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学生培养思维的一点点改变

By | 2018年3月9日

今天,同事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在文章里,同事写道,早晨,他巡视学生晨读,见学生都在叽哩哇啦的背诵,所以,巧妙的将下面这两条介绍给学生:

第一,用每天的晨读,训练说话能力。

第二,用每天的晨读,训练与作者的情感共鸣。

这是在阅读或者背诵上的进一步阐释,学生背诵课文,为了检查与考试,当有了“说话能力与情感共鸣”的目的后,背诵的意义就变的不同了,会变成是一种自我激励了。同事是一位有思想的教师,能够在教学中认真观察与总结,才会对一个简单的晨读有这么深的认识。

在这里,我想起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读教育著作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更进一步,我们去参加名学校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的教育教学存在短板了,有困惑了,到学校之外找思路,懒点的学校,直接将别校的方法移植过来,觉得能够成为自己的。这是那些教育名著所要告诉我们的信息吗?我觉得不是,我对教育名著的理解是,教育名著要告诉你的是去总结自己的教育,这才能发挥教育名著的真正作用。同样是小学一年级,有一线城市的名校,有边远山区的小校园,坐在这些不同教室里的学生,从意识形态上来说,是有差别的,当然,我们不能用同样的方式方法来教育这些孩子。如果把这些学生都同质化了,这些不同地区的孩子在小学之前所接受的教育又有什么意义呢?

全国各地的名校,在发展上走了不同的道路,有些学校意识教育问题,走在了改革的前沿,在他们改革的道路上,慢慢的将问题解决、消化掉了,后来意识到教育问题的学校,并不可能直接将前沿学校的方式方法拿来直接用,或者说可以避免改革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这就让另一个问题凸显出来了,在多数时候,我们考察别的学校的时候,一般只是学方法,期待得到这些学校所实现的目标,而不会太关注这些方法的负面效果及所需要的前提条件。

在人类历史上,每个时代都有伟大的教育家,这些教育家彼此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之所以成为时代的大教育家,并不是他们获得了像“万有引力”那样绝对自然的现象式教育方法。在教育上,他们彼此有自己的见解与方式。而我们所范的错误,是在认同一种大统一的方式,觉得只要做到这样就能怎么样,看不到彼此之间的差别。就像前面我提到的小学生问题,其实在教师队伍里,在学校之间,这些层次性质的差别都是存在的,学校之间,要建立在各自不同的基础上,寻求自己的方式方法,甚至是教育的理念。忽视了基础的差异性,去追求完全统一的教育真理,必定要载跟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