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君子剑小说(武侠)-柳世子小王爷目录阅读

小说:大周君子剑

小说:武侠

作者:探月追仙狐

角色:柳世子小王爷

简介:君子欺之以方。李见君是个未得仙位的仙人,但他更是个君子。沉谜修炼却痛失所爱的他只想一心寻死,可家族族老求他带领家族昌盛后再死,镇国将军找他抗击外敌后再死…本是道德绑架,但一路走来,结识的好友越多,看过的惨剧也越多,李见君越能明晓有情道与无情道的区别。天下战火起,人族风雨飘摇,身后羁绊不断加深,李见君站了出来。我既死都不惧,何惧活着!且看李见君自濒死重回巅峰,在这天下搅弄风云。

书评专区

大周君子剑

《大周君子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前三十三年,李见君琢磨着怎样才能得道成仙长生不死。

余后的日子,他却琢磨着怎么才能让自己死去。

大周青州,皇城脚下,天子门前。

一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的男子一手撑着头,一手端着酒壶,目光游离在外。

周遭尽是些锦衣华服光鲜亮丽的食客,冷漠不已,时不时有人对他投来几束嫌弃鄙夷的目光,似要发作却随即又按捺住了性子不再理会。

他。

格格不入。

按理说,像他这般乞丐模样的人是入不了“天下第一楼”酒楼大门的。就在刚才,他欲进门,迎客小二便作势要将他驱赶。

突然,小二震惊地看着眼前乞丐。

因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浑圆的物件!

难道是这个乞丐?

小二强忍心中犹疑,一时间竟然有些把握不住来人身份。

乞丐用麻木的眼神直愣愣看着小二,等待回应,直到小二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便硬着头皮客客气气应乞丐要求,将他迎上了二楼靠窗雅座。

除了那眼神,更多因为入手的东西不是铜钱,不是碎银子。

而是金豆子!

没有散客会在酒楼用金子,况且来人只是一个乞丐。

什么乞丐能毫不在意地丢出金豆子?

小二自问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就刚才那神出鬼没的手段,便鲜少有人做到。

不过小二心中对乞丐依旧有所保留,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打了眼。

“客官,要点啥?”

“酒。”

“喝酒怎能没有下酒菜,客官不如来点陈酱牛肉酥肘子,八宝锦食翠湖鱼?”

这哪是下酒菜,个个都是硬菜。

小二耍了个小心机,只要把乞丐给的金豆子花的大差不差,他就能不动声色将余钱自己昧下。

乞丐并没理会,任由小二自己发挥。

没有如对待达官贵人那般的殷勤,好酒好菜一上完,小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再没来过问。

小二一点都不怕这“武功高强”的乞丐会暴起发难,大周尚武,半仙无数,可在这幽幽皇城,却是彻彻底底的禁武。

敢在这闹事杀人,打皇城立起来的那天起,就没听过有谁开过先例。

毫不夸张说,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走夫贩卒,一视同仁。

“他若真有本事来讨,我便说忘了找零,还他就是了,大不了给他揍一顿出出气。”

这念头在小二的脑中转瞬即逝,眼见酒楼前柳龙柳世子的身影出现,小二二话不说,赶在掌柜前头,舔着脸快步迎上。

“柳世子您来啦!是否如常照旧?”

小二谄媚看着柳世子,心里打起小算盘。

往常大人物都是掌柜相迎,他们这些小二是没有资格凑上前说话。

可今时不同往日,财神今日入我家,白捡半粒金豆子,世子打赏想来不会寒酸。

是以他壮着胆子欲再上前。

柳世子并未开口理会,头也不回上了楼。

掌柜见状暗道不好,赶忙低头恭敬立在小二侧前方,皱着眉心里暗啐了声。

只见柳世子身后的青衣婢女神情冷漠,斜瞥了眼小二,屈指一弹,一道银光擦着掌柜衣袖,自下而上射向小二的面门。

“哎呦!”

小二瞧见有东西飞来,避之不及,也不敢避,痛喊了声,捂着嘴巴,吓得不敢动弹吱声。

顿时整张脸,自眉眼以下发麻无知觉,口里有血腥。

掌柜依旧低着头,嘴里直念叨着:

“望世子恕罪”。

眼见世子已经上楼,婢女歇了敲打的心思,快步跟上,只留了一句。

“管好你的人。”

闻言,掌柜哪还敢再说什么,连声恭敬称是,头不敢抬。

半晌,掌柜小心抬头偷瞄,见大堂楼梯再无世子和婢女身影,这才舒了一口气,将头完全抬了起来。

啪!

掌柜一巴掌呼在这不懂事的小二头上,厉声说道:“还不快快捡起来,你个兔崽子,这皇城的世子爷们岂是你能接触的,何况还是那座将军府的世子!我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

“叔,侄儿知道错了!”

小二没有顶嘴,擦干净嘴角血迹,开心的将地上的银子捡起。

一入手便知有五两,世子大方。

他心里对世子婢女的教训毫不在意,甚至有些沾沾自喜,只要有银子,多教训几次他也甘之如饴。

可倏而心中一惊。

今日柳世子来得突然,若是让他瞧见酒楼内有乞丐,心生不喜,那他和他叔叔这酒楼肥差怕是要到头了。

万一那乞丐再有点熊心豹子胆,发了癔症,冲撞惹怒了世子,届时怪罪下来,他们的性命怕是都要没。

思及此处,小二不顾掌柜的训话,扯着便上二楼,边走还边将自己所想所虑说了出来。

掌柜听完顿时冷汗潺潺,也顾不得多言教训眼前这个不让人省心的侄子,脚下又多添了几分力气。

刚上楼,未等掌柜看清状况,便没由来觉着二楼比往常要冷上许多。

安静的出奇。

这使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此时,二楼的宾客皆放下了手中食具,或幸灾乐祸,或冷眼旁观,他们的目光聚集在靠窗乞丐那里,循迹而望,只听。

“滚下去!”

世子婢女不由分说,娇声呵斥,她声音清脆叮铃却透着寒气。

仿佛靠窗乞丐就该乖乖听话。

说话时,她并未在意自顾喝酒的乞丐,而是小心翼翼得观察正负手而立的世子。

只见世子背影不见其脸色。但婢女能感觉到世子心中已有不满。

让世子与一乞丐同处一室,简直就是侮辱!

皇城中,王侯以下,哪个见了柳世子不是恭恭敬敬。

打杀乞丐容易,打杀武功超群的乞丐也没麻烦到哪去。但若处理不当,被别人钻了空子,给世子安了一个仗势欺人的罪名,那她这个婢女就真真的万死难辞其咎。

小二瞧着便想起坊间关于柳世子的戏词。

大周有柳将

力压三千师

其子气如龙

长傲不自知

别的他不懂,但“长傲不自知”小二是有点领悟了,心里多少有些内疚,毕竟这乞丐是他放进来的。

这乞丐有麻烦了。

瞧着热闹将起,小二思绪胡乱飘飞,等回过神来再看,那乞丐居然依旧无动于衷,只盯着手里的酒壶。

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浑然不在意,就连屁股都未曾挪过半分。瞧热闹的食客心中不由冒起同一个念头。

真有不怕死的。

婢女见四下人多目光聚集,权衡着利弊思索处理对策,世子向来不会考虑这些。

她确定此人身上并无任何功夫,连武卒都算不上,普普通通且毫无眼力见。

大难临头还这般故作气定神闲的做派,全然不把世子放在眼里。

怕不是以为有皇城律令在,就能令她投鼠忌器?

当真不怕死?!

婢女被乞丐淡漠无视的态度撺起心底怒火,可她依旧按捺住了动手的冲动。

既不能驳了世子的面子,又不能落人口舌。

脑中思绪电光火石间绽开,刚欲开口,一道讥讽从身后传来。

“哟,这不是臭屁虫柳龙嘛!”

“平日里你不是眼高于顶,傲气的很吗?”

“怎的陪起乞丐吃饭了?”

来人语出惊人,可当看见由数人簇拥而入的说话人时,在场所有食客包括婢女在内暗自心惊。

衣缠金丝线。点有米珠紫珊瑚。

腰间玉。珠璎石,珠光宝气配。

不消说,绝对是是一位惹不起的主。

“不知小王爷驾到,小的有失远迎。”掌柜强忍心中紧张上前招呼。

小王爷笑眼和善的对着掌柜点了点头,算作回应。掌柜如蒙大赦,退居一旁不敢多言。

见柳龙并不搭话,小王爷眉峰一挑,打量酒楼四周,嘴巴微张,似是自言自语道。

“啧——!”

“虽然从未来过这第一楼,却常常听人说这酒楼天下第一,我之前还好奇的很。原来这第一是天下第一仁善的第一,连乞丐在这都能有一席之地,看来这第一楼也开不长久了啊。”

一声感叹让本退居在旁的掌柜心又提了起来,心中暗忖,正儿八经的皇室血脉,安平王最宠爱的小儿子,皇城出了名的纨绔,今日怕是自己做掌柜的最后一天。

正当掌柜还在拼命思索如何回答时,从入门就没说过话的柳龙回过身来,淡然地看着小王爷。

“小——王爷说笑了。”

柳龙刻意的咬字,让小王爷眉间笑意更甚,噗呲一笑,也不看那乞丐,只是挥了挥手。

“干净麻利点,别扰了人家世子的兴致。”

“是!”

从小王爷旁侧走出两人来,直直走向还在喝酒的乞丐。侍卫也不拔刀,伸手就是五指擒拿,在这用刀,溅出的血会脏了小王爷的眼睛。

“唉….”

一声微不可闻的幽幽叹息响起,让回到柳龙身侧的婢女视线终于落到了乞丐身上,可她并不在意,只心想这般明目张胆的动手,小王爷到底有何用意。

示威?

嗯?!

婢女陡然发现,在侍卫手指即将触及那乞丐肩膀时,那乞丐目中竟然闪过一丝凉意,虽然只是一刹,但其中深邃幽沉之感如同泥沼,摄她心魄。

当她回神仔细看去,那乞丐的眼神似乎又从未变过。

死寂默然。

毫无生机。

这是求死之人才会有的眼神。

早知如此,刚才自己就不该那般瞻前顾后,让世子在小王爷面前落了风头,这一发现让婢女暗自后悔。而乞丐刚才的眼神变化,她全当是自己昨夜没休息好眼花了。

她却没意识到,她练武二十载,半步一品如何会眼花。

乞丐没有一丝反抗,任由大手钳住自己的肩膀。

咔——嚓——!

似乎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但在众人的眼中,乞丐脸上没有一丝变化,他像一条无骨的死鱼被随意拖拽,下楼时瘫软无力的下半身磕在木板上发出低沉闷声。

若不是酒壶还攥在他手里,时不时还会喝上两口,旁人都要以为这乞丐是孟婆汤喝早了,入了忘川河,没找着往生的路,便诈尸还了阳。

眼见三人就要出酒楼,小二眼珠提溜一转,悄喵地跟了上去。

没了碍眼的乞丐,剩下的柳龙既臭屁又冷淡,小王爷看着顿感无趣,轻啐了一声上了三楼。

而背后柳龙的目光终于有所闪烁。

他什么时候和秘阁也有联系了?

耐住性子跟随而上,果不其然,柳龙又和小王爷碰面了。

三楼隐秘处。

秘阁招新所。

有人坐高位,看见两人都到齐了,没有客套,开门见山说道:

“昨夜有贼擅闯皇宫,大阵封内城,圣上下令生擒。

我大周半数仙人亲至,贼子宁死不降。

圣上宽容,任由那人离去。

贼子油已尽,灯已枯,虽如此,不得不防。

阁主有令听令!”

两人肃然,应声喊到。

“半月,彻查贼人底细!”

“诺!”

那人双眼微眯,望着柳世子和小王爷领命拿走了各自密卷,心里不由开始琢磨起安平王下令时的神情来。

半晌,失笑摇头。

自己就是把刀,多想无益,让两位“少爷”出去历练一下也好。

沙沙沙

乞丐一路都被两侍卫拖着,从酒楼到城外,也不知侍卫到底要将他带往何处,可他并不在意。

他只在意手中的酒壶,可惜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忽而天空响了声闷雷,下起雨来。

一个侍卫狠抹了一把脸上雨水,抱怨道:“若不是这个乞丐,我们哥俩儿怎会遇上这倒霉天气。”

“皇城内不许出人命,莫要给小王爷惹事!”

大哥所言他怎会不知,只是忍不住得想发发牢骚,见雨越下越大,继而又嘟囔道:“小王爷最多被圣上骂两句,这事我们哥俩儿可没少做。”

“就你多话,雨大了,我们手脚快些。”

两侍卫都已是三品武者,将内力灌注双脚,霎时间拖在地上的乞丐竟腾空而起,被一人揪着腰带拎在手里。

待三人彻底消失在雨雾中,城门外一个穿着蓑衣的身影才偷摸出现,望着三人远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乞丐被丢进了御兽谷近内林的地方,谷内圈养着五花八门的灵兽。皇家御用,有专门的驭兽师定期驯养。

虽说是驯养,可除了时不时投放些“食料”用于激发它们的野性外,驭兽师的主要职责便是挑选优质的灵兽幼崽单独培育。

谷外设有只针对灵兽的结界,可进不可出,固若金汤,灵兽轻易破不得,离不得。

此时乞丐正静静地躺着,任由雨水灌入鼻口,但他毫不在意,只细细体会心脏处传来的剧烈疼痛。

他心口处有一道致命贯穿伤。

这感觉又来了,是清晰的,生机流逝的感觉。

空洞且解脱。

就这样合眼吧…

既然上有长生登仙不死境,那下便有鬼魄阎王府吧。

“喜儿…”

乞丐呢喃着,沉沉地闭上了眼。

此刻他的眼前不断闪回过往种种。

三上北疆衅蛮神。

只身独闯万妖森。

西天竺圣僧手下引颈。

南魔域万丈海底寻蛟。

最后就是昨天夜里,可笑至极…

他求的是站着死,体面的死,而不是跪着生…

过往种种,哪怕独步天下的“仙人”,只一人面对是绝不可能善了的,死有全尸就算幸运。

可偏偏他。

求死不得。

不过好在心脏渐歇,虽死在了两名小人物手里,但出手还算利落。不过位置不好,指不定会被仙兽啃食尸体,落得不甚体面。可他已经不想在意了,只觉得自己能死成,便得偿所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5月9日 pm7:13
下一篇 2022年5月9日 pm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