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涛小云金辉小说《风云天下王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风云天下

作者:王涛小云金辉小说

主角:王涛小芸宋国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类型:王涛陈虹小云免费阅读

简介:又名《执掌风云萧峥小月》又名王涛、李海燕小说《执掌乾坤王涛蔡少华》,主要讲述的是:深处基层的王涛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书评专区

文静的林先生:我又来啦!大大更新的根本不够看,越读越有味道。

了想偶尔的:我一直以为,番外是要写完整本书才能用的。是窝草率了,困觉困觉,明天再看

奶茶要加奶盖:作者大大要勤奋更新哟,一万两万不嫌少,十万八万不嫌多

王涛小云金辉小说《风云天下王涛》全文免费阅读

《风云天下》免费阅读

第16章
王涛以前会催着副镇长金辉去村里检查石矿,这两天他都没去催。事到如今,王涛已经不想惹出幺蛾子,只想平稳过度。

七天终于过去,有没有人向县委组织部去举报,王涛并不清楚。可有一点却成了现实。

公示期满之后第二天,县委组织部就派了一位副部长来宣布了干部。这位副部长,既不是邵部长,也不是李部长,王涛倒是希望他们两位能来。但不管怎么样,宣布干部的工作是顺利完成了。

镇党委书记宋国明主持了会议,尽管在他脸上看不到什么笑容,但他也表示了服从组织决定。相关班子成员也参加了会议。组织部的副部长,对王涛提出了几点要求,同时要求镇上尽快合理分工,帮助王涛同志尽快进入工作角色。

镇党委书记宋国明表示,最近就将召开一次班子会议,对班子成员的分工进行一次调整,也给王涛这位新委员安排工作分工。

会议结束之后,组织委员就来找了王涛,给他说了两个事情:第一个是工资待遇的问题,近日将会让组织办的人去办,工资水平将会有一个上浮,年终奖到时候肯定也会涨,今年担任副科几个月就相应算上几个月。

第二个,就是办公室的调整,组织委员章清解释说,这个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目前主楼二楼的领导办公室都满了,所以希望王涛能在副楼再坚持一段时间。

镇上的机关干部都知道,主楼才是正楼,副楼就是将一些没钱没地位的办公室和人员安排在那里。他王涛目前已经是正儿八经的镇党委委员了,可章清却让他在副楼坚持坚持。这不知是宋国明的意思,还是真的办公室有困难?

王涛想发火,但想起章清在考察期间,也照顾了他,还提醒他考察时什么该谈、什么不该谈,总算对自己也还不错。王涛想,能给他面子,就给他面子吧,他说:“章委员,这个没事,我坚持几个月没问题的。”章清笑着道:“那就好。”

王涛道:“不过,章委员,我有个要求。”章清眉眼微皱道:“什么要求?”王涛道:“我在安监站的工作,能不能立刻停掉?从今天起,我不想是安监站的一员了。”

还以为是什么要求呢,这个要求还不简单,章清道:“王委员,你现在是党委委员了,自然也不用从事安监站的工作。”但王涛却道:“话不能这么说,只要没有白纸黑字,我就还是安监站的一员。我希望镇上给我出个证明。”

章清想了想道:“那今天我就让组织办,将干部名册做一下调整,将你的名字从安监站取消,这样你看可以了不?”王涛道:“这样可以,麻烦给我盖一个党委的章,就行。”

章清感觉王涛在这个事情上,有些拘泥小节了。他认为,王涛肯定是对自己这么多年在安监站工作,很不满意,所以尽快想离开安监站,但这事做得也太着急了。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让手下人去操作一下就好。

章清就答应了。在下班之前,也就帮王涛给搞定了。

这些事情结束之后,王涛给女朋友陈虹打了电话。他还没有开口,就听陈虹说:“王涛,我正等你的电话呢,晚上到我家里去吃晚饭吧。”


第17章
陈虹的态度让王涛有些意外。他本来还想解释一番,说自己虽然已经超过约定的一个礼拜,但最终还是调了工作等等。没想到陈虹直接让他去吃晚饭,根本不需要他有什么解释。

王涛问道:“我提拔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陈虹道:“嗯,我知道了。我爸妈说,请你来家里吃个晚饭,给你庆祝一下。”

王涛心里不由高兴,这许多年来,陈虹的父母还是头一次主动提出请自己吃晚饭呢。

看来,自己当了副科级领导,让陈光明和孙文敏对待自己的态度,得到了改观。之前,他们对自己的冷漠、看不起,王涛也不会记仇,毕竟他们都是陈虹的父母。

只要他们现在同意他和陈虹在一起就好了,王涛道:“谢谢叔叔、阿姨了,下班后,我早点过去。”

陈虹道:“嗯,我也早点回家。我们到时候在楼下碰面,一起上去。”陈虹言语之中表现出的温柔,真是久违了,那是王涛远在大学期间才享受过的,工作之后,特别是被调到安监站之后,陈虹对自己的态度可以说一年比一年冷淡,现在终于是恢复过来了。

王涛对陈虹的感情是发自心底的。陈虹不仅长得漂亮,身材也特别好,就算是穿着简单的汗衫、牛仔裤站在你的面前,你都能感受到那种掩藏不住的青春活力。在大学期间王涛为追陈虹也很拼,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背景,也没太多的钱,所以他只有在学习上拼命,每年都是一等奖学金,他还做家教打工赚钱,给陈虹买衣服和化妆品。

同时,他用多出来的钱,学了一门散打。他想,有个漂亮的女朋友,自己总要有两下子,关键时候说不定就能派上用场。尽管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用上散打,但他有空的时候,还是会经常练习。

当时教他的师父,对他说过,功夫这东西,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师父知道,三天不练大家知道。所以,他还是一有空就会倒腾几招,只是没有让陈虹知道而已,因为陈虹明确告诉他,不许打打杀杀的,这个社会不靠打架,而靠头脑和人脉。

总之,王涛为陈虹做了许多事,有些事情陈虹都不知道。陈虹之所以在大学的众多追求者中选了他,也是看中了王涛是一个潜力股,他在大学期间不仅能拿奖学金,还在系、院的学生会中都干过,最后还因为她要回县里父母身边,毅然放弃了省机关和大企业的工作机会,跟着她一起回来了。

这样的王涛,尽管出身农村,可还是前途无量的。其实,陈虹的父亲陈光明也是农民出身,上世纪78年恢复高考之后,不吃不睡、借着蜡烛光读书,考上了农学院,毕业之后就分配到县里工作,目前当到了县农业局长这样的正科级领导。所以,陈光明对肯拼命奋斗的青年还是看好的,为此,也同意陈虹跟大学期间表现出色的王涛谈恋爱。

可后来,没想到参加工作之后的王涛,跟主要领导关系处不好,所在办公室还出了廉政问题,王涛被调到了安监站坐冷板凳,陈光明夫妇才对王涛不太看好了。他们担忧女儿的终身幸福问题,因而动员女儿和王涛分手。


第18章
从陈光明和孙文敏的角度看,他们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哪个父母敢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一个前途堪忧、随时可能失业的乡镇小干部?

王涛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他也能理解陈光明和孙文敏为人父母的难处。反正那些对自己的不认可也都已经过去了,今天陈光明和孙文敏主动邀请自己到他们家吃饭,就足以说明他们已经改变想法了。

下班之后,王涛立刻离开了镇上,骑着摩托车前往县城。夏日傍晚,山道虽然有些颠簸与曲折,山中的空气也被开矿的粉尘弄得发黄,可王涛心情好,一切都显得很美妙。

到了县城,在距离陈家不远的一家新开的超市前,王涛停了下来,他到里面转了一圈,拿了两瓶350元的茅酒,两盒脑金口服液和一瓶紧肤水、一盒面膜。茅酒送陈父,保健品送阿姨,还有化妆品送陈虹。

上次,王涛在陈家看到了蔡少华送的东西是熊猫烟,可见干部家庭的陈虹家,对收礼的档次也是讲究的,一般的东西送不出。这些东西,花了王涛大半个月的工资,可送准丈人丈母,再多也得花。

王涛有时候觉得华夏的习俗很奇怪,要让人家觉得你对他好,就必须得送点什么,你送的礼物礼金越贵越多,人家会认为你对他们越好。可真实的情况,哪有这么简单呢?但国人就是用这么简单的标准来判断,大环境如此,个人又能如何?

王涛将东西放在摩托车上,刚开进陈家所在的小区,王涛的电话就响了,一看是陈虹,忙接起来,就听陈虹说:“我在楼下等你呢。”王涛道:“我马上到。”

王涛缴动着油门,加快了速度,很快就蹿到了陈虹家楼下。只见陈虹身穿一件白色连衣裙,踩着闪烁蓝宝石光缀饰的高跟鞋,在小区楼下等着,亭亭玉立,美不可言。

王涛赶紧上去,将东西从车上拿了下来,说:“走,我们上楼。”陈虹看到他手里的东西,神色有些惊讶,但也颇为高兴,嘴上说:“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王涛道:“来看你爸爸、妈妈,总要买点东西,否则我岂不是成了香蕉手?”陈虹朝王涛甜甜一笑道:“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

王涛随口说:“经历多了,就懂事了。”王涛只是随口一说,可陈虹的神情却微微变了变,道:“你是不是怪我爸妈,之前对你态度不好啊?”王涛不想惹陈虹生气,就说:“怎么会呢?以前都是我自己不够努力。”陈虹看了看王涛,道:“你真的不会生他们的气?”王涛很肯定地点头说:“放心吧,我不会,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你爸妈,就像我不会真的生你的气一样,我肯定也不会生他们的气。”

陈虹一听,这才笑了,“那好,我们上去吧。我爸爸也已经回来了,我妈都已经准备好晚饭了。你有没有闻到煲本鸡的香味?”王涛嗅了嗅,道:“还真有啊。”

于是,陈虹背着她的小挎包,王涛提着东西往上走。


第19章
陈虹家在三楼。走到两楼转角的时候,王涛忽然道:“帮我把这东西提一下。”左手里,王涛只提着给陈虹的化妆品,不重。

陈虹有些奇怪地问:“怎么了?”王涛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手有点抽筋。”

陈虹还以为王涛是真的手不舒服,“那给我吧”,就把化妆品的袋子给接了过去。然而,她刚刚接过去,王涛空出的左手,就绕到了陈虹的腰间,将她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两人靠在一起,王涛的左手感受着陈虹腰间的柔韧,美妙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陈虹的身躯对王涛来说一直都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只不过在大学期间,陈虹就说过,两人除非结婚,否则不能提前发生关系,王涛也是答应的,他从来不会强迫陈虹做什么。

尽管如此,两人偶然的肢体接触,还是多多少少会有。王涛是年轻人,也是血性方刚,他除了陈虹也从不随便跟其他女孩接触,因而偶然的触碰总是让王涛感觉美妙至极。再加上前面好长一段时间,陈虹都没来看他,特意疏远了他,现在情况终于好转,王涛忍不住就想拥抱一下。

陈虹被王涛这么一抱,整张脸都红了:“你太坏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还说你手抽筋了呢,没想到是打这种主意!”说着,陈虹就想挣脱王涛的手,可王涛却紧了紧,陈虹挣扎一下也就不挣扎了,可见她其实心里也是喜欢的。

两人就这样搂着往楼上走,屋子里,可能孙文敏是听到了他们的响动,竟然开了门,在门口问道:“陈虹,是你和王涛吗?”陈虹道:“老妈,你耳朵真灵,王涛跟我一起来的。”

王涛只好惋惜地将手从陈虹的腰间拿开,接过了陈虹手中的东西,说:“阿姨,你好,我来了。”孙文敏的态度显然比上次好了许多:“那就好,你们来了,我们就可以开饭了。”

孙文敏给他们准备换穿的拖鞋,看到王涛手中提着的东西,还都是高档的东西,脸上一边笑,一边说:“王涛,你还买东西来干什么?”王涛道:“这是孝敬叔叔和阿姨的,也没什么好东西。”说着,就递给了孙文敏。

孙文敏就接了过去,放进小储藏室去了。她家的储藏室,有不少好酒好烟,也有不少保健品,孙文敏将塑料袋打开,将东西取出,满意地将茅酒归到了茅酒的架子上,将脑金口服液跟龟鳖丸归在了一起。

陈光明也从书房走出来,朝王涛和陈虹看看,面色慈祥,说:“来了,那我们可以开饭了。”这语气,跟两周之前,大相径庭。

王涛心想,人原来可以变得这么快。之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在陈家人这里,似乎都没发生过。但真的就从未发生过吗?


第20章
有很多事情,发生了,但人们会当作未曾发生。然而,发生的事情,虽在时间的长河中漂浮而去,却在人的心里留下了磨灭不了的印痕,跟从未发生根本是两码事。

然而,王涛对陈虹是喜欢的,也舍不得这9年的感情,因此曾经的屈辱,就被他当作一杯酒一饮而下。

“来,王涛,坐。”陈光明招呼王涛坐下。随即,孙文敏和陈虹母女也都一起坐了下来。

王涛坐下来的时候,又是一怔。孙文敏生日那次,王涛不请自来,走入客厅的时候,看到蔡少华在。当时,蔡少华就坐在王涛现在所坐的位置。这让王涛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王涛想要极力抹去那次的记忆,却没那么容易。

一股酒香,在桌面上飘了开来。王涛看到陈光明手中拿着一瓶五粮酒,斟入了王涛的杯子中。王涛从不舒服的回忆中,清醒了过来,用手放在杯口上,道:“谢谢陈叔叔。”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陈光明给王涛斟了大半杯酒,又给自己的杯子里斟了酒,问孙文敏:“这酒很好的,你和陈虹要不要也来点?”

孙文敏看看陈虹,说:“今天是王涛的好日子,要不我们也一起喝一点?”陈虹朝王涛看了一眼,爽快答应道:“好啊。”

陈光明也笑笑说:“那我给你们斟酒。”王涛马上从陈光明的手中接过了酒瓶,说:“让我来吧。”陈光明也不坚持,将酒瓶顺势递给了王涛,说:“让王涛倒酒也好,今天他倒的酒喜气。”

王涛感觉陈光明的话,稍微有那么一点夸张。可见,自己从一个随时都可能会丢掉工作的安监站一般干部,摇身一变就被提拔为镇党委委员,对陈家来说是一个惊喜。王涛给孙文敏和陈虹都倒了小半杯酒。

陈光明道:“好,咱们一起举杯,祝贺王涛。”王涛道:“谢谢叔叔阿姨,谢谢陈虹。”陈虹朝他嫣然一笑,意思是你还谢我干啥!王涛也朝她笑笑。

四个人喝了一口酒,然后开始吃菜。

今天的家常菜还是很不错的,有竹园土鸡、笋干炖肉、镜湖白鱼、基围虾等等。王涛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太好,吃虾也是用筷子夹起来,放到嘴里就咬。可县城里有讲究的人家,吃基围虾,都是用手剥去了壳,沾一点醋料,才放进嘴里。今天陈光明一家都是如此。

王涛吃了一个,也就不再吃了。他拿起了杯子,来敬陈光明和孙文敏:“叔叔阿姨,我敬敬你们,谢谢你们今天请我吃饭。”孙文敏说:“以后有空可以多来。”

>>>>点击进入搜索【风云天下】继续阅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