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世子爷(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纨绔世子爷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角色:李长河李坏

简介:万人敬仰的萧王故去,留下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人人咬牙切齿
却在某一天世子变了,在平静中奋发,在误解中进取,在困苦中挣扎,直到一天,蓦然回首,世子已经崛起了…

书评专区

都市美女狩猎者:目前已经河蟹。日本小说的语言风格,作者功力深厚,但是这个风格注定无法大火。

仙路桃花传:什么是科学思维?就是世界上如果有神存在,那就去研究神,而不是上两支香顶礼膜拜。

老身聊发少年狂:穿越成老太太设定很有意思,养小孩也很温馨很甜,可惜后面的阴谋实在不上档次,bug极多,还不如老老实实写温馨文。

纨绔世子爷

《纨绔世子爷》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3章

  魏雨白坐在王府的马车上,外面天色暗下来,此行正是去王府。

  其实比起马车她更习惯骑马,少了那种颠簸反而有些不适了,窗外冷风一吹,整个人更加清醒。

  “姐,你说世子会不会看上你了,不然干嘛对我们那么好?”坐在外面赶车的魏兴平隔着车帘大声道。

  “胡言乱语。”魏雨白连忙驳斥:“世子是深明大义,他说父亲救了很多人所以帮我们。”

  “知道了知道了,反正要是真有什么事也不会告诉我,我看世子是什么样的人你也不知道,所以就装作知道的样子唬我。”魏兴平大大咧咧道。

  一时间魏雨白没有反驳,确实,世子是怎么样她其实也不明白的。

  初见时他贵为世子却一身简练武装,不似权贵子弟,谈吐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咄咄逼人居高临下之感,和京中百姓传言丝毫不符。

  不过随即想到父亲也被京中百姓传言为十恶不赦之人,自己早该想到传言不可信的。

  之后世子深明大义,所说一切道出她的苦楚,自从进京之后从未听人这么说过,心中感动几乎忍不住落泪。

  进京后酒肆茶楼还是他们走访的各路官员,只要提及关北的事都是义愤填膺,怒斥父亲不仁不义,亵渎失职,可他们都只是安逸坐谈,哪知当时情况。

  景朝军中少马,主力都是重装步军与弩手,而辽人大多都是骑兵,一人两马,虽然他们常击败辽人却苦于无法扩大战果。

  步人甲全重六七十斤,像京中那些义愤填膺时时说要为国捐躯的文弱书生穿上了只怕站都站不住。

  而军士只有穿上如此厚重的铠甲才能抵挡辽人骑兵,可击败辽人后只要追上数百步就已气喘吁吁,根本无法全歼扩大战果。

  他们与辽人交战中有过一次辽人连续败退二十余次,却每次借着马力迅速逃离,随即重整,再上战场,反复僵持从早到晚,如此一来活生生将将士拖得精疲力尽,最终被击破。

  辽人向来难以正面与他们交战,但辽人败了还可以再来,他们要是败了就是溃败,人跑不过马!

  辽人会乘胜追击,杀光所有人,扩大战果。

  而重装步军与马军不同之处还有:一旦腹背受敌就是死路一条,根本跑不掉。

  当时得知被绕后之时父亲其实已知必败了,当即下令军中马军除去装具,持令旗火速回城中传令让百姓撤离,百姓身不着甲、手无寸铁,大军一败只会任人宰割。

  之后父亲又加一令,马军维持秩序,让城中精壮者先走!

  城门过道宽度有限,城中百姓兵祸威吓下一同涌出,没人维持只会堵死,可那时父亲却不是让妇孺儿童先走…

  其实她当初虽有些明白父亲所想,却也觉得父亲不够仁义,所以朝臣百姓说父亲伤天理、害人命时她心中难过却哑口无言,直到今日世子又深说之后才全能明白父亲心中苦楚。

  没了那些手无寸铁的精壮子弟,明年辽人如果再来遭殃的就不仅是关北,关北要是破了辽国兵锋直指雁门路、关南路、京北路、京西落、甚至开元府,都是一马平川,就是辽国骑兵的天下。

  大景虽富庶繁华钱帛充沛,可到时就算倾国之力以对,恐怕也难在平原上与辽人骑兵一决雌雄。

  父亲宁愿背负千古骂名,行不仁不义之事也要为此,就是为不让那种情况发生,可惜这世上恐怕只有世子懂他心意,就连自己这个亲女儿也是一知半解罢了。

  想到此处魏雨白忍不住痛心。

  …

  清早,小院中早寒未散,方先生早起,梳洗打理后坐在院中。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之音,他眉头微皱,何人如此无礼?

  这时门却被粗鲁推开,来人居然是满头大汗的太子。

  方先生连忙站起来道:“太子殿下何故如此…狼狈。”

  太子摆手,端起他放在案边的香茶一饮而尽,这才喘息着道:

  “李长河…那孽种,他把魏家兄妹接到王府去了!”

  “什么!”

  方先生一愣,随即一脸震惊,知道他的人便知他少有露出这种脸色。

  太子坐下来,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用袖子擦去额头上的虚汗,随即详细说起来:

  “我才早朝结束,孙焕便来告诉我,他在城北找着个带着儿子的外来汉子,让他去挑衅魏家姐弟滋事,到时若是被杀就给他儿子十两银子,那贱民都应了,

  没想去他们姐妹落脚的客栈却发现人去楼空,一问掌柜才知道昨晚来了潇王府的车马,将一行人全接走了,难不成那孽种看穿我们的计谋,还是谁走漏了风声!”

  太子说完这些有些慌乱,毕竟他们昨日刚好筹划,昨晚人就被接走,未免太巧。

  若是事情败露被捅出来,就算他贵为太子也不好搪塞。

  方先生听完脸色逐渐舒缓,笑容重上嘴角:“太子安心,此事定是巧合罢了。

  一来他李长河是什么人太子难道不知?

  二来魏朝仁与潇王乃是故交好友,魏家姐弟去王府住几天也不奇怪。”

  见他这么说,太子点点头这才安心些,随即一边擦汗一边道:“那接下来要怎么办,总不能上潇王府闹事吧?”

  方先生站起来来回踱步:“潇王府高手如云,自然不能去,不过魏家姐弟想要救人就要出来走动,一走动就有机会。

  此时年关将至,刻不容缓,已经不能用软的了,殿下定知京中有专做黑事之人,让孙焕去请吧。”

  太子点头,不管什么地方有黑就有白,所谓做黑事就是帮人打架,绑人,钱给得多的话甚至敢杀人的市井无赖狠人,每个地方多少都有这样的人存在。

  “可那魏家姐弟乃是军旅之人,只怕市井无赖不是对手啊。”太子又担忧道。

  “不是对手才好,到时她们要是杀个一两个事情就好办,都不用后面麻烦。”

  方先生自信笑道:“她们不懂,京中不是关北,关北别说死一两个,就是死百十个人也是常有之事。

  可京中不一样,只要死人都是大案,有理无理都有污点,难逃干系。

  到时皇上只会听说魏家姐弟杀人,却不会听说他们为何杀人…”

  太子也一知半解的跟着干笑起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6月17日 pm6:52
下一篇 2022年6月17日 pm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