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全篇小说颜花溪萧烨阳主角

小说:九岁嫡女要翻天

作者:颜文涛

角色:颜花溪萧烨阳

简介:(1v1,双洁,甜宠)西凉威远王府
虎头虎脑、年仅5岁的小王爷萧沫希见自家娘亲又扔下他跑到田野去了,包子脸皱得都鼓了起来
小王爷哀怨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爹爹,老气横秋道:“父王,你当初怎么就看上了我那没事就喜欢往外跑的娘亲呢?”
萧烨阳斜了一眼自家人小鬼大的儿子,随即做出思考状
是呀,他怎么就喜欢上了那个女人呢?
沉默半晌……
“谁知道呢,脑子被门夹了吧!”
同命相怜的父子…

评论专区

绅士的庄园:【耽美】尽管触及了工业,殖民,灾疫,婚姻及继承制度,但这些都只是为小攻小受谈恋爱服务的,增强点真实性谈恋爱更顺畅你信不信?人设非常平板,大概就是19世纪一流小说的配角的集合。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设定各种打自己的脸,可看度一般,没书的时候可以捡起来看一看。

都市之欺骗万界:飞卢的一本书。。。还可以。。很装逼。。。但是很水。。。干草以上,粮草以下 。。。注:有很多抄袭,本人已举报,但估计没用,飞卢娘那里抄袭的书多了,抄袭上热销常有。。。。。。日常黑一波飞卢

九岁嫡女要翻天

《九岁嫡女要翻天》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8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锦缎事件在林姨娘灰溜溜的晕倒,以及颜家上下心照不宣的沉默中平息下来了。

  自此,花溪不好惹的名声算是烙印在了颜家众人心中。

  这是一个连一家之主都敢打脸的狠人!

  “娘,这锦缎原来叫浮光锦呀?”

  李夫人见女儿神色欢喜的抚摸着锦缎,心中的郁气总算少了一些:“娘也没想到你大舅舅送来的料子是浮光锦。

  花溪抬头:“浮光锦很贵吗?”

  李夫人点头:“贵是一方面,主要是很难买到,这种料子一般都只特供给达官贵人,普通人几乎接触不到。

  花溪有些动容:“大舅舅对我可真好。

  商人虽有钱,可在等级森严的古代,很多东西都是有钱也难买到的。

  这几匹浮光锦也不知道她那没见过面的大舅舅废了多少心思才弄到,幸亏要回来了,否则,可就真的要辜负大舅舅一片爱重之心了。

  李夫人摸了摸花溪的脑袋,眼中闪烁着满满的爱意和温柔。

  之前女儿替她出头,真的让她欣慰极了。

  不过想到老爷离开前难看的脸色,想了想还是说道:“你以后对你爹,说话态度好点。

  “哼!”

  花溪冷哼了一声:“我今天已经够克制的了,要是依我的脾气,我能说出更难听的话来。

  她这个人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眼里又些容不得沙子,要是有人让她不高兴了,她是不会、也不愿去忍让的。

  经过锦缎一事,便宜爹在她眼中已经从以前的有点偏心上升到了渣男的地步,她能心平气和的和对方相处,已经是最大的容忍了。

  “你这孩子,怎么还越说越来劲儿了?”李夫人点了点头花溪的额头。

  “娘~”花溪挽住李夫人的手臂,“娘你就是太好了,事事为着父亲想,可他呢,把你的付出当成了理所当然,根本不懂得珍惜。

  她还想说渣男不值得留恋,可又怕伤到李夫人,动了动嘴唇,又将话咽了回去。

  李夫人叹了一口气:“你爹他……其实说到底还是怪娘自己,娘出身商贾之家,嫁给你爹绝对是高攀了。
你还小,不知世人对身份地位的看重。

  “尤其是像你爹这样的读书人,对商人大多都是有成见的。
娘在嫁给你爹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不受待见的心理准备了。

  “不过,娘是个有福的,你爹他虽偏爱林氏一些,可对我,还是敬重的,在大事上还是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的。

  “娘儿时也有些姐妹,她们的境况就有些艰难了。
嫁给的男人,一边挥霍着她们的嫁妆,一边宠妾灭妻,有些被折磨得已经不在世上了。

  “你看,和别人相比,娘是不是要幸福得多?只要你和你的两个哥哥们都好,娘是怎么都无所谓的。

  花溪怔怔的看着李夫人,没有忽略掉她眼中划过的惆怅,心里感觉酸酸的,沉默了一会儿,一把抱住了这个强颜欢笑的女人。

  哪有女人不想到得到丈夫的疼爱?可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的无奈了,让她们不得不选择忍让和妥协。

  “既然父亲看不起商人,为何要娶你?既娶了你,就得对你负责。

  李夫人拍着女儿的后背:“你爹他没有不负责,娘嫁给你爹后,他对你大舅舅他们还是多有照顾的,有个县令妹夫,可以省去不少麻烦的。

  “成婚,是结两性之好。
到目前为止,娘嫁给你爹,不管是对颜家,还是对李家,都是有好处的。

  花溪抬头:“可是对你呢?”

  李夫人笑了笑:“你和你的两个哥哥,就是你爹给我的最好礼物呀。

  花溪见李夫人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怨,心里胀胀的,不知说什么,闷头又趴回了她的坏中。

  她这个娘,把她爹、她的两个哥哥以及她都放在心尖上,处处周到,处处体贴,唯独没有把她自己放在心上。

  见女儿面露心疼之色,李夫人心里暖暖的,她现在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世人所说的‘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这话的含义了。

  可不就是贴心吗?

  知道她的不易,知道为她出头。




  李夫人宠溺的拍着花溪的后背,不过,没多久,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来,一想到女儿的又倔又烈的性子,又有些忧愁。

  世人多偏爱娴静和顺的女子,女儿这样的性格,她真怕她日后会吃亏。

  若是娘家硬一点还好,女儿烈一点那是性格直爽,可若老爷一直不能升迁,只是一个县令,女儿的性子怕是要被说为跋扈了。

  这一次安置难民,老爷做得挺不错的,也不知道明年是不是能往上动一动了?

  就算不动,平调到一个稍微富足一些的县城也好,这样她也能想想法子,多为三个孩子攒点家底。

  一想到文修这一辈的孩子都慢慢的长大了,可颜家却还没什么家底,她就愁得慌。

  聘礼、嫁妆,哪哪都要钱呀!

  锦缎的事虽然平息了,可之后的日子,县衙后院的氛围都有些怪异。

  比如,颜致高从那之后就一直歇在双馨院,被颜老太太骂了几次后,勉勉强强的同意回正院休息了。

  他这边好了,可李夫人这边却迟迟没有递来台阶。

  好几次,他都走到正院外了,最后还是转身去了双馨院。

  因为临近年关,李夫人要准备过年的事物,又要处理嫁妆铺子、田地一年来的收益进账,忙得不可开交,哪里还顾得上到其他。

  花溪对这事倒是知道的,可她没想过要提醒李夫人。

  在她看来,便宜爹就是被惯坏了,以前一有什么事,都是李夫人先低头服软,这一次锦缎之事,起因就是因为他,可就这样,他也不愿向忙前忙后的妻子低头。

  还有,现在她娘忙得脚不沾地,便宜爹要是回了正院,她娘还得花时间伺候他,那可就真的没时间休息了。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着吧!

  而双馨院,也是难得的安静。

  被花溪当着那么多人明里暗里讽刺了一顿,林姨娘就是再脸皮厚,短时间内也没有没脸见人。

  至于二房,都是人精,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弄出什么动静。

  而三房,从来就不会多事。

  很快,腊月二十到了。

  这一天县学开始放假,颜文修、颜文杰、颜文凯、颜文彬不用上课,县衙后院这才多了些活力。

  “大妹妹,你和文涛又在捣鼓什么呀?”

  颜文凯去了正院,没看到花溪,就直接来了三房,果然在院子里看到了正在和闫文涛堆雪人的花溪。

  花溪回头,一看是他,笑容立马爬满了脸:“四哥,快来,你的力气大,来帮我铲雪。

  颜文凯:“敢情我就一苦力是吧?”嘴上虽不愿意,可手脚却很诚实,拿过一旁的铲子,就开始和两人堆起了雪人。

  花溪笑道:“四哥,我们现在这里试试手,等熟练后,去给祖母也堆个。

  颜文凯点头:“好啊,我没问题。
对了,你的盆栽呢?种活了没有?”

  花溪:“我是谁呀,种地小达人,那必须活了。

  看着妹妹傲娇的模样,颜文涛、颜文凯都笑了。

  颜文凯:“过了年后,爹要去府城汇报政绩,你的那些盆栽要是能拿得出手,可以让爹给你带去大舅舅家。

  闻言,花溪双眼一亮:“真的?”

  颜文凯点了点头,神色变得有些沉重:“县令三年一考,也不知这次爹能不能升迁?”

  翻过年他就十三了,已经知晓了不少事,知道父亲能否升迁,关系着他们家日后的发展,这些天大哥可没少念叨这事。

  花溪和颜文涛对视了一眼。

  对于这事,两人没有话语权,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没多久,在三人的协作下,一个雪人就成形了。

  中间,颜文涛去给雪人找鼻子眼睛的时候,颜文凯蹭了蹭花溪。

  花溪疑惑:“怎么了?”

  颜文凯左右看了一下:“回去后,你去给大哥道个歉。

  花溪扭开头:“凭什么呀?”

  颜文凯有些头痛:“难道你要一辈子不和大哥说话?”

  花溪:“那为什么不是他来给我道歉?”

  颜文凯敲了一下花溪的脑袋:“你是妹妹,他是哥哥,哪有哥哥向妹妹道歉的?”

  这话花溪就不爱听了:“谁错谁道歉,这和年龄可没关系。

  颜文凯瞪大眼睛:“你咋这么多歪理?”

  花溪眼神不善:“四哥觉得这是歪理?那你是不是预备着日后欺负了我,还要等着我给你道歉?”

  “我哪有?”颜文凯立马否认,眼珠一转,又道:“马上要过年了,你这么和大哥僵着,娘看到了也会不高高兴的。

  果然,这话一出,花溪的神色有些松动了。

  颜文凯心里得意,果然,搬出娘来就是管用。

  为了娘,大妹妹连爹都敢说,肯定也会为了娘高兴,去和大哥和好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