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游戏屋悬疑小说-董寂董寂一无弹窗阅读

小说:诡秘游戏屋

小说:悬疑

作者:就是不想起名

角色:董寂董寂一

简介:一张神秘的塔罗牌,一间诡秘的游戏屋,一场诡异的游戏,一群追名逐利的人,一场生与死的考验。赢者通吃一切,输者一无所有。

书评专区

诡秘游戏屋

《诡秘游戏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老板,再来杯酒。”一个喝的路都走不稳的男人摇摇晃晃的趴在吧台上,说起话来舌头都在打结。

董寂打量了下面前的男人,应该说是男孩才对,豆豆鞋,紧身衣,年纪不大,一看就是刚上高中的精神小伙。

很快,精神小伙的朋友赶过来,连拉带拽的被拉走。

看着几个高中生骂骂咧咧的离开董寂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我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家里为作业头疼呢。”

论年纪董寂比他们大不了多少,不过特殊的经历让董寂的心智远超常人,父母早逝,唯一的爷爷也在野外探险中失踪,经过警察长期的最后给出的结果是死亡。

要说道自己这个爷爷,那可是潮流的很,年纪一大把还和小年轻似的,蹦极,野外求生,泡吧,甚至是这家规模不小的酒吧都是爷爷为了追求潮流开的。

确定没有人后董寂从吧台下拿出个信封。

这是前不久自己收拾爷爷的遗物时找到的,里面有一封信,一张塔罗牌和十枚硬币。

硬币的来历董寂上网查过,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

信的笔记虽然是爷爷的笔记,但上面的内容有些让人匪夷所思,或者说简短的过头。

就是让自己在指定的时间拿着塔罗牌站在吧台前面,然后一切就会明了。

时间标明的就是现在,这也是董寂提前打烊清场的原因。

叮咚……..

下午八点,酒吧里的所有钟表同时响起,不等董寂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道古朴的木门凭空出现在董寂面前。

“这就是爷爷说的,主神?系统?还是些别的什么?”

怀着满肚子的疑问董寂来到门前。

【请出示门禁卡。】

“门禁卡?那倒是这个?”

董寂将塔罗牌拿出,展示在门前。

【识别成功,身份:愚者。】

【准许进入。】

木门缓缓打开。

进入后眼前的一幕让董寂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是…..游戏屋?”

环顾四周,董寂发现这里是个很复古的游戏屋,游戏王,狼人杀,三国杀,塔罗牌,不管是董寂知道不知道,见过没见过的卡牌游戏这里都有。

或许是还没营业,店里除了一个兔女郎造型的店员就董寂一人

董寂和店员对视几秒,谁都没有说话,感觉空气都凝固了。

最后还是董寂先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问道“你看到我一点都不惊讶吗?”

兔女郎露出一副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说道“每一段时间后都会有持有塔罗牌的玩家来到这里,我都已经习惯了。”

“对了,能给我看看你的塔罗牌吗?”

当董寂展示出自己的愚者塔罗牌时,兔女郎的神情闪过一丝异样,接着迅速消失。

“我看看哦…….愚者?好久没有出现过了。”

兔女良一脸玩味的打量着董寂手中印有愚者的塔罗牌说道“这样,你拿着这张牌去二楼,右转走到尽头的贵宾室,房主会告诉你具体事情的,顺带一提,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哦。”

兔女良的话让董寂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看兔女郎的架势明显是不想在和董寂说废话。

无奈,董寂只好先到二楼看看情况。

按照兔女郎说的,果然在走廊的尽头董寂看到一道与周围完全格格不入的门。

门板通体漆黑,门框则是青铜质地,上面雕刻着奇怪的花纹和符号,正中心是个人脸的浮雕,紧闭双眼,周围则是环绕着触手和眼球,透着一股不可名状的诡异感觉。

诡异的感觉让董寂一阵心悸,心一下提到嗓子眼里

就在董寂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后面传来一阵笑声。

是个油头粉面的西装男,一头油光锃亮的背头,手腕上戴着价格不菲的手表,至少董寂这个不懂表的看上去应该不便宜,脖子上挂着一条小拇指粗的大金链子,总体看上去有股暴发户的感觉。

不过在董寂看来,将这一身行头看下来,再加上西装男欠揍的脸,到是透着一股猥琐。

“哇哦,有新人?游戏可好久没有新玩家了。”

“快把,大家都在等着呢。”

大门没有锁,一推就开。

跟着西装男走进贵宾室。

和外面不同古朴的木质桌椅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房间的主人还很有雅兴的在桌上放了个巴掌大小的香炉。

当然,除去这些外,房间里还有些其他现在摆设,就好比看上去价格不菲的毛绒沙发,角落里的饮料机和零食售卖机,三台华丽并充满科幻的机器,其中一个还有拉杆,看上去应该是某种新版…….老虎机?

最后就是一个长长的游戏桌,上面铺着黑色的绒布,周围摆着事儿吧略显副卡的座椅,游戏桌的尽头更是有把夸张如同国王王座的宝座,看来应该是给主持人准备的。

房间里还有六个和西装男看起来一样的人,四男两女,服装,职业各不相同。

首先是拿着两个哑铃坐在沙发上锻炼的肌肉男,独自在在房间的角落里健身。

进来的西装男笑着和另外一个坐在沙发上吃蛋炒饭的眼镜男聊天,看样子两个人是老相识了,有说有笑的好不快乐,眼镜男嘴不少米粒都掉到桌子上的报纸上。

董寂顺眼瞟了几眼,是关于装鬼嫖热度的新闻。

一个看上去像学生的年轻女孩一脸嫌弃的看着两人,接着抱起手机起身离开,偶然间飘到门口的董寂一愣,接着还是自顾自的跑到一边继续冲浪。

一个穿着像流浪汉,邋里邋遢的小哥在饮料机旁一杯接着一杯喝着免费的饮料。

最后就是一个看上去文绉绉的男人,捧着一本圣经在仔细研读着,完全不受周围嘈杂的环境影响;让人不自觉的能联想到大学里那些做学问的老教授。

从这些人身上董寂看不出有任何的共同点,年龄不同,身份不同,文聘不同,到底是什么能让这群人聚在这里……玩游戏?

就在董寂观察着众人和周围的环境时,背后的门再次被打开,一个女人走进来,看到董寂宛然一笑。

女人明显是暗中经常运动的,健美的身材,一张元气满满的脸蛋,配上雪白的运动短袖和紧身牛仔裤,将女人的前凸后翘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新来的?”女人问道。

“是的,我是拿到这个….然后就出现个门,接着我就….我就…..来到这里……呃…..你叫什么?”

“我叫恋人,我是说你可以叫我恋人,这是代号,我们在这里都是以代号相称,就是你的塔罗牌。”

恋人拿出自己的塔罗牌,上面印着的正是恋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