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灵小说墨修龙灵免费阅读 龙灵墨修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蛇灵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蛇灵小说墨修龙灵免费阅读

角色:龙灵墨修

简介:出生那天,我家正迁祖坟,我爸打死了棺材里一条快要蜕皮化蛟的大蛇,差点被蛇咬死。生我时,万蛇齐涌,蛇声嘶鸣,都说我不吉利。…

书评专区

某科学的次元动荡:女主文。喜欢的可以看

瑜瑾曦:作者大大,就是你的错别字太多了,也不是很多吧,主要是的和地的用法不太对,有些用的的地方你用了地,但其他地方都还挺好的,剧情也不错。

明朝伪君子:仙草

蛇灵小说墨修龙灵免费阅读 龙灵墨修全文免费阅读

《蛇灵》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7章 迁坟嫁蛇
我本以为在老家,慢慢想办法就行了,却没想自己对村子也是个祸害。

不过想着陈全家的事情,还有奶奶家里死的那些鸡,那条尸蛇,确实追得挺紧的,我真的不适合呆在村里。

“堂伯知道,我为什么会惹到那些蛇吗?”我实在不明白,那条尸蛇为什么追着我不放。

堂伯重重的吸了口烟,敛了敛眼神:“就是因为你爸打死了那条盘棺蛇,所以生你的时候,就被蛇盯上了。”

他说这个的时候,烟抽得“吧吧”的响,烟呛得我后退了一步。

刚一动,堂伯抽着的烟,突然就“滋”的一声灭掉了。

堂伯还好奇的倒过烟头看了看,又掏出打火机点了两下,却一直点不燃。

只得丢了,又拿出一根,可每一根都是湿的。

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镯动了动,墨修在我耳边边:“他在说谎,那条盘棺蛇虽然被打死了,可怎么进去的?为什么迁坟?”

堂伯见烟不能抽,看着我道:“你收拾收拾,我这就送你走吧。”

“能不能晚一天走,我明天要去找那具蛇棺。”堂伯赶我太急。

虽说是奶奶叫他来帮忙的,可他一下子带了这么多本家来,而且他们都喝了雄黄酒,还带了硫磺,这让我感觉堂伯似乎早有准备。

“什么蛇棺?当初盘蛇的那具棺材在生你的那晚被雷劈了,连渣都没有了,哪还有什么蛇棺啊!”堂伯有点气急,把手里的湿烟全部丢地上。

看着我道:“你不是要高考吗?你爸妈花这么多钱送你东西,就是搞迷信的?赶紧走!”

说着伸手就要来扯我,不过手松到一半,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知道是墨修出的手,我却盯着堂伯,正要问当初迁坟的事情。

却听到后院传来了尖叫声,生怕奶奶出事,我忙往后院跑。

只见那几个本家,拿着锄头铲子慌乱的在地上重重的拍着。

一条条比胳膊还粗的蛇,从那个埋死猪的坑里蜿蜒的往后爬,边爬边昂着蛇头,嘶嘶的大叫。

我一进来,所有的蛇头立马对着我“嘶嘶”的吐着信。

那声音整齐得很,就好像一个大舌头含着什么哧哧的道:“龙灵,你逃不掉的,逃不掉的。”

这次并不是只有我能听到,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这些本家都一脸恐惧的看着我,手里拿着的东西都在抖动,没有一个敢这个时候上前打蛇的。

墨修冷哼一声,直接引着黑蛇玉镯爬到我手背上,跟着黑玉蛇的头一昂,蛇嘴发出一声低吼。

原本所有昂着头的嘶嘶乱叫的蛇,立马倒地不起,瘫伏在地上。

“看什么,打死埋了。”堂伯率先反应过来,抢过一把铁铲,对着一条蛇的蛇头啪啪的就是几下,直接将蛇头打烂。

其他人这才反应了过来,将一条条蛇的蛇头给打瘪打烂,这才一块丢到死猪坑里埋了。

堂伯借了烟要抽,可无论他借谁的,到手都是湿的。

有点愤恨的看着我:“邪了门了。你也看到了,那些蛇是从死猪肚子里爬出来的,就是针对你的。你再不走,你奶奶估计也没命了。村子里也遭殃,你还要祸害村子吗!”

我奶奶这会正在帮着埋蛇,我看了她一眼,想到秦米婆的话,心知道这样不行。

只得朝堂伯道:“镇 上就不去了,你送我去找秦米婆。”

“随你,只要不进村就行了。”堂伯朝我打了个眼色,示意一个本家去找奶奶说话,直接就朝外走。

我也没什么收拾的,回来就是找黑蛇佩的,这会都已经变成黑蛇玉镯在我手上了,也没什么了。

走的时候,那只大白鹅我也没带,有墨修在,这只大白鹅就帮奶奶看家吧。

堂伯是开小车送的我,路过村口的时候,我从袁飞那里开来的车已经不见了,估计是袁飞开回去了。

牛二揣着瓶啤酒靠着石碑在喝,透过车窗看着我,嘿嘿的笑:“快走,快走。”

我心里有点发凉,掏出手机给我爸妈打电话,可依旧打不通。

试着给旁边粉店的刘婶打了一个,她立马道:“陈全不见了,你爸妈帮着找去了,手机估计没电了吧。你妈交待了,让你最近别回来,陈顺家还想着你偿命嫁给陈全当媳妇呢。”

想到陈全的诡异,我给刘婶留了话,让我爸妈先别找,家里出事了,如果他们回来,让他们直接回村。

刚挂了没多久,奶奶就打电话来,问我去哪了。

我只得扯谎,说是秦米婆怕我在家不安全,让我去她那里过夜。

奶奶明显知道些什么,只是讪讪的道:“你别听你堂伯乱说,这些都是村子里欠你的。凭什么遭了蛇灾,就把你赶出去。你回来,看谁敢赶你走。整个村子都欠你的,龙灵!”

“真的是秦米婆让我去过夜。”我听着疑惑顿生,什么叫整个村子欠我的?

不过奶奶那边好像有人叫她,奶奶就急急的挂了电话:“如果有事,你就回来!龙灵,你不要怕!”

堂伯明显没打算让我和奶奶好好讲电话,把车载音乐开到最大。

车子开得很快,却只是送我到路口:“你在秦米婆这里也好,反正别回村,我会让人在村口看着的,牛二也不会让你进村的。那具所谓的什么尸棺,你也别找了,找不到的。”

我只是关了门,没理堂伯。

秦米婆见我去而复返,也愣了一下,可见到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镯,只得点头冷笑道:“被回龙村的人赶出来了吧?今晚先睡这里吧。”

在秦米婆这里,墨修直接出来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在秦米婆家翻翻找找的。

秦米婆对他明显有着惧意,墨修明明在做很没礼貌的事情,她却不敢阻止,只是时不时瞥眼看一眼。

给我铺床的时候,瞄着墨修,好像要说什么。

等铺好床,秦米婆就去做饭了,还别说,她家确实挺穷的,伙食也不太好。

她身体好像也不太行,烧的是煤球,炒菜的时候,时不时被呛到咳,每次都咳得要背过气去。

最后我看不下去,还是我炒的菜。

她话不多,脸也阴沉,吃过饭就去洗碗了,搞得我莫名其妙。

墨修却不知道从秦米婆家哪里找了厚厚的几本装订的本子出来:“你看看。”

那些本子全是手写的,相当于笔记之类的。

有的字迹很模糊,有的已经濡开了,看都看不清。

“看看对你也好。”墨修翻开一本,对着我道:“那条尸蛇很阴狠,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我翻了一会,其实就是问米笔记,哪年哪月谁来问米,什么事情,拿了什么东西来,问的结果如何如何的。

就当故事书看了,而且还挺有意思的。

墨修也在一边翻着,看到某些地方,还特意折好。

秦米婆洗过碗,见我翻着那些笔记,浑身发着抖,可见到墨修在一边,也只得沉吸着气道:“秦家不打算再问米了,我无子无女,到我这一代也就完了。蛇君又何必将这些笔记从地底下找出来……”

“龙灵不姓秦。”墨修将一处折好的地方递给我,看着秦米婆:“你教龙灵问米看香。”

“蛇君!”秦米婆脸色惨白。

转眼盯着我道:“这些都是龙家人自己造的孽,那条尸蛇本身就是死的,我们对付不了的。只要龙灵嫁给那条尸蛇,一切都解决了,蛇君你又何必呢。”

“嫁给那条尸蛇?”我扭头看着秦米婆,看着墨修:“就是被蛇缠吗?可不是说那条蛇已经死了吗?怎么嫁?”

所像陈全的媳妇那样?

墨修冷哼了一声,看着秦米婆。

“蛇君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命不久了。”秦米婆却突然一脸毫无惧意的看着我,沉声道:“被蛇缠是必然的,这是你们龙家许下的承诺。”

“其实真正的办法,就是迁坟的时候,把你和那条尸蛇一块埋在蛇棺里。”秦米婆声音发沉,冷哼道:“你以为你们龙家代代迁坟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埋一个龙家的女子进去!”


第8章 没有蛇身
我没想到所谓的迁坟的原因,会是这么残忍的一件事情,有点不解的看着墨修。

墨修只是垂了垂眼,没有否认,也就是说是真的。

“蛇君为了什么,我们秦家知道,可这么多年了,可我是秦家最后一个人了,秦家人死绝,欠蛇君的也算还清了。”秦米婆情绪激动,咳得好像断了气,说完直接就走了。

墨修似乎沉叹了一声,抬眼看着我,那黑亮的眼睛里,有着压制不住的情绪,又好像隔着朦胧的一层东西。

“那为什么我从生后就没有再迁坟了?是因为那条蛇被我爸打死了,还是因为蛇棺被雷劈了?”我眨眼看着墨修。

“这事得问你们龙家。”墨修似乎沉叹了口气,就不见了。

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镯,只感觉心里发沉。

将问米的笔记翻看了一会,有的潦草,有的记得很细,全看米婆的心情。

看了一会,我就撑不住了,发信息给袁含珠,问了她爸的情况,只说中了蛇毒,暂时还在昏迷。

她估计心理也不好受,回复得很冷淡,我一时也不好多问,只是安慰了她两句,许诺等我这边事了,让我爸妈去探望道谢。

发过去后,含珠也没有回,我一时心里也有点忐忑,不知道陈全怎么样了,袁飞是不是把车开回去了。

秦米婆家的被子还是浆洗的,硬硬的,带着一股子怪味。

我翻来复去的睡不着,又试着给我爸妈打了电话,依旧没通。

想再给刘婶打一个,问下情况。

就见一道亮光从窗口滑过,跟着汽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似乎就停在了秦米婆家的门口。

隔壁屋的秦米婆好像起身去开门了,我也忙跟着起身。

正要出去,墨修却直接开口道:“别出去,是那条蛇。”

可外边似乎有谁用力的敲着门,大叫着什么。

我听着秦米婆往那边去了,忙追上去:“别开门。”

秦米婆诧异的看着我,却也停住了开门的手,只是凑到窗边往外看了看。

只见窗外,正是袁飞那部车,可车子前却站了好几个人。

陈全,袁飞,还有陈顺,和他媳妇。

我没想到陈全一家都被迷了,一时也有点吃惊,握了握手腕上的墨修:“有没有办法将他们弄醒?”

陈全他脖子上依旧缠着那条蛇,蛇头半偏着,嘶嘶的吐着蛇信。

墨修没有说话,反倒是秦米婆看了一眼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镯:“你以为蛇君就是万能的了?蛇君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

她话还没说完,手腕上的玉镯就动了动,蛇头对着秦米婆,她就将剩下的话吞下去了,只是嘲讽的看了我一眼:“你们龙家,丧尽天良!”

这话就有点过份了,我正要问,就见陈全往前走了两步。

声音嘶嘶的道:“龙灵,你出来,要不然这些人都得死。你逃不掉的,你注定就是我的。”

那声音极阴极邪,就好像陈全就是一条蛇。

我光是听着就浑身发冷,陈全说完却又嘿嘿的笑了两声。

袁飞和陈顺也好像被什么迷住了,伸手就把陈顺媳妇摁在车头。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秦米婆就暗骂一声:“天杀的!造孽!”

“你先拖延一下, 我去拿东西。”秦米婆急急的往家里跑。

我还不明就理,一扭头就见陈全走了过去,缠在他脖子上的那条蛇,蛇头已经爬到了他妈的腿上,直接就往裤腿里钻。

这场景,让我瞬间想到了陈全媳妇的死法,脑中有什么轰的炸开。

我忙拉开门,急急的冲了出去:“我出来了!”

耳边的墨修似乎轻叹了一声,不过却也没有阻止我。

“龙灵……”陈全扭过头,看着我嘿嘿的怪笑。

缠在他脖子上的那条蛇,也慢慢的昂过来,蛇眸却盯着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镯:“墨修啊,你连身体都没有了,还要护着她吗。”

“这十八年啊,你就藏在她梦里,还要护着她啊。”那条蛇嘶嘶的发着人声。

“你不要动,等秦米婆拿东西。”墨修却连理都没有理那条蛇。

只是悄声交待:“一旦秦米婆拿了东西,你直接将黑蛇玉镯朝陈全丢过去,本君来解决那条蛇。”

只要墨修有计划就好,我沉眼看着陈全和那条蛇。

整个屋周围 ,似乎有什么唆唆作响,我突然感觉哪里不对。

我们在窗口看的时候,陈全就一直站在车头,那是谁敲的门?

猛的回头,就见屋檐下,一条过山峰倒垂着,正慢慢下垂。

我一回首,过山蜂张着大嘴嘶吼了一声,弓着蛇身,对着我就扑了过来。

可蛇身刚动,一道水流就涌了过去,直接将过山峰冲开。

我急忙退了回去,伸手想关门,一伸手就摸到一个冰冷的东西,手上跟着就一紧。

根本来不及看,我直接一把就甩了出去,只见一条杯口粗的蛇“啪”的一下被甩到了车上。

“秦姨!秦姨!”我也顾不得关门了,直接往里跑。

只见在秦米婆房间里,只见一条大蟒蛇已经将她死死缠住,秦米婆似乎已经昏厥了过去。

墨修冷哼一声,那条大蟒蛇就吓得唆的一下,从窗口游走了。

我忙去看秦米婆,她嘴唇发黑,双眼充血。

“这里。”墨修直接出来,一手就抓住了秦米婆衣袖里面的一条银环蛇。

那条蛇被墨修一捏,直接就死了。

而窗外似乎有什么东西唆唆的都朝外掉,还有两条蛇挣扎着从被子里爬出来,可刚露了小半截蛇身就僵死了。

站在我身边的墨修身子晃了晃,直接就回黑蛇玉镯里了。

知道是他弄死了屋里的蛇,我忙看秦米婆,这才发现她手腕上有两个发着黑的洞。

连忙从旁边扯了一根绳子将她的伤口扎住,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就听到嘶嘶的声音传来:“龙灵。”

只见陈全已然站到了房间门口,他脖子上的那条蛇盯着我,嘿嘿的笑:“你是我的,找到蛇棺,嫁给我,要不然他们都得死!都得死!”

我看着他,新仇旧恨涌上来头,直接扯过手腕上的黑蛇玉镯挥了过去。

黑蛇玉镯一到陈全身上,如同活过来一般,直接爬到了陈全脖子上,飞快的划了一圈。

原本还昂着蛇头的蛇,立马就断成了两截,蛇头的那截落在地上,还要朝我爬。

依旧嘶嘶吐着蛇信:“这只不过是我附身的一条蛇,杀了又如何。龙灵总有一天会和我睡到蛇棺里的,龙灵……龙灵……”

我喘着粗气猛的抓起门后的大铁锤,对着那个蛇头重重的砸了下去。

那大铁锤足有饭碗口大,一锤子下去,水泥地板都裂开了。

我想再拎起来,却好像脱了力,怎么也拎不动了。

陈全也嘭的一下倒在地上,黑蛇玉镯“唰”的一下回到了我手腕上。

墨修似乎气若游丝,朝我低声道:“靠你自己了。”

他好像受制于什么,跟着就没了声音。

我看着被大铁锤压着的蛇头,忙掏出手机叫了个电话叫救护车,说是被银环蛇咬了,先备血清。

然后捡起秦米婆放在地上的米升就要出去了,她可能是在米桶里打米的时候,被银环蛇咬着,跟着就被那条蟒蛇缠住,这才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想着屋外还有三个人,我看了一眼米桶,直接将米桶拎了起来。

将米升里剩半升米,全部倒在陈全脖子上。

那条蛇的蛇尾已经插进了陈全的脖子里,这会被米一淋,就好像被电了一下,慢慢的从陈全的脖子里抽了出来。

在问米的笔记中,米是养人的东西,祛邪去阴。

一样米养百样人,就算到现在,很多婴儿从医院回去,长辈也会抓一把米放婴儿口袋,避邪气。

拎着米桶出去,屋外袁飞和陈顺还将陈顺媳妇摁在车头上,我也不管多少,一把把从米桶抓米,就往他们身上洒。

米一洒上去,袁飞和陈顺就像是被电了一下,浑身发抖,跟着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陈顺媳妇瘫在车头,也不停的抽动。

这就是阴邪气去的症状,再喝一碗热姜汤就行了。

我见倒了,想着先把陈顺媳妇这个女的拉进来,免得再出什么状况。

可手刚碰到陈顺媳妇,就听到她嘿嘿的一声怪笑,跟着她直直的站了起来,对着我吐了一口气。

那气像是什么腥味,又好像夹着浓郁的香。

我被薰了个正着,心头怒气一起,拎着米桶将剩下的米,直接从她头顶淋了下去。

可在米雨之下,陈顺媳妇却笑得肆意:“嘿嘿,龙灵,这可是蛇淫毒,只有被蛇缠才能解。嘿嘿,墨修没有蛇身,他解不了,解不了!”


第9章 逃不掉的
我没想到那条到现在连身都没现的那条蛇,居然会玩这些阴谋诡计。

陈顺媳妇被米雨淋得直抽抽,却还在嘿嘿的怪笑。

我只感觉心头一阵邪火涌起,拎着米桶对着她脑袋重重的就是一下。

整个世界瞬间就清静了,我看着倒在地的几个人,和屋墙下面,趴缠着一条又一条的蛇尸,心头发寒。

墨修杀了这么多蛇,已经力竭了,这会已经回黑蛇玉镯时休养了。

我一个人站在夜风里,附近连虫叫声都听不到,只有风呼呼的刮过声,以及自己重重的喘息声。

那个什么蛇淫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我感觉身体越来越热,好像双腿都开始发软发麻。

我拎着米桶,到屋口门的水龙头下接了一桶水,从头顶淋了下去,这才进屋。

浑身湿透,我这才感觉好点,沉吸着气,从厨房拿了把菜刀。

秦米婆依旧昏迷不醒,我按我爸教的,先将她上半身扶起来,靠着床上,保证心口高于伤口。

用菜刀将伤口划成十字,找了个玻璃杯,扯了张纸在杯里烧了烧,然后趁着火还燃着,猛的将杯口覆在划出的地方。

这是以前老家拔火罐的法子,玻璃杯一覆上去,就见黑红的淤血涌了出来。

我坐在一地蛇尸中间,靠着秦米婆的床,等伤口血没有再涌了,这才取了玻璃杯,将里面的混着毒血的纸灰倒掉,又开始拔第二次。

救护车要从镇上进村来,肯定不会很快,如果不自救,秦米婆就根本就可能等不到救护车来。

我拔了两次火罐,第三次时,见血变得鲜红色了,这才开始给我爸妈打电话,依旧没通。

整个房间,除了我粗重的喘息声,就只有电话忙音的“嘟嘟”作响。

我想了想,给奶奶打电话怕她担心,还是给堂伯打了电话。

等救护车不行,就只能自己送去医院了,可附近村子里,我认识的也就只有堂伯了。

堂伯一听出事了,只是沉声道:“我就来,救护车就算出动了,估计也找不到地方,你等我。”

堂伯来得很快,还带了四个本家人来。

那四个本家看着我,眼神闪了闪,脸上却带着不忍和了然。

堂伯看着我身边的蛇尸和昏迷不醒的秦米婆,叹了口气,安排带来的人:“两个人把受伤的抬上车,剩下两个将蛇尸处理了,顺带往附近洒点硫磺,不要让蛇再过来了。”

“龙灵穿件衣服,也跟我一块去医院吧。”堂伯好像半点都不吃惊会出这种事。

我来的时候根本没带衣服,这会浑身湿透,也没时间换,扯了秦米婆一件罩衣穿上,就跟堂伯出去了。

他们开了两部车来,四个受伤的,已经搬上车了。

另外两个本家,直接就将车开走了。

堂伯示意我和他坐一辆,我们后座躺着的是陈全和袁飞。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呆村里了吧?”堂伯开着车,车光闪过。

留下来的两个本家找了锄头,一锄头就从草丛里勾了好几条蛇出来。

就算死了,蛇尸软软的耷拉着,在车光灯照烁下,蛇眸发着幽幽的绿光,依旧瘆人。

我裹紧衣服,这会身体里的那种热流又压不住了。

手紧握着冰冷的门把手,将热意压下去:“那条蛇说,我会跟它一起睡在蛇棺里。所以还是要找蛇棺吗?”

堂伯似乎沉默了,车子在乡村的路上飞快疾驰。

过也许久,堂伯点了根烟,只是吸了一口气,那烟就去掉了一半。

堂伯似乎缓了下神,这才幽幽的开口:“如果它这么说,根本不用找蛇棺,总有一天你会答应它,跟它走,自己睡到蛇棺里去的。这就是你的命,龙灵。”

“为什么是我?”我猛的扭头看着堂伯,冷笑道:“表姐就不是龙家的女儿了吗?”

堂伯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吸着烟,明显不高兴,将他女儿和我做作对。

“那蛇棺究竟是什么?”我见他那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不知道,龙灵。”堂伯一手打着方向,一手抽了根烟,借烟点烟,火光闪烁中,沉声道:“从我记事起,蛇棺就有了,龙家每十八年往里面填一个龙家女。”

“可我见过了,迁坟的那棺材里除了那条蛇,根本就没有尸骨。”堂伯将烟屁股丢出去,手被烫到了,却好像没感觉到痛。

只是扭头看了我一眼:“那算是和那条蛇一块埋进去的龙家女也不见了,尸骨无存。”

“我也不知道蛇棺是什么,只知道就算我们不往里面埋龙家女,那条蛇自己也会找上来。就像对你一样!”堂伯含着烟。

苦笑道:“你也看到了,我根本没想管,可那条蛇却一直在追你。如果你真要找那具迁坟挖出来,又被雷劈了的棺材的话,明天我带你去。”

我没想到堂伯会松口,也松了口气:“那么生我那年迁坟,是打算把谁埋进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是就该有一个龙家女在蛇棺里吗?

为什么我没听说?

堂伯呼了口烟,打着方向盘:“我们这一辈没有龙家女。龙灵,从一开始知道你是个女孩子,就已打打算将你送进去了。”

“所以迁坟选的时间就是你妈的预产期!只等你一生下来,就会埋进去。所以你爸才打死了那条蛇,他是在救你!”堂伯的脸掩藏在烟雾之后,说完之后,好像重重的松了口气。

我却只感觉浑身发寒,所以我真的逃不掉?

到了镇上医院,因为提前打了电话,血清已经备好了,加上伤口处理得当,那条银环蛇也带上了。

秦米婆注射了血清,只等留院观察了。

因为那所谓的蛇淫毒,我也挂了个号,就说自己好像浑身发烫,中毒了。

医生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我,却还是给我开了单子,让我去验血。

堂伯和那两个本家,将陈全他们安排好,也担心我爸妈出事,堂伯让两个本家去找我爸妈,他回村安排一些事,等天亮再来接我。

我抽了血,坐在病房里,等结果。

这会已经到了凌晨,镇医院没什么人,连值班人员都少,只有微弱的光线透进来,就算临近夏天,也感觉冷。

我坐在那里,隐约听到了脚步声,一抬头,就见陈顺媳妇站在门口,朝我诡异的笑。

吓得我忙将挂药水瓶的铁架子抄了起来,对着外面大喊:“护士!护士!”

“她让你给她儿子作媳妇,她不配,该死!”陈顺媳妇张嘴,却是嘶嘶的蛇吐信声。

我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抄着铁架子,朝外面大叫:“护士!护士!”

陈顺媳妇抬起手,只见她手上还牵着静脉注射的针管,却只有后面的小针了。

她猛的将针管拔了出来,对着自己脖子就插了进去,又速度极快的拔了出来。

似乎用力过猛,整根针都被插了进去,她拔出来的时候,脖子上的皮都扯着变了形,血瞬间喷涌而去。

“不要!护士!护士!”我握着铁架子,有了前车之鉴也不敢过去。

只见陈顺媳妇脖子上的血哗哗的朝外涌,她依旧朝我嘶嘶的道:“龙灵,我等你啊,我在蛇棺里等你啊。这是你一出生就注定的,你逃不掉的。”

跟着就朝地上倒去,脖子上涌出的血,如同一条鲜红的蛇,在地上蜿蜒着朝我爬来。

我吓得放声尖叫:“护士!”

或许是这次声音很大,护士急急的赶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陈顺媳妇也吓得脸色惨白。

伸手紧紧捂住伤口,大叫:“快来人,快!急救!急救!”

医院又是一片混乱,可地上那条血蛇,依旧缓缓的朝我爬过来。

我心底发冷,可身体却发着诡异的热。

只见医生护士急急的将陈顺媳妇抬走,我靠着床,想着那条蛇和堂伯的话。

就算龙家不埋,那条蛇也会逼着我自己睡进那具棺材里的。

抚着手腕上的黑蛇玉镯,从记事起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这么想睡着过。

想在梦里见到墨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怎么也睡不着,连眼都不敢闭。

一闭上眼,就是陈全那诡异的笑,陈顺媳妇脖子里喷涌出的血,各色蜿蜒的蛇,以及那条扭动的血蛇……

我只敢睁着眼,恨不得自己直接撞晕,睡过去。

可如果睡了,再来了蛇怎么办?

我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床边,握着手机,一次又一次的给我爸打电话,可无论怎么打都没有通。

不过是两天,好像我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看着手机不多的电量,我将手机收起,握着手腕上的黑蛇玉镯,低声道:“墨修,你告诉我怎么办吧?”


第10章 人比蛇毒
当晚我一直没敢睡,墨修也没有再出来,除了护士来给秦米婆,以及来问陈顺媳妇的急救缴费的事情,再也没有人进来了。

到了天亮,那两个找我爸妈的本家还没回来,堂伯就先来了。

秦米婆还没有醒,我握着手机依旧没有等来我爸妈的电话。

“村里人已经要找你爸妈了,应该会有消息,我让村里人带照料秦米婆了。走吧,带你去找蛇棺。”堂伯好像也累了一夜,十分疲惫的样子。

“这么快就找到了?”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镯,想着昨晚车上的谈话:“我先去换身衣服。”

昨晚我浑身湿透的坐了一夜,这会衣服都干了,可穿在身上还是不舒服。

只是等我要走的时候,护士忙叫住我:“你是秦初月的家属对吧?她有肺结核你知道吗?要不要一块开药?”

秦米婆咳成那样,还说自己要死了,原来是肺结核。

“开药吧。”我转眼看着堂伯。

堂伯无奈的去缴了费,这才送我回家。

我家离镇医院其实挺近的,只不过堂伯没打算进去,只说让我拿了衣服就走,怕不安全。

还没进家门,刘婶就瞥到我了,急忙跑过来:“找到你爸妈没?陈顺一家子都不见了啊?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我朝刘婶摇了摇头:“如果你看到我爸妈回来,就让他们去回村。”

刘婶瞥眼看了看堂伯的车,眼里闪过疑惑,却还是朝我点了点头。

家里货架都空了,没了那些蛇酒,显得有点空荡。

我进一楼后,先去厨房找出了米袋子,还顺手拎了把菜刀,这才往楼上走。

胡乱的收拾了几件衣服,我从窗台下的花瓶罐子拿藏着的现金时,就见堂伯似乎和刘婶说什么,刘婶嘻嘻的笑。

我将存的现金揣进口袋,翻了翻手机。

堂姐好像跟我是同年的,不久前她还发了过生日的朋友圈,那生日会布置得特别漂亮,我羡慕得很,所以记着。

堂婶在县城有工作,所以堂姐除了过年回来,都是在县城读书。

我翻到堂姐的那条朋友圈,她只比我大一个多月……

如果龙家女每代必须有一个被埋进蛇棺的话,明明堂姐比我先出生,为什么我们这一代不是堂姐埋进去?而是选择了后出生的我?

我从窗台往下看了看,刘婶好像接了钱,笑嘻嘻的走了。

等我下楼的时候,堂伯见我拎着个米袋,朝我笑了笑:“你这是真的和当秦米婆的学徒了啊?”

我拎着米袋,朝堂伯摇了摇头:“防身吧。我有个同学爸爸在医院住院,我想去先看看他,再回村。”

“张道士?”堂伯似乎知道这件事。

“嗯。”我点了点头,有点小紧张的看着堂伯:“您能借我点钱吗?张道士毕竟也是因为我,才被蛇咬的。”

“这也确实。”堂伯掏出手机,直接给我转了五百:“你先买点水果啊补品什么的意思意思,说你就这么多,等你爸妈回来,再好好感谢人家。”

我收了钱,在医院门口先下了车,让堂伯在下面等我,我买了点水果上去。

张道士在镇上小有名气,我问了一下就找到了病房。

他已经醒了,就他一个人在病房,见到我,他似乎愣了一下。

却还是笑了笑道:“含珠上学去了。”

我将买的水果放在他床头,直接开口:“您对我家的事情知道不少吧?我堂伯就在外面,他要带我去找蛇棺。”

“我就想知道,既然龙家女注定要埋进蛇棺,为什么十八年前不是大我一个多月的堂姐?而一定要等我到预产期才迁坟。”我一股恼将话全部说了出来。

最近几天经历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多想。

前晚我去张道士家的时候,他明显知道些什么。

“龙灵,别去找那蛇棺。”张道士听到我这么多问题,好像并不吃惊。

只是看着我道:“你既然知道蛇棺和龙家女的事情,能逃就逃,有多远就逃多远,就像当年给你家迁坟看地的那个风水先生一样。”

“只要你逃了,你爸妈也就安全了。”张道士明显知道些什么。

我还想再问,可张道士看到我手

腕上的黑蛇玉镯,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沉眼看着我,还要说什么。

门口却突然传来了堂伯的声音:“龙灵,我们走吧。”

我忙扭头看着堂伯,他却握着手机,递给我道:“你爸妈在等你。”

只见他手机上有一张照片,我爸妈被五花大绑,蒙着眼睛,嘴里塞着毛巾,好像是在一个什么山洞里,因为照片里只有手电微弱的光。

“昨晚就找到你爸妈了,你跟我走吧。如果我们不去,你也知道的,那条尸蛇可能会发狂。”堂伯怕我不信,还特意把另凶一段视频给我看。

那是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土洞,不大,只有微弱的手电光,我爸妈被绑得很紧,怎么挣扎也解不脱。

而拍视频的,还特意拉远,只见洞外一片潮湿,还有许多蜿蜒爬动的蛇,在嘶嘶的吐信,里面不少都是毒蛇。

堂伯朝我冷笑道:“你也可以报警啊,可等警察找到你爸妈的时候,可能已经被蛇咬死了。秦米婆被咬,你还会给她拔毒,你爸妈怕就没这么好运了。”

“我奶奶呢?”我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奶奶还没给我电话。

“ 她没事,不过你如果不配合的话,也不知道这次蛇进你家的时候,她会不会正好避开了。”堂伯看了张道士一眼。

冷笑道:“看风水的胡先生跑前,去找过你,看样子说了不少事情啊。”

张道士没理他,只是看着我道:“龙灵,别去。”

堂伯却朝我摆了摆手:“龙灵先出去,我和张道士说几句。”

我忙后退了两步,挡在堂伯和张道士之间:“我和你去。”

堂伯呵呵的笑了笑,偏过头看着张道士:“那等有空再来看你。”

我和堂伯朝外走,张道士却猛的叫住了我:“龙灵,你中了蛇淫毒对不对?”

“你手腕上的那条蛇没有蛇身,可也有办法解你身上的毒的。”张道士声音发沉。

一字一句的道:“那条尸蛇报复性很强。”

我扭头看了张道士一眼,他朝我笑了笑:“含珠还等着和你一块上大学呢。”

堂伯带我出了医院:“你别怕,只有你才能找到那具蛇棺,我也想把它毁了。现在把手机给我吧!”

我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看着堂伯。

“你可以呼救试试……”堂伯靠着车门,看着我道:“那视频和照片我都删了,你爸妈是昨天自己出去找陈全的。你家又出了人命,你爸妈出去避祸也有可能。”

“而且你爸妈如果被蛇咬死的话……”堂伯看着我,轻笑道:“你没有见过秦阿婆的尸体吧?被找到的时候,浑身都发黑了,全是蛇咬的伤口,整个都不成人形了。估计什么也验不出来!”

“秦阿婆的死,也是你出的手吗?”我将手机递给他,老老实实的上车。

堂伯摇了摇头:“我没这么丧心病狂。”

堂伯开车很快,却半没有进村,而是直接顺着村里进山的路,一直往前开。

到了路尽头,才让我下车,带着我往前走。

进了山路没多远,就碰到昨晚那两个处理蛇尸的本家,他们还拎了个袋子。

见到我,堂伯直接从蛇皮袋里掏出一件衣服披在我身上:“这是我姑姑的衣服,是你前一位被埋进蛇棺里的龙家女。”

“这件衣服是我从迁坟的棺材里拿出来的,沾了蛇棺的气息。”堂伯将衣服的袖在我脖子上找了个结。

“就靠这衣服找蛇棺吗?”我看着衣服没有拒绝。

堂伯却又拿了个眼罩递给我:“你是不是一直能听到有什么叫你名字的声音?蒙上眼睛,顺着声音找,你就能找到蛇棺。”

“那我怎么确定你会放了我爸妈?”我接过眼罩,看着堂伯:“你不是想毁了蛇棺吗?”

“如果你没埋进蛇棺里,就该是你堂姐了。只要你找到蛇棺,我就有办法毁了它。”堂伯示意我戴上眼罩,沉声道:“我杀你爸妈做什么?”

他说着,直接抢过眼罩,给我戴上。

扯过我的手,将手腕用麻绳绑了起来,推着我往前走。

我双眼看不见,被他往前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差点就倒了。

可身后已经没了声音,我想逃,双眼被蒙,双手被绑,而且我也不确定堂伯是不是跟在后面。

喘息了一会,我想努力想着自救的办法,希望张道士后来救我。

等心态慢慢平稳了一下来,耳边果然传来了那轻缓而空灵的呼唤声:“龙灵……,龙灵……”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我双脚好像不受控制,慢慢的朝前走去。


第11章 升龙之棺
那个呼唤声十分的空灵,幽幽的却又十分清晰。

村头进山的路很平稳,我双手虽被绑,走路有点不稳,可依旧慢慢的朝前走。

可没走多远,那声音的来处就变斜了,我一脚就踩到了灌木丛里。

有什么扎穿了裤子,我痛得倒吸着气,可脚却依旧不受控制的蹚着灌木丛朝那个呼唤声去。

身上不时的被树什么的刮到,浑身都火辣辣的痛,我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久到我明显感觉到太阳从慢慢变得火热,又慢慢的开始变得温和。

那声音好像越来越近,我身上也越来越热,昨晚那种刚中蛇淫毒的感觉又上来了,这次更惨,似乎浑身都在发烫,又好像哪哪都痒。

我感觉浑身都是汗,双腿发软,颠颠撞撞,可却怎么也停不上来。

耳边除了那个呼唤声,好像又开始有蛇吐信的嘶嘶声了。

隐约中,我脚似乎踩到了水,跟着一个踉跄就摔倒了。

戴着的眼罩似乎被什么勾了一下,直接被扯开了。

我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就是在一个废弃的坟坑里。

只不过这坟坑底下长满了齐腰深的草,明显挖了很久了。

无数的蛇趴在坟坑边上,层层叠叠的,趴在坟坑边上,半昂着蛇头,朝我嘶嘶的吐着信。

有一条蛇的蛇尾上,还勾着我掉的那个眼罩。

我突然看到这么多蛇,吓得浑身发抖,却不敢乱动。

不说别的,如果这么多蛇直接扑下来,可以将这个坟坑给填了,我得被活埋,更不用说这些蛇会咬死我了。

沉沉的吸着气,确定这些蛇,只是盯着我吐信后,我这才缓缓的将被绑的手碗抬起来。

堂伯可能当真只想着把我埋蛇棺里,所以绑手腕的绳子并没有打成死结,我用嘴慢慢咬着绳结。

同时缓缓的跪坐起来,坟坑一般都是半个人深,跪着的话,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那些蛇随着我动作,慢慢的昂着蛇头,依旧没有直接冲进来。

看好外面的情况,确定好逃跑路线后,我也将绳子咬开了。

又动作极其缓慢的将揣牛仔裤口袋的玻璃瓶拿出来,那些蛇见到那个玻璃瓶,立马朝我嘶嘶的吐信,露出了毒牙。

我手飞快的将玻璃罐子打开,对着四周一扬。

趁着玻璃瓶里的药粉洒开,我忙扯过脖子上扎着的衣服包着手,朝坟坑边上一撑,各着衣服隔着蛇,翻身就跳了出去。

玻璃瓶里是我从家里拿的驱蛇药粉,我爸收蛇泡酒,也会找人家要驱蛇药粉,平时也卖这个。

昨天一整天遇到蛇的事情,让我不得不注意,在背包里揣了几瓶,还不放心,特意在牛仔裤口袋一边揣了一瓶。

我爸也说过,如果碰到蛇实在害怕的话,脱了衣服朝蛇丢过去,蛇牙是弯的,穿不透衣服的,只要不被注射到毒液,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了,我手摁在那件衣服上,翻身飞快的朝外面跑。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谢高考前的体能测了。

用尽所有潜能,双腿飞奔,我也顾不得什么灌木丛和荆棘了,无论是什么,都直接冲过去。

可没跑多远,我就感觉双腿被什么拌住,跟着重重的栽倒在地,脸被荆棘划了一道,火辣辣的生痛,还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了下来。

撑着手站起来,就见一条至少我双手合圈不过来的大蛇盘在我身边。

那条蛇又大又长,蛇身几乎将我全部圈住。

也就在这时,四周的树上慢慢的倒垂上来了蛇,灌木丛里也有蛇慢慢的涌了出来,朝我嘶嘶的叫着。

那条大蛇慢慢的朝我游近,吐着蛇信嘶嘶的叫。

“龙灵……,龙灵……”坟坑里那个呼唤的声音又开始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坟坑,往四周看了看,伸手摸了摸另一个口袋的驱蛇粉,慢慢的往坟坑边退。

从我站着的地方,到坟蛇边,无数的蛇盘在两侧,如同“夹道欢迎”一般。

“龙灵。”随着坟坑里的呼唤声响起,我双脚又不由自主的朝那边走去。

再次站到坟坑边,我的脚好像自己就要往里面走,那些蛇也不停的在我脚边嘶吼,逼着我跳进坟坑。

我双腿软得厉害,努力沉着气,扭头看向了逃跑的另一个方向。

眼看着那条双手合掐不到的大蛇嘶吼一声,蛇尾就朝我甩来,我侧身避开,直接掏出了仅剩的一瓶驱蛇粉,对着那条蛇洒了过去,跟着转身就朝那边山上跑。

我爸也没教我,蛇是上坡跑得快,还是下坡跑得快。

刚才本能的往下坡跑,被拦住了,现在就只能往山上跑。

可刚跑出坟坑没多远,我就听到有什么“轰”的一声响。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炮仗放完后,硝石的味道。

这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震,跟着就见上坡的方向,出现了两个拿着棍子的本家人。

这两人我认识,昨天还去过奶奶家帮着抬死猪,这会明显就是来拦我的。

我没想到自己借着驱蛇粉,跑出了蛇嘴,却又被人拦住。

身后尽是蛇嘶吼的叫声,以及唆唆的游动声。

我往后看了一眼,只见堂伯带着几个本家的人,一人一手拎了一个大袋子,从里面不停的掏那种很大的震天响炮仗。

一个足有双手指一掐那么大,过年的时候,村头的小卖部有卖,经常有大孩子买了,往鱼塘里扔,有时鱼都会被炸晕漂起来。

堂伯和那四个本家,一齐点,不停的朝那坟坑边上扔。

除了那些单个的大炮仗,堂伯他们还准备了不少鞭炮,整挂整挂的往这边扔。

轰隆的炮仗声,夹着硝石味道浓重,不一会就将所有的蛇给驱开了。

堂伯站在坟坑边,朝我招手:“龙灵过来,给你看下什么叫蛇棺。”

“别过去。”耳边突然传来了墨修的声音。

只不过他声音依旧微弱,可能是被那些炮仗给震醒了,依旧朝我低声道:“快跑。”

可我爸妈还不知道堂伯关哪里,我只得看着堂伯:“既然找到蛇棺了,你们自己挖出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放了我爸妈,我们走得远远的。”

堂伯呵呵的笑,朝两个本家人挥了挥手,看着我道:“龙灵,我也没想到蛇棺还在这里,这就是当年迁坟开挖的地方。”

我就说那个坟坑明显废弃很久了,原本还是十八年前的。

那两个拿棍子的本家走到我身边,掏出手机递给我。

这次上面却不是拿我爸妈的视频了,而是张含珠。

“你是不是想着张道士会来救你?”堂伯站在坟坑边。

朝我冷笑:“你确实挺聪明的,知道这些事说给别人听可能不信,就算信,也不一定有办法救你,还知道去找张道士。”

视频里,张含珠被关在一个笼子里,旁边还有好几个笼子,里面全是毒蛇。

我知道,这个视频出现,张道士不会再来了。

伸手抚了抚手腕上的黑蛇玉镯,我慢慢的走了过去,冷声:“还要我做什么?”

堂伯看着那个坟坑,冷笑道:“你躺进去。”

我诧异的看着他:“那你先放了我爸妈和张含珠。”

“龙灵,我跟你说过,蛇棺不是一具棺材,也不是一条蛇。”堂伯抽出烟盒,点了根烟。

只不过这次刚点燃,烟就熄了。

我瞬间大安,看着那个坟坑:“为什么是这里?”

堂伯似乎已经笃定我跑不掉,有些奇怪的看着熄灭的烟,又点了一次:“你被吸引到这里,就证明蛇棺还在这里,当年迁坟没有将你埋进去,所以没有成功。”

“你不是中了蛇淫毒了吗?只要你躺进去,那条尸蛇,就会来找你,蛇棺就会出现。”堂伯脸色露出了狂热。

见烟一直没点燃,也没在意,看着我道:“那具蛇棺都能让一条尸蛇这么厉害了,你说如果人躺进去,会怎么样?那本来就是龙家先祖给自己准备的升龙棺,凭什么让一条蛇享受?”


第12章 柳蛇龙霆
从秦米婆和张道士的话,我都隐隐知道所谓的蛇棺和龙家先祖有脱不开的干系,只是没想到有个这么拉风的名字。

堂伯的烟一直没点着,就直接把烟丢掉了,朝旁边的本家挥了挥手。

两个本家立马拿着木棍挥舞着逼我跳下去。

我确定墨修在,心里安定了不少,在飞舞的木棍之下,只得再次跳进了坟坑,想套堂伯的话:“为什么叫升龙棺?”

“蛇最大的愿望就是升龙了,那条尸蛇死了这么多年,还活在蛇棺里,还不是想着借蛇棺化龙成蛟!”堂伯蹲在坟坑边,看着我解释。

可跟着朝两个本家招了招手:“绑死。”

我顿时吓得差点跳起来,可旁边一个本家,对着我额头重重的就是一木棍。

这一下打得我措不及防,脑袋只感觉“轰”的一响,跟着就眼冒金星,头昏昏沉沉的。

两个本家跟着跳进来,将我手脚都绑死。

我走了大半天,水米未进,加上刚才一通惊吓的乱跑,又被直接当头一棍,哪还有精神挣扎。

不一会手脚就被绑死,这次更是当着我的面,绑成了个死结。

“龙灵,张道士其实说错了,你逃是逃不掉的。只要你躺进蛇棺里,你爸妈就不会有事。”堂伯低头看着我。

沉声道:“回龙村所有人都会感谢你的,等你引出蛇棺,我们见到蛇棺,就会知道蛇棺的秘密。蛇棺就不会再来葬蛇,葬自己人多好。”

“活人用蛇棺下葬,你说效果会不会和那条尸蛇一样?是不是会引蛇,或者庇护子孙?”堂伯双眼发狂的看着我。

我猛的想起了堂伯的父亲,三爷爷,据说中了风,瘫痪在床两年了,一直没有好。

所以堂伯这是把算把他活葬在蛇棺里?

那两个本家将我绑好后,爬出坟坑,示意堂伯可以走了。

整个坟坑就又安静了下来,我这才抬起手腕,看着上面的黑蛇玉镯:“墨修?”

墨修这次直接出现在坟坑里,轻轻一点手,我身上的绳子就松开了:“你堂伯在树林子里看着,他们还带了很多东西。”

也就是说,如果我跑出去,堂伯肯定又会拦着我。

“你能帮我吗?”我将绳子扯开,不敢露头,怕被堂伯他们看出来:“帮我去救我爸妈。”

他现在虽然没有蛇身,可这黑蛇玉镯是能动的。

凭我爸多年泡蛇酒的经验,只要不被绑,就能跑。

墨修看着我的目光沉了沉,伸手抚过我额头上的伤口。

他的手指跟玉一样的微冷,轻轻一抚,我就感觉额头的痛意没这么明显了。

就好像被冰镇过一样,头清醒了不少,连身体的那种发烫发热的感觉都好了很多。

“来不及了,它已经来了。”墨修的手指离开我额头,带着我慢慢的回首。

只见坟坑边上,站在一个一身白袍,飘然若仙的男子,低头看着我们:“墨修,好久不见。”

他声音清朗得好像玉珠落盘,只是一双眼睛阴冷发寒,瞳孔看向我时,不停的收缩。

“龙灵,我是柳龙霆。”他轻笑的看着我,头跟蛇一样,微微偏了偏:“额头受伤了?”

我一直听说那是一条蛇,却没想见到一个人。

还是一个笑得这样满脸春风的人,一时不能确定是不是那条阴险狡诈,还猥琐无比的蛇……

扭头看向墨修,墨修却朝我点了点头。

柳龙霆却呵呵低笑:“你堂伯想要蛇棺?”

我愣了一下,就感觉身体下面杂草里的土好像在什么慢慢涌起。

跟着空中风起云涌,吹得树叶哗哗作响,闪闪的有着闪电落下,却并没有惊雷。

我低头看着身下的杂草,想看清楚所谓的蛇棺到底是什么,但草太深,下面的东西起来太慢,根本看不见。

墨修忙抱着我,直接从坟坑里跳出来,看着柳龙霆:“你又何必再造杀孽?”

“一报还一报而已。”柳龙霆扭过头,看着对面树林,张嘴吐信。

看着那分叉的蛇信从他嘴里涌出来,我瞬间不再怀疑他就是那条蛇。

随着嘶嘶的蛇信起,树林里突然传来了惨叫声。

墨修直接回到黑蛇玉镯里,朝我轻声道:“找个机会跑。”

柳龙霆脸上却勾着阴笑,扭头看着我:“你中了蛇淫毒,如果不和我交合,你会一天比一天难受。墨修解不了你的毒!”

我慢慢的后退,离他远一点,这会风越刮越大,乌云压境,闪电如同一条条的细蛇,在空中胡乱的游走。

可坟坑里的东西似乎还在上升,却一直没有出来。

柳龙霆一身白袍被风吹得呼呼作响,就在我准备慢慢退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敲什么的声音“咚咚”的响起。

跟着我堂伯带着人抬着一个玻璃箱子出来:“柳龙霆,你看这里面是什么?”

随着堂伯的声音一落,旁边跑出来了不少人,带着竹杠竹杖,身上挂着鞭炮。

堂伯的那个玻璃箱里,一条通体发白的蛇被用什么钉了七寸不说,整条蛇身上都钉了好几个钉子。

“将蛇棺引出来。”堂伯握着一根铜钉,看着柳龙霆:“我只要蛇棺,你就可以带走龙灵和你的蛇身。”

我没想到堂伯这么狠,明明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拿我做筹码。

转身想朝外面跑,可放眼看去,好像全村的人都在这里,那些人拿着竹竿,一手还拿着一把锥子一样的东西,用那个敲着竹竿。

所有人整齐的敲着竹竿,发出空洞的响声。

我记得我爸说过,这是村里的老法子,叫打蛇。

打蛇用竹竿,一竿子子下去,就算没打死,竹竿裂了,竹片也用夹到蛇皮,蛇就跑不了,再一尖子戳下去,钉死在地上,蛇怎么也跑不了。

本以为那是我爸吹牛的,可这会看着全村握着竹杠,我才知道,这是真的。

透着竹竿竹声响,蛇群被吓得散开。

柳龙霆光是看着自己被困在玻璃箱里的蛇身,就气得瞳孔不停的收缩:“当年你们骗龙岐旭打死正在蜕皮的我,再借着朱砂符引动天雷,将那具棺材里埋着的金银财宝一哄而散,还不满足吗?现在居然还要想蛇棺?”

墨修似乎沉沉叹了口气,只是朝我道:“等下找准机会,我带着你逃。”

我没想到当年什么棺材被雷劈,居然是人造的?

“你吞食了这么多龙家女,拿了那棺材里的金银又如何?可恨的是,那具棺材根本就不是蛇棺。”堂伯好像很生气。

重重的敲了一下玻璃箱:“你让龙灵把蛇棺送过来,再把你这个玻璃箱的蛇身拿过去,怎么样?”

“你这是在跟我做交易?”柳龙霆呵呵的低笑,抬头看着空中涌动的闪电:“你们当真以为我没了蛇身就怕了吗?”

堂伯这个人,我以前没感觉什么,可这次却明显有感觉,做事心狠手辣,不留余地。

他先是稳住我,利用时间抓住了我爸妈;明明知道我是去找张道士求助,却也没拦我,反而是抓了张含珠,免得乱了计划。

堂姐明明比我大一个多月,却没有被埋蛇棺里,还拖到了我身上,明显当年也是他下的手。

现在他既然敢威胁柳龙霆,肯定也是有计划的。

果然随着柳龙霆发怒,堂伯从旁边抄起瓶酒,直接倒进了玻璃箱里。

不知道那是什么酒,一倒进去玻璃箱里的那条蛇就算被钉死,却依旧痛得首尾两昂。

柳龙霆似乎也感觉到了痛意,冷笑着发怒。

猛的一挥手:“蛇棺就在这里,你过来啊!”

随着他一挥手,一直在唆唆的朝上冒的土,直接就涌开。

“蛇棺……蛇棺……”堂伯很激动,连玻璃箱都没管了,往前走了几步。

外边围着的村民,也急急的靠了过来。

我听着唆唆的土响声,眼看着村民因为蛇棺出现,出现了一个缺口,拔腿就跑。

蛇棺什么的我根本就不在意,我只想去救我爸妈。

“龙灵。”柳龙霆却身子一挺,直接拦住了我。

可他刚到我身前,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镯就飞了过去,离开我手腕瞬间变大,直接缠住了柳龙霆。

“跑!”墨修沉喝一声,那条黑蛇瞬间缠倒了柳龙霆:“龙灵,跑!”

>>>点此进入搜索《蛇灵》继续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