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阳暖成(连载中)小说-顾成颜碌在线阅读

小说:寒阳暖成

小说:重生

作者:寒鸦孤月

角色:顾成颜碌

简介:曲冬阳冲刺在踩点上班的路上,被车撞了特憋屈,还来了个灵魂穿越,不过谁来告诉他这个身体的主人怎么那么作。顾成经济大国CEO,钻石王老五,高富帅,年度最想嫁的人热榜稳居第一,但是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疾。好死不死,这个身体的哥哥是人家的死对头,还替他哥哥出气,发现了顾成的秘密,把自己给作死了,让曲冬阳接下了这个这个烂摊子。

书评专区

寒阳暖成

《寒阳暖成》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顾成,我是颜碌啊!”

曲冬阳喊出这一声像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他一路上都是偷偷地、远远地跟着眼前这个男人。现在好不容易躲过那些拦着他的人,才有机会接近他。这次一定要跟他说清楚才行。

曲冬阳气喘吁吁扶着那扇没有温度的铁门,身体还是很虚弱。他看见前面的男人跟另一个人没有停下的意思,于是再次憋足了所有力气,朝着前面两人大喊道

“顾成,现在连一面都不肯见吗?”

听到这话前面的另一个人停了下来,紧接着和他一起的那个男人,也终于跟着停了下来。年轻一点的人,肩膀稍微动了一下,然后不紧不慢回头说道。

“你是颜碌,那我是谁?”

他的声音特别好听,表情却是带着戏谑。曲冬阳仔细看他,身高没有另一个人高,172左右。年龄大概二十二岁左右,但比较显年轻。身材瘦小,长得十分清秀俊俏,肤色白皙。再看他的眼睛明亮有神,鼻梁高度刚刚适合,嘴唇性感。他蓄着一头短发,韩式发型,衣服也是韩式搭配,显得十分时尚可爱,像某个男子组合艺人。而这个人他认识,不是那个‘颜碌’那又是谁。

曲冬阳擦了一下眼睛,再次看向那人的脸。还是一脸难以置信,心想:怎么会?他回来了,他回来了,那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他本来就苍白的脸此时更加苍白起来,扶着铁门的手不自觉握紧。

他身旁的那个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也没有开口说话。曲冬阳此刻急的心都快纠出血了,紧张的看着那个修长的背影,直至背后的衣服被汗水湿透,那个男人才慢慢回头。

顾成三十九岁,岁月对他似乎太温柔了,没有很明显的岁月痕迹。身高188左右,和颜碌相比之下显得更加高大挺拔。他长得特别好看,可以说是曲冬阳见过的人中最好看的。他的好看跟颜碌完全不同,乌黑的头发梳着成熟稳重的西装头,侧脸英俊无比,面部轮廓更是完美得无可挑剔。他剑眉英挺,眼睛深邃有神,黑瞳耀眼,眼神锐利。再看鼻梁挺拔,嘴唇薄,唇形十分好看,像是带着黑色妖姬的诱惑。他此时身穿高雅冷峻黑衬衫,衣领口未上扣子,露出小麦色胸口,整个人透出一孤傲冰冷。

那顾成自始至终连一个眼神都未施舍给曲冬阳,眼里全是颜碌。他形象反差的用那修长而温厚的手,温柔的摸着少年的头发说了句

“走吧!”

“嗯。”

颜碌平淡的应了他一声,不带一丝感情。顾成也不做理会,自顾走了起来,颜碌定了一会也紧跟了上去。

曲冬阳看着两人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脑袋顿时一阵空白,一个心急冲了上去。等冲到两人身旁时,伸手势要抓住那个高一些的肩膀,嘴里一边说着。

“顾成,相信我,我才是一直跟你一起的颜碌。”

可是手还未抓到,顾成就半搂着颜碌动作极快又利索闪过了他的扑势,而他自己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呵、呵呵,真是可笑啊!”

他笑着撑坐起来,低着头让人看不出他是什么情绪,却给人一种被悲伤笼罩着的感觉。看到这个场景,顾成心头莫名的一紧。

“阿成,你看我的梦没有错吧,我好害怕怎么办?”

颜碌似乎是感觉不妙,连忙把头紧紧埋在顾成心口那里。整个身子更是颤抖着,像是委屈害怕极了的样子,而心里却想:妈的,娘唧唧的,要不是顾及到老哥。

顾成听到少年的话,心疼的皱了一下眉头,他不能让别人再次伤害颜碌了。

“保安,把这个人赶出去。”

说完就直接带着颜碌走了回去,独留那几个字冰冷的砸在曲冬阳的心头。

在曲冬阳细嚼了那句话之后,显得更加着急了起来。他本是一个理智的人,但每次碰到关于顾成的事,就变成一个仍是青春期的少年,冲动无脑。那些保安上来拦住他,势要将他驱赶出去。

“走开,我要找顾成。”

“先生,你赶紧走吧,我们业主不想见你。”

“我真的找他有事,麻烦你们通融一下。”

“先生,每个都说有事,实则想找顾先生麻烦,我们都要放他进去吗?”

曲冬阳本来执着的挣扎着不肯出去的,但是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的着火点被点燃了。

“是吗,那顾先生还真是受欢迎,可惜我还真只想讲两句话。”

曲冬阳说完那句话,便挥拳上去。他曲冬阳成什么人了,被人这样看待。曲冬阳一边和保安扭打在一起,一边想:顾成你还果真是我命中克星,这一生的笑话都因你而起了。

场景一片混乱,那些人对于被驱逐的人,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下手不知轻重。曲冬阳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而且也最怕痛了。他感觉身体好累,不对是心更累。虚弱的身体,让他一直冒着冷汗。还手之时更是有气无力,跟打棉花一样。

他被打的疼得厉害起来,一股怒气油然而生。他想骂顾成,非常想骂那种,于是骂骂咧咧起来

“该死的顾成,老子不是说过最怕痛的吗?早就跟你说过,以后要是有个自称是颜碌的人来找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对他动手的吗?老子认输了,认怂了还不行吗?咱们从此陌路,我不会再来找你,更不会再来打扰幸福的生活,祝你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他觉得自己应该放弃了,认命了。这本来就不是自己的生活,何必再强求承接上去。现在人家正主回来了,不是一切回归正常轨迹的时候吗?或许那人放心上的本来就是那个人,而不是自己这个冒牌货。

“他妈的不要再打了,老子自己会走,滚开!”

曲冬阳想通之后,整个人冷静了下来,直接抛出一句话终止这场闹剧。正在挥拳的保安听到曲冬阳的句话,也停了下来。而对于他那些疯言疯语选择无视掉,对于肯走的人,自然能省麻烦就省麻烦,不想再滋生更多事情,更不会对别人做诸多为难的动作。

“那就请先生自行离开吧!”

曲冬阳站起来的时候挣扎了几下,好几次跌回地面,最后还是咬紧牙根站了起来。他看了那些保安几眼,虽然现在没有多少力气了,但也必须往那些施暴者踢上几脚才行。曲冬阳是那种想到什么就直接做什么的人,站稳脚跟,突然冲上去,揍了人家一拳。然后狂跑逃走,被揍的人直接发懵在原地。曲冬阳逃跑的时候锒铛了几下,但依旧一个狠劲往门外冲。

顾成带着人直接回了家,一路上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情绪,也没有回头。颜碌这一路上更是低着一句话也未说,眼睛微眯,眉头深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来到门口,听到开锁的声音,才一下惊醒过来。

“我想回家一趟!”

就在顾成进门脱鞋,看见他还愣在门口,刚要喊他进门,他就急忙冒出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

顾成听到这句话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直接反问了过去。以往颜碌很喜欢赖着他,特别这次意外把两家都吓着了,但他哥依旧觉得出院之后都不必来接,省得吃狗粮。

“没有、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回家了。”

颜碌把头撇到一边,声音有点不稳的说出这句话,心想:不回去,难道要跟你这个大变态住一起吗?我可不是他。

“小碌,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顾成紧张的走近颜碌,用手轻轻摸着他头发,关切问道。

“不要碰我!”

颜碌突然反应极大的打掉顾成的手,愤怒的想:真是受够了,为了老哥不受牵连,从医院到这里,忍了一路,现在还要来。闹僵不行,现在好聚好散不行吗?还来动手动脚。

顾成的手还停留在空中,内心非常慌张起来,这一路上他故意把那些烦躁紧张压下去,在他面前保持沉着冷静的形象。可是现在他在意的人,从来没有说过要离开的人,突然说要离开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还是他只是有情绪而已,但这些没理由的疏离感觉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成收回空中的手,眼睛暗了一下,他不是毛躁的年轻人,凡事不能逼的太紧。呵呵,以前把他逼紧了,经常炸毛,但没过一会又弱弱的跑了回来。但他从来不会发火,像今天这样反感他的触碰,顾成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顾成,你家那些莺莺燕燕都找上门来了,你这虚情假意关心的样子是要干什么?”

“莺莺燕燕?你是不相信我?”

顾成就是怕颜碌跟自己住那些大别墅,大商业区里的房子惹到麻烦,才带着他来这些不易被人打扰的平民地段居住。他明明也是知道自己对他怎么样的,难道他颜碌还不清楚吗。他顿时觉得大家是应该都需要冷静一下才行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也需要好好捋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好,你回去好好养身子,不要想那么多事情。”

“打住,我会的,请你不要担心,顾先生。”

颜碌看着这个男的,心里那个抵触情绪越来越大,想到之前他跟他是那种关系,还是以他的身体。他强压心中的怨气,不能怪别人,这一切都是命。

“顾先生?”

听到这个陌生的称呼,顾成觉得颜碌闹的别扭是不是过大了,说不出哪里的怪,这种微妙的气氛从他醒来持续到了现在。

“是的,顾先生,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去想清楚一下,这段关系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的。”

“你确定?”

“非常确定,我先回去,各自平静几天,然后找个时间,大家坐在一起,把话说清楚。你觉得怎么样,顾先生?”

颜碌说完之后特别后悔,这一路都演戏到这里了,怎么这会就沉不住气了。

“可以,你需要冷静几天了。”

顾成最终还是舍不得气他,伤害他,再次顺着他。虽然答应他冷静,但结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顾成的东西,什么时候说过可以随随便便放弃的,更何况是他心头上的人。

最终还是颜碌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上:曲冬阳,等这件事过去,我会找你说清楚,但是你我的秘密绝对不能暴露出来,不然以顾成的狠历,一定会对我和老哥翻旧账。希望你能安静点,不要再出来惹事情了,一惹事情大家都不好过。

顾成看着那个走得坚决的背影,虽然心很痛,但还是好想冲上去抱住他,说句‘好了,小碌,不要生气了。他疲惫的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不能不能这样,刚刚他很抵触自己,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

顾成转身回到那空空荡荡的房子里,低头看着自己光着的脚,刚刚一急就这样跑了出去。他苦笑不得,真是被宠爱的有恃无恐。在这段感情上一直是自己奔向,但颜碌也从来不会让他失望。他反应慢,爱却像那细水般流淌过顾成的心田,给他幸福温暖的生活。

夜晚,顾成难道做梦了,他梦到颜碌第一次跟他闹别扭的场景了。那是他跟颜碌告白后的那段日子,他翻起了旧账。

“你以前想掐死我。”

颜碌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宣判顾成的罪行。

“都已经跪半个月键盘了,这个事还不能过去吗?”

顾成跪在键盘上,无奈的申诉,心想:这个祖宗啊!

“可以过去,只要大少爷再跪半个月榴莲。”

顾成一听,不由得吸了一口气,不过,他不信颜碌还真让他跪榴莲。

“来吧,只要你能消气。”

顾成一边做着那些梦,嘴角一边泛着笑意。

半年后。

近来几天,雪下的越来越大,铺天盖地的。曲冬阳一个人躺坐在沙发上,他已经忘记从那个冰冷的医院醒来有多久了,那时候亲人也陆陆续续来看完又走了,父母一直守候在自己身边,只是自己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就逃了出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5月13日 am4:08
下一篇 2022年5月13日 am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