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书苑》白小生禅心猫_白小生禅心猫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阴阳书苑》,是作者“禅心猫”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白小生禅心猫,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我决定用师傅教的本事,观人生命理,做个闲散神算,随缘而动
师傅却给了我一间书店,本以为继承了师傅的书店,可以做一个咸鱼老板,混吃等死也挺好,没想到这竟是一间跟三界六道打交道的书店
人家《劝学诗》中说:“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有马多如簇,书中自有颜如玉”
怎么我的书海中遨游的都是妖魔鬼怪,灵界众生呢?
世间分阴阳,我做的就是这阴阳两界的生意,而我的书店就是我的宝物

小说:阴阳书苑

类型:都市

作者:禅心猫

角色:白小生禅心猫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禅心猫”的新书《阴阳书苑》,这是一本都市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来到殷素面前坐下,书翁端来两盏茶放在我们面前,然后在我旁边站好,我看着殷素问道:“着急了?”殷素摇摇头:“没有,我知道白先生去帮安家妹妹了,我与安家姐妹有缘,何况我这么多年都等得了,还是安静的事情比较紧急。”我点头:“谢谢理解!”殷素摇头表示不用客气,然后问我安静的情况怎么样,我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她低下头有点难过,我开口道:“好了,安家的事我会尽力而为,现在来说说你的事吧!”殷素抬头看着我,等待着我接下来要说的,我喝了一口茶,说道:“你的孩儿被抱走时不足百日,在一个风水师所布的结界中生活了六年,这就是当年你无法找到他的原因,他六岁之后,被换魂改命,培养成一个活蛊人,手上杀戮众多,生生世世难有好的下场。所以这么多年你也无法找到他的转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说完这些又喝了一口茶,看着殷素等着她问我,殷素抓紧双手,双眼空洞无神,身上出现黑气从周身往外散发,我看的出她在极力忍耐与克制,但还是不住的有戾气溢出,我轻呵到:“你应该知道我白家禁令,即使你是我的事主,违反禁令者我也是杀得的。稳住心神……

评论专区

大顺永昌:果然,如果只看书评是没有书可看的了,红眼病在作者圈太流行了,好在我找书看是看评分,不是看分数,而是看评分人数,评分人数多的书总不至于太差的

重生者狂想曲:…..

三国请回答!崩坏的三国演义:群像 无穿越者 三国用一个个问答让三国人物提前知道历史消息,很有意思,不知道有没有同类书推荐。目前幼苗,四星评价。

阴阳书苑

《阴阳书苑》在线阅读

第6章 殷素来了

来到殷素面前坐下,书翁端来两盏茶放在我们面前,然后在我旁边站好,我看着殷素问道:“着急了?”

殷素摇摇头:“没有,我知道白先生去帮安家妹妹了,我与安家姐妹有缘,何况我这么多年都等得了,还是安静的事情比较紧急。”

我点头:“谢谢理解!”

殷素摇头表示不用客气,然后问我安静的情况怎么样,

我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她低下头有点难过,

我开口道:“好了,安家的事我会尽力而为,现在来说说你的事吧!”

殷素抬头看着我,等待着我接下来要说的,我喝了一口茶,

说道:“你的孩儿被抱走时不足百日,在一个风水师所布的结界中生活了六年,这就是当年你无法找到他的原因,

他六岁之后,被换魂改命,培养成一个活蛊人,手上杀戮众多,生生世世难有好的下场。

所以这么多年你也无法找到他的转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说完这些又喝了一口茶,看着殷素等着她问我,殷素抓紧双手,双眼空洞无神,身上出现黑气从周身往外散发,

我看的出她在极力忍耐与克制,但还是不住的有戾气溢出,我轻呵到:“你应该知道我白家禁令,即使你是我的事主,违反禁令者我也是杀得的。稳住心神。”

殷素听见我这带有神识的呵斥,

缓缓恢复清明,戾气逐渐消失,眼睛也能聚焦了,

看着我委屈的道歉:“白先生,我不是有意的,只是真的控制不住,请您见谅。”

边说边流泪,我也明白她不是有意为之,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殷素继续问我:“白先生,他们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的孩儿,他还那么小,对他们能有什么威胁,

何况他们已经杀了我,灭了我们殷家满门,

他一个小孩子在那吃人的后宫之中没有母妃的庇佑,

没有母族的支持能有什么作为,为什么还要如此残忍的对待我的儿啊?”

说到最后几近哀嚎。我回答道:“你的儿子,从生辰八字上看,有承龙之象,福寿绵长,是能登大宝之人,

想必当时那位风水师也是看的出来的,即使没有你这位母妃的辅助日后他也会继承大统,

这就是为他招来杀身之祸的原因。”

我给殷素解释着。殷素又继续问道:“那您说的换魂改命是什么意思?”

我思索了一下回答她:“所谓换魂有两种,一种就是两个人的三魂七魄互换;

另一种就是抽出原主的三魂七魄,

控制起来或者灭掉,

给原主体内注入魂蛊,魂蛊是一种子母蛊,

大多是把子蛊在幼年时期就注入进小孩子的神识中,让其跟随载体一起成长,成为载体的一部分,

而母蛊就掌控在养蛊人的手中,进而操控子蛊。

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你的孩儿根本没有转世,或许已经魂飞魄散,或许还在哪里被压制着。”

殷素听我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嘴里念着:“晟儿,我可怜的孩儿,母妃真是太没用了。晟儿,你到底在哪里?”

我接过书翁递过来的纸巾,递给殷素。

殷素抬头泪眼婆娑的看向我,“白先生,我晟儿现在、、、”

我知道她问的是什么意思,是想知道她的孩子是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

我摇头。

她有些激动的拽住我的手,顿时又松开歉然的看着我说道:“对不起,白先生,我失态了。”

“可以理解,你要问什么我知道,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她失望的看着我,试探的问我:“能请白先生帮忙起一卦吗?”

我摇头:“白家禁令来本店不得卜卦破劫,再有就是我的卦只算人。”

她点头没有强求,表示唐突了。我没有说什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看着对面的殷素默默垂泪,我的心情也很是不好,看着她,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声,

“唉!你先回去吧!我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过两日我要去灵源山看安静,等我回来,你再过来找我吧!”

殷素听我如此说,激动的看着我,不住的点头:“好的,好的,谢谢白先生,谢谢!您的大恩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说完起身准备跪下,我扶住她,说道:“不必,不必,你们古人真是动不动就爱给人跪下。”

我无奈的摇摇头。殷素有些尴尬又有些不好意思,一抹红晕飘上她漂亮的脸蛋。对我深施一礼,便转身离去了。

我又有些感慨,心想,鬼亦有好鬼恶鬼之分,善良永远是最美丽的品格之一,其实险恶的是人心罢了。

这时墨来到我肩上,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你一个十九岁的小屁孩,装什么深沉呢?喵!”

“我装什么深沉,那是我的感悟好不好?再说就戒了你的小鱼干。”

我状似凶狠的瞪向墨,用神识跟他交流,

墨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简直不忍直视你这种幼稚的骚操作,你觉得我会是需要小鱼干的那种俗猫么?

还敢威胁本猫少爷,喵!”

“我去~你、你还能不能像个正常猫了,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我可不是家猫,喵!”

“你、你、你、、、”

“别你你你的了,本少爷对小鱼干神马的不感兴趣,不需要,我只要有灵气就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店里的灵气有些弱,真不知道书翁是怎么在这活这么久的。”

书翁在吧台里自然看见我们这边一猫一人刚刚在那挤眉弄眼,

也看见我被墨气的抓狂跳脚的样子,

我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咳:“咳咳,书翁,你去找一些灵气石,我在二楼布置一个聚灵阵,

这样你和墨可以好好修炼,你也能早日幻化为人,我也会省心很多。”

书翁听了非常激动,一个劲儿的点头,“好的,先生,我这就去,这就去,我记得地下有个箱子里好像封存着一些,我去把它拿上来。”

“嗯!直接拿到二楼来吧!”说着我上了二楼,墨在旁边一跳一跳的跟着上楼,我嘲笑他小短腿,哈哈!

哪知那家伙一个闪现不见了,等我来到二楼墨已经趴在桌子上舔毛了,抬眼鄙视了我一下,

这、这家伙又鄙视我,真想掐死他,可惜又掐不死。抓心啊!

                       
上一篇 2022年7月29日 am6:09
下一篇 2022年7月29日 am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