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招惹:慕爷的小酥宝声色撩人蒋鹤野老慕》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致命招惹:慕爷的小酥宝声色撩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半糖

角色:蒋鹤野老慕

简介:慕南城养了一个娇软小女人,抱着,哄着,惯着,护着,摆在心尖上宠,却逢人便说他们之间清白无垢。后来月黑风高,小女人不仅拿走他的清白,捅了他一刀,还跟野男人跑了。他的世界彻底塌陷。再见面,慕南城将玫瑰捧在怀,逢人便说他们之间如胶似漆,刚买了第七张双人床。

书评专区

致命招惹:慕爷的小酥宝声色撩人

《致命招惹:慕爷的小酥宝声色撩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放松一点。”

男人的嗓音低沉暗哑,隐忍克制,还是,掩盖不住其中的激动和兴奋。

女孩在床榻里侧蜷缩成一团:“不要、不啊——”

被男人一把跩过去。

粗粝滚烫的大手青筋暴起,动情的抚摸女孩娇美容颜。

“乖乖的,由人化蛟,再由蛟化成龙,称霸这世界岂不是轻而易举?”

笑容阴森贪婪。

女孩浑身软绵绵没有力气逃脱,跪下来磕头。

“求求你行行好,放过我,求求你……”

男人仿若未闻,陷入癫狂固执的欲望漩涡,轻拍女孩吹弹可破的脸蛋。

“我历经千辛万苦才寻得蛟龙化石,提取出几滴蛟龙之血,你让我放弃?”

啪嗒~

黑色铁链锁住女孩四肢,捆绑在公主床上。

男人慢条斯理的戴上白色橡胶手套,打开一只刻有花纹的黑色锦盒。

“别忘了,你是我捡回来的弃婴。没有我救你,你早死在了那个冬天。如今,也该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了。”

女孩泪流满面的摇头:“不、不要……”

忽然瞳孔骤缩。

浅绿色试剂注缓缓射进女孩身体,冰冷,微疼,令女孩脸色煞白。

凉凉夜风吹过。

“不!”

女孩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脊背冒出一层薄汗,粉润唇瓣一张一合的小口喘息。

六年了。

她的五官长开许多,青涩之余,美得不可方物。

苟活于荒郊野外,退化掉语言功能。

还会忘不掉那个恶魔。

月色皎洁。

女孩眸光一凛,小耳朵轻微耸动几下,敏锐的捕捉到不远处有声响。

有人来了!

夜色浓稠如泼墨。

海边。

海浪一下下拍打岩石,椰子树摇晃,凉风扑面,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人呢?”

一群身穿黑色谨慎潜水服的男人,迅速分散开,在海边搜找,不放过任何角落。

一无所获。

气得扔下绳索踩一脚。

“妈的,到手的鲛人,™的长翅膀跑了!”

“继续找,她经常出没这一片海域,像在等人,肯定跑不了太远。”

几人离开。

不远处的一颗椰子树,挂满饱满诱人的椰子,以及一个小女孩。

脚步声响起。

宁屿凉一手叉腰,一手摘下夜视镜。

“歪,小妹妹,爬那么高做什么?赶紧下来,别摔坏了。”

女孩不吱声,紧紧抱住树干。

小脚头白中透粉,脚底努力贴合小屁股,伪装成椰子家族一员。

幼稚鬼。

逗笑宁屿凉。

“听他们说,你是鲛人?怎么没有小尾巴?”

女孩小身子板颤颤巍巍,生怕被拽下去。

“小可怜,连个名字都没有。”

宁屿凉闷哼思索两秒。

“这样,我给你取一个,就叫做凉酥,喜欢吗?”

女孩依旧不吱声。

“小哑巴?”

还想说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接到父亲的电话。

“屿凉,咱们家公司出事,险些破产,是慕总好心借了钱,才解了燃眉之急。”

“慕南城?”

诺大帝都能被称作慕总的人,就那一个,盛世集团的首席执行总裁。

宁父宽慰:“嗯,是他。”

赞不绝口。

“这慕总,是不爱交际。但是,远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冷血薄情,人好得很。”

宁屿凉一脚踢上椰子树:“见鬼,他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帮咱们?”

“这个先别管,当务之急,我们得想办法报答慕总这份天大的恩情。”

“啊——”

小女孩实在抓不住树干,手一滑,整个人直直砸下来。

宁屿凉下意识接住人,微怔:“他缺女人吗?我送一个给他,改善家族基因。”

据说,

慕南城患有严重隐疾,自卑内敛,所以才多年不近女色。

这小子。

宁父露出嫌弃之色:“我在跟你说正事,你才多大,就玩女人?”

宁屿凉注意力全部落在凉酥身上。

海风撩起额前凌乱的头发,手机屏幕亮光罩在女孩瓜子脸上。

长得可真漂亮啊!

舍不得……

.

几天后。

帝都。

夜色阑珊。

高档会所,兄弟几个人聚餐,酒足饭饱之余,提起最近圈子里的趣事。

明炙摇晃红酒杯。

“老慕,宁家和慕家非亲非故搭不上边,你贴钱出手相助,图什么?”

慕南城薄唇轻启:“积德。”

众人:“?”

这位17岁临危受命接管慕宁国际,铁腕手段,为人心狠手辣,对敌人,从不心慈手软。

令帝都商圈人人畏惧的青年才俊,打算皈依佛门了?

啧。

保质期真短。

才23岁。

蒋鹤野勾唇打趣:“你缺什么德,还要积?”

相比半个月前,慕南城手腕上多了几串纤细昂贵的深褐色佛珠。

语气寡淡,似自嘲。

“家里找人算了一卦,说我心狠,身上戾气重,不利于家庭和谐,积善行德才能破解。”

众人顿悟。

近几年,慕老爷子身体差强人意。

最近严重不少,已经在床上躺了小半个月没起色。

爷孙俩关系本来就不好,这下倒好,直接把黑水泼到他身上了。

蒋鹤野胳膊搭在慕南城肩膀上。

“别听他们吹,你常年不近女色,身上阳气十足。非要论不和谐,也是你阳气太多无处发泄。”

兄弟几个哈哈大笑。

明炙和蒋鹤野对视一眼,给慕南城倒酒:“这话我赞同。”

怎么说来着,

“佛家讲究阴阳调和,一事顺,百事顺。积善行德的福祉来得慢,等不及。想要你爷爷身体康复,你得尽快找个女人暖被窝,调和你的阳气。”

尽瞎说。

兄弟几个里,就属他们俩最会玩,驰骋情场,女朋友一个接一个没有断过一天。

慕南城对女人不感兴趣,提醒:“小心你们的肾透支。”

起身,拿起衣架上的西服外套。

“你们接着玩,我困了,先回去休息。”

蒋鹤野看一眼手机:“晚上十点不到就睡觉,老干部一般的作息。”

怪不得长辈们都说,老慕是他们几个里最乖的。

明炙倚靠沙发背,双臂交叉枕在脑后。

“这宁家要是识趣,就该给老慕送个温柔惬意的小女人暖暖床。”

“宁家又没女儿。”

.

郁景园。

唐妈接过西装外套。

“先生,宁家送来了一份礼物,说是报答先生上周的相助之恩。”

“嗯。”

慕南城反应淡淡,换好居家拖鞋,往二楼走。

唐妈犹豫。

“先生不看看吗?礼物很……特别、很大。”

大?

大在哪里?

慕南城抬起手,松扯领带:“在哪?”

“先生的卧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