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随笔:如何看待“差生”、“待优生”这些称呼?

By | 2021年2月20日

在李镇西的微信公众号里读到过李镇西对差生的称呼的分析。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称呼并不是问题,而是我们如何对待这些学生的问题,虽然很多别的专家创设个各种名次,但改变不了事实,即使将香用到烂肉上,我们闻到那个气味的时候仍要掩住口鼻。

对差生的教育,不要去花费时间和心思研究如何称呼和定义的问题,这些都是掩耳盗铃、换汤不换药,自欺欺人。

那么,我们该如何对待差生呢?

朱永新的《新教育实验》中第六章提出的缔造完美教室:

一、汇聚美好事物。
二、呵护每个生命。
三、擦亮每个日子。

其中,在“呵护每个生命”里告诉了我们关于对待差生的答案:

完美教室应该让生命绽放,所有的孩子,所有的生命都不能忽略……新教育完美教室主张呵护每个生命,不能有被忽略的生命。越脆弱的生命,越是弱势的生命,越是要得到我们更多的关注,为其提供更大的可能,这是我们新教育特别强调的。

一直有老师在强调应试教育的弊端,应该实行素质教育,而那些差生被忽略,也正是应试教育导致的后果,我们将学习不好的学生定义为差生。

然而,这些差生既然升学无望,为何不对他们进行生命的教育。在一所学校,有一个体育老师将那些不愿意学习、只等着随便找个学校上上的学生组织起来,建立了一个运动队,通过训练,这些学生依然学习不好,可是却有了集体荣誉感,有了喜欢的事,我觉得这就是生命的教育。

对差生,有人给去了一个名字“待优生”,从大的方面来说,学业上,他们成为优秀的希望很渺茫,这个“待”字对他们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才要缔造完美教室,让学生找到自己生命力的优秀,而不是学校里那种单一优秀途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