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再没有周末 《这学期》

一个同事在微信里发周末快乐的时光,很温馨的几张相片。在留言区,我看到了恐怖的评论:好好的享受快乐时光,这个月将不再有周末。

这个评论的杀伤力,可以一路追杀到冰河世纪,这个月(此文写于12月),确切的说,应该是阳历年最后一个月,如果不再有周末,那其实可以说,年前不再有周末了,我们将加班跨过新年啦。

这个加班,并不是要给学生补课,而是监考,这个话题在《要命的监考》里提到过,当抬头数日子的时候,就这么的来到了眼前。在看到同事评论的时候,我正巧在读《城市的孤独》,读着书里那些无助的孤独症患者在体验孤独带来的痛苦时,联想到监考时无事可做、任由时间从钟表的“嘀嗒”声里溜走,浑身是极不舒服的。考试,是我们教师工作不可或缺的,可也是我们不喜欢做的一件事。大家都说“考 考,教师的法宝”,实在是冤枉我们了。与学生相处,你老师不谈考试,不谈考试成绩,每个学生都是可爱的,老师也是慈爱的。老师跟学生谈考试、谈考试成绩,就变成了仇人,学校里那些经久不衰的各色故事,其实都是围绕考试展开的。

而我谈到的周末的监考,大部分并不是我们学段的考试,有研究生的、有公务员的,看着有些比我们年龄还要大的考生,我心里寻思,你这是好学吗?让我连周末都没了。

加班监考,看似是多工作了几天,可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这是连续很多天没有休息。在这个月剩下的周一,老师们可能要满脸菜色的出现在教室里了。

大上个周,看到一个新闻,说是以后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不用再参加考试就能获得教师资格证了。就是说,明年不会再有这么多人来考教师资格证了。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发在微信的时候,得到的却是一盆冷水:非师范的还要考试,有考试就有监考,有监考先考虑你。现实情况的确如此。

                       
上一篇 2017年11月18日 pm6:12
下一篇 2017年11月20日 pm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