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之全靠两只手》李墨秋风了无痕丶完整版免费阅读

书名:重生之全靠两只手

简介:(李墨)本为仙帝,无奈兵解,入万世轮回,万道磨炼,本以为此番轮回即可重回帝域,重新修炼,可谁知道此次轮回,竟然轮回在这个叫地球的末法星球之上……
李墨仰头喝下孟婆汤,似乎滋味不错,李墨砸了砸嘴
“怎的?还想再来碗?”
牛头看着李墨的表情,越看越是不爽,不管孟婆阻拦,抢过舀子,又给李墨盛了一碗,放到面前
李墨也没拒绝,端起来就一饮而下
牛头的大眼瞪着马面的大长脸,二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好了·····

重生之全靠两只手

《重生之全靠两只手》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浪迹珈澜被人欺

【新书起航,求推荐收藏】

大梁国,是珈澜大陆之上众多的人族国家之一,地域广袤,物产丰富,人族兴旺。

佛门本在大梁国烟火旺盛,后逐渐没落,取而代之的则是道教的兴盛。平民百姓之家亦可常见供奉各类真人之像,终日虔诚叩拜。

顺德居酒楼,大梁国,白云城中最豪华的酒楼。

楼体上下三层,雕栏画柱,金装银裹,内部更是极尽奢华。

此时正是晌午,酒楼之内宾客满座。身着华冠丽服的各色人等在此品尝美食、好酒,热闹异常。

而酒楼之外的一处死胡同内,却发生着与此截然不同的景象。

五六位精壮汉子堵住了胡同口,其中为首一人,对着面前一个十余岁的男孩凶狠道:

“小要饭的,看来是往日教训的你不够是吧?竟然还敢来酒楼里偷吃的。不知道这里是虎爷看的吗?”

男孩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但布满灰渍的脸上,一双眼睛却黑白分明,格外有神。

男孩并未回答,而是低头紧紧护住了怀里的吃食。

“砰。”

自称叫虎爷的男子似乎没了耐心,不再废话,抬起一脚踹在男孩身上,男孩应声倒地,怀里的吃食也是应声洒落一地。

虎爷似乎不解恨,对着那些食物便是一阵践踏,一边踩一边道:“我叫你吃,我叫你吃。”

说罢,走到男孩面前,又是狠狠一脚踢下,将男孩刚刚爬起来的身子又给踢回了地面。

“吃啊!快点把爷爷鞋底的东西给吃了。”

将沾满食物残渣的鞋底伸到男孩面前,虎爷居高临下,满脸得意地羞辱道。

男孩仰面躺在地上,看着气焰嚣张的虎爷,随后便闭上了眼睛,未发一言。

男孩不是别人,正是通过传送阵而来的李墨。

只是当初阵法刚刚开启,李战便自爆开来,自爆的巨大威力彻底影响到传送阵法,李墨和铃铛被分别传送出去。

这绝对是李战当初想象不到的。

刚满六岁的李墨被传送到了珈澜星大梁国白云城外一处森林里。

侥幸从各类野兽口中脱逃,李墨便在这白云城中落了脚。

这一呆就是六年。

六年来,类似于今天的场景可是经常上演,为了吃食,李墨也早已习惯了被人**,殴打。

虎爷看着脚下的李墨毫无反应,开口道:

“小乞丐,不舔也行,你给爷爷磕三个头,叫声爷爷,我今天就饶了你。否则的话,今儿可别爷爷手下无情了。”

李墨依然无动于衷。

虎爷看李墨装聋作哑,不按自己的想法磕头求饶,顿时失了兴致。

这三年来,面前这躺在地上的小子一直如此,从一个小男孩逐渐长成了一个大男孩。可唯一不变的就是每次被抓住后都沉默不言,杀又杀不得,只能毒打一番解气。

挥了挥手,虎爷对着身后众人道:“你们今儿给我好好地收拾一下,看看他这次能多长时间不来。”

“呼,没被打死就好。”

李墨通过右手的虚空镜,看到自己被殴打之后挣扎着爬起来的画面,心里发出一阵庆幸。

只要不被打死,李墨就选择沉默,任凭对方殴打。

一炷香后,几人住了手,之间一人开了口:“虎爷,不能在打了,在打可就打死了。到时候,要是真人怪罪下来,咱们可就遭殃了。”

大梁国自打道统兴盛以来,各修真门派为了维持自己治下的人口数量,保证自己的传承可以延续,定下了无故杀人者,行凶者须去矿场做工的规矩。

当然,这规矩只是对凡人适用,修真者自是不在其中,真人一怒,屠城之事也时有发生。

“呸,这小子抗揍,死不了,继续打。”

虎爷看着已是彻底昏死过去的李墨,呸了一口道。

听到虎爷的话,几人又想到了从前,每次殴打完李墨,众人都觉得这小子估计以后都不敢来了,可奇葩的是,每次不管他们下多大的死手,过不了几日,这李墨又生龙活虎的跑了过来。

不管自己等人打的多狠,这小子总能撑下去。

所以每次毒打的时间越来越长,众人下手的力度也是越来越狠。

形成了一个:讨饭,被抓,毒打,醒来,继续讨饭,继续毒打的循环链。

没在犹豫,几人继续殴打,甚至力道比之刚才更足了一些。

拳拳到肉的砰砰之声,不绝于耳,在这条死胡同里异常清晰,听之就让人胸口发闷。

又是一番肆虐,刚才之人开了口,

“虎爷,我觉得今儿可以了,这小子最起码得半月起不来。”

“哦,是吗?老三,这小子要是不出半个月又来,到时候我可是连你一块打。”

虎爷看了老三一眼,眼中满是不屑,顿了顿又道:“行了,走吧。”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墨醒了过来,看了看天空之中的残月,开始挣扎着爬起来收拾已被众人踩烂的食物.

酒楼之内宾客热闹的喧哗之音也传入耳中,在夜色之下形成巨大反差。

有人呼朋唤友,喝酒玩乐,一掷千金;有人只是活着就很艰难……

走出胡同,李墨看了一眼灯红酒绿的酒楼,咬了咬牙,步履蹒跚的走向了城外的一处破庙。

破庙本名慈恩寺,是佛门盛行时由城内富户人家捐资所建,只是后来随着佛门在大梁的没落而逐渐沦为了一处无家可归之人的避难所。

道统在大梁兴盛之后,也是有掌控白云城的门派之人提议将慈恩寺抹去,毕竟道不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陆续派去了几波人,却也不见得抹去,后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刚一进入殿门,李墨便靠着一棵圆柱,一屁股坐了下来,剧烈咳嗽起来。

这一路强撑着回来,李墨早已筋疲力尽。

左手提起食物,往上举了举,虚弱道:“兰若,兰若,快来吃东西。”

李墨口中又是一阵剧烈咳嗽,似乎想把那肺腑都想吐出来,带着丝丝血迹从嘴角滑下。

听到熟悉的声音,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怯怯地从大殿佛像后面伸出了小脑袋,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李墨,脏兮兮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安心的笑脸,接着变脸一般布满了紧张之色,快速地从佛像后面跑了出来,朝着李墨而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