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世界的正常人(莫言笑福鼎真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诡异世界的正常人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诡异世界的正常人》,超级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主角是莫言笑福鼎真人,是著名作者“福鼎真人”打造的,故事梗概:寒风从屋顶的破洞吹来,少年从肮脏的木板上睁开了眼,看着屋顶……几块木板盖住的破洞,他推开身上的麻袋,少年起身伸了个懒腰,正值冬季,在这破屋中还是非常寒冷的,但他身上也只是穿着隐隐可见几处破洞的粗糙布衣,但他脸上满不在乎,且也未感到寒冷,他不是被寒风吹醒的,而是被耳边呢喃嘶吼吵醒的少年姓莫,名言笑,虽然他现在看似孤苦伶仃,悲惨无比,但是几个月之前确是富贵之家,父亲是梁国重县县令,母亲是书香世家之女……

小说:诡异世界的正常人

作者:福鼎真人

角色:莫言笑福鼎真人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福鼎真人”的新作《诡异世界的正常人》,这是一本穿越重生的书。内容详情为:这玩意儿居然活了,啧,那我现在该咋办,总不可能靠心念活着吧,没有身体的话心念也维持不了啊,冷静,我要冷静,这诡物我应该能控制吧,毕竟血人的心念还认为它是我,莫言笑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血人将一位女子的腿塞进入嘴中,看着旁边兴奋观看的老黄鼠狼,莫言笑有些不理解这村子到底哪里惹到它了,老黄鼠狼似乎是注意到了莫…

诡异世界的正常人

第4章 我与我的心念 免费在线阅读

我看着另一个我从柱子上跳下来,右手把老王的脖子掐断,大口的吸食着飞溅的鲜血,

随后啃食着他的肠子与内脏,同时又把冲过来的王虎扑倒在地,用尖牙直接咬破肚子,撕扯肠子,

其他村民的锄头和刀打在我的背上,我却没有丝毫反应,等我啃完王虎的内脏,直接一挥手将其全部打倒,对着脑袋一人来了一拳,

白色的粘稠脑浆和红色的血粘连在一起被我的身体吸收,哪怕污浊的粘稠物溅满全身,我的身体依旧苍白如雪,

我不禁发出了疑问:“那个真的是我吗?”

我是那个……,对……对的,我是莫言笑,是穿越过来的人,

(上面是以主角为第二人称)

莫言笑有些混乱的对着旁边的老黄鼠狼说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我到底怎么了啊!”

老黄鼠狼听见莫言笑有些癫狂的话,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便有些兴奋的继续看着血人实施暴行,

看到血人双手抬起将人撕成肉丝时,嘴角还露出笑容。

见老黄鼠狼不说,莫言笑只好冷静一些自己想,我这是穿越成了诡物,不……不对,是心念,

原身的心念结合了我的心念诞生了如今血人,这玩意儿一直在影响我的思维?”莫言笑面色有些难看。

莫言笑穿越过来时便诞生了自己的心念,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魂穿,现在看来是穿越成了特殊的心念,

而心念之前一直被血人所影响,在莫言笑思考时,血人已经将村民全部吸收干净,它的头发已经形成了暗红色的扭曲触手,

被触手刺穿的村民都被吸成了人干,除了骨头就只剩一层薄薄的皮肤。那玩意儿已经不能算是血人,那玩意儿算是活的诡物,

诡物,与仙有关的诡异物种,诡物分为活的和死的,

死诡物,比如说之前的血丝娃娃,能力视为“替死”但无活着的性质,

现在的血人每杀一个人,那个人的心念就会被吸收掉,吸收掉一个心念就会越强,而其自身的活性也就越大,可以被称之为另类的生灵,所以可称之为活诡物。

这玩意儿居然活了,啧,那我现在该咋办,总不可能靠心念活着吧,

没有身体的话心念也维持不了啊,冷静,我要冷静,这诡物我应该能控制吧,毕竟血人的心念还认为它是我,

莫言笑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血人将一位女子的腿塞进入嘴中,看着旁边兴奋观看的老黄鼠狼,

莫言笑有些不理解这村子到底哪里惹到它了,老黄鼠狼似乎是注意到了莫言笑的疑惑。

露出了人性化的不屑说到:“这村子活祭人的对象,你知道是谁吗”

莫言笑摇了摇头,活祭有很多种,而对象但大多数是修念的生灵,他一直以为是黄鼠狼这种精怪,但看起来似乎不是。

“他们不知道哪找来的祭祀手法,祭祀的是……”话说到一半,老黄鼠狼便不说了,小脑袋看了一下灰暗阴沉的天空,

莫言笑瞬间明白为什么这村子当初就是祭了几个人就被灭了村,

还把村子周围的精怪全灭了,在真仙看来那些精怪属于知情不报还不管是吧。

活祭若没有具体对象,则会将对象确定为天就是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具体的象征是疯癫与混乱,

大多数祭祀的目的是将心念传递给对象,增强对象的心念,死物或宿主活着的心念还好,比如说国运,

但要是死了的心念,就如同乱坟岗,就会如同血人这般愈发的疯狂,疯癫,混乱。

这种祭祀活动相当于让世界更加混乱,让“修仙”更难,也更容易疯癫。

“而且他们知道我的存在,还敢杀黄鼠狼。”说到这里,老黄鼠狼面庞有些张牙舞爪。

“那么上仙有什么方式让我活着之类的。”莫言笑有些小心翼翼问道,没办法,这黄鼠狼明显是有修为的,不怂不行,

黄鼠狼却是不管莫言笑,继续说道:“这群蠢蛋,杀了我的子孙,活祭还他玛祭错对象,活该被屠全村。”

“至于你嘛。”黄鼠狼又看了莫言笑一眼,只是轻笑一声便消失不见,

莫言笑心里在骂妈卖批,可是却不敢说出来,看着血人屠完全村,

甩了甩身子使皮肤白皙起来,然后一步一步的向莫言笑走来,看着与自己一样的死人面庞慢慢靠近,我言笑心里有些发怵,

算了,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拼了,莫言笑,下定决心,咬紧牙关直接向血人冲去。

两道身影在一起扭转交织反转颠倒,还隐隐约约听到惨叫与嘶吼,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成了一道呆滞的人影,

此时的莫言笑站立原地一动不动,他疼懵了,剧烈的疼痛在一瞬间灌入脑中,烧伤,砸伤,刀伤,断臂,剥皮。

那些被屠杀村民的痛苦全部加在了身体上,盖过一切的嘶吼与呢喃充斥在他的脑中。

两个意识是相融的痛苦是难以预测的,莫言笑的脑中如翻江倒海一般,

他瞬间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和脸庞,

“他马的,别叫了,都他马别叫了”莫言笑对着周围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嘶吼,

双掌用力拍向自己的耳朵,双风贯耳耳朵瞬间有鲜血流出,一声砰,随及一阵阵耳鸣传来,我言笑的耳膜碎裂,嘶吼声也一起消失。

他跪倒在地,喘起来粗气,其实这样是没用的,但是莫言笑发自内心的相信自己已经听不到声音,所以他的心念让他听不到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莫言笑平静了许多,莫言笑躺在地上观察周围,恐怖的是周围都是村民的虚影,死相凄惨,有的半张脸掉了,

还有头是扁的,四肢都没有的,这些都是未曾平息的心念,他们在对着莫言笑叫喊,满脸的怨恨与恶毒。

莫言笑的身体虽然不再饥饿也受其控制,但是他知道这是暂时的,还是要去一趟忻州,这样他才有可能恢复,整理好思绪他不管这些身影在村子里游荡起来。

他在村子里游荡,在村民家中穿行,搜寻着有用的东西,干粮,水,钱财等,等他走到一座较大的房子的时候,

停下了脚步,因为这座房子门上有木牌匾,上面写着村长家,一边感叹这村长真是个体面人一边走了进去,

仔细翻找一番,莫言笑发现桌子散发着淡淡血腥,仔细寻找,真就发现了暗格,

他在暗格中找到了一张不知名皮缝制成的书,上面有暗红色的扭曲字迹,

我言笑知道这皮就应该是活祭源头,就是游戏中传言假仙留下的东西,用手小心翼翼的翻开。

莫言笑努力的辨认皮上暗红色的字迹,血皮上有用各种祭品来祭祀各路生灵的方法,但皮上写着用活人祭祀效果最好,但是,却没有说祭祀的对象,莫言笑本以为是村民愚蠢,没想到书上就是这么写的,这一张血皮的主人真的是唯恐世间不乱。

这种害人的东西,莫言笑摇了摇头,随即将书收了起来,不寒碜,书上写的挺多有用的东西,

不只是可以献祭人,也可以献祭人体器官,猪,鸭,羊的鸡鸭等等,但是都需要道具,

在屋内翻找了一番,却没有找到,然后莫言笑想起了那位老人,他应该就是村长吧,他好像是被头发吸成人干了吧。

想到这儿莫言笑连忙跑到空地上在残肢人干堆里翻找,

不一会儿莫言笑便身穿道袍,手持铜剑腰间还有挂了铜钱与几支香,

道袍不错就是心脏位置破了个小洞,这次血人又增高些许,穿这身道袍也算是较为贴身。

收拾好东西,莫言笑准备继续向东前往,他要在下次商队来之前迅速撤离,

为了不留下把柄,他还动身将现场布置成邪教徒祭祀玩脱了祭祀出了不知名的恐怖,然后全村子都屠了,

这种情况在这个世界属于是常规操作了,毕竟自己当假仙时,也干过这种献祭全村的事。

走之前莫言笑还有些可惜地上的人皮,毕竟血皮书上有献祭人皮才能使用的法术,但为了更加真实,只能让这些人皮留在这里。

“嗯,这样应该就行了。”莫言笑心里这样想着,随后双腿用力一蹬,踏着乱石路就冲向了不远处树木茂密的牛鼻山。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