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本免费阅读《钟先生心痒难耐》

书名:钟先生心痒难耐

作者:眉上烟

主角:苏眠钟南衾

简介:钟南衾之于苏眠来说,不是蜜糖而是砒霜
她想躲开他远离他
可有一天,还是被他逼至墙角,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喃,“那一晚,在酒店,是你撕烂了我的白衬衣
”“……”“那是我的第一次,你得负责!”…

钟先生心痒难耐

《钟先生心痒难耐》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20章 女人心海底针

  午饭时间,餐厅

  钟一白一边喝着郭婶给他熬的小米地瓜粥一边拿眼去瞄对面吃饭的男人,他喝一口瞄一眼,在重复无数次没得到回应之后,忍不住出了声。

  “爸爸,问你个事。”

  钟南衾头也没抬,只是从鼻腔里发出一鼻音,“嗯。”

  “学校那边,你帮我请假了吗?”

  “嗯。”

  “是向苏苏请假的么?”

  “嗯。”

  “那,”钟一白试探着问,“你说我发烧的时候,苏苏有没有说什么?”

  钟南衾优雅的吃着饭菜,“你想听什么?”

  “比如说,她让我好好养病或者是听到我发烧的消息很着急……"

  钟南衾抬眸,淡淡的睨着他。

  半响,缓缓从薄唇之间抛出来两个字,“没有。”

  钟一白,“……”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

  昨天还把他搂在怀里哄着睡觉,今天听到他发烧了都没反应。

  心,好痛。

  看着跟前的甜甜地瓜粥,钟一白的胃口也淡了。

  那感觉,就像传说中的失恋。

  酸酸的,涩涩的,还有些发胀……

  ……

  下班后,苏眠和余苗一起回了公寓。

  天气太热,又上了一天班,两人累得回家就倒在沙发上,连说话都不想说了。

  苏眠抬头看了眼挂钟,然后偏头问余苗,“晚上想吃什么?”

  余苗,“别做了,咱俩叫个外卖。”

  苏眠也懒得动,索性由她去了。

  两人订了水煮鱼,味道没苏眠做得好,她随便吃了点就回了卧室。

  洗了澡,此刻,坐在床边拿着干毛巾在擦头发。

  擦着擦着,她就想起了生病的钟一白。

  于是停了擦头发的动作,将毛巾放在一旁,她拿过手机拨通了钟一白的手机。

  ……

  刚吃了晚饭的钟一白正坐在卧室的飘窗上玩玩具,手机就放在一旁。

  听到香,他立马抓了起来。

  一看是苏眠打来的,他小嘴嘟了嘟,心里头那酸酸涩涩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这个没心肝的坏女人,终于舍得给他打电话了么?

  他从早上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晚上…..

  这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度日如年,都是煎熬。

  哼!

  他就是不接!

  也让她尝尝煎熬的滋味。

  让她知道,他钟小爷也是有脾气的…..男人!

  他设的手机铃声是他最喜欢的……老板,来碗鱼丸粗面……

  铃声响了好久,一遍又一遍,直到自动挂断。

  铃声停了,钟一白松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又紧张起来。

  苏苏,她会再给他打过来么?

  会的吧?

  如果是他的话,她不接,他肯定会打第二遍。

  嗯!

  他决定了,如果苏苏再打过来,他可以考虑接。

  于是,钟小爷开始等。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钟小爷那张原本还算淡定的小脸开始龟裂。

  他抓狂的用手抓着自己满头的卷卷毛,一脸崩溃状,“早知道刚刚就接了……”

  随即又哼了哼,“打个电话也没个诚意,打一次就不打了么?万一我在拉粑粑不方便接呢。”

  拉粑粑……

  钟一白眼睛一亮。

  他抓起手机,半秒没犹豫,直接给苏眠回了过去。

  那头,苏眠已经躺到了床上,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笑着接了起来,“一白。”

  原本还生着闷气的钟一白,一听到她温柔动听的声音,心里也没气了,只剩下委屈。

  “苏苏,”他小声的叫她,“我发烧了。”

  “我知道,好点了吗?“

  “没有。”

  钟小爷从未想过有一天为了博取一个女人的同情,他竟然睁眼说起了瞎话。

  苏眠听到他说发烧还没好,声音也带着点心疼,“去过医院了吗?”

  “没去。”

  “怎么不去医院?”

  “没人带我去……”

  钟一白心里想,这话要是被他家老钟听到了,估计能把他打残废。

  苏眠的声音顿了顿,“你爸爸呢?”

  “他忙着呢,今天一早就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据说是出差了。”

  所以,整整一下午陪着他的男人难道是……鬼吗?

  呵呵呵呵……

  老钟,儿子对不住您了。

  钟一白在心里暗暗发誓,等他家老钟老了,他一定会好好孝敬他的。

  电话那头的苏眠,听了钟一白的话,心里莫名既无奈又心疼。

  钟南衾是掉进钱眼里了吧?

  自己的孩子都发烧了,他竟然不管不问地跑去出差?

  发烧有多危险他不知道吗?

  万一出事,他后悔都来不及。

  一想到钟一白那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还发着高烧…..

  心里忍不住发急,她从床上爬了起来。

  “一白,你把你家地址给我,”苏眠将手机放在一旁,开了免提,“我马上过去带你去医院。”

  钟一白一听,高兴得差点从飘窗上蹦了起来,“真的吗?”

  “嗯,你定位你家的地址发我微信上。”

  “好,苏苏,我等你哦。”

  ……

  苏眠跟余苗说了声就走了。

  而此刻,钟一白那边……

  他从飘窗上跳了下来,扭着小屁股就跑去了换衣间。

  他有一整衣橱的当季新衣,平时在学校里穿校服,这些衣服基本没穿过。

  他挑啊挑,从里面挑了一套量身定做的宴会小礼服,七手八脚的穿上了。

  只是小领结不会打,于是,他去找钟南衾。

  钟南衾在书房。

  钟一白踢踏着卡通小拖鞋走到书房跟前,很礼貌的抬手敲了敲。

  等待,但里面没回应。

  他又敲了一声,还是没动静。

  就在他想直接推门进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他熟悉的嗓音,“找我做什么?”

  钟一白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钟南衾,咦了一声,“爸爸,你原来没在书房?”

  钟南衾看他一眼,没回他的话,而是抬脚越过他进了书房。

  钟一白抬脚跟上,父子俩一前一后进了书房。

  钟南衾坐在书桌后面,钟一白站在他跟前,神情有些扭捏。

  钟南衾的视线扫过他身上穿的衣服,表情未变,“半夜的,你穿这个出去吓鬼?”

  钟一白嘴角抽了抽,忍了忍,为了迎接苏苏的到来,他决定不和他一般见识。

  深吸一口气,他将手里的蝴蝶结递到钟南衾面前,咧着小嘴讨好的说,“爸爸,你能帮我把这蝴蝶结系上么?”

  钟南衾瞄了那红色的蝴蝶结一眼,竟然是什么没再说,伸手拿过给钟一白系了上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