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情味的网络直播教学——教育随笔

By | 2020年2月28日

这段时间,家里有个孩子在上学,少不了给他们的作业拍照并发到微信群里,还要接一条名字的龙。孩子的同学,虽然不能做到精准的认识他们,有一部分我还是能够混个脸熟的。当某某的妈妈、某某的爸爸在群里传作业的时候,一个可爱的孩子总是随着一个名字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如果是孩子们的任课老师的话,看到一张相片化的作业,也会想到一个孩子吧,那是一个更加清晰的孩子的画面,淘气、认真、漂亮、整洁等等。由一个符号化的名字想到一个活泼的个体,当然是建立在长时间“在一起”的基础上。

假如,新冠状病毒发生在暑假的话,那些初入学校的学生,没有在一起学习的经历,通过微信群、空中课堂能够建立起那么清晰的对同学的认识吗?就如我们加入的一些由彼此不认识的人组成的微信群,文字、声音等始终不能让我们将其与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联系起来。由此,相互不认识的学生在一个虚拟的班级里,是形不成他们彼此之间的认识的。

假期,为了提高教师的直播授课水平,学校领导给老师们安排了与此相关的录播或直播课程,在上课的过程中,这也临时凑了一个班级,我们知道这个授课的老师是谁,可是,老师认识我们吗?记得去济南参加一个为期5天的培训,教练、学员在一个教室里全天候的上了五天的课。课下的时候,教练也能跟我们混个脸熟,约莫知道某个老师站在队伍的哪个位置。当然,我们学习时的一些细节,也会在教练心里留下印象的。

好在,现在的直播课还是有互动功能的,教师可以和学生进行一下简单的互动,而这种互动对比起面对面的交流,还是有很多的局限性的。

在我们还没有进行空中课堂的时候,有许多的夸大网络教学的好处文章,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么“极致”的进行完全的直播教学,有良好的现实教育过程,当然就看不到直播教学到底有什么坏处,任何夸大网络教学好处的结论都是成立的。

通过这段时间的直播教学,我们可以积累很多网络教学的经验,也可以帮助网络平台更好的改进软件功能,但是,教师、学生是否会将现在的网络直播教学搬到以后的教与学中呢?

网络教学是数字化的,并不能代替人的社群生活需求,只能是学习过程的一个补充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