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仙途张昭孟浪》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悠悠仙途

小说:玄幻

作者:皓顷

角色:张昭孟浪

简介:《不狗血,不圣母,无系统》正在看小说的现代少年重生到仙侠世界。面对残酷的修仙环境,是随波逐流,泯然众人;还是逆浪而行,走出自己的仙途?

书评专区

哈哈哈哈嗝:内容蛮好的,但是好多错字啊,就看的很难受

皓顷:在此感谢大家的支持

悠悠仙途

《悠悠仙途》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这是?”

张昭艰难的张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在破旧的茅草屋中,身体正躺在竹板床上,垫在木床上的麻布虽然有几个大窟窿但是洗的极为洁白。

他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瘦骨嶙峋,大腿上还有个碗大的伤口,看这状态已经腐烂很久了;因为天热,伤口处一股股腐臭味散发出来,闻起来极为恶心。

张昭有点发懵,这明显不是自己的身体,他在宿舍晚上躺着看小说的时候不就是吐槽那作者两句吗?(写的像狗啃了似的)结果一闭眼的功夫,再睁眼看看自己的状态现在好像就这样穿越了?

紧接着他费力的抬起手臂,碰了碰大腿上已经黑红的伤口,想试试这是不是梦。

“嘶。”张昭刚一碰到那伤口,钻心似的疼痛反馈到了他脑中,口中不由得叫了出来,这他么就是现实,没想到以前梦魂索绕的事就这样平淡无奇的发生了。

缓过劲儿再低头一看伤口,自己用手碰到的地方流出来一些脓水,也太惨了吧。

看来这就是自己的身体了,他摸了摸干瘪的肚皮,不知道多久没有吃东西了,再次估计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要是再不吃点东西,这身体的状态也是挺不了几个时辰了。

真不知道这前身的主人是干了啥,把自己整的这么惨,又饿身上又有伤口,也难怪他能魂穿了,不过这和小说中描写的不一样啊,侍女呢?王位呢?最起码来个老爷爷老婆婆的引路人吧?

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活下来再说吧,张昭想着,给自己鼓了鼓气,紧接着就泄气了,自己没那么容易死吧。

“有人吗?”

张昭微微张口,使劲儿振动声带,艰难的喊了出来。

空荡荡的茅草屋内,声音显得极为嘶哑。喊出来的一瞬间他自己的喉咙也感觉到一阵干痛,但还是坚持喊了数声,没有人回应。

不会没人吧?刚穿越都不让我有活路啊。张昭心中顿时有点绝望,但还是每隔一会儿就喊一声,万一能活呢?

‘咚’,一个好似东西被撞落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张昭心中一喜,看样子有人,有人就有戏。

“救命啊,我大腿受伤了,好几天没吃饭了,救了我之后我屋子里的东西随你拿。”不顾自己喉咙的干痛,张昭喊得更大声更急促了,命最重要,财不财的以后再说。

‘砰砰砰’

木门被关的很死,看起来也很厚,被敲得砰砰作响。外面果然是一个人,那人已经到了木门前,但是好像进不来,正急促的撞着门。

透过一束由破屋顶穿进来的光,张昭勉强能看清屋内的景象,木门被一个大腿粗的木棍死死的顶着;撞击声很大,想来外面的人使了很大的力气,可惜木门仍然纹丝不动。

我擦,这前身是干嘛的,把门堵得那么死干嘛。

张昭心中着急,要是外面的人进不来,再熬几个时辰,自己就死定了,得赶紧想办法让这个人把门打开。

他艰难的抬起头环视整个茅草屋,四处不漏风,极为严实,只有从木门进来,而他旁边也没什么能借助的,难道只能让他过去把那木头拿开吗?

“外面的恩人,能不能从外面的墙壁上爬上去,屋顶有个破洞,从屋顶进来啊。”

张昭望着屋顶,神色变得激动起来,向着外面的人支招。实在是被自己的状况太差,这么远他肯定爬不过去啊。

没想到外面撞门的声音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反而撞击得更加的快了,看来那个人有自己的想法。

张昭因为有了得救的希望,身体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对周身感受的特别清楚,肚子饿,伤口又疼,外面的撞门声不止,也让他的心砰砰的跳着。

“大哥啊,赶紧进来吧,再不进来你就只能接收我的遗产了。”

张昭苦闷,说出的话也开始飘了,要不是命都快没了,哪还能是现在这个凄惨的样子。

“哎,看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爬着过去给他开门了,不会爬着爬着就没了吧?”张昭试着移动了下身子,‘嘶’真疼。

但他还是坚持着缓缓的从床上爬下来,双手先着地,再艰难的移动大腿,脓水也随之流了出来,疼的张昭龇牙咧嘴,头脑也被刺激的有点发晕。

在前世还没遭受过这样的罪,真不知道这前身都这样了为啥还不处理伤口,张昭心中难受,但是求生的意志让他坚持了下来。

他慢慢的向前爬动,试图转移注意力,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窝。

这茅草屋看着挺破,但是看起来该有的东西都有。

锅碗瓢盆,还有一些前世的违禁物品:开了刃的刀,弓箭等等,只不过看起来有些血迹斑斑。

张昭看着这屋内的一切,盘点着自己的家当,双手不停,慢慢的爬着,这身体的胳膊虽然瘦弱,但是出乎意料的有力,爬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

“恩人,别着急啊,千万别走,我马上给你开门。”

这外面的人有点奇怪,听到张昭离得越近,撞门的声音越响了。

“这外面的恩人不会性格比较直吧,认准一个劲儿的来。”

看着外面的人如此着急的敲门,张昭也没有多想,按照惯有的思维,心中一暖,看来这世上好人就是多啊。

“恩人,对不起,刚才是我孟浪了,原来是你担心我啊,你别急,我马上过来。”

张昭向着门口爬的速度加快了,腿上的脓水随着流了一地。

五米……四米……三米……二米…..

他疼的要命,但是那撞门的声音却让他心中温暖,心中有股莫名的力量支撑着他,快了,快了。

“恩人,退后一步,我马上给你开门。”

张昭的手已经搭到了木头上,移不动,再试,还是移不动,张昭的心拔凉拔凉的,自己不会就这样凉了吧,心中一狠,用着头硬生生的将木头给顶了出去。

‘轰’的一声,木门因为没有木头的支撑,被撞了开来;外面的人也是一时收不住身体,朝着屋内直直的撞了进去,顿时屋内又是一声作响,张昭因为在门的侧面,没有被当成肉垫,幸免于难。

“恩人,你没事吧。”

终于把人放了进来,张昭庆幸自己小命即将得救,又关心的开口说了句,连忙转头看看后方撞到屋内的人。

不得不说,这‘恩人’的身体刚才可真庞大啊,就刚才眼中掠过的残影就知道‘恩人’是个壮汉,张昭心中感叹,说不定还是以后自己的便宜师父呢。

“我草。”

张昭看着眼前的‘恩人’,未来的师父,尖锐的牙齿外露,在屋外射进来的阳光下显得极为恐怖,丑陋的头颅,毛发旺盛的身体,粗大的四肢无不昭示着这不是人,而是一头怪物。

“我心中满怀希望,你却让我一脸失望。”

张昭脸上流下了不屈的泪水,什么恩人、师父,看到怪物像猎物般兴奋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没了。

那怪物可不管眼前的人类什么想法,将张昭似孩童般拿起,鼻孔冒着粗气,兴奋的张口血腥大嘴将其塞了进去咀嚼着。

“啊…..嘎吱…..”张昭本想硬气一点,但是身体不由自主的惨叫声,和怪物的咀嚼声夹杂在了一块。

这怪物从脚往头慢慢的吞咽着,听着眼前这人类的惨叫声显得更为兴奋了。

要死了吗?这就是异界体验券吗?还没闯荡就这样没了吗?这可真是讽刺啊?

张昭心中想着,身体渐渐的没有了力气,晃动的双手也渐渐的垂了下来,口中流出鲜血,声音也变成了‘咯咯’声。

恍惚间,张昭的灵魂脱离了肉体,无悲无喜的通过一种上帝视角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