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舞凌天(连载中)小说-天儿岐雨晴在线阅读

小说:剑舞凌天

小说:玄幻

作者:我亦如荼

角色:天儿岐雨晴

简介:求仙问道,你不杀人,人便杀你。杀一人是为怨、杀一族是为恨、杀一宗是为仇。既然修仙之路如此飘渺,我便持我掌中之剑杀他个天翻地覆,杀他个朗朗乾坤,杀出一条独属于我自己的修仙大道!一介凡人南宫凌天为了活下去被迫踏入修仙之路,可未想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惊天骗局。泯灭的传承、神秘的异兽、种族的仇恨、被遗忘的历史……且看南宫凌天如何在一层层迷雾之中艰难求生,修仙问道!

书评专区

剑舞凌天

《剑舞凌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冲喊声,吼叫声,爆炸声,看不清,什么都看不清!

隐约间有一个男子伫立在空中似一块磐石,望着这如同屠宰场般的战场,眼神里充满了悲哀和怜悯。莫名的有种感同身受。

“谁!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大地上一个羸弱的少年对着天空,或者说是伫立在天空的男子无助的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啊!”

“天哥哥,怎么了,怎么出那么多汗,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听着耳边的喊声少年仿佛如梦初醒,看着熟悉的屋子,还有身边熟悉的人,少年的心里充满了疑惑。

“又是那个梦,又是那一幕,还有那一头耀眼的金色长发,他到底是谁!”

“怎么会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还有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又是怎么回事!”

这不停重复的梦境让床上的少年又陷入了深思之中。

床边的少女望着阵阵发呆的少年抬起手拍了一拍额头“天哥哥,快点了,你再不起床,就要错过时辰了!”

“呐,知道了晴儿,你去院里等我”,少年在嘴边无声的嘟囔了几句便急匆匆的穿衣而起。

不一会儿少年整理着装后带上祭品和纸钱便站在院里对着屋里喊到“阿娘,您生病了就别去了,今天清明我和晴儿去上坟就行了。”

这时只见一位面色有些许苍白的女子从里屋探出身子来,面色虽然有丝丝苍白却也遮掩不了昔日那娇好的容颜。

女子望着站在院中准备好去祭奠上坟的少年少女,难得的挤出一丝微笑:“天儿,照顾好晴儿,早去早回”。

院中的少女急忙抢先答道:“放心吧!莺姨,不出两个时辰肯定就回来了”,少女那灵动的声音仿佛将沉闷在无形中都驱散了几分。

举目四望,貌似老天也感染了悲伤,一片昏沉愁云惨淡,这道场景更添了一丝丝的悲凉气息。

小街小巷里只有些许个孩童在嬉戏玩耍追逐打闹,依希间可以听出那一丝丝歌谣在村子里回荡不觉。

“莲花山,莲花山,莲花山里有神仙;莲花仙,莲花仙,莲花仙人神通大;莲花殿,莲花殿,莲花殿里可成仙。”被风吹出去好远好远……

微风拂过山岗,在山间小路上有两道瘦小身影一前一后的走着,正是南宫凌天和岐雨晴,前者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默默地静走,后者一路左看右瞧叽叽喳喳,仿佛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好奇,将少女的天性表漏无疑。

“晴儿,你说人死之后会去哪里,真的有阴曹地府吗!”

“天哥哥你怎么会这么问,神仙嘛肯定是有的,至于阴曹地府我就不知道了!”

南宫凌天望着远方,心里重重的呼出一口闷气,“你说,如果我成了神仙能让阿爹活过来吗?”

岐雨晴看着他认真的双眼幽幽一叹:“成了神仙应该可以吧,听说神仙法力无边可以撼天动地,移山填海,救人更是不在话下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南宫凌天的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诉说:去修行,去修行,成了神仙你就可以救活阿爹了。

这个念头像一个魔障般出现便不可控制以至于他楠楠出口“我要修仙!”

“什么?天哥哥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哦,没什么,快走吧,马上就到了。”后者加快了步伐向前者追逐而去,两道身影在山间被越拉越远…

山间小坟前有两块墓碑树立在这里像思亲的游人一样遥望着莲花村。

“扑腾”一声。

南宫凌天便屈膝而跪道:“阿爹,囿爷爷,我来看你们了,天儿好想好想你们呐!”

“娘亲生病来不了了,不过没事,天儿已经长大了,天儿会照顾好家人的,你们放心吧!”

岐雨晴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心里也不舒服,“天哥哥,你就别难过了,宸叔叔和囿爷爷在天之灵他们也不希望看到你难过的。”

纸钱在火光中噗嗤噗嗤的响着,带起丝丝黄烟向天而去,南宫凌天望着火光记忆不禁回到几年前……

“快跑啊!有妖兽!那一次打猎不想却是最后一面,作为猎头的阿爹为了保护其他猎户,一个人将妖兽引走,之后人们在离遇见妖兽不远的地方只发现了带有丝丝血迹的衣服残片和断成几节的长枪,结果可想而知,娘亲知道后更是一病不起……”。

此时,在距莲花村几里之地有一伙骑马大汉正手握大刀,面目凶煞的对着远处的村子指指画画。

“大哥,上头让咱们来这个地方干啥?”

领头的大汉瞄了一眼其余人开口道:“大伙按要求办事,不该问的别问,记住一个活口别留!”

一丝丝残忍的笑容在这伙马匪的脸上放开,带起阵阵烟尘向莲花村扑去。

沉浸在回忆中的南宫凌天并没有发现,不远处的莲花村起了丝丝火光,直到村子那边升起浓浓的烟雾方才发觉。

“晴儿,快,快回村子,村子里出事了!”两人急忙向村子那边跑去,心里不停的念叨着。

“不要出事啊,千万不要出事,但愿只是失火,只能是失火!”南宫凌天心里焦急不已。

临近村口时一丝极淡的血腥味随风而出,静的出奇。

“不会,不会出事的,一定不会出事的”,只是映入眼帘的惨状却让少年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火光,鲜血,尸体,还有乱作一团的街巷“花婶、苗姨、…”

一个个往昔自己熟悉的人此时都静静的倒在血泊之中,狰狞的伤口散发出一股死亡的味道。

跌跌撞撞中南宫凌天和岐雨晴向村子的东面跑去“阿娘,阿娘,你不能有事啊!”。还未到门口,便听见里面传出来杂乱的嚷嚷声。

“娘的原来是个病痨子,宰了算了”。南宫凌天只感觉有一股怒火从自己心里无名生起,急忙冲进院里,只见娘亲躺在地上,旁边有好几个拿着大刀的大汉在旁边指指点点。

娘亲的脸色苍白的吓人,犹如快要熄灭的烛火一样随时都会消散,他感觉到整个天都塌了。

“还有几个小杂鱼没有收拾掉啊”

“两个小孩而已,先看看这悲情的一幕”,或许这帮马匪也没想到,就是他们口中的杂鱼将会在片刻之后成为他们的索命鬼。

南宫凌天对眼前的一幕视若无睹,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娘亲,他怕,他怕就连阿娘也离他而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冲破了束缚,像要冲出来一般。

他恨这个世界,他恨这些人,他恨自己的命运,他有一种想要摧毁一切的冲动,感觉自己要爆炸一般。

“宰了这两个小杂鱼吧,别耽误了正事!”

看见这些马匪拿起屠刀向自己慢悠悠的晃过来,虽然南宫凌天被愤怒和仇恨所充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格外的平静,好像有一个东西在他的身体里酝酿婉转想要破封而出。

“杀了他们,杀光他们”。

这帮马匪清晰的看到南宫凌天的发丝有几缕无息的变成了白色。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刀口离南宫凌天的脖子不到一指之时,一瞬间,南宫凌天的身体犹如一个刺猬一样道道剑气从他羸弱的身上破体而出!

不,或许不能称之为剑气,应该说是剑芒吧!

短短眨眼间刚才还在院中嚣张至极的马匪们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身体上充满了大小不一的剑孔,就好像是有一个剑客拿着利剑将这几人生生虐杀一样。

小院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外面的马匪听见里面的动静又冲了进来,此刻南宫凌天被这股神秘的力量所引动,早已经忘记了一切!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光他们,杀死他们”,他那羸弱的身体发出的剑芒就像是死神的微笑向着马匪逼去。

                       
上一篇 2022年4月25日 am2:07
下一篇 2022年4月25日 am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