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书读歪

读书有益,这对读书的人来说,的确是这样的,而经过阅读者的阅历加工后,不见得到我们理想中的阅读益处,就如同我们遵守的许多纪律,当大家在讨论如何遵守的时候,就会有人反向思维,思考如何利用大家都在做这个漏洞。

这个例子,在学校间举出最恰当了。当我们遵守周末不允许讲课这个要求时,不是有的学校却在挤时间给学生讲课嘛,甚至连该有的周末都给克扣了。如果再用升学率去评价学校的话,对那些遵守要求的学校来说,那就更可悲了。

一个好的教育氛围的建立,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朱永新所建立的新教育的帝国,也是建立在共同的理想这么一个基础上的。教育理想是引导教育向前发展的动力,切不可作为一时的管理手段。

教育信仰经常被用来当作管理手段的。为什么教育信仰会被用作管理手段呢?因为被管理者有教育理想的“需求”,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就像小孩子喜欢吃糖,而吃糖的愿望会被坏人利用。

年轻人的教育热情一般是很高的,在教学过程中,会不遗余力的投入到工作中,这是一种自我的动力,一种成长的需求。这种教育的状态,是原始的教育理想、信仰。可是,在工作几年以后,这种工作的状态就变的圆滑起来。不能说,这是教师越来越差了吧。这就说明,教育的管理没有让这种状态很好的持续下去。

其实,无论是为了利益的教育,还是为了教育理想的教育,最终,都将表现为对于结果的苛求。朱永新的新教育,虽然参与的老师在寻找教育的真谛,可是教育真谛的追求也是结果。当教师没有从教育中寻找到理想中的教育真谛的时候,是否会依然坚持自己的理想呢?或者是自己对教育理解错了呢?

教育理想被用作管理手段的时候,是很容易出成果的,那是最纯真的教育状态。而这种纯洁的教育状态,并不是没有破绽的,教育理想对教育结果的需求也是单纯的。不要以为,用教育理想激发出的教学行动力就是没有结果要求的。

《暗访十年》,丐帮老大就为众小乞丐造了一个梦,发财后去美国。小乞丐们相信了这个梦,努力的攒钱想去美国。其实,丐帮老大也不知道如何去美国,那个美国的梦只不过是盆温水。

在这里,我要声明的是,我并不是说没有教育信仰,也不是说不要追求教育信仰,正相反,我是非常赞同教育的信仰,我更希望大家一起来践行教育的信仰。我所反对的,是从管理的角度,借用教育信仰,让教育信仰走上歪路。

假借教育信仰搞小团体利益的教育管理行为不在少数,而每一次这样的行为发生后,对教育信仰的打击总是致命的。实现教育信仰,不是个人的英雄主义就能实现的,它需要一个群体说力量才能实现。

                       
上一篇 2018年6月15日 pm4:00
下一篇 2018年6月16日 pm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