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姜芸主角小说在哪里看?

为了给女友还清网贷,被迫在工地搬砖,女友竟然跟网贷公司的老板订婚了!今天,三年之期已到,如今我便是你们高不可攀的存在

天门圣医

天门圣医》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1章 你们冤枉他了

朱老爷子闻言欣慰道:“这么说,三次针灸之后,我孙女的病就能完全治好了?”
沈浪淡淡点头。
“太好了!”
朱正廷和白秀珠对视一眼,纷纷转过身来,一把握住了沈浪的手:“神医,太感谢你了,是你救了我女儿,是你救了朱家。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我们朱家一定给你!”
沈浪道:“刚才给朱小姐治病,费了我一套梅花针。这套梅花针是我跟牛院长借的,如果你们愿意,能送我一套梅花针就够了。”
朱正廷闻言立即呵呵笑了起来:“别说一套梅花针,你就是要金针银针钻石针,我朱家也给得!”
但就在这时,陈贺突然挺身向前,一把抓住了沈浪的衣领:“沈浪,你还在装!刚才大家有目共睹,你救朱小姐所用的,是我们陈家祖传的万魂针!你抄袭我的针法,还在这里装起大尾巴狼来了,你配吗!”
听到这话,朱老爷子不禁有些生气:“陈医生,你说这位神医抄袭你的针法,那为什么你救我孙女的时候,就医不好。他一上手就医好了?”
对于这个疑问,陈贺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朱老爷子,您有所不知。这中医治病,很多时候并不是立竿见影的!我刚刚的万魂针,已经封堵住了朱小姐的病情。只不过要看到效果,还需要一点时间。这个沈浪他进来捡漏,是抄袭我的针法如法炮制,冒领我的功劳!”
“这……”
朱老爷子听到这话,顿时疑惑起来。
他毕竟不懂中医,不敢确定这事是真是假。
这时陈贺转身看向其他医生:“我一个人说了不算,你让大家伙说说看,他沈浪是不是抄的我们陈家的万魂针!”
其他医生闻言纷纷点头附和:“确实是这样,这位姓沈的医生所用的针法,和陈医生一模一样。”
“我也发现了,一点区别都没有!”
“陈医生说的没错啊,中医治疗,本来就是治根治本,生效呢,不如西医的快,有所延迟,也很正常啊。”
听到这话,陈贺顿时更加得意,他转头看向沈浪,冷冷一笑:“沈浪,你要不要解释解释,你为什么会我们陈家的万魂针!”
听到这话,朱老爷子以及朱正廷、白秀珠等人,也都怀疑地看向了沈浪。
他们全是不懂医术之人,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判断力,但这满屋子的医生跟沈浪都无冤无仇的,应该不可能所有人都在污蔑他吧?
面对着所有人或怀疑或仇恨或鄙夷的视线,沈浪不由得轻叹口气。
他三年没有修炼,功力已经退化了不少。
刚才为了给朱盈盈治病,又耗费了大半的功力和精气神,当真是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再和他们纠缠了。
“什么万魂针,我听都没听过。我用的是家父所授的牵巧断魂针。”
陈贺哈哈大笑:“牵巧断魂针?哈哈哈,你也太牵强了!还说是你家父所授,那好啊,你家父这么厉害,那不妨就把你家父的大名说出来,让大家都开开眼,看看是何方神圣!”
“是啊。你父亲是谁啊?说出来让大家伙开开眼。该不会是燕京豪门沈从声吧哈哈哈!”
“沈从声都死了三年了,他儿子的骨灰都没了,他是哪门子的沈家人,真是编都不会编!”
沈浪张了张嘴,想解释,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只为了跟这些人解释来龙去脉,就暴露自己的身份,暴露沈家没有完全被灭门一事,实在是不值得。
他不由得看向朱老爷子,但见朱老爷子看向自己的眼神明显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任,心中不禁一阵失望。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针我也不要了。剩下的,随便你们吧。”
临走之前,他特地多看了朱盈盈一眼,即便刚刚大病初愈,她还十分的憔悴疲惫,但精致的小脸上秀美的五官,还是透露出了她是个绝世美人。
可惜了。
他摇摇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众人见他竟然就这么走了,都是不禁一怔,如果他真是沽名钓誉之辈,不是应该凭理力争,从朱家多讨要点好处吗?
朱老爷子却是顾不上沈浪,只焦急看向陈贺:“陈神医,刚才那位沈医生说盈盈还需要三次治疗才能好。他说的是真的吗?”
“这个嘛……”
陈贺脑门上蹿出了一点冷汗。
“这个还需要我进一步观察。不过眼下看来,朱小姐的病情是控制住了,暂时不用太担心。”
朱老爷子点了点头,白秀珠又急忙上前抓住了陈贺的胳膊:“那陈神医,我女儿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为何症状如此古怪?”
“啊……”
陈贺脑门上的冷汗越流越多,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什么病,据、据我观察,她应该是脑部和神经受损,呵呵。”
一听到这话,整个房间的人都是神色古怪,默默无语。
他们虽然治不了朱小姐的病,可也都是享誉国内外的中医大家。
之前沈浪制止陈贺的时候,说的就是朱小姐脑补和神经受损,当时陈贺可是破口大骂了一番,怎么现在又学起沈浪的说法来了?
朱老爷子也不是傻子,闻言顿时皱眉:“陈神医,刚才那沈浪也是这么说的。您不是说他胡说八道吗?”
“啊?我、我有这么说过吗?那可能是我没听清楚吧。”
“爷爷。”
就在所有人都陷入一团云雾,不知就里的时候,朱盈盈忽然开口了。
“刚才我虽然发病,却还有一点意识在。我很清楚的记得,一开始我特别痛苦,后来,有人往我脑袋上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让我痛苦到了极点。又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慢慢开始纾解我的痛苦。我想,救我的人应该是第二个为我施针的医生。”
朱老爷子闻言一惊:“什么?盈盈,你确定?”
朱盈盈轻轻点头:“刚才我听了你们的话,才知道离开的那位先生就是第二次为我施针的人。他施针到一半我就清醒了过来。他每扎一针,我就感觉身体里面有一条毒虫被刺死,特别舒服,特别安心。爷爷,我想你们冤枉他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