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叶墨初(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免费阅读无弹窗_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紫叶墨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网文大咖“李小暖”大大的完结小说《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紫叶墨初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湾厦村,隶属戛纳县,是戛纳县众多的村庄之一四十余户人家的房屋,依着山势,七零八散的排布着,从村东头的人家到村西的住户,步行,少说得走五里路茂密紧致四字,俨然与湾厦村的房屋无关村东头的人家地势高些,整个村庄的面貌,尽收眼底站在村东头的人家院场上,高吼一声,全村的人都可听见进村的道路,在东南的山脚一条二十余米宽的河流,水哗啦啦的流着,沿着村西南方向奔腾而去河边的桤木树、白桦树、桉树等树木……

小说: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

作者:李小暖

角色:紫叶墨初

热门小说《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李小暖”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门口的轿子只有一抬,轿夫四名。座位的格调富丽堂皇,敞篷式,适合观景。这是吴知县特意为朔师爷准备的。朔师爷大步踏上轿子,转身坐下,双肘耷在轿沿上,一把圆形的油纸伞,稳当当的举过他的头顶,伞把结实的被固定于座位后侧的中央部位…

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

第10章 春风得意马蹄疾 免费在线阅读

朔师爷从高大的红漆大门出来,吴知县早已在门口的一个大石狮旁等候多时。

见到朔师爷出门,吴知县急忙上前拱手施礼。朔师爷看他一眼,微笑中略带意味深长。吴知县谄媚的回笑,笑容也颇具意味。

门口的轿子只有一抬,轿夫四名。座位的格调富丽堂皇,敞篷式,适合观景。这是吴知县特意为朔师爷准备的。朔师爷大步踏上轿子,转身坐下,双肘耷在轿沿上,一把圆形的油纸伞,稳当当的举过他的头顶,伞把结实的被固定于座位后侧的中央部位。吴知县一声令下,轿夫们便稍微弯腰前倾,并以扎马步的姿势起身抬起轿子走。

吴知县小跑的跟在轿子身旁,跟在朔师爷身边,不让自己从朔师爷的视线中消失片刻。跟在轿子后面,时而小步跑,时而大跨步行走的,还有朔府的几个家丁,和吴知县从县衙府精心挑选出来的,干练的巡捕。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行在戛纳县干净古朴的青石板路上,路旁的狗儿们伸着舌头望着,它们都忘记了吠叫。

自从戛纳县人的祖先,发现这片肥沃的宜居之地始,戛纳县祖祖辈辈的人在这里生活已经有着几百余年的历史。戛纳县位于边塞之地的西部,距它隶属的省府有六百余公里,是具有江南浓郁特色的小城,田园清逸,环境优美,朔师爷回乡省亲,故地重游是他最重要的计划。

一路上,朔师爷如沐春风,目光所到之处,无不仔细打量他离开了十年之久的故地。

街市两旁,有铁匠光着膀子,在木头搭建的小棚里,打制农具,看起来生意颇好;有卖武艺之人,圈块地,赤身舞枪,只见他们,秉手劈砖、肚皮吸碗、刀枪不入,弄到惊险处,看客们呼声四起;有转糖的老艺人,右手握勺,在支起的小摊上,将在炭火炉上化开的褐色的甜糖稀,舀进勺里,以糖勺为画笔,以玉米面、小麦面混合加水过滤几道工序熬成的糖稀为翰墨丹青,一挥而就,动物亦或花草的形象跃然板上。看到这个,朔师爷想起自己幼年的时候。他告诉吴知县,这是他最喜欢的,他总觉得这样精湛的技艺是戛纳县最有韵味的。吴知县连连应声附和着。

一群人又行一段路,经过朔府开办的绸缎庄,听到了磨刀人拉腔的吆喝声,“磨大刀了,菜刀、剪子,用钝了不好用呢,快来磨一磨……”紧接着,轿子就到了朔府的茶楼前。朔师爷转过头,面向吴知县说晚上请吴知县到茶楼赏皮影戏。吴知县听到这话,一副受宠若惊的喜悦洋溢在心间。虽然是跟在轿子旁一路小跑着,额头已经汗流不止,但蒯二爷这话有治累功效,舒心得让吴知县忘记了疲劳。

行至德信城门时,一女子在城门边即兴唱曲,旁边有一老者拉着二胡伴奏,蒯二爷叫人停下轿子,他走下轿子,用手黏一黏胡子,微笑着点点头,拉二胡也是他的一大爱好。但他没有走向拉二胡的老人和唱曲的女子,而是信步出城门,一边走一边沉浸在二胡的旋律中。

“有二胡伴奏,步子真是轻快啊。”朔师爷悠然的说道。

“是啊,是的。”吴知县答。

“这感觉,你听,你听,这感觉,真是好有韵味。”朔师爷又说道。

“嗯,师爷说得是。”吴知县又小心的回答着。

“你累了吧,吴知县?”朔师爷问。

“不累,不累,下官有幸陪您,是下官的福气。”吴知县谄笑着。

“嗯,吴知县,鄙人这次省亲回乡,非常愉快,你的鞍前马后在我心,回去我定会向省府马大人为您美言。”朔师爷向吴知县口头承诺起来。

朔师爷话音刚落,一股浓浓的酒味飘入鼻尖。酒香扑鼻而来,送酒的叫卖声也同时传入耳里。朔师爷停下脚步,站立,眯上眼睛,陶醉般的深深吸了一口酒香。

“这是本城酒坊扎堆的地方,粗略统计有六十余家糟坊。”吴知县哈着腰介绍道。

“我本以为故土已经飘着豌豆粉的香味,还有酸酸辣辣红艳艳的腌菜,甜甜的年糕,实属不错了,谁知,酒香也不逊色。”朔师爷夸赞道。

“那是,那是。”吴知县又附和起来。

此情此景,勾起朔师爷无限诗情……

“江水三千里,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只道早还乡。”他摇头晃脑的吟起明朝诗人袁凯的《京师得家书》来。末了,朔师爷又提议到观音寺去,轿夫们又将他抬上继续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