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神仙是来凡间搞笑的吧》余无拘雨中飞鸟全集阅读_(这神仙是来凡间搞笑的吧)完整版在线阅读

书名:这神仙是来凡间搞笑的吧

主角:余无拘雨中飞鸟

简介:《这神仙是来凡间搞笑的吧》是作者“雨中飞鸟”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余无拘雨中飞鸟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马面,你是不是我兄弟?”
“是,咱哥俩好,好兄弟!”
“那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为兄弟两肋插刀!”
“听过啊,怎么了?”
“那我这刀从何来啊?”
“从哪来?我怎么知道!”
“我告诉你!”
“您讲!”
“我的刀是从美女身上缴获的!”
“这怎么讲?”
“因为色字头上一把刀那刀,被我拔下来了,用来为兄弟两肋插刀!”

这神仙是来凡间搞笑的吧

《这神仙是来凡间搞笑的吧》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报仇雪恨

丁屠夫面对母亲的跪求,铁石心肠依旧,他厉声威胁我母亲:“你们母女再不滚,我就把你女儿当牛犊子一样宰了!”

母亲为了保护我,牵着我离开了丁家。

在回家的路上,母亲哭得肝肠寸断。

第二天,母亲不死心,独自去了丁福家要卖牛钱,结果被丁福用扫把顶出了门外!

一个月后,母亲再次孤身一人去了丁福家索要卖牛钱,依旧无果。

丁福还四处造谣,说母亲去他家勾引他!

……

数次向丁福索要卖牛钱不成后,母亲只好放弃,我们母女也不约而同地不再提这件糟心事。

那段时间,我们过得很苦。衣食住行苦,而心头,比衣食住行还苦!

可无论如何,我们母女终究度过了那段艰难岁月。

时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如今,我早已大学毕业、挣钱养家,我带着母亲脱离了苦海!

可丁福,如一根毒刺,一直扎在我的心里。

我每每想起丁福,内心都滴血不止,犹如刀绞,恨不得亲手撕了他!

我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要报仇,我要收拾丁福!

为此,我在大学时,苦练了四年的拳击!工作后,我同样不忘锻炼。我告诉自己,遇见丁福之时,便是我大展拳脚之日。

今天,我终于复仇了!这个糟老头…”

姑娘说完,用凛冽的眼神,看了眼被两个年轻人扶着的老头,接着说:

“这糟老头就是丁福!别说他化成灰,他就是化成分子我都认识他!”

满身尘土的丁福被姑娘盯得打寒颤,口中念念有词:“造孽啊,造孽啊!”

两个扶着丁福的年轻人,听完姑娘的悲惨故事后,默默地放开了丁福!

说时迟,那时快,姑娘趁吃瓜群众不注意,又迅速来到丁福身边,狂扇丁福两耳光后。

接着,姑娘又猛踹了一下丁福的肚子,将丁福摔在地上嗷嗷直叫,如丧家之犬!

“打得好!打得好!这糟老头活该被打,打死活该!”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知道老头欺负过姑娘两母女后,我都想替姑娘踹老头几脚!”

“姑娘报仇,二十年未晚!姑娘有仇必报,真乃女中豪杰!”

……

围观群众听完姑娘的故事后,纷纷倒向了姑娘!

吃瓜群众大都是好人,但分不清谁是好人,他们一旦发现自己站错了队,绝不护短,会分分钟钟加入到正义的阵营。

而有类人,打着爱的旗帜,维护着道德败坏的小人,真是无耻!

洒脱神在吃瓜席仔细聆听了姑娘所讲的故事,他故事听到一半,就觉得他手里的瓜子就不香了。

接下来的一幕,令所有人都感到恐慌。洒脱神倒很淡定,毕竟他丫的不是人!

只见在地上痛苦**的丁福老小子,突然就抽搐起来,抽搐了那么几下,身体变得僵直!

丁福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暴毙了!

围观群众吃瓜吃出个尸体,立马骚乱起来了,一部分人选择丢瓜走人,一部分人选择退后三米,继续淡定吃瓜!

打人的姑娘看到丁福死后,心急如焚,她就想暴打仇人一顿,以解心头之恨,但打死丁福并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自首吧,姑娘,俗话说得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个吃瓜群众,发自内心地给姑娘提建议。

“自首吧,姑娘,你这属于过失杀人。你坐牢坐到六十岁左右,就能出来,比现在的我还年轻呢!”

一个七旬老太太严肃地对姑娘说。姑娘听完这话,心凉了半截!

“等她出来,她妈妈坟边的树都参天了!”有吃瓜群众小声嘀咕道!

“对啊,她进去了,她妈谁照顾啊!老母亲才享几年的福啊,又要开始为女儿哭得死去活来了,真是可怜!”

姑娘听到这些话,想起自己满头白发的老母亲,内心濒临崩溃!

“谁说老头死了的?他可没死!”这话讲得底气十足!

大家顺着声音寻人,发现这话是乞丐余无拘讲得,顿时觉得这是瞎扯淡的胡话!

围观群众对余无拘发起了声讨:

“你这死乞丐,可别乱讲话,小心被抓进去!”

“估计他想关进去,进去衣食无忧嘛!”

“听说他念书把脑子念坏了,看来是真的!”

……

余无拘听了吃瓜群众的话,心里嘀咕:“论毒舌,天宫的神仙要称人间的凡人为大神。”

余无拘信誓旦旦的对众人说:“你们相信我,我能救活丁福;你们不相信我,我还是能救活丁福!”

围观群众听余无拘口出狂言,又免不了喷余无拘,其中一个吃瓜群众说:“你能让丁福起死回生?你当你是神仙啊!”

“我!就!是!神!仙!”余无拘一字一句地回答吃瓜群众,这是一句没人会信的真话!

姑娘听了余无拘的话,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她着急地对余无拘说:

“神仙爷,他们不信你,我信你,你快救救丁福吧,别和凡人一般见识!”

余无拘觉得这话很中听,便走向了丁福的尸体!

余无拘用手拍了拍丁福的老脸,说道:“喂,醒醒!”

围观群众看得目瞪口呆,心想,这余无拘玩鞭尸呢,太变态了!

这个时候,丁福真的醒了,他慢慢的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后,微微一笑,松了一口气,眼里似乎散发着光芒!

“一切都回来了,真好!”起死回生的丁福感叹道。

吃瓜群众看了这一幕,吓得屁滚尿流,这不是医学奇迹,这特么是诈尸!

当然,吃瓜群众怕归怕,瓜还得继续吃,离丁福远点就行了!

姑娘看丁福站起来了,巨无语,想向前再暴打他一顿。这人活着她烦,这人死了她也烦,真是无解了!

丁福站起身来,走向了姑娘,姑娘见了心里发毛。

姑娘心想,管他是活人还是丧尸,他一旦靠近我,先吃我一鞭腿再说!

姑娘盯着丁福看,发现丁福变了,他的眼神变温和了,不再杀气腾腾。他的脸也变温柔了,不再蛮肉横生!

丁福在走近姑娘,而姑娘的回旋踢,也进入了蓄势待发的状态。

突然,丁福“扑通”一下跪倒在姑娘身前,接着磕了三个响头,搞得姑娘一头雾水,甚至有扶起丁福老爷爷的冲动!

丁福用颤抖而又苍老的声音说:

“我磕头。一磕,我恐吓了你母女。二磕,我欺负了你母女。三磕,我对你们母女欠债不还!

我家中有两万块钱积蓄,将全部赔给你们,当做你们的卖牛钱!”

“这…这神医是给丁福做了个手术,换了颗良心吗?”姑娘心头疑惑道!

丁福给姑娘磕完三个响头,又“噹、噹、噹”的给余无拘磕了三个头。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pm10:07
下一篇 2022年6月24日 pm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