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聊天群&小说精彩(全本免费阅读)

小说:武侠聊天群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魏刚宁

角色:魏刚宁张叔

简介:  小盆友,我看你骨骼惊奇,非常适合本门武学,这本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就免费送给你了,条件是……你把那啥视频,再给老头子我复制两段过来
  看着电脑镜头里那张满是猥琐的老脸,魏刚宁默默无语两眼泪
  幸福来得太快,快得他都措手不及
从泯灭众生到华丽丽转身,站到世界的巅峰,他只动了一下鼠标——一切,只因加了那个提起就让人脸红的破武侠聊天群

评论专区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重生文,90年代大学生,已经在发家中了。已有12万字的展开,合格的重生都市文。有美女同学还有美女老师,喜欢重生90年代的,都市的,可以看看

赝太子:现在气运流除非能把背景放到现代或高科技未来,不然已经完全审美疲劳了。文抄公都已经亲身演示被反噬烂尾,教主还是执迷封建王朝修行气运,扑街是唯一的结局。

崛起于卡拉迪亚:骑砍玩三年,母猪赛貂蝉,说哪个人漂亮,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用了什么美化mod

武侠聊天群

《武侠聊天群》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灵异事件

烈日炎炎。

位于东南沿海的上广市某一工地上。

魏刚宁一边用铁铲翻转着脚下的水泥,一边不停的抹着额头上怎么也擦不干的汗水,“这鬼天气,是想把哥们晒成人干儿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小魏啊,就别抱怨了,你再骂,水泥该晒干了,还是赶紧干活吧,要是让扒皮王看见你这样,今天的工钱怕是要泡汤了!”一个穿着发白迷彩服的中年民工朝魏刚宁望了一眼,好心提醒道。

扒皮王本名王富贵,是工地上的包工头,因为为人小气,好斤斤计较,背地里被人冠上了扒皮王的“美誉”。

魏刚宁从衣服里掏出包红梅,抽了一根朝中年民工扔过去,笑着道:“张叔说得在理儿,不过这狗日的鬼天气,实在太磨人了,我反正是不行的,得抽根烟缓缓,张叔你也歇歇吧,这活啊,一时半会是干不完的!”

说完也不等老张头的反应,叼着烟径直朝工地旁边的阴凉处走去。

“现在的小年轻啊,一点苦都吃不下,这样下去以后怎么得了?!”老张头把烟夹耳朵背上,看着魏刚宁的背影不住摇头。

魏刚宁走到一处树荫底下,也不嫌地上脏,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像老张头这些民工背地里的议论,他虽然没有听见,心头却跟明镜似的。

不过他不在乎。

想想这大半年发生在身上的种种,每一件单独拿出来,都够击垮他这个年龄段小年轻千百次了,但他还是完全扛下来了。

不仅扛下来了,而且还活得好好的。

既然连最艰难的时期都走过了,区区一些人前非议,又算的了什么?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最穷无非要饭,不死终会出头!”

望着远空灼热的骄阳,魏刚宁狠狠吸了口烟,又把烟屁股扔脚下踩了踩,这才准备起身重新朝水泥场走去。

“唉哟!”脚板心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魏刚宁抽了口冷气,抬起脚一看,原来他刚刚踩烟屁股的地方,正好有一块凸出地面的尖角铁块。以他刚刚往下踩的力度,没把脚底板刺穿算他运气了。

“我去!谁这么缺德?把一块破铁埋这里?不存心坑人吗?”魏刚宁心头暗骂,正想脱掉胶鞋看看脚底板伤得怎么样,鬼使神差的却伸手去把那半边埋土里的铁块给拔了出来。

铁块面积不大,比婴儿巴掌还小,表面光滑,整体成六角形。魏刚宁打量了半天也没看出这玩意究竟是作什么用的。不过入手倒是挺沉,怕不下半斤重,这要是卖到废品店,一瓶冰水是没问题的。

魏刚宁四下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人格外注意这边,当即就准备把铁块揣兜里。

“咦?这上面还刻得有字?”魏刚宁无意中摸到铁块背面似乎有些凹痕,又赶紧把铁块翻了个面,这才发现,上面哪里是什么文字,分明是一串阿拉伯数字。

更让他有些不解的是,这串数字明显不是用机床压出来的,更像是人用某种利器手刻出来的,因为很多落笔点都带着浓重的手写体风格。

“有点意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城会玩’?有人吃饱了没事在铁块上练书法来着?”

魏刚宁瘪瘪嘴,看着工地上繁杂的活计,再没心情研究铁块,顺手往兜里一揣,重新朝那滩没搅完的水泥走去。

偷懒也得有个限度。别人可以因为他年纪小,容忍他偶尔开下小差,但自己得知趣,不能总是倚小卖小。

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魏刚宁终于把工头布置的一天活计给干完了。

又掏出烟来给老张头递了一根,魏刚宁打了声招呼,拖着疲惫的身子就朝家里走去。

说是家,不过是一间十平米不到的地下室,空气混浊,常年不见阳光,如果不是他收拾得还算整洁,跟狗窝简直没有太大区别。

回到家的第一时间,魏刚宁就脱掉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换了条四角大裤衩,然后急吼吼跑到小冰箱拿了两罐劣质啤酒咕噜咕噜猛灌起来。

“爽!”

两罐透心凉的啤酒下肚,魏刚宁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一屁股朝床上摊去。

尽管已经在工地上干活有小半年了,但像这种高强度的劳作,魏刚宁还是没有完全习惯,每天回到出租屋都感觉全身快要散架了。

“再坚持一段时间吧,魏刚宁,等你拿到自考本科的毕业证以后,一切都会过去的!”揉着全身发酸的肌肉,魏刚宁捏起拳头给自己打气。

是的,没有放弃。

哪怕整个世界都已经抛弃了他,可他永远相信,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人如果没了梦想,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躺床上休息了一阵后,魏刚宁坐到房间唯一的家具——一张二手市场淘来的书桌面前。

书桌不大,却收拾得相当干净,上面垒放得有一叠整齐的自考教材书籍。

不知是不是白天干活太辛苦的缘故,他刚刚做完几道高数练习题,一阵巨大的困意席卷而来,让他有些睁不开眼。

魏刚宁大力的甩了甩头,又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良久后,他伸手从床头取出一部国产大山寨手机。

经历过高中三年的他知道,一味的学习,把自己的神经弦绷太紧也不是办法。劳逸结合,才是最佳的学习方式。

以他目前的生活环境,想有什么其他娱乐是不行了,玩玩手机放松一下大脑倒是可以的。

滑动解锁,然后拉出熟悉的扣扣界面。

扣扣上的好友不多,但能留在上面的每一个人,都代表了过去一段回忆。魏刚宁一般不会主动找人聊天,甚至都不会上线。点开扣扣,更多是想看看旧日的朋友们又更新了什么“说说”,又晒出了多少幸福。

“嗯?”不知是他来的不是时候,还是这段时间朋友们都太忙了,忙得都没时间上Q,一连拉了好几个好友,都没有新的动态显示。

魏刚宁有些无聊,正想关了手机继续学习,突然莫名想到了白天铁块上那串数字。

那串数字不长不短,正好六位数,既不像手机号码,也不像上广市的座机号,反倒有些像平时聊天用的扣扣号码。

“试一试吧魏刚宁,既然都决定和过去‘翻篇’了,适当加些新朋友不是应该的吗?”

如此想着,魏刚宁很快在查找好友那栏把那串数字输了上去。

“你将添加桃花岛主为好友,请问是否确认?”

扣扣界面传来提示消息,看得魏刚宁一愣。

“这人有意思,一看就是射雕小说看多了。”

魏刚宁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难得的在心头生出一股恶作剧的念头,立刻在附加消息那一栏写上:“兄台,在下菊花岛主,请加我!”

嘀嘀嘀!

消息刚刚才发过去,界面上已经传来对方同意加好友的消息了。

魏刚宁正想再发几句调侃的话逗逗乐子解闷,界面突然传来一条消息——桃花岛主邀请你加入华夏江湖聊天群,是否接受?

“有点意思。”

魏刚宁哑然失笑,却还是欣然点了接受。

嘀嘀嘀……

一根烟还没顾上抽两口,群里有人发消息了。

一个ID为嵩山掌门的人说道:“欢迎欢迎,欢迎新朋友加入华夏江湖群这个大家庭!”同时附带一片鼓掌的小图片。

南海钓叟:“请问兄台来自哪座名山?修为几何?”

拼命三郎发出一片泪奔的表情图片,道:“太好了!终于等到新人来了,这可是有好几年没有的新鲜事了,兄台,快快报上名来,混哪座山头的?开了几窍了?放心,来了华夏江湖群,有事你说话,哥罩你!”附带一串流口水的图片。

玉娇龙:“三郎,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还记得上次你这样对‘新人’口花花,是什么下场吗?”

这段文字一发出,群里立刻热闹起来,一条条消息几乎是争着抢着弹出。

ID昆仑三圣:“哈哈,没事没事,三郎的金钟罩已经练到开了两窍的程度,扛揍!”

千手人屠:“噗!三郎的确扛揍,可架不住那位前辈修炼的大开碑手啊,而且人家十年前就已经开了六窍,一掌出,开碑裂石,啧啧,那滋味,想想就酸爽!”

天音仙子:“三郎,我听说那位前辈找你‘聊天’之前,还仅仅只是开了六窍,等和你聊完天之后,立马七窍全开,达到开窍期大圆满境界了?呵呵,如此说来,你功不可没啊,小女子这段时间正好遇到瓶颈了,不知什么时候,也找三郎你好好聊聊天?”

拼命三郎:“别,别介,姑奶奶,哦,不,姑,你是我亲姑姑行了吧?求别说,……还有你们其他人,都是群什么人啊?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句话没听过啊?”文字后面跟着的是一串痛哭流涕的表情符号。

玉娇龙发出一串幸灾乐祸的表情,道:“谁叫你看了新人就口花花的?还记得三十年前的千里独行空空儿是什么下场吗?我们这是在帮你知道吗?难道你想弃金钟罩而转修当年天下第一手东方先生的葵花神功?”

嵩山掌门:“诸位,我说诸位,先别忙着胡扯了行吗?新人一句话还没说呢,好歹让人家做个自我介绍行不?”

嵩山掌门之后,是天音仙子紧接着发来的一连串疑问表情,“菊花岛主?这名字好奇怪,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对了,桃花岛主呢?这人好像是他拉进群来的,不会是他兄弟吧?”

南海钓叟:“他有个屁的兄弟,黄药师的出身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行了,不提他了,这老儿把人拉进来后就下线了,我们还是让新人自己介绍吧!”

我介绍?我介绍你妹啊!

手机屏幕外,一向沉稳早熟的魏刚宁,看了这一片聊天记录后,亦忍不住心头腹诽,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老话说得在理儿,武侠是成人的童话。

可那都是过去式好嘛?现在流行的是仙侠,是玄幻好不好?

“这逼装得,我最多给五十九分,差一分是因为你们太LOW了!”

瘪了瘪嘴皮,魏刚宁再没兴趣看下去了,直接点了扣扣右上角的叉叉,重新摊开高数练习题卷子,还别说,经过这么一闹,他还真感觉比之前清醒了不少。

魏刚宁终究还是没有把一个单元的练习题全部做完。

他太困了。

工地上都在重体力活,哪怕是农村出来的娃,同样会感到吃不消。尤其这半年多来还没吃过一顿好的,严重营养不良,一道运算题刚分解出来步骤,魏刚宁就已经流着哈喇子睡着了。

不知是不是受了刚刚那个聊天群的影响,在梦里,他发现自己化身成了天下第一武林高手,仗剑江湖,快意恩仇,劫富济贫……

一觉醒来,已经是太阳晒屁股了。

魏刚宁瞥了眼书桌上做到一半的练习题,心头充满了自责,“让你手欠,好好的加什么破江湖群?耽误时间不说,连正事都落下了。”

可别小看工地上搬砖的活,上下班也是有严格规定的,特别像近段时间,高温天气持续不断,早晚的时间段就显得越发珍贵。

在小屋里随便找了件体恤套上,魏刚宁风风火火就出了门,连早饭都没顾不得上吃。

……

就在魏刚宁刚走出地下室不久,他落在床头的手机里,昨晚加的那个聊天群已经有人冒泡了。

昆仑三圣:“诸位,早啊,这个点,在线的应该不超过三人吧?”

拼命三郎发来一个鄙夷的表情,“嘻嘻,三哥,你刚刚说什么?我才出门打完两套拳回来,有些没看清楚!”

天音仙子:“三圣大哥还真是会说笑话,难道不知小女子有早起采集朝露的习惯?”

“……”昆仑三圣发出一连串尴尬的表情,“好吧,我还以为就我起得最早呢,对了,也没什么其他事情,就是想问问,昨晚新入群那个菊花岛主的身份你们搞清楚了吗?”

南海钓叟:“没呢,那人在我们让他自我介绍以后,就下线了,我估摸着,此人或许是刚刚入世不久的老怪物,对现代人的聊天软件还不是很熟悉呢!”

玉娇龙:“钓叟爷爷言之有理,娇龙也觉得有这种可能。”

“咳咳咳,我说诸位,就别瞎猜了,难道你们全都没看见桃花岛主在线吗?是骡子是马,问问他不就得了?”嵩山掌门人发出一串流汗的表情,无语道。

被他这么一提醒,很多群成员这才注意到,群主桃花岛主果然在线。

“药师,还卖关子呢?赶快给我们介绍介绍呗?那菊花岛主究竟是何方神圣?”南海钓叟迫不及待道。

玉娇龙也发来撒娇的表情,“药师叔叔,你就给我们说说吧,那人也不知怎么了,不声不响就下线了,娇龙都好奇一晚上了!”

众人七嘴八舌,全都在说着让桃花岛主介绍新人身份的事情,殊不知,躲在电脑另一边的黄药师,此刻看见这满屏的消息,直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天地良心,他哪里知道什么狗屁菊花岛主的身份?

昨晚那人加他为好友时,他正在推演一张药方,而且正值关键时刻,根本连陌生人什么ID名都没看清楚,就顺手点了接受。

至于之后为什么要把对方拉进群,那理由就更简单了——

既然有人加他,不管对方什么身份,一番必要的寒暄总是避免不了的吧?可当时他正到了炼药的关键时刻,哪有闲工夫和人扯这些?

于是乎,他第一时间就把人拉进了华夏江湖群。

要扯皮?群里有的是闲人陪你扯。

有困难要找人帮忙?群里同样不缺大能,本岛主恕不奉陪。

当然,这些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现在看见众多群成员都发来好奇的问话,他哪里好意思把自己拉人进群的真相给说出来?

怎么说都是一代成名人物,那张老脸还要不要了?

稍微思考了一阵后,桃花岛主就用一指禅打出了一条信息:“诸位,此人的具体来历,恕老夫不便透露,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告诉大家,菊花岛主,论身份,当不会比老夫差,至于修为,哈哈,你们自己去想吧!”消息后面是三个戴墨镜的酷酷表情。

“汗!大汗!瀑布汗!桃花前辈?你说的都是真的?菊花岛主真是一位修为高强的武林前辈?”

拼命三郎第一个发来了消息,同时还跟着打出一长串痛哭流涕的表情,“完了完了,昨晚我还说要罩人家来着,原来人是跟桃花岛主一个级别的前辈!”

玉娇龙:“呵呵!”

天音仙子:“三郎,等会我给你发个快递,记得签收一下!”

拼命三郎一头雾水,“仙子什么意思?怎么突然好心想起要给我寄快递了?”

天音仙子一本正经道:“昔日天下第一手东方先生的葵花神功放我这里都快发霉了,我想着,你或许会用得着,所以就发给你了!”

“……”拼命三郎吐血三升,“仙子,不带这样埋汰人的好不?我什么时候说要修炼葵花神功了?”

众人好一番打趣,便是几个不长冒泡的潜水党,此刻也加入了对拼命三郎嘲笑讥讽的行列。

一段时间后,南海钓叟突然问道:“对了,药师,正好今天你在线,我想问问,你前段时间说要提炼给后辈用的简化版开脉灵液研究成功了吗?”

桃花岛主本名黄药师,除了是华夏江湖群的群主、一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他还是一位嗜药成痴的药师。这些事情群成员大多数都是知道的。

至于刚刚南海钓叟询问的开脉灵液,其他人也知道。那是一种专门为初入武境的素人准备的一种拓宽经脉的灵药。

虽然珍贵程度比不上“天聪丸”“神目丸”之类帮助武道高手开窍的丹丸,但因为是替武者打基础的药材,群里的成员还是很重视。

尤其像嵩山掌门和南海钓叟这些名宿,身前身后都跟着不少后辈,对药师那个最新发明就更加期待了。

桃花岛主今天上线本来就是要说这事,闻言立马道:“弄出来了,等会我把药方和炼制方法上传到群共享里面,谁有兴趣都可以照着方子炼出来试试,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这药现在还没有经过具体实践,效果如何,老夫也无法保证,而且……”

“而且?我说药师,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嵩山掌门有些忍不急的催到。

桃花岛主发出一连串竖中指的表情,心头却郁闷无比。

哪里是老夫吞吞吐吐?是老夫的一指禅打字神功太慢了好不好?

又是一番长时间的等待后,桃花岛主的“而且”终于完全展露出来,“而且,此药炼制工序十分复杂,就算是相同的方子,同一个人炼制,也不敢保证,每一次都能把药给完全提炼成功,退一步说,就算完全提炼出来了,效果也是因人而异!”

“哈哈哈,药师难得谦虚一回,不过这你放心,我们都有分寸,再说了,药师出品,必属精品,这点信任我还是有的。”嵩山掌门喜不自禁道。

“嵩山掌门说的是,不多聊了,等会我就炼一副出来,给我们家虎子试试,他早就在等这味新药出来筑基了。”南海钓叟打出三个惊喜的表情图片,随之下线。

……

傍晚!

干了一天活的魏刚宁拖着快散架的身子骨走进小屋,人还没站稳,就一屁股跌到床上。

狗日的天气!

狗日的工头!

魏刚宁嘴里有气无力的骂着,又掏了根烟点燃,这才感觉稍微的舒了一口气。

白天,因为迟到了半个小时,工头扒皮王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扣一张毛爷爷,二,比别人多拌五包水泥。

没得说,为了保住那一张心爱的毛爷爷,魏刚宁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于是乎,就出现了现在这副场景,回到家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个小时后,魏刚宁歇够了,软塌塌的从床上爬起来,撕了一包方便面,又给自己加了两根火腿肠。

单身汉的生活就这样,什么都得自己来。为了活下去,为了能够在这座沿海城市站稳脚跟,再苦再累,魏刚宁都得咬牙撑下去。

趁着等泡面化开的功夫,魏刚宁从书桌上拿了测试卷,本想接着昨晚的习题开始解起,不过想了想,还是转而掏出手机,转到了扣扣的界面。

魏刚宁自问不是学习方面的天才,一道题接下来,最起码也得十分钟半小时,那时候泡面还不得成浆糊了?

扣扣刚一打开,“嘀嘀嘀”消息提示音就响过不停,全都是那个华夏江湖群里发出的。

“这群LOW逼,还聊上瘾了?”

魏刚宁瘪瘪嘴,还是点开了群,想看看这群吃饱撑着的“城会玩”又在胡扯些什么。

数分钟后。

随着一条条聊天记录被魏刚宁翻出来,他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越玩越大了,现在都扯出什么开脉灵药来了?这是花样作死啊?”

魏刚宁紧紧捏住手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虽然没读过大学,好歹也是参加过高考的人,对于一些常识性的东西并不陌生。

就好像刚才群里说的“经脉”,这个词汇小说和中医里的确经常被提到,可是美国科学家早已经通过解剖学实验证实了,经脉一说,根本就不存在。

魏刚宁不是一个崇洋媚外的人,但相比较于龙国传统文化的“糟粕”,他当然更加倾向于人家美国的科学家了。

“算了,冒然发言,那群LOW逼未必会信,从他们聊天记录看,每一个都是中了深度武侠剧毒的人,……如果报警,以目前的情况看,**也未必会立案!”

一番短暂的纠结后,魏刚宁决定先从群共享里面把药方下载下来,再按照药方记载,一一百度每一味药的效用。

没准是自己小题大做,人家就是随便玩玩,搞些莫名其妙的中药出来装装逼唬人呢?

“地锦草、百年老参、鸦胆子、决明子、白羽天翼、沧浪真叶……等等,这是什么鬼?”

魏刚宁把药方下载下来,对着百度一一查询,刚查了没几味药,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前面一些药材,如地锦草,鸦胆子之类,百度都有介绍,是正儿八经的中药。

可是越查到后面,魏刚宁越是纳闷。

像什么白羽天翼、沧浪真叶之类,百度上倒是有搜索结果,不过全都是和一些玄幻小说相关的信息,甚至有几位药干脆直接是某三流玄幻作者杜撰出来的名字。

自此,魏刚宁算是彻底的大彻大悟了。

“我还真是昏了头了,竟然会相信一群‘城会玩’的话,亏得是多留了个心眼,这要是真闹到**蜀黍那里去,一个扰乱公共治安罪怕是跑不了的。”

心头很自嘲,魏刚宁也不得不承认,这群人“城里人”LOW是LOW了点,编撰出来的聊天信息倒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他差一点就上当了。

翌日!

因为头天的破事,魏刚宁今天起了个大早,出门在早点摊吃了满满一大碗牛肉面,这才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朝工地上赶去。

刚来到工地不久,他就发现了气氛有些不对。

许多人并没有如往常那样一来就开始干活,而是聚在一起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你们说,这事蹊跷不蹊跷?反正我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情。”

“有什么蹊跷的?人消防员不是说了吗?是卢胖子酒喝多了,自己爬上去的,我没看出有什么奇怪的啊?”

“你知道个屁,消防员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那卢胖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体重至少有两百斤,而且我听昨晚在场的人回来说,消防员驾直升机把他从上面救下来时,他还是迷迷糊糊的,就这样一头大肥猪,莫说喝多了,就是清醒的时候,你觉得他自己能上得去?”

一声声议论传入耳里,魏刚宁听了一阵没头绪,忍不住拉过一人好奇问道:“张叔,你们都在说啥啊?什么大肥猪喝多了?什么消防员架直升机救人?”

“刚子,你昨晚没看新闻?都市频道头版头条就是播报的这条消息。”老张纳闷道。

魏刚宁不好意思说自己的“狗窝”里压根就没电视机那种高端设备,自学本科的事情自然更没法说出口了,“嘿嘿,昨天不是干活太累,睡得有些早吗?究竟什么稀罕事儿?张叔你给我说说呗!”话落不忘捎过去一根红梅。

老张点燃烟,用三根手指头夹着,美美的吸了一口,才咧着嘴皮子道:“咱们市的广播电视塔你去过吧?对,就是离地四百多米高的那个大铁架子。

你猜怎么着?就在昨晚九点多钟,有人报警,说在广播电视塔顶端发现了一疑似人类的不明物体,最后民警和消防**赶来一看,哪里是什么疑似人类?根本就是一个被人扒光衣服的大胖子,被人绑在了广播台的塔尖上。”

老张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一下,朝魏刚宁挤挤眼睛道:“我说小刚子,你猜猜那个被绑在上面的大胖子究竟是谁?”

魏刚宁下意识道:“谁?”

“卢光耀!”

“卢光耀是谁?”

老张一巴掌拍他肩膀上,“我说你小子,连我们的衣食父母都不认识了?姓卢的不就是咱们这个楼盘的大老板,光耀房产集团的老总卢光耀吗?”

魏刚宁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忍不住问道:“那怎么可能?张叔,你不是逗我玩吧?姓卢的我看过他的照片,体重最少不低于两百斤,而且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他怎么可能爬上四百多米高的广播电视塔去?”

老张也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是啊,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消防**发现他的时候,他不仅还处于深度醉酒状态,而且还是被一根牛皮带绑在铁架子上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不是自己爬上去的?而是被人给绑上去的?”

魏刚宁刚问完这句话,就自嘲的摇了摇头。

除非这个世上真有超人存在。

否则,像卢胖子那种超过两百斤的大肥猪,谁有那么大本事拎着他半夜爬上离地四百多米的高塔?

这不开玩笑吗?

想了一阵没结果,魏刚宁干脆咧咧嘴皮子道:“那卢胖子不会是得罪鬼了吧?像他那样万恶的资本家……”

“哟呵?全都聊得很嗨啊?都不想干活了是吧?不相干全都给我滚蛋!”

工头的声音传来,听得在场之人全都脸色狂变,瞬间作鸟兽散。

魏刚宁也跟着老张冲到一辆货车旁边,装模作样的往下面卸着水泥。

刚才的新闻虽然还是很好奇,现在可不敢再讨论了。工地上一直有传言,说扒皮张之所以能在这么大的地儿混得风生水起,全都是因为他私底下把自己老婆送给光耀集团的老总,也是就新闻里的卢胖子睡了的缘故。

现在公然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讨论他“大表哥”的新闻,究竟还想不想混了?

……

魏刚宁在工地上埋头苦干的时候,华夏江湖群的聊天又开始了。

南海钓叟:“药师在吗?感谢,五体投地的感谢,昨晚我照着你的方子,还真把开脉灵液给炼出来了,效果比你说的还好,我家虎子服用了这味药之后,经脉至少拓展到了原来的一倍以上。”

“啊?钓叟爷爷,你真炼出来了?我昨晚也是按照药师前辈的方子,可是一共炼废了十几炉药材,最后连一滴开脉灵液也没提炼出来。”玉娇龙发来苦笑的表情。

拼命三郎:“哈哈哈,娇龙妹纸,我看你就是闲的慌,人药师前辈都说了,这药只对还没筑基的武学素人有用,你都已经是开了两窍的大高手了,炼这药来有什么用?”

玉娇龙发出一串吐舌头的表情图片,道:“怎么了?人家炼着玩不行啊?我就喜欢怎么了?”

众人七嘴八舌,插科打诨聊了老一阵,天音仙子突然发来一串怒火的表情,“气死我了,真是气死姑奶奶我了,@全体群友,谁在上广市‘修行’?姑奶奶要过去打秋风!”

“哈,仙子,怎么了?突然发这么大火?谁惹到你了?告诉我,三郎帮你揍他。”拼命三郎幸灾乐祸问道。

天音仙子发出一片血淋淋菜刀的图片,“行啊,皮痒的话就来上广市,姑奶奶等你!”

“别,别介,仙子,小生就是给你开个玩笑!”拼命三郎见气氛有些不对,赶忙赔礼道歉,“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引得仙子你动如此大肝火?”

天音仙子沉默了一阵,道:“别提了,之前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这几天我要去芗港办点事,因为我住的地方没有直达芗港的航班,所以我就准备先飞上广市,然后再转机去芗港。

这才刚下飞机,脚还没站稳呢,就碰到一头大肥猪过来找事,那肥猪仗着身边有几个保镖,嘴里尽说些不干不净的话,把姑奶奶我气得啊,你们说这事晦气不晦气?”

“噗……”

拼命三郎发出一长串大笑的图片,“就这点破事啊?我还当多大回事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以仙子你的暴脾气,那胖子最后肯定没好下场吧?”

玉娇龙也发来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天音姐姐你快给我们说说,你把那肥猪怎么着了?”

天音仙子冷笑道:“还能怎么样?直接打晕了,挂他们那地儿最高的建筑上呗……”

话是那么说没错,可有件事她没好意思说出来,收拾大肥猪是爽快了,可自己的行李箱也跟着搭进去,忘在那处绑大肥猪的高塔上了。

等事后想起来,早被**取走了。现在除了随身携带的手机以外,她是真的两袖清风,兜里比老鼠跑过还要干净,“行了各位,不提大肥猪的事儿了,我之前的问题你们究竟看见了没有?谁在上广市?姑奶奶要过去打秋风!”

昆仑三圣:“仙子抱歉了,我倒是很愿意你来我这里打秋风,不过我现在人在昆仑!”

玉娇龙:“上广市啊?那不是沿海一带?天音姐姐对不起,我好多年没去过沿海城市了。”

紧接着后面,又有五六个在线的群成员都发言了,不过没有一人在上广市。

嵩山掌门突然道:“对了,南海钓叟不是沿海一带的人吗?天音你有困难,可以找钓叟啊!”

南海钓叟发来一串流泪的表情,“说多少次了?老夫是在南海仙岛,不是在沿海城市,两个地方相隔十万八千里好不好?”

说完不忘朝天音发去一个关心的表情,“天音,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现在还没有买到去芗港的机票吗?有困难你说出来,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

……

“啊!好累!”

傍晚,魏刚宁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小屋。

在工地这大半年里,魏刚宁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平时上班一般都不带手机。

这当然不是他觉悟比别人高,不屑于在工作期间开小差玩手机。

主要原因是,那玩意体积实在太大,装兜里干活不方便。再则,整个上广市,他压根不认识一个朋友,带不带手机出门也就那样。

在小屋的厕所冲了个冷水澡,又照例泡了碗泡面,喝了两罐啤酒,魏刚宁这才叼上一根烟,美滋滋的坐到书桌前。

说来也奇怪,往日像这种吃饱喝足的情况下,他一般都能很快进入学习状态。

可是随着这两天加了个什么破江湖群,坐下来老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完全进入状态。魏刚宁不笨,他知道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并非真的是江湖群有多大吸引力,而是自己一个人寂寞太久。

好容易找到个放松解闷的地方,潜意识里就想往那地方凑。

凭着惊人的意志力,魏刚宁终究还是压下了立刻开手机看群的冲动。直到两个小时以后,他把整个单元的复习题全部解完,这才从床头掏出手机,迫不及待的点了扣扣界面。

照例潜水不发言,只是调出聊天记录无聊的翻看着。

没过去多久,魏刚宁的嘴巴就逐渐张了起来,连香烟快烧到指头了都没察觉。

“遇到头肥猪?还直接打晕?挂当地最高的建筑物上了?这……”

脑海里突然想起早上工友们讨论的话题,魏刚宁发现自己的手心手背全是汗,“不会这么巧吧?难道真是她干的?那天音仙子究竟是什么人?还真成武林高手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