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顶级上门女婿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叫做《官路红途/官路红途》,是作者不否的小说,主角为石更张悦。本书精彩片段:“关于黄县长事,他……”
段子润刚要往下说,这时饭馆里进来三个人,段子润一见,就紧忙把嘴闭了起来。
三个人站在门口扫了一眼,然后走到与石更和段子润斜对面的一个空桌前坐了下来。
石更回头瞥了三个人一眼,小声问道:“怎么了?”
段子润趴在桌子上小声回道:“他们是县政府办公室的人,都是黄县长的嫡系。”
段子润怕被听到,不说了情有可原。可却把石更的胃口给吊了起来,黄县长到底什么事呢?
石更打算等回到宿舍再问段子润,不成想段子润喝醉了,要不是他搀扶着,段子润自己根本回不了宿舍,黄县长的事情也就没…

小说:顶级上门女婿

作者:不否

主角:田柱刘金凤

类型:现代言情

书评专区

sunalili: 文笔不错,写的也没其他神豪文那么扯淡,但太平淡了,缺乏爆点

681065:设定上颇有脑洞,这个人物设计真的厉害,很期待作者今后的发展。

流浪的爆米花:这本书代入感很好,拉仇恨也很好,虽然幼苗,但是看了就停不下来。

精彩小说顶级上门女婿

官路红途》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三个第一

大汉不慌不忙,向后退了一步便躲开了。

“你挡我路也就算了,还敢打人,你也太猖狂了!”

“老子就这么狂!今天弄死你!”

寸头说着话,抬腿就是一脚。
大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脚快要踹到他的一瞬间,他抡起就是一拳,正中寸头的脚踝,然后就听“嘎巴”一声,寸头便倒在地上抱着脚踝直打滚。

大汉过来的时候,坐在桌前的两个大长头发就警惕了起来。
这会儿见寸头被打了,两人二话不说,抄起啤酒瓶子就往大汉的脑袋上抡。

大汉早有防备,不等二人打到他,他回身就是两脚,两个大长头发双双倒地。
动作之快,力道之狠,都让一旁的石更叹为观止。

也不知道是谁报的警,这时忽然从外面进来几个警察,寸头见状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指着大汉说道:“他打人,快把他抓起来!”

两外两个大长头发也随声附和:“没错,就是他把我们给打了!”

警察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三个人,又看了看大汉,问道:“这怎么回事事?”

大汉不卑不亢:“这三个人调戏女服务员,打伤饭馆老板在先。
我吃完饭走人,他们挡我的路,用酒瓶打我在后。
我是打了他们,但我的行为属于自卫,我要是不打他们,他们就得打我,我没有办法。

“谁能给你证明?”

大汉看着远处站着的饭馆老板:“他能,他最清楚是怎么回事。

寸头从地上爬起来,用凶狠的目光看着饭馆老板:“没错,你最清楚,所以你最好想好了再说,警察在这儿呢,你可不要乱说。

“我……我……”饭馆老板看看寸头,又看看大汉,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警察看着饭馆老板说道:“你实话实说,不许隐瞒。

饭馆老板又瞥了大汉一眼说道:“我不知道。
我刚从外面回来,脑袋是不小心摔的。

说完,饭馆老板就低了下头。

大汉一听非常生气,刚要上前质问,旁边的石更用餐巾纸擦了擦嘴,站起身说道:“饭馆老板确实刚从外面回来,他对刚刚饭馆里发生的情况一无所知。

见大汉正在怒视着他,石更又说道:“不过他说的也不是假的,只是他看花眼了,他们打的不是饭馆的老板,而是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已经跑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听到石更的话,除了警察,所有人都很疑惑。

警察看着石更问道:“你目睹了整个过程?”

石更点了点头。

警察说:“走吧,都去派出所一趟,把事情弄清楚。

到了派出所,每个人报了各自的名字。
寸头叫季春生,两个大长头发分别叫刘平刘立。
大汉名叫谷勇。

季春生他们三个坚称是谷勇打了他们。
谷勇则说没打,石更也说没打,并且坚称季春生打的不是饭馆老板,而是另外一个人。

由于各说各的理,又没有其他证人,警察也不好判断究竟孰是孰非。
最后只是让谷勇给寸头三十块钱医药费,谷勇没有,石更就帮着先垫上了。

从派出所出来,季春生单腿着地,双手扶着两刘平刘立的肩膀,看着石更和谷勇说道:“我记住你们两个了,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石更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嘴上没说什么,眼神中却满是轻蔑。

谷勇双手插兜,不屑地说道:“好啊,想断胳膊短腿,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免费帮忙。

三个人走远后,谷勇看着石更没好气的质问:“你为什么不实话实说?”

石更反问道:“你想过实话实说的后果吗?”

谷勇一愣,不明白石更什么意思。

石更说道:“饭馆老板说假话是迫不得已的,如果他说实话,你觉得他的饭馆还得保得住吗?我没有揭穿他,也无非是想帮他保住饭馆而已。
你既然已经选择做了好人,那就好人做到底,不要斤斤计较了。
我想饭馆的老板一定会感谢你的。

石更话音未落,就见饭馆老板老板从远处跑了过来:“兄弟,让你受委屈了,真是对不起你,我不是人,对不起你……”

饭馆老板来到谷勇面前说道:“我不应该说假话,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惹不起他们,我……”

谷勇打断道:“行啦,行啦,别说了,我知道了。

谷勇听了石更的以后想了想觉得也是,如果饭馆老板说实话,搞不好那三个流氓哪天就得把饭馆砸了。
他受委屈,怎么也比饭馆被砸要强。

这么一想,谷勇心里也就不别扭了。

“谢谢你兄弟,谢谢你兄弟!”饭馆老板又来到石更身前说道:“兄弟,也谢谢你了。

石更笑着说道:“举手之劳而已。

“你们俩都是好人,我也没什么好报道你们的。
这样吧,只要我的饭馆开一天,你们去吃饭就免费,怎么样?”

石更和谷勇对视了一眼,谁都没说什么。

把饭馆老板打发走以后,谷勇问道:“你在哪儿上班?”

石更说道:“县委办公室。

“改天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算了吧,就当交个朋友。
”石更根本就没想过再要那三十块钱。

“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尤其是钱。
”谷勇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石更看着谷勇的背影,心说这个人有点意思。

周一早上,石更在一楼等着段子润下来的时候遇到了张悦。
石更询问了一下他的身体情况,张悦说她已经好了,并且又一次感谢了石更。

“你认识张主任?”段子润看到了石更和张悦说话,见张悦走了,便来到石更身边问道。

“周六我值班,她身体不舒服,我就把她送到了医院。
”石更没有隐瞒。

“哦。
我还以为你跟她很熟呢。
”段子润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张主任可不简单。

“怎么了?”

“住在三楼的都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能住在三楼,不是很说明问题吗。

“你知道原因吗?”石更对这件事也很好奇。

段子润摇头:“我只知道她丈夫是县卫生局的局长。
那形象你是没见过……反正以我的眼光来看,他们俩是不般配。
所以我就怀疑她丈夫的家世不简单,不然就凭她的身高长相和学历,能嫁给一个还没她高的男人吗。

石更觉得段子润说的有道理,很有可能就是如此。
这又不禁让他想到了沈叶叶和张向远,看来女人都是很现实的。

进了办公楼,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二十八九岁的模样,长得很清秀,就是身材很一般,胯宽屁股大,腿也比较粗。

段子润看到李丽珍,打趣道:“珍姐,两天不见又漂亮了。

李丽珍与段子润是综合一科的同事,两个人在办公室里挨着坐,平时没事就开个玩笑斗个嘴什么的,李丽珍早就习以为常。

“那必须的,天生丽质没办法。
”李丽珍笑着接了一句,然后就快步朝楼梯走了过去。

“一起走啊,那么着急干吗?”

“我手头儿还有点活儿没干完。

段子润冲石更努了努嘴,然后伸手指了指李丽珍的扭来扭去的大屁股。

石更喜欢屁股翘的女人,不喜欢屁股大的女人,所以李丽珍这种女人不是他的菜。

“这栋楼里有三个第一。
第一美,第一骚,第一炮,你知道都是谁吗?”段子润诡秘道。

石更摇头,他哪里知道。

“第一美是张主任。
第一骚就是刚从那个,她叫李丽珍。
至于第一炮吗……”段子润故意说到此处故意卖起了关子。

“谁呀,赶紧说。

“黄县长。
”段子润看道县长黄风帆从楼上下来了,笑着打了个招呼。

“黄县长。
”石更也叫了一声。

黄风帆笑着点了下头,从两个人身边走了过去。

“谁是第一炮啊?”石更追问道。

“我说完了。
”段子润诡秘地笑了笑。

石更愣了一下,然后扭头向楼梯下看了看。

临近中午下班时,石更肚子有点不舒服,去了躺卫生间。

蹲坑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两个人在聊天。

“最近黄县长好像心情不错啊,见谁都是一副笑脸。

“都要当一把手了,心情能不好吗。

“他肯定能接孙书记的班?”

“八九不离十吧。
除非空降一个新书记,否则县里能接班的除了黄县长,你觉得还有别人吗?”

“那倒是。

中午去食堂吃饭,打饭和吃饭时,石更又听到有人在议论黄风帆将接任书记的事情。

“孙书记真要走了?”石更看着对面的段子润问道。

段子润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嗯,他的任期到十月份。

“你也觉得黄县长能接书记?”

“除了他还能有谁呀。
别看他当县长这几年县里的经济发展没什么大起色,可是也没出什么大乱子,一直安安稳稳的,作为省会的第一大县,这就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无事就是本事嘛。

“他要是接书记,你说谁能接县长?”

段子润想了想说道:“如果上边不派的话,最有可能的还是王县长吧,他各方面条件都合适。
其他人就差点意思了。

“卞书记没有机会竞争一下县长或者书记吗?我看他好像还挺年轻的,应该还有进步的空间吧。
”石更假装很随意的样子说道。

段子润不敢苟同地笑了笑:“卞书记来县里有三四年了,据我所知他在来之前,在另一个县就已经担任了将近三年的副县长,也就是说他三十出头的时候就已经干到了副处级,可见他应该是上面重点培养的干部。
按理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即使不干个书记,也应该干个县长了,可他却一直在副处级的位置上原地踏步。
就拿未来几个月即将要进行的人事调整来说,我认为他接县长的机会都没有即将满五十岁的高书记大。

“为什么?”

“两点。
第一,能力有限。
反正通过我在县里这几年对他的观察,我是没看出他有什么水平。
当然,也许是位置的原因,没有他施展的机会和空间。
第二,不会跟上面搞关系。
虽然是上面重点培养的干部,可是得主要领导私底下也不能少了感情沟通啊。
官场之上,其实搞关系往往比能力更重要。
如果能力没有,还不会搞关系,那不就是死路一条吗。

石更点了点头,他对段子润的分析与观点都很认可。

傍晚快下班时,周文胜拿着一沓材料走出了办公室。

石更见状,起身紧忙跟了出去。

关上门,石更叫住了周文胜:“周科长。

周文胜停住脚步问道:“有事?”

石更来到周文胜生前小声问道:“您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您吃个饭。

周文胜想都没想便说道:“哎呦,今晚还真不行,今晚我女儿过生日。
下次吧,改天再说。

这是石更第三次提出请周文胜吃饭被拒绝了,都说事不过三,但愿下次周文胜不会再拒绝他。

石更转身刚要回办公室,就被从办公室里来的张悦给叫住了:“石更你等一下。

周文胜正要去找张悦,见她出来了,就走过去把手中的文件交给了张悦,两个人就聊了起来。

石更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心想张悦叫他干什么呀?

大约两三分钟后,周文胜转身回了办公室,石更走到张悦面前笑着问道:“您找我有事?”

张悦同样笑着问道:“你晚上有事?”

“没事。

“那你七点以后去一趟我房间吧。
”张悦说完就走了。

去房间干什么!?

                       
上一篇 2022年6月24日 pm10:07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pm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