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彤萱小狐狸的小说(养狐为祸)小说-陈二皮白彤萱在线阅读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叫做《养狐为祸》是陈二皮的小说。内容精选:刘老三朝着我们两个走过来,看着小狐狸,开口道:“如是,那只白狐狸,是你养的?”我对着他点了点头,可以看出来刘老三脸上有些惊讶,他之前估计是也怀疑村长是被我的小狐狸给咬死的,现在看见那只灰狐狸,这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看来是大家错怪你了啊,之前人们都说,是你养的那只狐狸把村长……”刘老三说着,叹了口气。小狐狸的身上出现了金光以后,那只灰狐狸就拿小狐狸没了办法,想反的,小狐狸倒是气势越来越强,那只灰狐狸被压制的完全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别冷着了,那玩意儿需要火烧才能杀死,光靠小狐狸还不行。”这时候周半仙说了一句

小说:养狐为祸

主角:陈二皮白彤萱

作者:陈二皮

类型:古代言情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养狐为祸》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陈二皮”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陈二皮陈二皮朝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养狐为祸》内容介绍:马褂先生被高小琴的父亲掐住脖子,一时间竟然挣脱不了,整张脸没一会就憋的通红。一旁的小马赶紧上前要把两个人给分开,但是高小琴的父亲力气大的惊人,小马弄了半天也没把他俩给弄开。高小琴看着马褂先生的表现,眼神里边闪过一抹失望,然后对着跟过来的一个男的开口说:“打镇定剂。” 那个男的点了点头,拿出来一根针管,朝着高小琴的父亲走过去,在他的胳膊上扎下去,把镇定剂打了进去。没一会,高小琴的父亲就停了下来,闭上了眼睛,那个男的赶紧把高小琴的父亲扶住,带到了卧室当中。

书评专区:

gam月千雪:文笔精彩,引人入胜,内容也是丝丝入扣,值得点赞!!!

无人的星空:这是个好小说,虽然它没有现下流行的元素,如系统之类的,但作者讲了一个好故事,一个在现在,很少见的好故事

白彤萱小狐狸的小说(养狐为祸)小说-陈二皮白彤萱在线阅读

《养狐为祸》在线阅读

第10章 行尸

我对着周半仙点了点头,开口说:“确实梦见过,长得很漂亮,我这辈子如果能娶一个那样的媳妇,吃再多的苦也值得了,”

“那你……在梦里有没有和那个女的做什么啊?”

我愣了一下,开口说:“做什么啊?”

“就是……男女之事。”
周半仙开口说。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开口说:“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会在梦里跟人家做这种事。”

周半仙这才松了一口气,我接着问他:“怎么了啊,难不成我梦到的那个女的是小狐狸变的?”

周半仙都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开口问:“周半仙,到底怎么了啊?”

周半仙摇了摇头,开口说:“ 你现在先别问了。
等这次孙小巧的事完了,我在和你说狐狸的事。”

我只好点了点头。

等到了晚上,周半仙找人搬来了一张桌子,在上边铺上了作法用的黄布,在上边放上了一碗糯米,一碗狗血,和一叠道符,正中间烧了香。

周半仙也换上了道袍,道袍上画着一个人的画像,我问过周半仙,他告诉我道袍上这个人,是黄大仙。

天色完全暗下来,人们在孙小巧家的院子里临时弄了一盏灯,周半仙拿着一把铜钱剑,站在桌子前一动不动。

我在一旁站着,也不敢出声,在我身后也站了不少人,虽然白天不少人说不敢来,但是这种事并不常见,就算是害怕,也有人壮着胆子来了。
不过他们看上去都有点害怕,一个个都把我往前推,就像拿我做挡箭牌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半仙两只眼睛直直盯着孙小巧家的大门,过了一会,我看见桌子上放着的那碗糯米竟然自己跳了起来。

“来了!无关人等都离远一点。”
周半仙大喝一声。
我身后的一群人立马往后退去,安全起见,我也向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孙小巧家门前一道黑影闪过,周半仙端起那碗糯米,朝着门口走过去,米跳的越来越厉害,周半仙也是眉头紧皱。

“出来!”

周半仙大喝一声,然后把一碗米朝着前边的黑暗处扔了过去,但是没有任何反应。

周半仙似乎也没想到自己失算,根本没有把米碰到来的那个东西身上,接着他脸色大变,朝着我们这里大喊一声:“小心身后!”

周半仙刚说完,我就感觉自己背后突然冒出一股冷气,我赶紧转过身,看见一个面部腐烂,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眼睛已经看不出来了样子,手上长着长长的绿色指甲的尸体朝着我扑过来。

周围的人都吓得起初乱窜,没一会孙小巧家的院子里就没几个人了。

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心里边咯噔一下,随即感觉自己的腿都软了,动不了。

“快点的!妈的,胆子大点!”周半仙对着我吼了一声,我挣扎着朝前边跑去。

周半仙赶过来,手中拿着那碗狗血,把道符在里边浸了一下,然后往前一扔,就都贴在了那具尸体上。

那具尸体的行动本来就缓慢,贴上周半仙的道符以后,站在原地不动了,我能感觉到他身上一点生机都没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动起来的。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行尸?

看见尸体停在那里不动,我松了口气,接着找了个安全的地方站着,就在孙小巧尸体不远处,小心翼翼的看着那边的情况。

“是具行尸,看腐烂程度,因该是死了七八年,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人,模样看不清了。”
周半仙对着边上一个胆子还算大,留下来帮他的一个男的说道。
这个男的名叫刘老三,算得上周半仙的一个助手。

“这么多年了,村子也开始不太平了,周半仙,你说会不会是因为……”

“别想那么多了,该来的总会来,先把这具行尸给处理了吧。”

周半仙说完,手中拿着铜钱剑朝着那具行尸走过去,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见那具行尸抬起了手,腐烂的嘴巴从嘴角处一直张开到了脖根处。

周半仙吓了一跳,赶紧朝后退去,那具行尸接着就朝着周半仙扑过去,刘老三在一旁反应过来,一脚踹在了行尸身上,愣是把他给踹地往左移了一节。

周半仙赶紧拿出几张道符,嘴中念念有词,接着跳到行尸跟前,在他的脑袋上一贴,然后猛的往后退去,一旁的刘老三看着行尸的样子,说:“这具行尸怨念太重,只靠道符恐怕制服不了他。”

“用火烧!”周半仙喊了一声。

那具行尸被贴了道符,行动没有丝毫减缓,只是脑袋顶上开始冒出来一阵青烟,接着我就看见行尸模糊不清的眼口鼻中开始流出来一股黑色的液体,虽然离得那么远,但是还是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

刘老三跑到桌子跟前,拿起桌子上剩下的道符,用蜡烛点着了,然后朝着行尸走过去。

周半仙拿起剩下的半碗狗血,泼到了行尸身上,行尸的身体立马开始颤抖起来。

刘老三把点着的道符往行尸身上一扔,瞬间,行尸就开始燃烧起来,刚才从他眼口鼻中流出来的那种黑色液体,恐怕是尸油一类的东西,一碰上火,就着了起来。

看见行尸烧着了,周半仙和大舅才松了一口气。

“这些年还是头一次碰上怨气这么重的行尸,此人估计死的冤枉,不知道和孙小巧什么关系。”
周半仙开口说。

“会不会是孙小巧的死去的丈夫?我记得孙小巧丈夫是死在了山里,尸体都没找回来,难不成孙小巧丈夫的死还有什么隐情?”刘老三看着烧起来的行尸,开口道。

周围不少人看见行尸烧起来,又都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我听着刚才周半仙和刘老三的话,心里边也不近怀疑死孙小巧丈夫的死。

接着我扭头看了孙小巧一眼,她的眼睛一直睁着,白天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到了晚上,加上她那血淋淋的伤口,看上去有些瘆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孙小巧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音,接着我就看见她的头扭过来,两只眼睛盯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pm12:22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pm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