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暝妙菱)暝逆九天全集免费阅读_《暝逆九天》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暝逆九天

作者:桃娴梧桐

主角:任暝妙菱

简介: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暝逆九天》,是以任暝妙菱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桃娴梧桐”,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主角任暝,卑微的叶家废物堕婿,受全城人嘲笑,实力卑微的可怜,可谁也想不到,这个废物其实是修炼方式与常人不同的圣魂体

暝逆九天

《暝逆九天》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阴沟里的蛀虫

 

任暝没有回答他,略做思索后,他的神色一凛,望着某一个肮脏不知通向何处的拐角,迈开了步伐,毫不犹豫地朝着那个方向狂奔而去。

“喂你等等我!”

明宇被任暝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一个瞬间,却发现任暝已经把自己甩出了好远。

并没有经过太辛苦的寻找,待任暝冲进了那个阴暗巷弄,下一刻,他就看到了那一群生活在街区的阴沟里,宛若蛀虫般的一群渣滓。

以及。。。被用很粗的绳子绑住手脚,无比狼狈的妙菱!

“妙菱!”

见到那个熟悉的人影,任暝顿时暴怒,他从没有见到过妙菱受过如此对待,也从来没有人对她如此粗暴,竟敢令堂堂叶家千金坠入悲惨境地。

不过幸好,他们来的及时,并没有发生最糟糕的情况。

心中岂止是生气,他甚至想将这些人挫骨扬灰,同时却又心疼不已,他最珍爱的妙菱会落魄至此,他深感内心的无力与难过。

“什么人?”

那群泼皮一听见任暝的声音,以为是有人发现了他们,胆小如鼠的他们本就敏感不已,可回头一看竟然是木叶镇赫赫有名的废物任暝,惊讶之后便生一抹喜感。

曾和跛坤一起打架的任暝,也在这里,当一群人回头看向任暝的时候,他首先反应过来,但见这位废物少爷形单影只,就对他发出了嘲讽。

“这不是我们木叶镇有名的废物少爷嘛!怎么?你一个人出来逛街?这儿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哥几个刚刚找到了好玩具,麻烦你回避回避!”

这个猥琐的死胖子口中的“玩具”,显然便是那被绑住动弹不得,此刻惊诧不已担忧地望着任暝的妙菱。

听到这胖子的话,胆敢这样形容妙菱与讽刺自己的轻视,任暝的拳头再一次地握紧,这样的时候,他才会为自己的实力卑微而无比痛苦。

“你怎样说我,我不在乎,倘若你想杀我,我也不会在意什么,贱命一条你要便拿去!”说完,任暝竟然低三下四地微微鞠躬。

任暝语气十分消沉地说着,饶是平时他也经常受人嘲弄,可他从不低下头。

可是今天,面对妙菱被抓的困境,他毫不犹豫,用最卑微最恳求的口气说道,即便,他明白,他这样的恳求,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果然不出所料,任暝的话一落,那些地痞们纷纷露出一副不屑的面容

相视一笑,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戏谑更甚。

“真没想到,堂堂叶家少爷也会卑躬屈膝地求人啊!但是哥几个已经想好了,人活着也不容易,就算固有一死,死前也要尝一尝堂堂高高在上那仙女的芳泽!”

闻言,任暝心中一震,如果谈判无望的话,凭自己的实力,救下妙菱的希望堪称渺茫。

紧接着他便听见那人的声音。

“我们可不甘愿一辈子都被人当做一只过街老鼠,然后凄惨的死在哪个没有人知道的下水道里,一辈子都没有享过什么福分和美人缘!”

这时候那跛坤也走了出来,咧着那一口肮臭的金牙,愚蠢地笑道。

任暝的情绪低落到了极致,但他根本无力改变现状。

不过。。。他没有忘记一个人,转念也发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来的!

那一瞬,萎靡不振的任暝陡然瞪大了眼睛,像一只孤注一掷什么都不在乎的的猛兽。

用一种病态的自暴自弃的疯子一样的眼神看了看面前的这群实力能够碾压他的乞丐。

“我堂堂叶家少爷,你觉得我真的只会一个人出来吗?”

此刻的任暝着实有一种被逼疯,失去理智的样子,妙菱的落难让他再不可能拿出平时那种超人的理智。

话音一落,面前的一众混账东西顿时面色一瘪。

确实,堂堂叶家少爷怎么可能一个人来救小姐,哪怕任暝带了一个叶家侍卫,他们这些人都得死无葬身之地。

“你带了侍卫吗?他在哪?”

跛坤匆忙间下意识地对他大叫道。

可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任暝带的人并不是什么魂兵境的侍卫,而是。。。

“听说你们在找我是吗?一群阴沟里的蛀虫!找我有何事?”

一群人正在对着任暝质问的时候,突然间,身后那绑着妙菱的角落处,发出来一个爽朗男子的笑声。

这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那是木叶镇最年轻的魂使境修士,堂堂天之骄子,叶家大少爷,妙菱的亲哥哥,无数年轻人的偶像——叶明宇的声音。

一回头,那穿着明黄长衫的俊秀男子,赫然站在身后,而不知什么时候,看守在妙菱周围的几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一点生息也没有,不知是死是活。

明宇的怀中,抱着那颇为狼狈,只是受了轻伤的妙菱,见到明宇这般,一群人败兴痛苦的同时也感觉到了绝望。

“明。。。明宇公子,久仰久仰!”

饶是这些无可救药的混混,也是将明宇公子视作偶像,明明是自己无法企及的天上明月,这些人也心甘情愿地依旧将其看作是小镇的荣耀。

见着明宇少爷,一群人先是为即将到来的噩运而一怔,可即便如此,在刹那的落寞和哀叹后,一群人竟然对着明宇少爷隐隐约约露出些倾慕展望般的神志。

明宇看见这些企图对自己妹妹使奸计的人,并没有一丝好感,嘴角虽是一笑,可那无情的讥笑与冲天的怒意已然如同飓风般扩散,包裹了所有的人。

“尔等,死前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淡淡吐出的几个字,字字如重锤,锤击在他们的心里,在这片大陆上,任何一个合格强者,都不会懂得原谅二字。

一群人纷纷惊出了冷汗,甚至有两个宵小紧张得腿发软,屁滚尿流地就想跑。

看见有人率先迈开步伐,一群人纷纷按耐不住,虽然站在面前的是偶像,可还是小命要紧。

可跑。。。怎么跑能跑得掉?就算现在跑了,只要他们还在木叶镇,就不可能躲得开叶家的秋后算账。

在场的人里只剩下跛坤和胖子还能佯装冷静地站着,由此可见,这两个人在这群地痞中算是比较杰出的!

明宇少爷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放过他俩,或是对其刮目相看,依旧是古井无波地漠然注视着他们,明宇出口毫不动容地只是简单地问道:

“你们。。。为何不跑?”

明宇玩味地拉长尾音,此刻在他的眼里,眼前的这些任何一个对妙菱有非分之想的混蛋,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便见跛坤扔掉那张拐杖,用一只废掉的断腿硬撑着站了起来,强装镇定却满头虚汗地看着面前的大人物。

死亡的惧怕已经让他的表情开始扭曲,可他还是颤抖着手向着明宇公子轻轻一抱拳,眼神中充满了发亮的希冀。

“明。。。明宇少爷,小人名叫刘坤,曾。。。曾在城北街头修鞋,我父亲他提起过你家,说您小的时候常常来我家修补破掉鞋靴!您肯定不记得了吧!我父亲前几年病逝了,老头子临走前,他说他一生最能拿的出手的事迹,就是曾为您补漏,为您修过鞋子!”

这刁奸耍滑的跛坤,竟然会如此语重心长地说话,望见这样的情景,任暝忽而觉得,有些错愕。

听到他说的话,堂堂正正的阔家少爷明宇,倒是冷静地看了看他,不过他的这番颇有感情的话,却没能让明宇少爷有丝毫的动容。

“所以你想说什么?你想让你死去的爹救你一命?对于城北的修鞋匠,我倒是还有点印象,不过凭这就想让我放过你?”

明宇的态度很显然了,他的感情戏码救不了他。

闻言,那跛坤牙关一咬,计划失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地好!

低下头,跛坤挣扎的眼中闪烁过一抹的寒光。

“那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给我去死吧!垃圾。”

明宇少爷半点不为他刚刚那番话所动,抱着自家妹妹,强大的灵魂力量不住地自脚下向外翻滚着,一身衣袍无风自动,活像是一个要杀遍天下恶人的战神。

听到这话,那跛坤的眼中寒芒更甚了,隐隐约约间竟然开始有杀意闪动。

只见他歪头缓缓看向审判的胖子,表情狠厉决绝。

“喂!胖子,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旁边一脸呆愕的胖子,看到跛坤的表情,看见他的样子就好似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一张僵窒的肥脸陡然间堆满了一股诡邪的笑意。

“我们不配拥有那妙菱小姐,难道那个废物也配吗?就算不能得到,也毁不掉她,那就。。。”

跛坤的话头隐隐约约地地恶意转向了身后的任暝,他的意思很明显,胖子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死前也要拉上他,我们不配,这家伙也别想得到妙菱小姐!”

两个人所指,显然是那任暝,像是提前商议好了似地一开口便露出一副诡谲的表情。

任暝刚刚察觉到什么,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惊悚地看到那两个人猝不及防地突然转身朝着自己跑了过来。

“任暝!你这个偷奸耍滑的小人,妙菱小姐是你能染指的吗?今日我兄弟二人用两条命换你一条命,算你赚了!下辈子,我们再与你公平竞争!”

说罢,两个仅仅只有低级魂兵境的杂皮,便用一种以死相搏的速度,来到任暝的跟前,大喝着使出了自己仅仅掌握的唯一一种下阶魂技。

“破山掌!”

“什么?”

饶是明宇也被这两个亡命徒的架势给吓得一怔。

任暝更是直面死亡。

“看来不需要我自己动手了,今日我将殒命在此,虽是宵小之徒,但此生足矣!”

任暝闭上眼,即使是最低阶的魂技,即使是最低劣的魂兵境,他知道自己也完全承受不住他这俩人这一击。

“噗~”

伴随着一口鲜血喷出,任暝毫不阻碍地任由他们一掌拍在自己的胸口,旋即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仅仅面对两个乞丐的一掌,任暝已经受不住,倒在地上,没有一点站起来的力气,只一瞬,他就陷入了重伤境地。

瞧着趴在地上,疯狂喷吐鲜血的任暝,明宇公子没有半点动容,就好像看戏似的。

“真没想到,区区两个臭虫一样的家伙,竟然也能拥有一种低阶的魂技,虽然是低阶,可寻常人家怎么可能买得起这样的魂技?”

看着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两人,明宇公子倒是有了半点玩味的架势。

一掌将任暝拍得半死的两个人,看着任暝残破的身躯,露出一副骄傲的神情来,眼色中露出一抹的疯狂,还转头大言不惭看着明宇,道:

“怎么样明宇少爷?我们兄弟俩也挺不错的吧!虽然对你来说微不足道,但能死在您手里,我们兄弟俩也算得上是死而无憾了!”

说完,陷入疯狂的两个人,便向着明宇一抱拳,看样子是打算和明宇交手一番。

可谁料,明宇在看完这场好戏后却是摇了摇头,一脸嘲弄地道:

“你们不值得我出手!”

一言落下,两人纷纷露出一副失落与极度难堪之色。

明宇知道,羞辱这些崇尚武境的人,最好的方法便是,瞧不起他们。

“为什么要这样?”

跛坤忍不住向前半步,激动地看着他。

但明宇显然不会放过这两个企图奸污自己妹妹的垃圾,他也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神仙,做不到那么大度和坦荡。

于是他淡淡地看向一旁不知何时突然出现的男子,漠然道:

“叶昊!帮我清理垃圾。”

此刻叶昊正站在旁边,用一种狂怒后又带着庆幸与憎恶的复杂情绪感慨地看着呗明宇救下的妙菱。

正觉得“大小姐没事可真是太好了!”,而当听见了明宇的声音,他的脸色便渐渐地冷了下来。

然后是磅礴的杀意与愤怒,陡然自他的身上爆发出来。

只见叶昊的手中握着一柄精钢铁棍缓步向二人走去。

跛坤与胖子相视一笑,知道死期已至,便心照不宣地同时开了口:

“最后一次打架了,兄弟,下辈子见!”

“下辈子见!”

凝聚了全身的魂力,胖子和跛坤最后再度使出那招仅会的唯一魂技。

“破山掌!”

两道凌冽的劲风狠狠地朝着叶昊拍去,叶昊双脚立正,立根于足下,完全没有抵挡的动作。

仿佛是打算用身体硬接他两人这一掌,可即便他实力强悍,可要用身体来接这一掌,未免也有些太托大了点。

可当跛坤和胖子一掌即将拍中他的时候,突然,这时他两人就仿佛是撞到了什么阻碍,攻击动作竟然停在了半空中。

“什么?”

两人先是一惊,双手好似拍在了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上。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pm6:03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pm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