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思缘叶添)笼中_笼中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笼中》,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吴思缘叶添,也是实力派作者“此岸彼岸”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在一阵翻江倒海般的恶心中,我逼不得已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一切还在晃动,模糊的光影和杂音蜂拥进我的脑子里,使我感到胃里一阵抽动我能感觉到自己是躺着的,全身寸寸骨折般的疼痛让我连反胃的姿势都做不出来,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胃酸千万不要上涌,否则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那可真是太衰了
所幸,想吐的感觉很快就平息下来,眼前的物品不再晃动,我得以看清眼前的事物:我正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雕花木床上,两边鹅黄的帐幔被拦腰绑起来,显出一段微曲的弧度身上盖着一床锦缎被子,被面上用暗纹绣着繁花朵朵,与皮肤接触的这面又柔软异常,轻若无物我可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张床和这么一床被子,等等,我是谁?

小说:笼中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此岸彼岸

角色:吴思缘叶添

古代言情小说《笼中》的作者是“此岸彼岸”。故事梗概:换衣服对喜儿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她一边帮我穿衣服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我恢复快,不愧为将门之女的话,语气中满是自豪。我倒不是刚来这里就习惯了这大小姐的生活,只是那衣服层层叠叠光是绑带就有十来根,我实在是自己穿不了,索性就躺平了。换好衣服之后正准备出门,就听外院的侍女来报,说老爷手下的人来了。我请他进来,却见是一位青衣小厮,恭敬的冲我行了礼,才说:“小姐!老爷说,若是您已无大碍,请小姐去书房一叙。”“好的,你先去回复……爹,我即刻就来……

评论专区

无论魏晋:进展太快了!!!!真的是跑步进入现代化。大女主基建文,作者文笔一般,女主背景板,男主不讨喜,配角一律降智,人物塑造也一般。有时候对话感觉超僵硬,但可以接受。

这个诅咒太棒了:和下面那个说的一样,有创意抛开脑子很欢乐,但是最近几章你就会发现作者是个文青,沉醉在自己觉得很感人然而实际上很无聊很土很恶俗的剧情

东京警事:刑侦类 如题卧底重生利用前世经验破案偏日常向 攒了一段时间 可宰粮草 推荐

笼中

《笼中》精彩片段

第4章 训诫

换衣服对喜儿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她一边帮我穿衣服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我恢复快,不愧为将门之女的话,语气中满是自豪。我倒不是刚来这里就习惯了这大小姐的生活,只是那衣服层层叠叠光是绑带就有十来根,我实在是自己穿不了,索性就躺平了。

换好衣服之后正准备出门,就听外院的侍女来报,说老爷手下的人来了。我请他进来,却见是一位青衣小厮,恭敬的冲我行了礼,才说:“小姐!老爷说,若是您已无大碍,请小姐去书房一叙。”

“好的,你先去回复……爹,我即刻就来。”

小厮走后,喜儿也带着我出门朝另一座很大的院落走去。听她这一路的说法,我这位“爹”是一位杀伐决断的大将军,手底下有百万雄兵,很是严厉。我的两个哥哥和府中众人都非常惧怕他,而他呢,却很是敬重我娘,在夫人面前都是点头哈腰的说话。

谈话间已来到书房门口,我在喜儿的教导下有模有样地说道:“爹爹,女儿来了。”

“进。”一个略显沧桑却中气十足的的中年男子声音在屋中响起,说话毫不拖泥带水,我差点踏着正步敬着军礼推门进去,索性忍住了这刻在骨子里的冲动。

屋里装饰简朴大气,书案后方端坐着一位如松般笔挺的男子。他肤色古铜,吸满了阳光的能量;黑发梳成髻,一丝不苟地盘在头顶;眉峰高耸鬓角微白,脸上有一些细细的皱纹;鼻梁高挺,嘴唇微抿,不怒而威。

“爹……”我心虚地叫了一声,这要是挨他的打,我可受不了。但不知为何,这个男人竟给我一种很熟悉很亲近的感觉,好像和我真正的父亲有一些关联。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男人却扬起嘴角笑了起来:“听说,你掏燕子窝从树上掉下来了?”

三条黑线登时竖在了我的脑门儿上,咱能不提这事儿了吗?而且这幸灾乐祸的小表情是怎么回事,有那么好笑吗?

“又听说,叶添没能接住你,是因为被你派去偷积云寺树上的桃子了?”男人说到此处已完全无法遮掩嘴角的笑意,直接笑出声来,“好歹是将门之女,怎么爬树还摔个狗吃屎呢?这要是以后添儿不在你身边,你自己可没法再偷溜出去玩喽!”

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位爹还真是非同寻常,他言语间并无责备我擅自溜出去玩的意思,反而是责怪我……学艺不精?我抬手挠了挠额角,不知该如何作答。毕竟我才刚醒来没多久,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将门之女是否都应该是武功盖世的女侠,又或许,我这身体的原主人也许多少会些拳脚,我这一窍不通的人还是少说少错为妙。

男子见我扶额的样子,神色立马郑重起来,脸上笑意一敛,语气带了一丝焦急:“缘儿,头还疼吗?”

“不疼了,不疼了,爹。”我忙不迭地回道。他给我的感觉,与喜儿说起的样子,仿佛很不一样。

“这些日子就好好在家养伤吧,哪儿也不许去!”男子又突然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你是不是还想去找叶统领替添儿求情啊?子不教父之过,添儿犯了错,叶统领责罚他也是应该的。”

他还真是够了解自己女儿的,连求情这种事都猜到了,我暗自叫苦不迭。

“你也要反思自己的过错,缘儿。自己贪玩,连累护卫。”他转了转眼珠子,接着说,“求情虽然没用,但你可以去看看添儿,看自己刁蛮任性给别人带来什么苦恼。”

“是,爹爹!缘儿知错了!”我赶忙冲着他深施一礼,然后说,“那女儿先去看看叶护卫。”

他点点头,抬手抛给我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嗯。此外,在去积云寺的时候,记得给僧人们一些钱财。你们偷了人家的桃子,理当加倍奉还。”

我一边应承着一边缓步从书房退了出来,别的不说,这家长可太讲道理,三观太正了。我心里很庆幸自己再醒来遇见这样的人家,想必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被他们教养的很好吧,虽然顽劣了一些。

站在书房门口,小厮们替我关上了房门,喜儿正在廊下等着我,见我出来小丫头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小姐,老爷可责罚您了?”

“放心吧,我没事!”我拍了拍她扶着我的手,“爹爹说我们可以去看看叶添,你现在带我过去吧。”

“是,小姐!”

借着这个机会,我穿梭了府里的几个院落。不愧是大将军府邸,院中景观别致却并无奢华之感。草木修剪的整整齐齐,蓬勃葱郁;青石路面码得整整齐齐,门前廊后都清理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最不同的是,每个院落前面都有一块面积不小的演武场。场中由巨大的青石板铺砌而成,周围放着四个木质兵器架,架上陈列着刀枪棍棒十八般兵器,金属面都磨得锃光瓦亮,在残阳下熠熠生辉。

我盯着这些演武场,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这帅府敢情是全民皆兵啊!走了一会儿,我问喜儿:“府里每个院落都有这样的演武场和兵器架吗?”

“是呀,小姐!咱们院儿里也有呢,只是小姐不喜欢舞刀弄枪,没有正经学过。您还没看见老爷夫人院中的演武场,那才漂亮呢!”

“喜儿,你会功夫吗?”

“府里的下人都是随主人的,主人会,贴身的下人就会。奴婢跟着小姐,小姐又说学那点三脚猫功夫还不如多出去玩两趟,所以……”喜儿深深叹了一口气,顿了顿又说,“要是我会功夫就好了,小姐就不会从树上摔下来了!”

我猛地停下了脚步,露出一个要吃人的微笑,对身边的小丫头一字一顿地说:“喜儿,以后,不论,何时何地,都,不许再提我从树上摔下来的事!!!”

“是,小姐!”喜儿吓得花容失色,赶紧低下了头。

“燕子也不许再提!”

“好的小姐!”

“还有桃子,统统不能提!”

“明白了,小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7月13日 pm5:07
下一篇 2022年7月13日 pm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