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道商途)秦长清陈雨彤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情道商途完结版阅读

我有七个姐姐,他们都超级厉害

情道商途

情道商途》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7章

第37章秦媚儿最终没有答应。
带着遗憾,秦长清坐上了由燕京北站发出的草原列,这趟列车,可能是铁道部属下最慢的一趟客车了。
短短的一千公里,足足坐了两天两夜,才到达詹鱼镇,幸亏邹凯给的是卧铺票。
走下火车,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秦长清感觉仿佛离开了一年之久。
要说从10月31日离开,还不到一个月,这期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秦长清成熟了许多。
少了一点书生意气,多了一些稳重城府,秦长清相信,如果还是生活在燕京党校,自己就算三十岁也不会有今天的感慨。
接着晨曦,看着站台上堆积如山的建筑材料,秦长清走过去,想要仔细看看:“干什么的?
赶紧离那远远的,告诉你别找不自在,这可是从燕京拉来的。”
这一声断喝,在寂静的清晨,分外响亮。
秦长清愕然回头,从材料山苫布下面钻出来两个人,手里拎着杯口粗的棒子。
随即二人看清秦长清的面容,顿时惊喜的喊道:“秦书记,是秦书记!
秦书记回来了!”
就这一嗓子,只见从各个角落跑过来十几号人,秦长清顿时呆住了,难不成这么多人都是来守夜的?
喊出那一嗓子的,是高盛,看出秦长清的疑惑,解释道:“秦书记,这些老乡都是自发来守夜的,不要一分钱,还自带干粮。”
秦长清的眼睛有点湿润,这些淳朴的乡亲,就是他为单于乡工作的动力源泉。
秦长清上前一一握住乡亲们的手,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请大家吃早点!”
吃饭的时候,秦长清才和高盛有时间交流:“秦书记,老县长回县里了,这一次担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张晋北上调公安局,任常务副局长。”
高盛犹豫一下,见秦长清在认真倾听,接着说道:“听说,您原来是要兼任常务副县长的,只是—”秦长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事:“奥,我没听说呀!”
高盛看秦长清一脸的茫然,叹口气:“听说,您和一个叫秦强的合作,在内参上写了一篇文章,没有经过地区行署,被认为是没有政治觉悟,所以泡汤了。”
“文章?
什么文章?”
秦长清满脑门子官司,在燕京城这些天,自己忙得脚打后脑勺,哪有时间写什么文章。
高盛眨眨眼:“秦书记,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可是听在老县长说了,那篇文章题目是《坚决抵制西方国家的和平演变,坚持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秦长清恍然大悟,共同署名,不用说,肯定是秦强搞的鬼。
这位大哥倒是好意,岂不知,自己在嘉鱼县乃至瀚海地区都已经是麻烦的代名词。
再加上这个“没有政治觉悟”的评价,看来,自己需要在单于乡好好待上几年了!
摇摇头,秦长清苦笑道:“行啦,这事我知道了,也好,这样咱们就可以安安心心建设单于乡了。”
“嘿,不只是单于乡,”高盛笑着说,“这次你的县委副书记被拿下,副处级别不变,保留县委常委。
詹鱼镇和单于乡合并了,单于乡建制撤销,今后,你的工作岗位就在这里了。”
这倒是意外之喜,最起码,交通方便了许多。
想来县委常委的职务,想要取缔太过复杂吧,还要报请地区行署组织部审批备案,这才是自己挂着这个虚名的原因,秦长清暗自想到。
看高盛笑的诡异,秦长清有点纳闷:“老高,咱们之间还有什么需要藏着掖着的,有话直说。”
高盛笑道:“现在詹鱼镇的班子,那是无比的庞大,大概是华夏之最了!”
秦长清目瞪口呆,想想可也是,之前的单于乡机构臃肿就已经很变态了,这次二合一,也只有更变态!
随即问道:“老高,怎么这么多人来守夜,这也太兴师动众了吧?”
高盛叹口气:“秦书记,您不知道,现在这批物资成了香饽饽,所有人都想啃上一口。
就在昨天,县委还派车来拉水泥和钢筋,说是要盖县委家属楼。”
秦长清惊呼:“盖家属楼?
那岂不是说要把这批物资包圆?
不行,绝对不行!”
高盛看到秦长清的反应,长出一口气:“秦书记,有了你的表态我就安心了,你不知道,昨天县委办公室主任楚大军。
那家伙,简直就是要明抢啊!
我说这些物资必须你回来才能动用,楚大军说了,今天再来就会带着免去我詹鱼镇副镇长的文件。
这些老百姓原本是昨天帮着卸车的,看到有人想要搬拿物资,自发留下看护。”
秦长清面色凝重,他没想到,自己费劲巴力掏弄回来的基建物资,在嘉鱼县某些人的眼里居然成了唐僧肉!
这批物资是绿洲水业集团的财产,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用,就算是嘉鱼县县委也不行。
不过,嘉鱼县县委那一帮人看来很执着呀,而且,那是一群只会院里刨食不会生产的家伙。
这些物资落到他们手上,不会产生任何的效益,甚至有多少物资会真正投入到县委家属楼的建筑工地,秦长清都持怀疑态度。
绝对不能让他们拉走一袋水泥!
可是,怎么样才能保护住这批物资呢?
通过单于乡的撤并,秦长清就知道,自己在县委那一班人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可以随意摆布的棋子。
现在可以撤并单于乡,下一步,如果自己挡住了某些人贪占物资的渠道,很简单的一纸调令,就可以让自己束手无策。
头疼啊!
官大一级压死人!
自己一个小小的乡官,怎么做才能保住这批财产?
秦长清再一次感觉到自己身份的低微,在华夏,没有实力,没有势力,什么东西都不是自己的!
就在昨天,秦长清还筹划着单于乡灿烂的明天,没成想,刚一下火车就挨了当头一棒!
单于乡作为一级行政机关,居然就这么没了!
其实,秦长清也对目前的乡区镇混乱的行政体系很不满意,机构重叠,管理混乱,人员臃肿。
几乎嘉鱼县境内所有的乡镇区都存在着这些问题,撤乡并镇倒是符合机关精简的精神。
只是,这样一来,秦长清和城北区还有燕京铁路局之间的一切合同,都将没有法律效力。
也就是说,绿洲实业,现在已经不是单于乡的了!
秦长清忽然问道:“老高,省里的扶贫款和物资到了没?”
高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秦书记,要不是那第一批扶贫款和物资惹祸,咱们单于乡还不会被撤销!”
秦长清呆呆的看着高盛,实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秦长清就感觉极度的压抑笼罩在自己的心头。
深深的吸一口气,压住心头的烦乱:“钱呢?
物资呢?”
高盛叹口气,无奈的说道:“单于乡撤并,所有的钱款和物资原本应该合并到詹鱼镇,不过,县里说要统一安排扶贫款项和物资,直接就把钱款划走了!”
秦长清此刻如坠冰窖,一股发自骨髓的冷气笼罩了他,难怪嘉鱼县贫穷至此!
秦长清相信,那批钱款物资,很难毫发无损的用在扶贫济困上,能有一半的钱款物资用到贫困户上,就已经烧高香了。
也许,上层永远不会想到,他们拨付的这些东西会喂饱一只只蛀虫,而不是让贫困户脱贫致富!
这就是嘉鱼县的悲哀!
也是嘉鱼县贫困的根源所在!
二人还在唏嘘感叹,忽然一个老乡跑过来喊道:“秦书记,高镇长,那边来了好几台车,拉来好多人,快来看看吧!”
秦长清一怔,看向高盛,难不成今天还要动硬的吗?
两个人赶紧起身,跟着老乡疾步走向远处的人群,那里,人声鼎沸,很有大打出手的架势。
村民为秦长清让开一条通道,让秦书记直接面对县里来的强盗!
还没见面,秦长清就听见县委办公室主任楚大军尖利的嗓音:“高盛,你被免职了,不要继续躲在村民身后玩弄阴谋诡计了,如果你继续顽抗,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看到没有?
公检法都来人了,谁敢—”

                       
上一篇 2022年6月10日 pm7:53
下一篇 2022年6月10日 pm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