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随笔:学生的、可怜的读书权利

By | 2017年6月29日

因为电的原因,课间操没有上,我去学校图书馆,看看有没有看的书,进门的时候,有一个学生也在那里,却与图书管理员交流着什么,因为图书馆没有别的人,所以,老师与学生的说话声音较大,听的比较清楚,事情大致是这样的:因为没有上课间操,学生也是用这个时间来图书馆借书,可是,根据学校的规定,学生是不能随便借的,不过,图书室的老师见这个学生读书的热情较高,就偷偷的将书借在他的语文老师的名下。

当学生拿到书的时候,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看着学生捧着书离开的身影,不觉让我感觉到学生的不容易:像读书的这么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要求,却还要通过“偷”的形式,那么,作为教学育人的我们是否应该正视这个问题呢?

记得,在本学期开学之初,学校还举行过一次读书活动,将本地几位著名的作家请到学校来,与学生分享、交流写作与读书,时隔不久,却在图书馆里发生了这么一件事。诚然,读书主题活动可以很好的对外宣传,但是实质上却没有让学生正常的进入到读书的这个活动当中,那么,除去活动本身,活动是没有意义的。

在教师的业务培训与讲座中,谈到最多的问题,可能就是教师的阅读了,即使是与读书这个话题无关的培训上,主讲人多会提到读书对教师个人素养提高的重要性,在学校的日常教学中,管理层也是希望教师能将关注力放到读书上来。但是,这个问题对于学生呢?难道学生就不需要阅读了吗?

在我看来,无论从提高升学率本身或者说是培养学生素养来说,阅读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项活动。在我们的教育中,并不能保证能让学生吸收所有他们想要汲取的知识,而开放的阅读正是弥补这个欠缺的最佳方式。如此武断的剥夺学生课外的阅读,即是让学生失去了通过更高成就的一条道路了,这还是一条很重要的道路。

在课堂上,我们变着法的想要激发学生主动学习的能力,扩宽学生获取知识的渠道,对此,任何一级的教育工作者花费的力气真是不小,可是,遇到读书这么一个能让学生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学习方式时,却硬生生的给切断了,这不就是反过来说我们的那些所谓的“教学中要求提高学生学习的主体地位”的要求,成了一个闹剧了吗?

而放在图书馆的那些花费了无数人力与物力的图书,摆放在书架上,不让学生借阅,与废纸还有什么区别呢?如果说是担心学生读太多与学习无关的书,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引导学生回到学习的轨迹上来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