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飞秦老实《零点》_零点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悬疑惊悚小说《零点》,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南飞秦老实,作者“骠骑”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通过5619部队,代号“零点”的正式组建,保护一批负有神秘使命的科学家前往罗布泊世界深渊,大地之耳探险,途中遭遇沙暴,千年古城遗址现踪追踪DNA异变,解开古魔羅国兽化之谜面对神秘莫测的史前文明,突如其来的疯狂袭击,内部的猜忌,让探险队陷入了重重危机

第五章24对DNA

夜空中点点的繁星如同银色瀑布一般悬挂九天之上,江一寒的会议开到了凌晨一点,楚南飞睡得鼾声震天,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江一寒则冥思苦想自己该如何对楚南飞解释这次任务,是托盘而出,还是部分隐瞒?

忽然,哒、哒哒!连续的短点射让楚南飞猛然惊醒?

蜂鸣警报器发出了凄厉的警报声,和衣而眠枕戈待旦的楚南飞操起五六式冲锋枪冲出了帐篷,响枪的地方在兵站的西南角,楚南飞能够听得出来是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与冲锋枪交替射击。

随着接连二声惨叫,枪声沉寂了下去,十分有经验的楚南飞顺手从弹袋中掏出一个压满曳光弹的弹夹,推开保险,单发向哨楼方向射击,借着曳光弹划出的弹道,楚南飞彷佛看见一群巨大的身影晃动?

一个弹夹很快用尽,一个毛乎乎巨大的黑影凌空扑向楚南飞,楚南飞就地一个跃起翻滚,单手持枪,用备用弹夹的敲击冲锋枪弹夹卡榫,射击同时更换弹夹,保持火力不间断,整整三十发子弹全部打在了黑影身上,黑影嘶喊着摔倒在了铁丝网上。

大部队赶到,三辆探照灯车将哨楼附近几百公尺范围内照得犹如白昼,楚南飞才算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衣衫不整的江一寒高举着手枪紧张的四面张望,刘站长查看过受损严重的哨楼轻轻拍了拍楚南飞的肩膀道:“不错啊!小伙子,你一个人就击退了袭击。”

楚南飞起身给冲锋枪更换了一个弹夹得意道:“我还撂趴下了一个大个的,就在那边。”

楚南飞目瞪口呆的指着一片狼藉的铁丝网,碗口粗的木桩折断了好几根,几根铁丝上满是黑色黏糊糊的东西,楚南飞刚想伸手去摸,高格明一把拽住了楚南飞的手腕道:“楚连长,剩下的就交给我们科考队吧。”

江一寒对楚南飞点了点头,楚南飞带着全排三十名战士返回帐篷,提着班用机枪的黄大壮用敬佩的目光望着楚南飞的背影放开大嗓门道:“看见没,看见没,谁啊!谁啊!俺们副连长,一个人就解决战斗。”

楚南飞转身瞪了黄大壮一眼,训斥道:“不想睡觉了?要不要全副武装围着帐篷低姿匍匐一个五公里?”

黄大壮立即捂住嘴一溜烟进了帐篷,楚南飞退出枪膛内的子弹,关闭保险放下武器,秦老实一撩门帘进入帐篷坐在了楚南飞的身旁:“副的,这事可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楚南飞看了秦老实一眼。

秦老实深深的呼了口气道:“兵站这帮人太镇定了,一切都是有条不紊按部就班,以至于你单枪匹马反而先赶到了哨楼。”

楚南飞没有说话,将煤油灯的开关扭到了最小,帐篷内的光线暗淡了下来,沉默了片刻之后,楚南飞将从枪膛退出的那颗子弹摆在秦老实面前道:“打过猎吗?”

微弱的光线下,秦老实注视着楚南飞的眼睛沉默不语……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整个兵站灯火通明,会议室内江一寒望着刘站长闭口不言,周芳华则在用试管和分解液测试遗留在哨塔上的黑色粘液。

高倍显微镜下,粘液内一组组的细胞在不断分裂复制,彷佛在进行修复一般?周芳华眉头紧锁,面带疑虑的将目光投向了彭新宇。

彭新宇干咳了一下道:“想必周同志也发现了,这些黑色的黏液中细胞不同于常规细胞的分裂周期,如同设定常规生物细胞分裂时间为二小时,那么这种细胞的分裂时间仅仅为三秒钟,这是一种全新的模式,是研究领域中一块未知的空白。”

在场的几名遗传学和生物学研究员兴奋的交头接耳,因为这个问题不是简单的七千二百秒对三秒的问题,而是有希望弥补整个地球生物进化史中欠缺的一个阶段,一个至关重要的阶段。

周芳华十分冷静道:“生物进化一直是一个世界性课题,生物物种进化同样也是漫长的,比如人类来说,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人类已知可能由灵长类进化而来,但是这个进化的过程却长达数百万年之久,然而根据已知的DNA解码技术显示,人类的进化在大约二十万年前突然停止了。而这些细胞的修复再生速度已经超出了我们现有的认知,我不得不提醒彭博士,基因将是潘多拉的魔盒。”

彭新宇脸色涨红,用手帕捂住嘴激烈的咳嗽起来,高格明无奈的看了周芳华一眼道:“周同志,都是革命同志,为了一个目标努力奋斗,不要急着订调子嘛!对于未知领域的探索我们可以胆子大一些,步子大一些,我们是搞科研的,如果细胞修复再生研究得到证实并应用,同志们你们想一想,一切绝症全部能够被治愈,一个没有疾病威胁的世界将会是多么美好,而我们也将因为此项研究名留青史。”

彭新宇停止了咳嗽,脸色苍白的他看了一眼手帕上的血迹,迅速的收起的手帕。

“没有疾病的世界?高博士,作为一名科研人员你说出如此违反自然定律话不感觉可笑吗?请不要忘记,世界各国研究基因除治愈疾病之外,主要是作为武器用途,而且作为一个团队,彭组长和高副组长你们是不是对大家有所隐瞒?”周芳华毫不客气的回敬了高格明一番,言语犀利到了让高格明尴尬有些下不来台。

彭新宇无力的摆了摆手道:“同志们!同志们!周芳华同志说得是实情我们必须承认,但在科学探索的路上我们应该抱着无所畏惧的精神一往无前,如同核武器一样,落在战争贩子手中就是对世界和平的巨大威胁,而掌握在人民手中,就是捍卫和平的利器。”

彭新宇摘下眼镜,一边擦拭镜片一边与高格明和刘站长交换目光,得到两人首肯之后道:“下面我要将前几次考察得到的一些数据和阶段性成果与大家分析分享一下,之前是因为这些成果太过具有震撼性,原本想到前进基地在公开,既然今晚出现了袭击事件,那索性就公开吧!”

周芳华气鼓鼓的翻看资料后瞬间变得目瞪口呆,一行行数据和一张张的照片令人触目惊心,尤其那些残破的尸体和狼藉不堪的营地。

江一寒翻动资料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他能够从那些残破遗体上的翻毛皮鞋与残破的军装辨认出牺牲的不仅仅是科考队成员,还有很多是部队的干部战士,扭曲变形的武器与遍地的弹壳显示战斗激烈的程度。

尤其一张照片中似乎被腐蚀掉了一半的工兵锹依然握在一支断臂手中,由此可见,这支保卫部队进入了肉搏战的状态,一支敢于刺刀见红的部队肯定不是什么弱旅,如此惨烈的搏杀竟然不敌,最终全军覆没。

周芳华放下资料许久才沉声道:“如果这些数据是真实的话,我们已知人类有二十三对DNA组,而我们得到的细胞经过DNA检验有二十四对DNA组?”

彭新宇戴上眼镜点了点头:“对的,与我们已知的地球物种DNA完全不同。”

江一寒满脸疑惑道:“彭博士,有一点我不太清楚,DNA多一对少一对区别很大吗?”

彭新宇起身踱步道窗前望着楚南飞还闪着微弱灯光的帐篷道:“本质上的区别,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就等于拥有超能力,极致的话可能会飞天遁地,如同我们古代神话中的神仙一般。”

“神仙?”江一寒觉得自己的大脑一时间不够使,甚至有短路崩溃的前兆?

周芳华放下资料道:“是刚刚那些粘液中提取的样本吗?”

高格明摇了摇头道:“罗布泊附近的牧民与后来垦荒点的青年总遭到莫名的袭击,人畜损失频繁,部队方面组织当地驻军配合基干民兵进行了二次大规模清剿,清剿过程中在距离楼兰古城向南不足一百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处深渊,组织人力物力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科考,下降了大约三百七十公尺,在深渊的第三阶梯平台上发现了一处遗址,从中提取的骸骨含有二十四对DNA,也是在那里科考队遭到了袭击。”

江一寒眉头紧锁道:“什么样的袭击?”

高格明打开了一卷看似十分古老的羊皮地图:“一种类似马熊的生物,这种物种看似笨拙,实际上动作极为敏捷,攻击性强,与罗布泊传说中楼兰古国圈养的沙兽十分接近,至今尚未捕捉到活体样本。”

彭新宇放下手中资料接着道:“有明确可供考证的记载是十九世纪著名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从1870年开始,他先后四次到我国西部进行探险。1876年普尔热瓦尔斯基在一队雇佣兵的保护下深入罗布泊期间遇险,只身返回。谁也不清楚普尔热瓦尔斯基到底遭遇了什么,这卷地图就是普尔热瓦尔斯基使用过的,上面画了一个小小的红圈,那里就是深渊的所在地,至今为止也没人知道普尔热瓦尔斯基一行到底遭遇了什么!”

远处天际出现了一丝鱼白,彻夜未眠,江一寒来到窗边呼吸了一口寒意十足的冷风,望着即将退去的夜幕,深深的不安和焦虑令得他心烦意乱。

                       
上一篇 2022年8月5日 pm7:03
下一篇 2022年8月5日 pm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