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另一种可能 谈教师教学之外的事物对教育活动的影响

By | 2021年1月19日

小区里有一个示范学校毕业的大学生,考了三年的教师编制,都没有考上,最后一气之下,放弃了编制的考试,一心一意在家做起了课外辅导。

(也不知道如何界定他的身份,因为都是教学生的教育工作者,就以教师称呼吧)

在考编制的过程中,这个教师为了日常的开销,已经开始做课外辅导了。这是一位比较有心的老师,也就是在做课外辅导的过程中,一直在积累课外辅导的学科知识,更在思索如何有针对性的对学生进行分数的提高。

因为做课外辅导用心了,教出来的学生成绩也有了提高,在我们小区里,这个老师出名了。连许多老师都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他那里。

从学科专业化程度来说,这个老师显然没有学校各种事务的烦扰,只要一心一意的去研究学科教学即可,至于招生的问题,只要学生的成绩提高了,不愁没有学生教。但与此同时,学校内的编制教师除了在教学之外,有太多的事物缠身,一边是教学,一边是各种事务,老师们的精力都放在疲于应付工作上了,至于思考如何提高学科教学水平的问题,似乎是一个奢望了。

如何提高教学成绩是一个隐形的成绩,并不能直观的显示出来,而且提高学生成绩这个工作是长期的,需要积累的工作过程,这项工作不如一些更直接的工作,比如填写一份表格那么明显,所以,许多教学之外的工作往往被放在提高教学成绩之前,让副业占据了主业的位置了。

这其实是给了校外培训机构留足了竞争的空间,让其有了可能多的竞争空间,这对学校教育教学来说并非一件好事。

好消息是多地出台减轻教师负担的文件,希望这些减轻教师负担的文件能真正减轻教师的负担,让教师真正回归教学,为教师专业的发展流出足够的精力和时间上的空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