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尔惊鸿十万丈小说-ĪԼ全章节阅读

还不待苏观山开口求饶,脑中突然炸开,陌生的回忆如同那决堤的大坝,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强势冲刷着大脑。

苏观山,青云州柳城药材商苏家人,父亲是苏家上一任族长苏涛,在苏观山仅四岁时病故,母亲也于次年离世,所以他算是吃百家饭长大。

“看来真穿越了,可刚穿越就要嗝屁,我不服。”苏观山有些头疼。

自己究竟是如何被虏的呢?

继续消化着记忆。

苏观山自幼喜欢听书,昨日他如往常一般,在茶香阁听完新来的李先生讲述的故事后,与好友祝云贺一道回府。

途中,碰上了这令人恐惧的恶魔,便被掳到了山洞。

随后他亲眼见到和刚才如出一辙的一幕。

于是乎,他很干脆的,被吓晕了过去。

“等等,我被掳,那祝云贺呢?”

苏观山不禁泛起疑惑,可现下不是他解密的时候。

印在他瞳孔中的,是宽大的黑袍下惨白的脸,双眸猩红,牙齿很尖,也很长,如同吸血鬼一般。

窒息感不断袭来,只让他觉得死亡越来越近,直到他看见黑袍男子背后的空间一阵蠕动,一道灵性血蛇凝聚而出后。

被掐着脖子的穿越少年,脑袋一歪,再次昏了过去。

……

“青云州三境,青川境,青山境,青云境……武道宗门林立……修武……我死了!”

思绪百转千回,下一刻回归清明。

苏观山并未急着睁眼,而是依靠双耳听着洞内的一切。

内心暗自想着:“我没死!”

“看来我想的是对的,这男人是邪修,吸食人的鲜血修炼,人在清醒时,面临绝望会刺激心脏,加快血液流动,强有力的新鲜血液才是他要的品质最好的血。”

“所以我两次昏迷,血液质量并未达到最好,这就是我没死的原因!”

苏观山内心想通了一切,耳畔也只听到了一人的呼吸声

微微将眼睑打开一丝缝隙,邪修已没了踪影,身侧有一少年,皱着眉头蜷缩在地,两腿之间,黄白之物淌在地面,散发出恶臭气息。

苏观山捏了捏鼻子,坐起身来。

方才两名少年已成为干尸,静静躺在地上,洞口处不用看,那结界一定还在。

稳了稳心神,心中有了计较,就是不知绝境之下的最后一根稻草,可否救他一命。

不再犹豫,颤颤巍巍起身,借着微弱亮光,开始在地上摸索起来。

很快,他拾起一块一头较为尖锐的锥形石头,走到那位失禁的少年身侧,咬了咬牙,蹲下身子在腥臊液体上沾了沾,随后走到一块大石旁边,挽起袖袍,开始打磨起来。

沙,沙,沙——

摩擦声响彻令人心生恐惧的山洞,少年坚毅的影子随着手中的动作缓缓颤动。

不知过了多久,苏观山停下手中的动作,感受着轻轻抚摸都能带起刺痛的尖锐石头,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安全感。

“哎哟~”一声呢喃响起,仅存的少年迷茫的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后,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求……求求你,不……不要吃我!”

苏观山不由得心中有些悲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情绪弥漫在心间,不由得苦涩回应:“朋友,我也是被抓来的。”

少年闻言,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真……真的?”

“你见过他的,你说呢?”苏观山无奈的摊了摊手。

少年这才打量起来,见苏观山真不是那邪修,不由得放松下来,待看到另两具干尸后,怪叫一声,对着山洞口就冲了过去。

——嘭!

沉闷的撞击声响彻山洞,少年跌坐在地,眼泪都疼出来了。

“没用的,洞里有结界,我们是逃不出去的。”苏观山冷声道。

少年揉了揉额头,随后连滚带爬来到苏观山身旁:“哥,你有什么办法逃出去没?”

“我学了两年武艺,只能殊死一搏了。”苏观山扬了扬已经打磨的极为锋利的石刺,沉着脸。

“太好了,有救了!”少年狂喜,将恐惧都冲淡了几分,正要开口说话,突然一阵脚步声从洞外传来。

——哒哒哒

少年的汗毛几乎是一瞬间全部竖起,下意识的躲在了身旁唯一的救命稻草身后。

苏观山眼神一凝,心中不免忐忑起来,可眼下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将手中的石刺越捏越紧,手心中,冷汗一片。

——哗

随着洞口处泛起一阵涟漪,黑袍邪修身影缓缓浮现。

苏观山下意识的就要抬起手中石刺,可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只见躲在他身后的少年双手猛一用力,将他狠狠推了出去,同时稚嫩却满含恶意的声音响起:“大人,他准备行刺你!他手上有武器!”

苏观山脸色一僵,回头看向身后那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充满了不解和愤怒。

明明是你求我。

明明我想救你。

可你居然!

少年不敢看苏观山的眼睛,只是紧张的看着洞口,希望邪修能够因他举报而放过他。

邪修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人性的丑恶,不会因为年纪的大小而有所不同,死亡的恐惧之下,任何能保命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苏观山沉默了半晌,缓缓将石刺横到自己的脖间,冷冷的看向洞口,不含任何感情的说道:“我想活!”

“哦?你如何能活?”邪修似笑非笑,蝼蚁也有向巨龙提出要求的一天。

苏观山将心中所想以极快的速度清晰的说完:

“我是柳城药材商苏家族人,我有办法人不知鬼不觉的帮大人搜寻品质极高的血液。”

“不但可以让大人放心修炼,同时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最重要的是,这些血液,会源源不断的提供给大人。”

说罢,苏观山死死地盯住洞口,倘若对方有什么动作,他会毫不犹豫的刺下去。

“你可否寻来药材?”

听到此音响起,苏观山不由得内心一颤,连忙回答道:“可以,大人只需要将所需药材列出,我自会通过我苏家药堂助大人寻药。”

邪修点了点头,宽大黑袍之下,看不出表情。

他翻手取出一颗暗红色药丸,沙哑之声响起:“小子,吃了这颗药,倘若你有背叛之心,你会求着我杀死你!”

此话如同幽冥传音,让苏观山狠狠打了个寒颤,可他没有犹豫,拿起药丸在邪修注视下一口吞下。

“哪怕是毒药,至少能让我先活下来!”苏观山内心暗道。

那少年显然听见了二人的交谈,连忙探出头,陪笑道:“大人,我也有用,我也可以帮大人收集新鲜血液,也可以替您搜寻药材!”

“哦?可是我今日的血食还差一人,你们二人只能活一人,谁能活呢?”邪修之音,如同最能勾起人心中邪恶的恶魔一般,响彻二人心间。

苏观山和那少年不由自主的对望一眼,少年眼尖,一眼看到前者手中的石刺,不满道:“大人,他手里有武器,不公平!”

邪修伸手一甩,一柄匕首凌空飞起,落到少年脚边。

少年怔怔的说起,他没杀过人。

可最后心中求存的信念盖过了恐惧,冲着苏观山刺来。

匕首挥舞,寒光乍起!

苏观山面无表情,连番躲避,手中石刺不断与对方匕首撞击,传出金石交戈之音。

两人都是少年,可苏观山却被逼的节节后退,脚下一个不慎,竟踩到一具尸体,身体不由自主的后仰倒下!

少年见状大喜,双手握住匕首,凌空跳起,狠狠向下刺下!

掉下的苏观山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在看到少年跃起的一瞬,不由得嘲讽道:“蠢货!”

那宛若一滩死水的眼神,好似在看一具尸体。

少年来不及观察这些,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

我要……活下去!

他仿佛看见了匕首刺中苏观山心脏,自己逃离了邪修魔掌的美好日子。

可下一刻,苏观山的小脸在他眼中突然凝注,眼中苏观山那张脸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大的邪修那恐怖的脸!

“为什么?”

不解,不甘,恐惧,绝望以及那一丝丝的悔恨弥漫在心间,化作了永恒。

他听见最后的地狱低吟是:

“美味的血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