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丁长生寇大鹏_丁长生寇大鹏全本阅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小说《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丁长生寇大鹏,是网络作者“钓人的鱼”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从二流子逆袭成为企业家,短短时间,他终于如愿以偿,
每天光明正大地过上美女环绕的滋润小日子
买地?这一片都是他的
盖楼?这一条街也都是他的
他身价千亿,能挣钱的都掺和了——
做人就要有志气!要做就做顶级富豪,富可敌国、横扫天下!

小说: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钓人的鱼

角色:丁长生寇大鹏

小说《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文,它的作者是“钓人的鱼”。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半个小时后,丁长生跟着霍吕茂回到了支队,看着一脸兴奋的丁长生,霍吕茂心里不禁一阵好笑。“你小子,老实给老子交代,和厂长是什么关系?”霍吕茂冷着脸说道。“队长,刚才厂长不都是给你说了吗,厂长的老婆是我表婶,就这么简单,你都看到了,我叫厂长表叔的”。丁长生也是一脸的认真模样,这让霍吕茂有点拿不准了。“哼,你小子以后给我老实点,别打着临山厂安保队的旗号出去惹事,不然的话我立马扒了你的皮,不管你是谁的亲戚”……

评论专区

篮坛饿狼传说:很棒的篮球竞技小说,继《光荣之路》之后唯一看的下去的小说。

阿亚罗克年代记:我个人比较喜欢施法者职业,谁让我五体不勤呢(笑)远程攻击+多样法术+难以防范+潜力无限,我找不到不选施法者职业的理由

华娱1997:状态:书荒再看关键词:抄歌,演员目前没啥大毒点,就是过于想当然,理想化了。

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

《草根逆袭之都市任我纵横》在线阅读

第4章

半个小时后,丁长生跟着霍吕茂回到了支队,看着一脸兴奋的丁长生,霍吕茂心里不禁一阵好笑。

“你小子,老实给老子交代,和厂长是什么关系?”霍吕茂冷着脸说道。

“队长,刚才厂长不都是给你说了吗,厂长的老婆是我表婶,就这么简单,你都看到了,我叫厂长表叔的”。丁长生也是一脸的认真模样,这让霍吕茂有点拿不准了。

“哼,你小子以后给我老实点,别打着临山厂安保队的旗号出去惹事,不然的话我立马扒了你的皮,不管你是谁的亲戚”。

“那是那是,队长,以后我就是你的兵了,你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丁长生就是安保队里面的临时工,主要是干一些正式人员不好下手的事情,出了事,就说这事是临时工干的,开除了事,所以丁长生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工作那是朝不保夕的,还以为端上了铁饭碗呢。

“张强,你过来”。一进支队,霍吕茂朝一个队员喊道。

“队长,有什么指示?”

“努,这是新来的队员,叫丁二狗,不对,叫丁长生,给他找身衣服,以后就是一个锅里抡马勺的弟兄们了,照顾着点”。

“好咧,丁二狗同志,走吧”。

因为丁长生以前因为偷鸡摸狗的被带来教育好几次了,所以这里的几个正式员工和安保队员几乎都认识他。

“我叫丁长生”

“是,丁长生同志”。张强笑嘻嘻的搂住丁长生向后院走去。

没办法,以前自己的名声太坏了,真名已经没有人记得了。

“嫂子好”。丁长生跟着张强正郁闷不已的时候,对面来了一个穿着制服的美女,仔细一看,赫然就是昨晚那个女人,田鄂茹也看到了丁长生,心里不禁有点忐忑,脸刷的就红了。

“你好,这是谁啊?”

“哦,嫂子,这是我们新来的同事,叫丁长生”。

“我叫丁长生,嫂子好”。丁长生也有样学样的叫了声嫂子。

“你好,再见”。

“你小子想什么呢,小心队长扒了你的皮”。张强看到丁长生一直盯着田鄂茹的身影不动弹,不由得有点上火,一巴掌打在丁长生的头上。

“张大哥,这个嫂子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这是霍队长的老婆,你可不要再露出刚才那幅样子,队长可是一个醋缸,小心打翻了淹死你,以前有个家伙不知道这是队长的老婆,竟往跟前凑,队长知道了,直接就开了”。

“什么,这是霍队长的老婆?”丁长生张大了嘴,那个样子真是震惊无比,原来如此啊,为什么霍队长没发现他的老婆被寇厂长搞了呢,不好,这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出人命啊,想到这里,他的脑袋不由得一缩,万一队长知道了,这可真是不是我说的。要知道霍吕茂作为安保队长,可是有合法持枪证,随身配枪的。

上班后的第一天,丁长生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你怎么不回家?下班了”。一个脆生生的又熟悉无比的声音传到了丁长生的耳朵里。

“我,我,嫂子,这里管饭”。丁长生一下子跳了起来,因为来的这个女人正是田鄂茹。

“扑哧,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

“可是霍队长能”。

“提他干什么,吃饭了吗,要不跟我回家吃”。

“不,不敢”。

“去吧,你们队长在家里做饭呢,你是寇厂长的亲戚,我们请你吃个饭是应该的,走吧”。虽然说得很好听,但是语气里威胁的味道还是很浓的。

田鄂茹在前,丁长生落后半个脚步,跟在后面,一声都不敢吭,因为他发现,自己来这里并不是多么明智,好多危险时刻都有爆发的可能。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贱女人”。田鄂茹的话仿佛来至天际却又清晰无比,令丁长生不敢回声。

“问你话呢”。田鄂茹转身说道。

“不,没有,我想你一定有您的苦衷吧,我小,不懂这些”。

“是吗,你不懂吗,可是我看你昨晚的眼睛那是瞪得溜圆啊,说,你昨晚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丁长生带着哭腔说道。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pm7:03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pm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