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信,祖龙三次东巡急返小说(穿越)-赵永宁秦始皇目录阅读

小说:一封信,祖龙三次东巡急返

小说:穿越

作者:神化周

角色:赵永宁秦始皇

简介:赵永宁穿越到大秦,成为祖龙第七子。  前世他被绝症缠身,想要奋斗却再无机会。  今世重活一次,发誓要在大秦活出精彩人生。  他一封信,让正在第三次东巡的祖龙急返咸阳。  秦始皇:“朕之七子,朕之骄傲,大秦之骄傲!”

书评专区

一封信,祖龙三次东巡急返

《一封信,祖龙三次东巡急返》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大秦咸阳城。

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街道上有人摆摊,有人卖艺,有人买东西,有人看戏。

其中一处,正有两队人,各自五六个对峙着,似乎出了争端。

“公…公子永宁,你…你有没有事?”

“我就不小心撞你一下,是你自己摔倒磕到头,可不能怪我啊。”

少女年芳十五,一身粉红衣裳,皮肤雪白,面容姣好,美眸动人。

然此时却满脸慌张,语气中带着哭腔,眼神更是楚楚可怜。

只因眼前的少年被她撞倒磕到头,鲜血流到脸颊,狰狞恐怖。

若是对方普通身份,少女赔点钱,道声歉就直接离开。

可对方是陛下的第七子赵永宁,身份比她还要高贵。

且听说赵永宁不学无术,犬马声色,欺男霸女。

她更加担心赵永宁会因此刻意刁难,甚至会逼自己做些不愿意做的事。

“李云韵?!”

赵永宁脱口而出。

但话说出口他就愣住。

李云韵是谁?

我不是跳楼死了吗?

我明明记得毕业工作三年,事业正快速上升阶段查出绝症,因不忍看着父母卑微求遍所有亲戚借钱,最终选择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跳楼结束自己的人生。

可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一股不属于赵永宁的记忆突然出现,如潮涌般疯狂地插入赵永宁的脑海里……

原本因为头疼而狰狞的脸,因此变得更加狰狞。

“公子,可要将李云韵抓回府内?”

“现在陛下和李相都去了东巡,没人管得了我们。”

赵永宁的长随桀然冷笑。

看着李云韵的双眼肆虐且带着淫欲。

随着他的话落,李云韵吓得倒退两步,她的随从则是上前两步。

现场变得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了极致。

就在双方即将要爆发激斗的时候,赵永宁突然开口:“住手!”

“今日一事之后再论,回府!”

赵永宁的思绪非常混乱。

他明白自己穿越了,但是却还没有完全接受这具身体的记忆。

同时因为身份的巨大变化,他现在完全没有任何心情追究被撞这件事。

说完,也不在意李云韵等人的脸色,向着记忆中的府邸走回去。

“哼,算你们好运!”

刁楼冷哼,不甘地跟着赵永宁离开。

李云韵美丽的大眼睛眨了眨,诧异地看向赵永宁的背影。

随后不知道想到什么,逃一般地往家里的方向小跑回去。

刁楼紧跟着赵永宁,一边小心翼翼给赵永宁整理伤口,一边恨声出着主意刁难李云韵。

不过赵永宁完全没有将他的鬼主意听进去。

他的心如海浪般激动。

我没死!

我没死!!

我没死!!!

我穿越成为了秦始皇第七子赵永宁!

老天爷对我赵永宁太好了,竟然给我再次重生的机会!

想到自己正处于事业上升阶段被查出绝症时候的绝望,以及现在重生的喜悦,赵永宁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

不仅重生,还是穿越到自己最喜欢的年代,穿越到自己最敬佩的秦始皇的儿子身上!

前世的不甘,今生的身份,我赵永宁岂能在这个时代碌碌无为?

秦始皇……

横扫六合,统一华夏,千古一帝!

如此伟人却突然在沙丘暴毙,下场比自己还要悲惨。

既然穿越而来,成为他的儿子,怎能坐视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爹,娘,孩儿不孝,得了绝症拖累你们,选择跳楼结束一生,没能陪伴在你们身边送你们终老。

但老天垂怜,给孩儿一个新的机会,孩儿一定会在这个世界发出不一样的亮光,努力生活,不负你们的教育。

赵永宁拳头紧握,面向太阳,深吸口气,心中做出决定,重获了新生。

“公子,您是不是觉得不解气?”

“要不小人现在就回去将那丫头拦下?”

刁楼见赵永宁突然停下,以为赵永宁心有不甘。

毕竟像公子那种睚眦必报的人,怎么能忍得下被人撞倒而不追究呢?

“刁楼,你跟随我多久了?”

赵永宁的心尚未平静,语气还带着少许激动。

记忆中这具身体的卑劣行为,除了自身的原因外,这个长随有很大的责任。

“公子您放心,小人绝对不会让人查到是您指使的!”

刁楼立即拍着胸脯表忠心。

他以为赵永宁声音中的激动,是有自己的那个想法。

而刚才之所以没有行动,是因为当时人多,怕被人看到告知给李相。

毕竟是李相唯一的女儿,闹大了就是公子的身份也不讨好。

嘿嘿,公子真是睿智,能考虑那么长远的后果。

不过我刁楼也不差,真是公子的第一随从。

赵永宁瞄了他一眼,眼神微冷道:“我待会写封信给你加急送去给父皇,若是办得好回来奖励你,办不好……”

办不好,秦始皇那边应该也不会让你回来了。

“诺…”刁楼恭敬行礼,但说完就愣住,猛地抬头看向赵永宁,哭丧道:“公…公子,您说甚?送信去给陛下?”

自己这种人哪敢面对陛下?

而且现在陛下正在东巡,我去哪里找人呐?

“你办不到?”

赵永宁眉头微皱。

“不,不是。”刁楼连连摇头,“可是公子,那是陛下啊……”

那可是陛下啊!

您作为公子平常都不敢去见一次陛下。

我只是区区小人,更加不敢见陛下,岂敢送信去?

“没有可是!”张永宁打断他的话,沉声道:“你若做不到,我找其他人。”

自己的这具身份行为太卑劣了,在始皇帝的心中肯定是一个坏儿子,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儿子。

想要改变始皇帝突然暴毙的悲剧,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获得他的信任,哪怕是方式有些极端。

虽说现在是公元前218年,始皇帝的第三次东巡,距离他突然暴毙还有好长一段时间。

可现在的自己身份太臭,想要获得他的注意,得到他的信任,只能来点极端的。

“能,能,小人能办到。”

刁楼的脸色比哭还难看。

心想拒绝,可见赵永宁认真的样子,他又不敢。

若不好好去做,万一失去赵永宁对他的信任,他就是一坨屎都不如。

不就是去送封信吗,我刁楼去去就回,让公子好知我刁楼是很有能力的。

赵永宁平静点点头,与他同回府邸,写一封信,交代几句,让他快马追赶始皇帝的车队送信。

……

阳武县,即将到达博浪沙。

始皇帝第三次东巡的车队在此休息片刻。

说是休息,其实是刁楼将赵永宁的信送达,惊扰了圣驾。

刁楼被将军王贲抓拿在一边,面临被砍头的危险。

而信件,则落在龙辇内的始皇帝手中。

始皇帝脸色平静,眼神略微疑惑看着手中的绸缎。

用绸缎来写信…还真是败家。

沉默片刻,最终还是想看看那个不成器的七子要和自己说甚。

信件打开,始皇帝一览信上两行字,眼神一闪而过的震惊,随即被怒意覆盖,冷哼一声,将信件甩到一边。

                       
上一篇 2022年4月28日 am8:10
下一篇 2022年4月28日 am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