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搞的培训

By | 2017年7月21日

我们的校长,夸过某个名校的英语老师,教学如何的好,在学校规定老师不允许干涉学生自习时间的情况下,到所教班级里,让学生放下手头的事,做英语作业。所以,这个教师的英语成绩一直很好。 

我不觉得这个英语老师的教学能力有多好,反而,我挺厌恶这个老师的做法,顺带提一下,校长所举得的这个例子,从管理上说是个错误,而且让人明白校长说这个例子在思维上的错误。 
从成绩上看,这个老师的成绩是很不错的,那么,当我们要这个老师给我们分享教学经验的时候,她是否会明确的告诉我们,视学校的制度于不顾,完全赖着脸皮的做一件被其它老师厌恶却没有那么“厚”脸皮来指出这件事错误事。 
以此隐身开来,我们所听的那些报告里,讲演者中又有多少是这类人。教师在传承知识,演讲者在传道解惑,道却是更改的,惑也越来越疑,这也说明,我们平时可能学到的都是假知识。 
我们在清华大学参加了一个为期7天的培训,据说,给我们做报告的,都是清华大学的著名学者、专家、教授,一场场报告听下来,感觉真是遇到假清华了。 
当然,这些我们认为的假并不敢当着一些人的面提出来,就像鲁迅说的那样:父亲错了,儿子指出来就是错的。甚至是说你不懂。 
前面我写过关于培训内容的文章,那不过是谦虚的说法,站在最高学府讲台上的人,我始终觉得,即使是一个我们认为最简单的问题也能旁征博引,让与会者看到更高的高度。 
别觉得清华大学的教授就不会以低廉的知识骗报告的费用了,清华大学的教授也有缺钱的。在基础教育学校,评职称的时候,闹得鸡飞狗跳的,我相信,在清华大学也同样会存在,如果有什么不同,他们是在用高智商做这件事罢了。 
在听完报告的时候,我们同事几个在调侃这件事,专家说让学生评价教师的教学,何不学以致用,我们拿着钱,如果我们认为你这个专家讲的好,就给你钱,如果认为你讲的不好,就不给你钱,看你干不干。这个辩证的问题,我想,可以领写文章再议。 
大学的那些研究教育的专家,我希望多研究一下自己的好,不要真的跑下来,对我们的教育指手画脚,不是我们多么的崇拜你,对于我们的不削一顾,实在是不敢说而已。 
在返程的火车上,我与同事交流大学教师出书的问题,出书很难吗?在现在的社会状态下,只要有钱,就要简单多了。在我写博客的时候,就有许多推销人员给我推荐出书业务,一切都是合法的手续。也就是我们见到一些写博客的人,都在自己卖书。 
说的有点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