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世我只想看看(李观棋几度酱)全本在线阅读_(李观棋几度酱)完结版在线阅读

书名:这一世我只想看看

主角:李观棋几度酱

简介:清水镇一先生,曾看过佛魔争锋,经历过仙神之战,更站到过世界之巅
可能是倦了,就想做一个平凡人,好好看看这人间
“可这个世界总是卷着你走,真是身不由己啊

这一世我只想看看

《这一世我只想看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逛洛阳灯会

傍晚时分,洛阳城里也放起了绚丽多彩的烟花,张灯结彩,好生热闹。

洛阳湖以洛阳城而得名,而洛阳城以洛阳山脉得名。

此时的洛阳湖岸边,人声鼎沸,沸沸扬扬。

三月灯会,这洛阳湖中行舟星星点点,都点起了灯,不时还飘来花灯,也格外别致的风景线。

一行三人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踱步其中,若没有李峰开路,两人也会迷失在这人山人海的街道中。

“哥,这时间还早,文会还有一会儿,我们去江山舫看看吧。”

李观棋看了看天空,还有些许亮光,也琢磨不透去哪儿,便随了陈湖洲的意愿。

江山舫,青楼的分支,常年靠在洛阳湖边,船上的姑娘卖艺不卖身,但在青楼也只能落得风尘女子的名号了,却迎合高级市场,只接待富家公子。

一行人进了船,交了些钱,落了座。

“客官们,稍等一下,九江正在换衣,马上为各位献上曼妙的舞姿。”

听到老鸨的话,陈湖洲倒是有些兴奋了起来,看到李观棋面无表情,还是难掩兴奋,自顾自的科普了起来:“哥,哥,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早就听说过九江了,我在棋馆下棋的时候,那些老流氓经常提起过她,说她美如天仙,闭月羞花呢。今天要倒是要好好看看。啊,啊。。”

“看什么?”

陈湖洲身后,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用手抓住了陈湖洲的耳朵。仔细一看,原来是男扮女装的陈韵芝,模样倒是有些俊俏。

“姐,松开,松开,我站起来,您坐。”

陈湖洲一边求饶一边轻轻拍打陈韵芝的手,这模样倒是有些滑稽,引得许多人的取笑。

见动静有些大了,陈韵芝也没有胡闹下去了,把陈湖州拉了起来,顺势坐了下去。这陈湖洲还挺识趣,谄媚的给陈韵芝捏起了肩。

“来这儿,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吗?等会儿,你哥要去相亲,还带他来这儿?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王家在洛阳城到处是眼线,等会儿见得是王家大小姐王思彤。”

“这不还有一会儿吗,再说这王家大小姐又没见过我和哥,只见过你,你这么正大光明找我们,不就暴露了吗?”

“好啊,这还怪我来了,这事过不去了。等爷爷回来,你就完了。”

陈湖洲听到告诉爷爷,一下就焉了人。

李观棋在旁看着这对活宝姐弟,倒是有些羡慕了,想起了现在在文山院的姐姐李不语,已有五年没见了,想起李不语,还挺伤感。

突然,台上的灯全灭了,响起了阵阵悦耳的乐曲。

又是一瞬,台一圈儿的蜡烛一拥而起,借着亮光寻去,台中间站着个妖娆妩媚的半遮面女郎,随琴声而动,婀娜多姿,用完美的身材展示着风姿绰约的舞蹈,衣袂飘飘,倒是有些出尘的风采。

把台下这些酒囊饭袋,看得如痴如醉。

李观棋倒是看出来了,倒是有些门道,这姑娘用了些魅术,撑不得门面。

在场,除了李观棋,也就陈韵芝和李峰没受影响外,全都中招了。

这陈韵芝本身就是姑娘,而这李峰除了有些境界外,还封了情根,李观棋虽看出来了但想不明白。

李观棋随手拍了拍陈湖洲后脑勺。

陈湖洲清醒了过来,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却一脸茫然,陈韵芝则投去嫌弃的眼神。

李观棋站起身,便招呼离去:“走了,文会,快开始了。”

“哥,舞都没看完,等会儿呗。”

看着陈湖洲这副嘴脸,陈韵芝有些恨铁不成钢,拽着陈湖洲的耳朵往外走,陈湖洲还不停往回瞧。

台上的九江看台下有人离开,倒是有些诧异,也对为首的李观棋留了一个心眼。

舞毕,台下一阵掌声,直至九江下台,还有些人缓不过劲儿来,不停痴笑。

九江招呼来老鸨:“去查一下刚刚出舫的青衫男子,看看有没有威胁。”

“是,小姐。”

老鸨恭敬退下,一点儿不拖泥带水。

九江呆呆看着窗外,心想:自己的魅术没什么,但普通人绝无抵挡可能,见才李观棋及冠模样,模样还挺俊俏,虽身上一丝气息没有,竟能无事,或是境界高吗。

李观棋一行人,踱步来到了文会所在的红花楼。

李观棋倒没着急进去,在门口发现了与这热闹的街道格格不入的小男孩,读着手抄的书本,卖着有些破旧的面具,没了小孩的童真,留在脸上的只有生活摧残的印记,又引起了李观棋注意,身上居然有熟悉的气息。

李观棋买了一个鬼头面具,多看了一眼小男孩,眼前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

面具根本卖不出去,本来快放弃了,可想到爷爷,小男孩不停道谢,目送着他们离开。

见李观棋如此,陈湖洲意外的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开口道:“哥,这种穷人家孩子在这吃人的世道,多如繁星,帮不完的。”

“穷人吗?我不帮,或许以后会有人治治这白骨露野,民不聊生的世道。”

听到陈湖洲的话,没有回答,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轻声嘀咕道。

在场三人,仿佛只有李峰听到了,静静的看着李观棋,可能就当个玩笑听吧。

“哎呀,进楼吧。”

见气氛有些阴郁,陈韵芝打了圆场。

入楼需答题,猜灯谜,“星月三星照枝头。”

就这么一个灯谜,倒是难倒了许多人,其中也不乏买答案的,滥竽充数。

陈湖洲本想出头,奈何文化不够,抓耳挠腮。

李观棋看着陈湖洲,不免担心起陈家未来,再看了看陈韵芝,好似胸有成竹,便没有先说答案。

“‘采’,进去吧。”

这里也差不多聚集了洛阳城附近城镇文人墨客,这院里也是人满为患了,没了街道的嘈杂,有的是文人之间的谈笑风生。

两千年前,文圣创文山院,广纳人才,初衷造福天下,由于内部的各种分歧,也只能随之任之,第三任院长书圣,让文山院彻底成为了学院,不干预如何争斗,成就了现在的文学圣地。

从文山院出来的人基本在国家里都会委以重任,久而久之,文山院成了天下文人墨客的目标。

文会则是是读书圣地文山院甄选弟子的大会,几乎在天门大陆每个城市都有,文山院抽出老师来招生,考生不分男女。

李观棋把事都安排给陈湖洲,包括见王思彤,这也是带陈湖洲来的原因,陈湖洲本来不愿意,李观棋答应他事后再跟他下一局棋,而陈韵芝一进楼,就不见了,文山院老师在场倒也安心。

李观棋戴起了个面具,拿了一瓶清酒,背起了手,装起了纨绔子弟,只想一个人转转。

可没过一会儿,文试开始了,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李观棋也停了下来,转眼看着高台。

随着锣鼓喧天,高台之上飞出一支笔,一张纸,让其写出自己擅长的科目。

这架势,李观棋也没见过,倒是有些好奇,自己也在纸上写出了‘书法’二字。

写下字的人,全消失不见,不知去向。李观棋就明白了,这纸是门,这字是钥匙,钥匙只能开配的门。

下一刻,李观棋出现在白茫茫的房间里,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摆着文房四宝。

大致明白其意思,李观棋也没墨迹,喝了一口清酒,拿起笔就开始写。

一笔而下,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又归于虚旷,这近乎癫狂的原始的生命力的冲动中包孕了天地乾坤的灵气。

笔落,纸消失了。

就在北木国遥远南面的一座岛上,一座大山泛起了金光,照亮着这漫漫长夜,周围浮着龙凤,文气宣天,还伴随着响彻云霄钟声,有九声,而这里是文山院的圣山。

这么大的动静,倒也是惊动了正在闭关的院长,也惊动了许多苟延残喘的老怪物,却无人敢有所动作。

“几千年来,哪有这些年频繁,上一次就在五年前吧,又是北方吗?徒儿,想家了吗?”

海上一叶扁舟,一白发蒙眼老头嘀咕道。

那老头儿身后跟着个似天仙的女子,腰间挂了香囊,绣着‘不语’二字,身着儒袍,笔直立于船头,看了一眼泛着金光的文山,对着老头儿点了点头,轻踏船板,转了方向,往北木国方向去了。

文山院院长此时的手中多了一张朴实无华的纸,看了看文山,挥了挥衣袖,文山也恢复了往日平静,又看起了手中的纸,嘀咕道:“书圣之资,诗仙之妙,傲世之势,这句诗狂,看这个字却有些许悲凉。”

纸上写——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李白《江上吟》)

李观棋对于自己的即兴发挥倒是挺满意的。

李观棋坐了下来,没有着急离开,像是在等人,李观棋看了一眼桌上出现的金色令牌,倒也没觉得奇怪,大概是某种凭证吧。

突然,李观棋正对面出现了一个虚影。

这虚影紧紧盯着李观棋,倒是有些诧异,自己居然看不到李观棋面具下的脸,还是率先开了口:“你会去文山院吗?”

李观棋摇了摇头。

“说吧,那要什么?”

“一本书。”

                       
上一篇 2022年6月7日 pm10:31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pm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