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行之天眼奇通(连载中)小说-赵海陈乾远在线阅读

小说:阴阳行之天眼奇通

小说:悬疑

作者:雪花和松树

角色:赵海陈乾远

简介:顾三阴天生了一只天眼,出生那天,九雷劈空,青霞万丈…….他的姥爷和一位马仙为他护命七夜,那七夜,风声中带着凄厉的笑声…….(前九章可能有些乏味,耐不住的可以直接跳到第九章,感谢各位点开)

书评专区

阴阳行之天眼奇通

《阴阳行之天眼奇通》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总有些东西,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曾接触过的。

比如说,顾三阴出生的那一年,明明是大晴的天,空中却突然落下了九道青色的天雷,如九条游龙一般划过天际,人们都说这是九龙拉棺送天子投胎来的。

这还没完,九道天雷后便是万丈青霞飘在空中,久久未曾消散,村里的人个个都上门来祝贺。

可是顾三阴的家里却一个个都愁眉苦脸。

要说顾三阴的家庭也很特殊,家里只有母亲陈云汐和姥爷陈乾远,至于他的父亲,在顾三阴出生前就不知去向了,而他的姥爷,便是这白山村唯一的阴阳先生。

照他姥爷的说法,顾三阴右眼生了一只天眼,可是顾三阴偏偏又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好在没摊上一个阴时,不然顾三阴怕是活不过三岁。

只是眼下这情况也不容乐观,顾三阴体相太阴又身兼天眼,在那邪祟看来正是最好的容器,从顾三阴出生这一天起的七天,将有数不清的鬼魅精怪前来索命。

顾三阴的母亲陈云汐紧紧的抱着顾三阴哭成了一个泪人。

陈乾远没有说话,换上一身道袍,背上了一柄桃木剑,在顾三阴出生的第一个夜晚离开了家门。

连续三个夜晚,整个白山村的人都能听到狂风席卷过整个村庄,大风吹的门板作响,期间夹杂着数不清的鬼哭狼嚎。

到了第四个夜晚,顾三阴家隔壁的赵家有了动静,数道白色的天雷划过天际,借着那白色天雷的光亮,人们纷纷看见一个巨大的阴影悬在赵家的上空。

这赵家也是大有来头,世代都是马仙,老话说南茅北马,这白山村却一次聚齐了这两位,两家的关系也是很好。

村民们看到这架势,赵家是也出手了,那是不是说,陈乾远已经出了意外?

人们不知道,他们只听见村子外传来阴冷的笑声,闪电将夜空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撑到了第七天,当朝阳撕破了夜的黑暗时,人们只见赵家老爷子搀扶着陈乾远,两个老头步履蹒跚的回到了白山村。

顾三阴暂时安全了,不过陈乾远为了他的安全,将他的天眼给封住了。

七岁那年,顾三阴也上了小学,小学在镇子上,陈乾远就牵着顾三阴的小手,爷孙俩顺着土坷垃路走向汽车站。

每当这个时候,陈乾远就会给顾三阴讲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要说陈乾远讲故事的水准可是一绝,让人身临其境。

后来顾三阴才知道,那听起来匪夷所思的故事,其实都是姥爷的亲身经历。

其中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陈乾远指着路边的一片幽静的树林和顾三阴说:“三阴,这片林子里面你可万万不敢过去。”

顾三阴曾问过姥爷原因,姥爷只说那里是赵家的祖坟,小孩去了不好,转而又听姥爷喃喃的说:“可惜了,我和老赵的身体要是还硬朗,说不定能彻底灭了那东西……”

这话顾三阴听了,倒也没有在意,只是小孩子,知道那里是坟地,自然也不敢乱闯,每次一路过那片树林顾三阴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有什么妖怪冲出来把自己抓走。

又过了一年,村子里修了路,顾三阴也上了一年学,熟路了,也就不用姥爷送了,每次都和赵家的小子赵海一块上学。

赵海比顾三阴小一个月,是村里出了名的皮小子,上房揭瓦,掏鸟窝,鞭炮炸厕所,熊孩子干的事他都干过。

乡村孩子玩闹,打架是不可避免的,顾三阴天生身材瘦弱,这个身板不用说是要被别人按在地上揍的。

每到这个时候,赵海就一股脑地扑上来帮顾三阴,尽管身材也不比顾三阴壮实多少,可是打起架来就是有一股狠劲,逮住那个带头的人就不放,非要双方都打的头破血流才肯罢休。

八岁的一个周末,两人在学校里玩的久了一点,等想起来要赶客车的时候,已经只剩最后一班末班车了。

天色渐晚,最后一丝阳光也被西边的山头吞噬,最后一班客车这才缓缓驶来。

两人上了车,车上只有零零散散七个人,毕竟不是迫不得已,谁也不会赶着最后一趟客车回家。

赵海和顾三阴坐在了门口的位置,汽车发动,从镇子的柏油马路驶向乡村土路,幽暗的树林代替了耸立的高楼,随着渐渐驶入乡间,周围的光源渐渐变少,最后只剩下了客车的大灯还在照耀着前方的路面。

司机昨晚有些没睡好,现在已经有些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了,但他是老司机了,多年来这趟路上也只有他一个司机,毫不夸张地说,他就算是做梦也可以把这条路开完,因此他也就半梦半醒的开着。

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他的精神涣散了一瞬间,眼前一黑,再次恢复意识时,赫然发现前面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赶紧踩下刹车,连按了好几次喇叭,可奇怪的是那人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仍旧低着头,垂着手背对着客车缓缓地向前走。

此时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司机眼睁睁的看着客车碾过了那人的身体……

‘吱’

一阵剧烈的刹车声传来,已经睡着了的顾三阴被惊醒,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司机正在车子前面晃悠着,不时俯下身子去看车底。

“师傅,咋了啊?”

后座一个人走到车门口问司机。

司机又绕着客车走了几圈,只有两条深深的刹车痕,剩下什么也没有,难道自己看错了?

司机怀着疑惑趴到地上又看了一眼车底,目光刚刚看到车底的一瞬间,司机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刚刚,一张苍白的脸从车底一闪而过,司机逃命一样的爬出了车底,一溜烟的跑上了车子,拧动钥匙,直接发动了汽车。

“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

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嘴里喃喃道。

顾三阴疑惑的环顾了一圈四周,却发现身边的赵海表情很难看,一脸惊恐,脸色有些发白。

“怎么了,赵海?”

赵海有些僵硬地扭头,声音有些颤抖的和顾三阴说。

“阴娃,车上,多了一个人……”

                       
上一篇 2022年5月9日 am11:08
下一篇 2022年5月9日 am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