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随笔:教科研的十年论一文

By | 2021年12月5日

创新一词,用在实践上,可宽可窄,白菜吃出新花样是创新,将白菜换作萝卜,也是创新。将白菜换作萝卜,从萝卜的水平来讲,实际上与白菜是一样的。这就如单位食堂里的饭菜,花样众多,却没有多少口味,菜的好坏,只是肉与青菜的区别。大食堂的饭菜可以称作饮食文化吗?或许,的确可以,只不过是维系生命的文化,与给汽车加油让汽车跑起来是一样的道理。

食物想要“深入人心”,就要如蒋勋在《品味四讲》里谈到的新竹城隍庙门口夜市上的贡丸和米粉,好吃,在别的地方吃不到。这是做这些小吃的时候用心了,做出品质了,成为食客的向往和回忆了。

将精研小吃的精神放到研究学问上也是如此,持续的研究,才能深入进去。一个问题要研究多长时间?用十年的时间来起步。真有用这么长时间来研究一个问题的吗?我的同事里就有这么一位,他用了十年的时间来研究氧化还原反应,包括化学的原理、教的方法、实验的拓展等等,也只这么一个问题,撰写了大量的论文,俨然是氧化还原反应的专家了。

所以,对问题的创新,要做好持久的打算,深入研究的同时,也会拓展问题的涉及面。就如研究白菜的多样吃法,精致吃法,白菜的菜品研究得多了,总会考虑如何用白菜炖羊肉的,这不就变为羊肉的吃法了吗?

2 thoughts on “教育随笔:教科研的十年论一文

  1. wys

    “将白菜换作萝卜,从萝卜的水平来讲,实际上与白菜是一样的。”诶,换个位置,就是创新,,分析得好实在。

    Repl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