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夏,花香时遇君(姜思心余耳)_《浅夏,花香时遇君》全文在线阅读

《浅夏,花香时遇君》是作者“爱吃糖的墨染”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姜思心余耳,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蝉鸣的夏日终会结束,可纯粹的爱意永不落幕;
蝉鸣盛夏时,与子共相栖凸(>皿<)凸
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段简单朴素平淡的高中生活,一群少年少女间的友情岁月和稚嫩爱情…
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萌新小白,多多见谅(ง •̀_•́)ง

小说:浅夏,花香时遇君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爱吃糖的墨染

角色:姜思心余耳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爱吃糖的墨染”的新书《浅夏,花香时遇君》,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姜思心连忙站起了身,犹豫了片刻还是将余耳的衣服拿起。“123,321,你什么都没看见,对吧?”“啊,对对对我什么都没看见,走吧,我跟你讲……”就这样,姜思心与楚依然两人走在操场的跑道上。“什么!哈哈哈,你竟然和王川一起做仰卧起坐!哈哈…”姜思心一想到王川那200多斤的身材和楚依然坐在一起的画面,不由放声大笑。“你还好意思笑,你看看你都被你男朋友特殊照顾了,我可是看见人家还给你擦汗呢!”楚依然一边模仿着余耳给姜思心擦汗的动作一边说。“别瞎说!”姜思心脸颊还泛着淡淡红晕,一只手又掐向楚依然的痒痒肉……

评论专区

小战士:啊,最大的重点就在于主角他的平凡啊

仙王的日常生活:这书的起点书评区一片和谐,书友们都其乐融融

颤栗世界:它是怎么拍到起点第二的啊 开头就被毒的不要不要的

浅夏,花香时遇君

《浅夏,花香时遇君》在线阅读

第6章 别给我讲规矩

姜思心连忙站起了身,犹豫了片刻还是将余耳的衣服拿起。

“123,321,你什么都没看见,对吧?”

“啊,对对对我什么都没看见,走吧,我跟你讲……”

就这样,姜思心与楚依然两人走在操场的跑道上。

“什么!哈哈哈,你竟然和王川一起做仰卧起坐!哈哈…”姜思心一想到王川那200多斤的身材和楚依然坐在一起的画面,不由放声大笑。

“你还好意思笑,你看看你都被你男朋友特殊照顾了,我可是看见人家还给你擦汗呢!”楚依然一边模仿着余耳给姜思心擦汗的动作一边说。

“别瞎说!”姜思心脸颊还泛着淡淡红晕,一只手又掐向楚依然的痒痒肉。

“事实胜于雄辩,你看看你还给人家拿衣服呢。”楚依然早有预料,在姜思心掐下之前便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不忘一边打趣姜思心。

就这样,姜思心与楚依然在操场上嬉戏打闹着,看台上的余耳看着这一幕不禁抿起了嘴角。

“看啥呢,这么认真。”刚跑完圈的赵阳辉顶着湿漉漉的衬衫走上了看台,额头上挂着的汗珠不断滴落在看台地面。

余耳的嘴角回归淡然,又成了那一副高冷模样。“我叫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余耳出声询问道,那低沉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冷若冰霜的眼神丝毫让赵阳辉感觉不到任何情感波动。

“楚依然现在住在姜思心家里,关于楚伯母…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赵阳辉说完看向了余耳,他那处变不惊的脸上,流露出一抹转瞬即逝的伤情。(你终究还是没有放下。)

“我知道了,你给我讲一讲我不在的这些年里的事吧。”余耳将头撇向天空,希望这样就可以止住眼中的泪水。

就这样,赵阳辉在讲,余耳在听,一堂课就这么过去了。

楚依然和姜思心刚走出操场时,学校的大喇叭响起:“高三(13)班李薇,高三(14)班赵明婉,还有高三(4)班的王嘉嘉,因在校违纪,记大过一次,特此通报批评,勒令回家反省,请诸位同学引以为戒。”喇叭喊完后,便放起了眼保健操。

听完了消息的姜思心,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转头看向了身后的人群,一眼便望见了赵阳辉身旁的余耳。两人对上了目光,余耳挥了挥手冲她一笑,姜思心连忙转回了头。

(姜思心你傻吧,怎么可能会是他,再怎么算也只能是学校发神经查监控,对,一定是这样。)姜思心这样想着。

“想什么呢?走啦,趁现在做眼保健操,赶紧回班拿杯子接凉水去,再不去人满了。”站在她身边拉着她手的楚依然开口说道。两人随即小跑起来,往教室里赶。

余耳看着姜思心远去的背影,收起了嘴角的笑容。一旁的赵阳辉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上课的预备铃声打响,姜思心与楚依然拿着空杯子,垂头丧气的走回了教室。

“真的是,都没见过水吗!在那抢。”楚依然抱怨道。

两人走进了班里,回到了各自座位坐下。等到老师来时,姜思心看向了一旁余耳空着的座位上搭着的外套想着(他不会又逃课了吧?)

正如姜思心所料,余耳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至于怎么出来的,那还是要多谢当梯子的赵阳辉。

余耳抄了一条树林里的小道,走在了回酒店的路上,“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修路…”余耳眼眶通红,看着眼前这熟悉的道路,他的嗓音哽咽,泣不成声。

一想到母亲的死,他禁不住声泪俱下,双脚跪在泥地上肆意的放声哭泣。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软肋,余耳做不到绝对的无情,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

……

回到住宿酒店门前时,余耳又戴回了冷漠的面具。打开门锁后,他一步一步走向余父所在的书房,没有一丝犹豫地推开了房门。

看到来者是余耳后的余父勃然变色,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出声质问:“你现在不在学校里呆着跑出来干嘛!不敲门就进来,我怎么教的你规矩!”

“规矩?就是你那死规矩导致和我妈离婚的,你还敢跟我提规矩!我妈死了!”余耳歇斯底里地冲着余父怒吼道,涨得满脸通红。

余父猛一失神,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几岁,直直坐落在椅子上轻声问向余耳说道:“你都知道了?”

“你还想瞒我多久!”余耳边说眼泪边止不住的往外流。余耳说完便转身猛地关上了书房房门,只留下余父独坐其中。

“呯!”过了许久,摔门声再次响起。

余父起身,打开了书房房门,来到余耳的房间。房间里,属于余耳的东西都已不见。

余父轻叹了口气,微微一笑。转身走回到了书房,拉开了书桌抽屉,里面只有一个楦木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余耳一家的全家福,和零零散散的一些照片。

余父轻抚着自己与余母的照片出声说道:“婉心,我不能按你说的做了,儿子大了,需要了解一些真相,否则他会一直活在愧疚中的,他不说,我也能看出来,毕竟是我们的孩子啊…还有依然,我更对不起她。”余父将照片轻放在一旁,闭眼苦笑几声后,又取出了另一张照片后面是年轻时候的余父和一个陌生男子,如果姜思心在场的话她一定能认出那是自己父亲。

“姜明,哥也对不起你…”

余耳从酒店里跑了出来,人群中的他任凭眼中打转的泪珠划过脸庞,拎着行李箱在这陌生又熟悉的大街上肆无忌惮的的狂奔,顾不上行人诧异的目光与司机的怒骂,余耳只想发泄出心中那股无名的怒火。

拉着行李箱的余耳到了一栋老旧的废宅前,一片废墟之上,仍遗留着几个残垣断壁的房屋,许久无人居住,毫无生活的气息,也许是正是因为人去屋空的缘故,仅剩的几处墙壁也被青苔占领,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凹凸不平,无处不透漏着破败的气息。

余耳轻扶着墙面,张开嘴呆愣了好久,颤抖的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余耳咬着嫩红色的嘴唇,无力的跪倒在墙壁前,眼中充斥着鲜红的血丝,眼眶分外通红,浑身还时不时抽搐颤抖,鼻子发出轻微的抽泣声。

这一刻,余耳“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如流水一般在他眼角划过,如洪水般肆意侵虐。余耳知道,那个人永远都回不来了,永远……

他甚至没有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没有告诉过母亲自己现在过的好不好,他本以为这次回来可以弥补童年里犯下的所有过错;可不料,等来的是母亲去世的讯息。

天色渐晚,已至晚霞黄昏时。余耳这才艰难的从废墟中站起了身拉着箱子走向了县城里的夜市。

夜市还是如余耳记忆中那般喧闹吵杂,与不远处寂静的微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贩们各自守在了摊位上招呼揽客,人们则三五成群的坐在桌前饮酒作欢。

夏日燥热,但也止不住年少的轻狂。

                       
上一篇 2022年8月10日 pm7:05
下一篇 2022年8月10日 pm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