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的”五育“目标实现的综合体

By | 2021年10月17日

在教育中,体育是很重要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强调坚持“五育”并举,全面发展素质教育。“五育”有突出德育实效、提升智育水平、强化体育锻炼、增强美育熏陶、加强劳动教育,体育位列其中。强化体育锻炼要坚持健康第一,实施学校体育固本行动。严格执行学生体质健康合格标准,健全国家监测制度。除体育免修学生外,未达体质健康合格标准的,不得发放毕业证书。开齐开足体育课,将体育科目纳入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计分科目。

仔细对照,我们会发现,强化体育锻炼只是从体育中攫取了体育最初级的功能,身体锻炼的价值。的确,现在的学生需要加强身体锻炼,但正是我们对体育的认识局限在初级的层面上,才使得体育一直处在被强调的地位上。其实,当体育进入教育后,体育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健身的手段,它已经跨越身体的锻炼,成为可以实现五育目标的综合教育体。

提升智育水平。智育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它并不代表智力的水平,也不代表知识的水平,众所周知,我们考察一个学生学习的水平时,

如何用体育实现学生的劳动教育

提起学生的劳动教育,我们立刻回想到的是学工、学农的实践。这些是倾向于体力劳动的教育,确切的说,更加倾向于“劳动密集型”的劳动,在基础教育阶段,学生们并不能用自己的专业参与劳动。也就是说,学生们参与的基本属于单纯体力劳动。然而,劳动并非只有单纯体力的劳动,还有脑力的劳动,以及体力与脑力相结合的劳动。

如果要对学生进行劳动教育,就要从劳动出发,什么是劳动?劳动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主要是指生产物质资料的过程,通常是指能够对外输出劳动量或劳动价值的人类运动,劳动是人维持自我生存和自我发展的唯一手段。按照传统的劳动分类理论,劳动可分为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两大类。

由此可见,学生可参与的劳动学习范围是非常广阔的。

体育的劳动教育是什么样的?难道只是练了体育后就变得有力气了吗?非也。体育的专业输出,无论是体力的还是脑力的,也都属于劳动的范畴。只不过体育劳动在目前的形势下并不是那么的明显。

如何在体育学课里进行劳动教育呢?体育的劳动教育要让学生跳出“运动员”的身份,以体育专业的形式提供服务。

体育的美育教育

第一次看到“体育美学”是在《胡小明先生人文体育思想初探》的论文里。即便是没有“体育美学”的概念,体育的美学要素是客观的存在于体育中的。例如,中国少数名族传统体育孕育了无限的美学元素(摘自《胡小明先生人文体育思想初探》)。

实现体育的人文价值

体育以项目的形式保存下来,并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依靠的不只是形式,还有更重要的核心,体育项目的核心是什么?正是体育的人文文化。只有让体育的人文发挥了价值,才能让体育的形式落地生根。广东叠滘的龙舟漂移,在历史上中断过多次,依然能够将这个项目流传至今,依靠的即是叠滘龙舟的人文。叠滘的龙舟漂移吸引了国内外的游客来观看比赛,却无法将叠滘的龙舟漂移移植到其它的地区,即是其它地区没有叠滘龙舟的人文环境。

我们看到,许多的体育项目协会等组织一直在致力于将一些体育项目拿到校园里推广,然而,当一个体育项目进入校园后,空有项目的形式,没能在师生间形成人文的氛围,即使靠着财力的支撑维持两年时间,但很快就会被后来的“校园推广”取代。

谈到体育,一般人的第一印象是强身健体,强身健体让体育变为了工具,什么时候需要体育这个工具呢?在感冒流行的季节,医生给开出的药单是“多参加体育锻炼,增强免疫力”。健康是一个界限并不清晰的词,怎么才算不健康?医生施治了才认为身体有病殃了,其它时间,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健康,当然也不会使用体育这个促进健康的工具。

现在兴起一股马拉松热,男女老少齐上阵。如果你问一个跑马拉松的选手,为什么要参加马拉松比赛的问题,我想,多数选手不会说是来提高免疫力的,更不会有人说是来治病的。几乎所有的马拉松爱好者之所以来参加马拉松比赛,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一个超越,是精神层面的,而非身体层面的。也正是因为有体育上的精神追求,才会让马拉松这个项目成为热门的群众性体育活动。

我很赞同胡小明教授的观点,让体育脱离工具性,回到人文上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