因为已经过了孩子放学的时间,所以,老师对学生说,下午我给你解决问题,我先去接我的孩子了。如果按照令人满意的发展的话,下午老师找到学生,或者学生找到老师讲上午的问题解决掉了,这个故事也就圆满了,可故事却不是这么发展的。在年底考核的时候,那个学生在给老师的评语上是这么写的:老师为了接自己的孩子,而不给学生讲解问题。

这是一个教学很多年的老师说的,语气里尽是委屈,其实,这个故事的前半部分也不算一个事,可是在孩子的眼里却变了味。不知道现在老师是不是应该放弃自己的所有,来指导一个学生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并没有那么迫切的需要解决吧。

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孩子是否能公正的来对教师进行评价的问题,在法律意义上,学生可以不用承担成人的法律责任,这有年龄与心智的原因,既然法律都负责不了,那么对于老师的评价是否就是完善的呢?如何在学生对老师的评价时,能够避免学生对教师的意气用事呢?这不得不让我又想起另外一个故事:在一所学校里,让学生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课程,就有这么一位老师,几乎没有什么学生来选他的课,如果用在教师的评价里,这可能就是一位不合格的老师了。对此,这位老师亲自找到领导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原来,在此之前,这位老师负责学生的纪律检查,不仅亲自起草了学生管理办法,而且主抓学生纪律,这就得罪了不少的学生,而且,在所教学科上,他对学生的要求是严格的,不像别的教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的,当然学生也不会喜欢上他的课。

所幸的事,领导真正的思考了这个问题,通过调查也的确是这么回事,就取消了由学生自主选课的教学计划。看吧,差一点就让一位好老师这么的被埋没的了。所以,对于学生的认知,我们还是有必要再审视一下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