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秋绯楠《失镇》全集阅读_(失镇)完整版阅读

都市小说《失镇》,主角分别是离歌秋绯楠,作者“伏音”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他是永生的死亡!
他是盛开的凋谢!
他是冰与火的悲歌!
他是黑与白的淡漠!
他是人世上最温柔的酷刑!
他是地狱里最残忍的神明!

小说:失镇

类型:都市

作者:伏音

角色:离歌秋绯楠

《失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伏音”。喜欢都市文的网友闭眼入:“可面试还是要有的,至少流程得走一下吧,毕竟那群股东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对方似乎有所顾忌,公司的权利结构决定了这事不是BOSS一个人说了算的,特别是这种重要的人事招聘。向明光点头答应:“嗯,那我安排他去公司面试,时间就定在周六下午,在公司总部进行。”“还有,他妹妹最好先去美国适应一下,签证和住宿我们已经解决了,在达勒姆花了五十万美金买了一套房子,带有私人草地和车库,车库里购置了一辆宝马M4。你负责买机票,公司还顺便给她找了一个韩国妹子当保姆,明天会到机场接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评论专区

残明:作者阅历没问题 主角性格还行\u003Cbr \u002F\u003E没什么明显毒点 可以一看 缺点大概是 考据少了一点

业余教练:yang nan jian

造个系统来读书:我对于比较优秀的重生文没什么抵抗能力,特别是重生校园好好学习学霸逆袭的类型,大概是我心理对于学生时代的留恋与遗憾,能够与作者笔下的人物产生共鸣。

失镇

《失镇》在线阅读

第4章 天玑基地(1)

“可面试还是要有的,至少流程得走一下吧,毕竟那群股东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对方似乎有所顾忌,公司的权利结构决定了这事不是BOSS一个人说了算的,特别是这种重要的人事招聘。

向明光点头答应:“嗯,那我安排他去公司面试,时间就定在周六下午,在公司总部进行。”

“还有,他妹妹最好先去美国适应一下,签证和住宿我们已经解决了,在达勒姆花了五十万美金买了一套房子,带有私人草地和车库,车库里购置了一辆宝马M4。你负责买机票,公司还顺便给她找了一个韩国妹子当保姆,明天会到机场接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电话里的声音依旧懒散,注意力还是没有集中起来。

“既然面试你定在周六,正好可以让他跟「鸢」见上一面,「海眼行动」策划案今天已经提交到董事会了,我希望他能跟鸢一起出动。”

向明光眉头皱了皱,用试探性的口吻问道:“周六就到日子了?”

电话里的女声难得打起了精神把注意力放到对话里:“是的,他妹妹的事我的能力,总不能让他一进公司就住在茶水间里给你调酒吧。”

调侃的语气止步于此,BOSS的声线忽然严肃:“我们面对的是一场战争,而不是过家家,我们需要的是英勇刚毅的战士,而不是酒吧里的服务员!”

“是,明白。”

挂断了电话,向明光慢慢踱步走到落地窗前,手里捧着一杯红酒,地上的车灯循着高架桥绕出一条条漂亮的光线,如果用延时摄影机拍摄可以拍出十分璀璨的光轨。

早些时候离歌就加了他的微信,他发了条信息叫离歌带上秋绯楠来维纳斯酒店。身处高楼的顶部,俯瞰整座城市,可以看到远处而来的红色跑车的身影。

叮咚。

直达电梯开门,服务员将离歌兄妹请入后便离开了房间。

“向总,这是我妹妹留学的文件。”离歌拉着妹妹局促不安的小手走进,向明光转过身,背对着窗外的城市夜景,一身松松垮垮的模样又让离歌觉得这大叔像广东土豪。

“放桌上就行,你妹妹的签证已经下来了。”向明光说,走到沙发边上示意两人落座。

“这么快就下来了?你们貌似没有找我妹妹要身份证。”离歌没出过国,只知道签证是出国必要的证件,但是要不要身份证就不知道了。

“不需要,在美国的分公司一年给当地**缴纳的税款,足以让领事馆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把签证呈上来。”

向明光瘪了瘪嘴,表情有些理所应当:“在美国,就是有钱好办事。”

“这样啊。”离歌大概明白了,这事不是他们办得快,而是富兰克林的效率高得离谱。

叮的一声,直达电梯里送进一辆餐车,在向明光的授意下服务员将餐车中的食物摆放在餐厅的桌子上,在三个酒杯里倒上了酒,并为三人拉开了椅子。

“你们俩还没吃饭吧,一起吃吧,惠灵顿牛排和一瓶小众红酒,还有黄油大虾加上柠檬香煎三文鱼,不够再点,管饱。”

秋绯楠有点怯场,兄妹俩从小到大别说西餐了,就连西餐厅的门口都没路过一次,她刚想要婉拒,向明光立马竖起食指示意噤声,拉着两人就入了座。

“就当为绯楠小姐饯行,顺便提前操练一下这些该死的刀子和叉子。”向明光说,刀叉在他的手上相互碰撞摩擦,向明光似乎对刀叉十分嫌弃。

离歌皱着眉,轻轻把白棉布餐巾上摆放的刀叉拿到手上端详,冰冷的钢质触感传入手心,刀叉清洁很是干净并没有脏东西。

“我们老师说,好好读书,以后吃饭才能用上刀叉。”秋绯楠有模有样的学着自己的哥哥拿起餐桌上的刀叉,说话时的腔调带着一股子信徒味,老师说的话对她来说堪称教条。

可是,坐在她对面的向明光则是摇了摇脑袋,否定了他们老师的话:“你们老师说错了,这话格局太小,应该是好好读书,以后才能让那些外国佬学会用筷子吃饭。”

“Nice!”离歌笑出声,原来大叔是在嫌弃用刀叉吃东西,看边上秋绯楠那副第一次被人击溃信条的模样有点逗。不过也难怪她,从小到大秋绯楠都是一个乖乖女,又不谙世事,老师说啥就是啥。

这固然是好事,在家长和老师眼里,她因此有一定的地位,但这样做也就丧失了一些必要的批判精神和思考能力。

离歌没想到,吃顿饭还能教育到秋绯楠。

秋绯楠还无法反驳向明光的话,这话不仅没毛病,还有冲天的民族豪气,作为中国人的豪气。

“对了,向先生。”秋绯楠咬着叉子看向向明光,“开学不是还有两三个月吗,怎么今天践行?还顺便练习使用刀子叉子?”

“因为明天就要送你去机场,有专员带你去美国。”向明光咬了一口牛排,牛肉十分紧致,一丝肉丝卡进了他的牙齿缝,话没说完他就开始扣弄自己的牙齿。

兄妹俩等了他半天,他才用纸巾擦了擦嘴,从裤兜里掏出两张机票递给秋绯楠,说:“之所以那么早,主要原因是担心绯楠小姐,到了美国需要一定的适应时间。”

“特别是英语口语的适应,所以你父母让我们公司安排了一个预备职员,同样在杜克大学读书的女生作为绯楠小姐的学伴,负责照顾绯楠小姐的生活起居。”

离歌半懂不懂的点了点头,突然说:“为什么,你们要那么听我爹妈的话?”

向明光一脸愕然得回视离歌,显然他没想到离歌会问这个问题。

“那个……”

向明光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就被打断。

“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我亲生父母叫什么名字,连他们的长相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一直关注我的生活但是这么多年,却从没有来找过我?”

离歌眼神黯淡下去,他并不是那种容易情绪上头的人。

至少在酒吧里当服务生的时候是这样。在那种工作环境,什么难听的话他没听说过?他依稀记得一个电视剧里,一个姑娘找自己的养父母借钱,养父把钱扔在地上让她自己捡,还要她打借条,言语又侮辱了一顿。

可是,等女儿走后又把借条烧了,借的钱原本就是给女儿准备的嫁妆。他说,这么做是为了让女儿知道,钱难挣,屎难吃。

为了挣妹妹的生活费,离歌担着家里的所有开支。最难的时候,房贷装修,还有妹妹的吃穿用度,都从他的工资里出,为了赚顾客打赏的小费,被喝醉的姑娘用酒从头淋下他都能保持微笑,原因是那个姑娘用一叠钞票砸在他的怀里。

可这下,他有点破防了。

一对知道自己存在,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父母,却不知道来找自己。

这天下真有这样的父母?

“还有,信里面提到了一句话,他们在两年之前突然失去了我的消息,近期才重新掌握我的状况,我父母,认识我养父?”

噼里啪啦。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变了天,一阵雷声划过长空,一百多米的高楼里,一声炸雷如同在头顶引爆了一颗原子弹。

向明光手里的刀叉掉在餐盘上,钢铁与陶瓷之间的碰撞,清脆而响亮。

他淡淡的擦了擦嘴,纸巾随手丢在一边的地毯上,秋绯楠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闪动,她被离歌点醒了。

是啊,自己的父亲和离歌家的人有联系,还是瞒着他们两个进行的联系,可这种联系是不应该隐藏的。

“咳咳,离歌。”向明光郑重了脸色看向他,“你父母在进行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有多重要,重要到把自己的儿子丢给别人抚养,二十年来,连探望都没有过一次?”

“他们在探寻世界的真理。”

秋绯楠眉头拧巴了一下,这又大又空的话,鬼都不信。

可离歌有点信了,如果不是这种很伟大的事业,他想,没有哪个父母会舍得二十年来都不曾去看自己孩子一眼。

“如果你想知道你父母在干什么,等明天我带你去公司面试的时候,你就明白了。”向明光说。

“虽然你父母和我们BOSS是挚友,能给你一个实习生的机会,但是公司的面试还是要走一个流程的。”

“我父母是天玑公司的员工?”

离歌问。

向明光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所有你想知道的答案,都在天玑公司,你到了,你就明白了。”

……

雷声渐渐变得缓慢,雨水冲刷着向明光面前的落地窗,被折射的灯光印在玻璃板上,就像梵高的星空那样,带着一股神秘而抽象的美。

离歌带着妹妹回家去了,吃完这顿宾主不是很尽欢的晚餐之后。思来想去,仍旧觉得不放心的向明光再次拨通了去往某个办公室的电话。

“BOSS,离歌已经开始察觉到他父母的异常了。”向明光揉了揉脑袋,带着些许皱纹的脸扯出一抹纠结:“他的感觉很敏锐。”

“有敏锐的思维和感知,是件好事。至于他父母,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电话那头还是清脆的女声,但与之前不同,对方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谈话上。

“要不,给他弄对假的父母亲?我们公司在那个时候活下来的人,除了我,不是还有几个吗,随便凑一对给他当爹妈算球。”

“好主意,要不你来扮演父亲的角色吧?”电话里传来一阵嗤笑。

很明显,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果然撒一个谎,要用无数个谎来圆回去,可就父母的问题而言,他们唯一撒过的谎就是,离歌的父母在外国忙着一件大事。

“先不说这个,这个在他入职之后你再慢慢考虑。”BOSS那边话锋一转,“基于他父母对于我们公司和全人类的卓越贡献,我只希望你确保他能够顺利进入公司。”

“「海眼行动」要用的大型科考船不久之后将会在大连港靠岸,补给完毕就要立刻前往马里亚纳海域,这次行动属于绝对机密,对外宣称是进行科研考查,对内公告也只是在有必要时进行斩首的简单侦查任务。”

“那么,我的任务是不是要在行动前,把他**成鸢那种战力?”向明光疑惑道。

“不,我只是想让新人得到历练,就像一把宝刀需要开锋一样,「海眼行动」之所以想让他跟鸢一起出动,就是为了开锋。”

“同时鸢能保证他的存活率。”向明光苦笑,他猜到了BOSS的想法。

“嗯,先这样吧。策划方案只是通过了,具体细节我还要在待会的董事会上进行说明,剩下的交给你了。”

向明光把暗淡下去的手机扔到一边,自己一头栽到床上。

第二天早上,在市里的机场,离歌和秋绯楠见到了昨晚向明光口中的学伴,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染了一头金色的头发,她似乎从向明光那边拿到了他们兄妹俩的照片,径直找到他们面前。

高挑的身子压了秋绯楠小半个头,模特走T台一样的节奏和步伐,仿佛是踩在人心头上来的,她肩上挂着一个耀眼的古驰肩包,又飒又靓。

还有那发型,堪称撩人的**浪,戴着一个帅气的太阳眼镜,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海王姐姐。

“果然渣女**浪,看她这样子,肯定渣得不行。”离歌腹诽着,他心里虽然很担心妹妹会不会被这个渣女小姐带坏,但出于礼貌脸上却是笑盈盈的。

“我叫李英熙,请多多关照!”女孩同秋绯楠热情的握了握手,直接无视了站在一边的离歌。

“以后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我们到了美国之后会住在同一个房子里,有私人花园,还有独属于我们两个人的车,相信我,这次留学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私人花园?不是住校吗?”秋绯楠歪了一下脑袋,在她印象中离开家出去读书都是要住校的。

“住校的话,太掉绯楠小姐的身价了。”

李英熙说着,摘掉脸上的墨镜,凑近离歌,一股诱人的香水味直扑面门。

她用低吟般的声音,悄悄说:“离先生请放心,我有两年特种部队的服役履历,而且公司也在屋子里准备了必要的武器,我誓死保护绯楠小姐的生命安全。”

                       
上一篇 2022年7月27日 pm2:10
下一篇 2022年7月27日 pm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